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09章 武大郎也发飙
    尽管杜兵性格比较憨厚和老实,但正常男人遇见被戴绿帽都难以忍受,他朝詹迪飞冲了过去,詹迪飞身后拿着手机录像的男子,身手不错,挡住了杜兵,一脚将他给踹趴下。|2

    詹迪飞也是被吓了一跳,顿时觉得绵软无力,并不觉得被人撞破有什么,只是担心自己不会因此留下什么阴影吧!

    袁翠在亢奋的状态之中,她还没意识到身边生了什么,双手在空中如同狂魔般乱舞。

    杜兵因为心情急躁,生怕自己媳妇受欺负,所以率先一步,走得很快。

    苏韬、顾茹姗及父母也随后跟到,望见房间里的样子,加上杜兵被踹在地上,顿时皱紧眉头,面面相觑,觉得不可思议。

    “袁翠,你在做什么呢!”张芬气急败坏地质问道。

    “啊!”袁翠理智很清楚,她连忙坐起来,惊愕道:“舅舅,舅妈,你们怎么来了?”

    顾道山连连摇头,往门外走,作为一个极好面子的男人,见到晚辈如此狼狈的模样,他觉得羞愧难当,不愿直视。

    “赶紧把衣服穿起来!”张芬跺了跺脚,目光落在地上凌乱的衣物,赶紧拾起来,抛了一件过去。

    袁翠身体痒,如同百爪挠心,但她知道现在必须冷静下来,迅套了一件衣服在身上。

    杜兵被踹了个大跟头,半晌才缓过神来,怒道:“妈的,我跟你拼了!”言毕,又朝詹迪飞冲了过去,不过结果一样,还是被詹迪飞的朋友踹飞了。

    那男子冷笑道:“别不知好歹,这是你情我愿的一件事,要怪就怪你老婆品行不检点,主动勾引詹少。”

    詹迪飞已经冷静下来,他身上的衣服还没有脱,只是有点凌乱而已,顺便拉了一下裤裆的拉链,活动了一下颈部的肌肉,不屑地笑道:“有点扫兴!本来只是想请她吃个饭,没想到死活要跟我上床!唉,既然你赶来了,看来这个绿帽子,我就不给你戴了!”

    虽说两人的好事被自己打断,但这绿帽子是摘不掉的!

    就是武大郎知道媳妇潘金莲跟西门庆苟且,也会飙,何况在县城也算混得不错的杜兵?

    “你!”杜兵火冒三丈,第三次朝詹迪飞冲了过去。

    詹迪飞的朋友再出伸出一腿,准备将杜兵再次踹翻,不过,这次并没有能成功,他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下巴被打中一拳,这股力量实在太大,整个人身体都被打得腾空而起,。

    他练过空手道,虽说比不上职业选手,但自忖对付三五个人,不在话下,但对面根本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又是一拳击中小腹,肌肉*根本不受控制,本能地出“噗”的一声,晚上吃的东西全部喷涌而出,房间里顿时充斥着一股恶臭味。

    房间顿时安静下来,詹迪飞额头上冷汗直冒,将自己朋友打倒的正是苏韬,正不紧不慢地朝自己走了过来。

    他试图阻止苏韬,强撑道:“你知道我是谁,应该相信我有许多种办法,让你在燕京混不下去!”

    这鸟人是嘚瑟惯了,在这种情况下,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我是人上人的架子!

    苏韬迅地踢中詹迪飞的膝盖,他失去重心,直接跪在地上。

    苏韬沉声道:“虽然袁翠不是个好东西,但你更是个人渣,都被捉奸了,还如此理直气壮,简直要逆天了。”

    “捉奸?别说得那么难听,这是各取所需,你情我愿!”詹迪飞依然嘴硬,冷笑道,“估计你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这家伙哪来的自信?

    苏韬没好气地揪住了詹迪飞的头,疼得他嗷嗷直叫,然后朝墙上一推。

    头骨很硬,与墙壁剧烈地撞击一下,出“咚”的一声,所有人都感觉墙体振动,起码是五级地震才会有的效果。

    像詹迪飞这种人,必须要给他点教训,不然的话,他总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主角,高人一等,还不知得祸害多少人。

    “咚!”

    詹迪飞感觉头晕目眩,眼冒金星,还没来得及反应,再次与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

    “咚咚咚……”

    如此来回也不知几次,詹迪飞终于蔫了,被撞得只有进气,没有出气。

    苏韬是一个中医,他知道手上的分寸,保证詹迪飞没有性命之忧的前提,让詹迪飞品尝傲慢和害人的下场。

    “放了他吧!”倪静秋一直也在,正是她带着众人找到了詹迪飞所在的地方。

    毕竟是自己的表弟,虽然人品低劣,她总不能见死不救。

    原来,苏韬在饭馆见到袁翠和詹迪飞在一个包厢吃饭之后,将此事告诉了倪静秋。倪静秋便安排人一直跟踪詹迪飞,即使苏韬不带着顾茹姗一家人赶到,倪静秋也会插手这件事。

    事情很明显,詹迪飞是利用袁翠,准备报复自己。

    见倪静秋开口,苏韬便松手,詹迪飞疲软地瘫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气,嘴里已经无法说完整一句话,但看得出来,他还是不服气,暗下决心,一定要报复苏韬和倪静秋这对狗男女。

    “小飞!”

    门外传来关心之声,倪步清得到佟左青的提醒,也快马加鞭地赶来,但显然佟左青故意放缓了节奏,让倪步清看到自己儿子被残忍对待的画面。

    倪步清带着四个保镖,瞬间就护住了詹迪飞。

    “妈!”詹迪飞没了刚才的嚣张,见到老妈,顿时委屈地落泪。

    倪步清将儿子搂在怀里,愤怒地说道:“究竟是谁把你打成这样?”

    詹迪飞虚弱地指了指苏韬,有气无力地告状道:“就是他……”

    倪步清恶狠狠地扫了一眼苏韬,吩咐保镖,道:“给我往死里打,不要留手!”

    言毕,她痛心地用手指按了按詹迪飞受创的头顶,不仅被苏韬揪掉了一大撮头,还因为撞了很多次墙,头皮高高肿起,按一下有明显的浮肿感。

    保镖得到女老板的命令,就迅朝苏韬冲了过来。

    倪静秋面色微变,惊呼道:“小心!”

    至于顾茹姗、顾道山、张芬三人,也是面色煞白。

    冲过来的这几个保镖,穿着黑色西服戴着墨镜,明显经过专业训练。苏韬虽说刚才出手打倒一人,还暴揍了詹迪飞,但面对专业训练的保镖,他恐怕没有什么胜算。

    只有蔡妍比较淡定,她见过太多次苏韬惊人的身手,所以丝毫不担心。

    为的保镖很谨慎,甩出了一根自弹式甩棍,朝苏韬的脑门用力地砸过去。

    接触过甩棍的都知道,钢制的甩棍杀伤力很强,切忌使用甩棍击打人体的头部颈部等要害部位,因为一不留神,很容易就闹出人命。

    但倪步清下了死命令,那个保镖毫不留情,下手又快又狠又准。

    不过,他低估了苏韬身体的灵活,当甩棍距离苏韬还有半米左右,苏韬一个下蹲,他这一棍就打空了。

    那保镖打架经验挺丰富,隐隐嗅到危险的味道,竭力往后撤退半步,苏韬一拳已经打了过来,击中他的胸口。

    屋内空间比较狭窄,但苏韬依靠身法灵活,迅地闪到另外一人的身侧,抬腿就是一脚,踢中了那保镖的小腹。

    矫健地侧身,躲过迎面而来的一棍,一记勾拳打中第三个保镖的下巴。

    再一个转身,肘击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第四个保镖。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生,苏韬瞬间秒杀了倪步清带来的四个保镖。

    四个保镖都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苏韬用的是内家拳,均击中他们身上要害,所以杀伤力也更加强大,还很持久,没有几分钟时间,他们根本无法站起来。

    倪步清顿时沉默了,她原本打算来救自己儿子,所以挑选了几个信得过的保镖,没想到顷刻之间,就丢盔弃甲,躺在地上痛哼不已。

    “一群废物!”倪步清愤怒地骂道,然后抬头望着苏韬,又扫了一眼倪静秋,“你打算帮着外人,对付姑妈和表弟吗?”

    倪静秋无奈叹了口气,道:“姑妈,现在不是我帮着外人,而是表弟做错了事情,他总得给人一个说法吧?”

    “要什么说法?”倪步清扫了一眼满脸涨红的袁翠,心知肚明,这女人肯定被自己儿子灌了春药,所以才会有如此反应。

    “道歉,这是最起码的!”倪静秋严肃地说道。

    “道歉?”倪步清难以置信地望着倪静秋,“他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让他道歉?”

    倪静秋点了点头,道:“这是做人起码的道理,犯了错,就得道歉。皮肉之伤,并不代表他内心已经悔过。”

    倪步清愤怒地望着自己侄女,她现在的处境很尴尬,如果自己带来的四个保镖能够占据上风倒还好,她现在不仅没法突围,还深陷虎穴,自己也脱身乏术了。

    倪步清深吸一口气,掏出了手机,然后拨通了哥哥的电话。此刻她只能找倪步伟帮忙解围。

    铃声从门外响起,还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

    “不用打了!我就在门外!”倪步伟也赶了过来。

    倪步清顿时愣住了,意识到这竟然是一个早已密谋好的局,阴谋的味道弥漫,仿佛就等着自己和儿子往下跳。

    “哥!”倪步清嘴角泛着苦笑,“这一切是你想见到的吗?”

    倪步伟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圈,最终落在妹妹的脸上,不容置疑地命令道:“从此刻开始迪飞必须禁足,除非有我的允许,他不能踏出家门一步,另外,你明天将自己手里的家族股份卖掉一半!”

    “如果我不呢!”倪步清焦急地说道。

    倪步清嘴角抽出一丝冷笑,“那我就当没你这个妹妹,直接将你从族谱除名!”

    倪步清瘫坐在地上,她知道自己哥哥有多么的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