<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11章 神经和神经病
    神经和神经病,虽说只有一字之差,但含义却相差甚远。神经病,带有辱骂性质,神经却是带着些许亲昵;说神经病,一般都带着讨厌的心态,神经却带着宽容与甜蜜。

    苏韬洗完澡之后,见蔡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头发被毛巾包着,嘴里吃着零食。

    蔡妍吃零食的样子很可爱,她喜欢将核桃仁迅速地塞入嘴里,鼓起腮帮子,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时下很热的反腐电视剧《步步高升》,蔡妍好奇道:“不是说广电总局查得很严,这种反腐电视剧不允许播吗?”

    苏韬摸了摸鼻尖,分析道:“相关部门对官场性质的出版物一般检查得特别严格,这种电视剧能播出来,一般官方背景很强。”

    现在的年轻人,喜欢一边看电视,一边用手机搜素相关的资讯,蔡妍果然发现了新大陆,道:“由纪委、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宣传部等好几个国家机关统筹安排播出,难怪不仅没有遇到审核问题,而且宣传力度也非常广。现在身边朋友圈总在发关于这部电视剧的消息,非常热闹。”

    苏韬耸了耸肩,道:“这种电视剧适合年龄比较大的观众来看,年轻一点的根本看不懂,大部分都是凑热闹。”

    蔡妍得意地冲着苏韬,笑道:“凑热闹难道不可以吗?如果你跟别人见面,突然聊起这个热门话题,你一窍不通,那岂不是会很丢脸。”

    苏韬撇嘴不屑地笑道:“没什么丢脸的,我可以跟他聊养生啊,保证可以瞬间找回颜面。”

    蔡妍没好气地用手指戳了一下苏韬的脑门,道:“瞧你嘚瑟的!”

    苏韬突然一把抓住蔡妍柔软的手,塞到嘴里咬了一口,蔡妍的掌心很柔软,透着一股清淡的花香味,看着蔡妍吃痛地皱眉,苏韬开心地咧嘴一笑,蔡妍赶紧缩回手,苏韬却吃吃地笑了起来。

    蔡妍警惕地望着苏韬,站起身不敢坐在他身边,没好气地啐道:“只有狗才会咬人呢!”

    言毕,她钻进了卧室。

    苏韬正好奇,蔡妍是不是因为自己刚才贸然的举动生气了,转眼见蔡妍又走了出来,她手里提着几个塑料袋子,朝苏韬身边用力一丢,命令道:“赶紧试试!”

    见苏韬不动弹,走过去,主动打开了袋子,取出t恤还有衬衣,蔡妍解释道:“夏天快到了,你总不能还穿长袍吧,那样会悟出痱子来的。我给你买了几件衣服,平时跑步,外出,都可以换着穿。”

    苏韬将手贴着耳朵竖起来,暗示蔡妍帮自己穿。

    蔡妍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抖了抖手上的t恤,从苏韬的头顶开始往下套,苏韬坐在沙发上,就看见蔡妍傲然的胸脯在自己鼻前乱晃,顿时心都醉了。

    或许察觉到有点太暧昧,蔡妍只套了一半,等露出苏韬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突然有些脸红,双手抱在胸口,站在一旁,道:“又不是三岁小孩,穿衣服还用人伺候吗?自己套吧!”

    苏韬将衣服套好,暗忖蔡妍心细,尺码正好,他走到客厅的立体镜前,潇洒地转了个圈,笑道:“还不错,让你破费了。”

    蔡妍望着苏韬的胸口t恤的图案,道:“小事一桩!你的时间宝贵,肯定不喜欢把大把的时间花在买衣服上,所以我就代劳了。”

    “男人赚钱,女人花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苏韬笑道,“以后我置办衣服的事情,就全权委托给你了。”

    蔡妍没有接话茬,却说起了正事,“三味堂最近要有至少三家分店要开业,资金方面或许没有问题,关键是人员配备。”

    苏韬点了点头,道:“我给柳若晨打个电话!”

    与柳若晨从来没有断了联系,只要遇到一些有意思的患者,柳若晨都会跟苏韬主动探讨治疗方案。

    听苏韬说明来意,柳若晨微微沉吟,爽快地说道:“我明天会跟师父商量一下,首批入驻三味堂的门人,一定要具备足够的行医经验。”

    苏韬提醒道:“记得确定人员名单之后,送给蔡妍一份。然后,我们要准备培训!”

    “培训?”柳若晨不解道,“难道你不想信我?我向三味堂输送的人员,一定是最优秀的中医人才。”

    苏韬连忙补充解释道:“我们主要是做企业文化方面的培训!作为一个连锁店,企业文化很关键,要让医生有个性之余还要有共性。我们已经制作好了一些准则,三味堂的所有员工都需要熟记。”

    柳若晨沉默片刻,笑道:“有点大企业的样子了!行,现在中医从业人员的素质层次不齐,通过这种培训或许会有不错的效果。不过,我担心……”

    苏韬还没等柳若晨说完,抢先一步打断,道:“无须担心,培训讲师全部由新中医联盟的理事以上成员担任,比如我的师父窦方刚也会参与其中,他们都是中医行业的名家,所以接受培训的那些医生即使再大牌,但也绝对会配合。”

    柳若晨轻松一笑,道:“新中医联盟现在发展的速度很快,已经让中医协会彻底崩盘了。”

    因为中医协会和新中医联盟采取的是会员独家性,如果你在中医协会,那就无法进入新中医联盟,所以中医协会出现了大规模退会潮,这在中医行业引起了轩然大波。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中医协会现在已经成了空壳子,基本上能称得上中医名家的人才屈指可数,大部分优秀人才聚集到新中医联盟体质内,而且会员活动非常活跃,在借助岐黄慈善这一公益机构的组织下,经常进行义诊及医学援助活动。

    苏韬自信地说道:“中医协会的制度僵化,更关键的是,它的核心会员,全部都是大的中草药商人,并非一线从事中医的人员,所以注定会被淘汰。”

    柳若晨沉默数秒,低声道:“你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挂断了柳若晨的电话,苏韬又给宋思辰、窦方刚二老打了电话过去,虽然对柳若晨很放心,相信她一定会按照之前谈好的合作,提供足够的人才,但苏韬从来不会吊死在一棵树上,所以他与二老也寻求支援。

    窦方刚和宋思辰都是中医宗师级别的泰斗人物,虽说渊源不及水云涧这种宗门深厚,但徒子徒孙一大堆,而且苏韬给出的酬劳也很有竞争力,宋思辰和窦方刚立马答应会挑选几个实力可靠的中医弟子,援助三味堂新店开业事宜。

    苏韬打电话的功夫,蔡妍已经泡好一壶花茶,香气四溢,整个客厅瞬间多了几分浪漫的味道。

    深夜很沉静,客厅略暗的灯光洒在蔡妍的脸上,泛出圣洁的光辉。蔡妍分明穿得很薄透,她的身材也很丰腴,但不知为何,苏韬却感觉有种不可亵渎的感觉。

    女神?

    苏韬内心深处,惊讶地给出了这么一个评价。

    或许是因为新的工作,给蔡妍的性感多了一抹女人味,所以蔡妍的气质悄然发生变化。

    “蔡叔和佘婶,他们还好吧?”苏韬目光落在杯中悬浮在上面的艳丽花瓣,转移话题问道。

    蔡妍点了点头,道:“我爸,又开始捣鼓古董了,最近收了一批古玩,初步估计小赚了一笔。现在薇姨对我爸很信任,许多事情愿意找他商量。”

    苏韬笑着说道:“如果他俩走到一块,你觉得有可能吗?”

    蔡妍连忙摇头道:“薇姨,是一个生活特别精致的女人;我爸,没读过书,你这算是乱点鸳鸯谱。”

    苏韬却是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人和人本质没有区别,感情这东西,谁也说不准。指不定佘婶就喜欢蔡叔那一口呢?”

    蔡妍摸着嘴唇,沉吟许久,笑道:“如果他俩事成了,也算了了我的心事。我看得出来,我爸对薇姨还是很有好感,只不过是碍于面子和身份。”

    苏韬用力摆手,鼓励道:“男人追求女人,千万不能面皮子薄,一定要主动出击才行。蔡叔首先要自信,克服内心的自卑。其实佘婶内心很空虚,也特别缺乏安全感。如果蔡叔能给佘婶足够的依靠,她肯定会动摇。”

    蔡妍无奈摇头,道:“自从我记事起,我爸就对女人似乎不感兴趣。从来没有见他带回女人,恐怕是因为我妈给他的伤害太严重了。”

    “这里似乎还有故事?”苏韬从没有听蔡妍说过她母亲。

    “我妈在三四岁的时候,选择离开了我爸。那时候我爸整天泡在一堆古玩里,花掉了家里所有的钱。我妈就跟一个男人跑了。”蔡妍嘴角噙着笑,泪水却溢出了眼眶,“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会做家务,照顾我爸,我是不是挺厉害!”

    苏韬有些心疼,拍了拍肩头,轻声道:“伤心吗?我可以借你一个肩膀!”

    蔡妍没好气地瞪了苏韬一眼,“我才不会上当呢!”

    苏韬有些生气和沮丧的说道:“生分了!你变心了吗?”

    蔡妍冲苏韬微微一笑,将头微微一偏,靠在了苏韬结实的肩膀上,苏韬很快发现肩头传来湿漉漉的感觉,蔡妍将泪水、鼻涕全部蹭在了那里。

    “你会有一天弃我而去吗?”蔡妍轻声问道。

    “永远不会!”苏韬无比真诚地说道。

    “永远是多远?”蔡妍仿佛变成了懵懂无知的少女,问了个幼稚的话。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苏韬化身成为琼瑶阿姨,煽情地说道。

    蔡妍果然被感动了,她闭上眼睛,柔声道:“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