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08章 化解顾家心结
    佟左青钻入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内,悠然自得地掏出烟斗,慢慢地吸了一口,随后慢条斯理地掏出手机,拨通了秦经宇的电话。

    秦经宇正在处理一堆文件,他每天的工作很忙碌。

    在别人眼里,他有钱也有权势,但事实上,他比任何人都要勤奋,当别人在潇洒快活的时候,他绝大多数都在忙于工作,几乎每天只有五个小时左右的睡眠。成功人士大多是精力充沛之人,他们除了天赋,还需要花费常人难以付出的代价,秦经宇也不例外。

    秦经宇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不知疲倦的怪兽。即使再恶劣的状况,他往往只需要打个盹,立马就会精神抖擞。

    “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在倪家播下一枚阴谋的种子。”佟左青好奇道,“你比想象中要狡猾,竟然会找到这个切入点!”

    秦经宇淡淡笑道:“辛苦你了。想要办成事,一定要调查清楚对手的情况,倪步伟老奸巨猾,精明无比,论谋略与韧性远超其他人。想要对付他,只有从他的妹妹入手。倪步清的智慧并不输给他的哥哥。”

    佟左青疑惑道:“你为何选择这个时候挑拨两人的关系?”

    秦经宇沉声道:“我不信有通天耳目的皇叔,想不清楚这其中的关键!”

    佟左青微笑道:“原因在于倪家的那场法事吧?”

    “没错!”秦经宇道,“那场法事,让倪步清和嫂子汪巧珍的关系正式决裂。再加上詹迪飞被倪静秋赶出私人会所,矛盾激化之下,倪步清连连遭受打击,以她睚眦必报的性格,绝对会对倪步伟和倪静秋采取报复手段。”

    佟左青感慨道:“真是一个绝妙的借刀杀人之计。”

    秦经宇淡淡笑道:“没办法,南非自由州的金矿,我志在必得,这对于我布局非洲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金矿只是表面上的项目,现在全球除了中东地区,非洲地区也是极不稳定,且最可能发生战火的地方。

    作为一个军火大亨,秦经宇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切入的机会。

    从目前来看,南非自由州的那个金矿,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不仅能在南非布置一个势力,还能大赚一笔,可谓一箭双雕。

    具体细节,佟左青没有细问,对于他而言,也不愿意与秦经宇聊得太深。

    毕竟两人只是暂时的同盟关系,随时合作可能结束,如果自己知道得太多,反而会惹来麻烦。

    与秦经宇接触多了,越发觉得他深不可测,知道的越多,死得越惨。

    佟左青深知明哲保身的道理。

    ……

    顾茹姗忐忑不安地站在门口,许久没有摁响门铃,苏韬叹了口气,主动伸手敲了敲门。

    来开门的是张芬,她见到苏韬,面色立即变得很难看。

    “你怎么来了?”张芬扫了扫蔡妍,又扫了扫自己的女儿,心情复杂地说道。

    “这里是茹姗在燕京的家,你们赶走了她,她现在无家可归,我在楼下见她很无助,所以想帮帮她!”苏韬语气严肃地说道。

    张芬皱了皱眉,不悦道:“帮她?你好像没有这个资格吧?”

    苏韬深吸口气,道:“请让我们进去,咱们好好聊聊吧!”

    坐在茶几的沙发上,顾道山显然还在气头上,扫都不扫他们一眼。

    苏韬并未多言,从行医箱中取了一张a4纸,然后用签字笔开始奋笔疾书,五分钟之后,写满了整张纸页,随后,他又取出另一张,对着上面一张开始誊写。

    十分钟之后,两张一模一样的契约就出现了。

    苏韬分别递给顾茹姗和张芬各一份,耐心地说道:“自古到今,想要解决纠纷,必须要遵循契约。茹姗与父母之间出现了重大的分歧,所以用契约来约定彼此,达成共识,是比较好的解决方案。”

    “没道理!”顾道山固执地说道,“我们不是在讨价还价,而是下最后通牒,茹姗必须要跟我们回家!”

    “爸,我不可能回去的!”顾茹姗红着眼睛,坚持道。

    苏韬摆了摆手,叹气道:“你们不妨先看看契约,再作结论!”

    言毕,他估计知道这对父女正在气头上,恐怕也不会认真读自己写下的契约。

    苏韬便解释道:“给茹姗半年的时间,如果她能够用自己的努力买下这间房,那么伯父伯母就得同意顾茹姗留在燕京。当然,如果她无法办到这点,半年之后就得离开燕京。”

    顾茹姗租的这间房子,因为地段不错,虽然面积不大,但价值在四五百万左右。顾茹姗现在手里的继续只有一两万元,虽说现在她在拍摄电视剧,酬劳刚上涨,但也就小几十万的费用,还得被经纪公司抽成,这个条款对顾茹姗非常苛刻。

    顾茹姗望着苏韬,暗忖这条款拟定的太苛刻,不是在坑自己吗?

    不过,也只有这样苛刻的条款,才会让父母松口。

    张芬见顾道山许久不说话,她凑到丈夫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顾道山紧皱的眉头慢慢松了下来,与女儿现在的关系变得很紧张,这也有违他们的初衷,毕竟腿是长在顾茹姗自己身上,如果她一意孤行,父母也不好逼她。

    顾道山打了女儿一耳光,这已经是很激烈的行为,张芬也想缓和一下与女儿的关系。

    “好的,我同意签!”顾道山毫不犹豫地拿过笔,在两份契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顾茹姗犹豫许久,也咬牙签下了契约,她知道很难实现约定,但给自己半年的时间,总比现在和父母将关系闹僵要好。

    见顾茹姗也签下自己的名字,苏韬分别将契约交给两人,微笑道:“父母对于儿女的爱,是人世间最真挚的感情。你们是家人,我相信你们一定能理解彼此。给彼此半年的时间,为了这份深厚的亲情,我想你们一定会遵循契约。你们都没有错,你们只是太爱彼此了。互相谅解,相信你们的亲情会更加牢固。”

    顾道山动了动嘴唇,犹豫许久,主动说道:“囡囡,爸爸向你道歉,不应该动手打你!”

    顾茹姗也颇为激动,红着眼圈道:“爸,请原谅我的任性!”

    “唉!”张芬抹着眼泪,将顾茹姗一把拥入怀中。

    苏韬与蔡妍对视了一眼,蔡妍露出鼓励的笑容,苏韬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成功化身居委会大妈的角色,帮这对家人成功化解了心结。

    张芬、顾道山、顾茹姗,脸上均露出笑容,他们之所以会有矛盾,完全是因为太爱彼此,只是没有寻找正确的方式表达,造成误解,才会让矛盾激化。

    “舅舅,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袁翠这么晚还没回来,我联系不上她,这可怎么办,有点急人啊!”杜兵焦虑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手机,那边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是手机没电了吧?”张芬安慰道,“袁翠那么精明,绝对不会把自己弄丢的!”

    顾茹姗突然想起苏韬之前发过信息给自己,好奇道:“你不是刚才说,见到我表嫂在和别人吃饭吗?”

    苏韬无奈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我有办法知道她现在人在哪里,不过你们可能不愿意知道真相,尤其是你的表哥……”

    倪静秋在苏韬坐车的时候,给苏韬发了一些照片,在那些照片上,袁翠视若无人地与詹迪飞缠绵在一起,没有丝毫不情愿,主动积极。

    袁翠在陌生的燕京尚能如此放纵,可想她在陕州老家,作风是何其糜烂。

    ……

    刚进酒店,袁翠感觉内心跟火烧一样,如同八爪鱼一样,黏在了詹迪飞的身上。

    詹迪飞被袁翠这股风骚的劲头,也挑逗得极其火大,他以前只对那种冰清玉洁的女人有兴趣,但今天品尝了另外一种味道。虽说袁翠长相只能算是一般,但那透骨的妩媚,让詹迪飞恨不得将她就地惩罚。

    进了预约好的房间,詹迪飞并没有关门,随后在饭局上出现过的一个男人出现在屋内,袁翠朝那男人望了一眼,与詹迪飞笑道:“詹少,没想到你的爱好这么特别,喜欢三个人玩啊!”

    詹迪飞原本还担心袁翠不满房间里多了一个人,没想到她不仅不在意,反而还很期待的样子,笑问:“看你这个样子,肯定是玩过啊!”

    “怎么可能!人家冰清玉洁,从来不瞎玩的,这也是见到詹少了。”袁翠手指在詹迪飞的胸口点了一下,弄得詹迪飞瞬间火气就上来。

    詹迪飞随后朝录像的那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做了个ok的手势,两人打好了暗语,等下录像的过程中,不会拍到詹迪飞的脸。

    詹迪飞的计划不算复杂,既然上次陷害袁翠失败,导致自己被夺走了倪家会所的管理权。现在只要证明,袁翠的作风迷乱,的确不是个好人,就可以反证自己并没有诬陷袁翠。

    虽然算不上一个逻辑严丝合缝的计划,但詹迪飞觉得既可以收拾一下袁翠,也可以间接地羞辱倪静秋,这样能让自己心情变好。

    还没等詹迪飞主动撕扯袁翠身上的衣服,袁翠已经迫不及待,脱得只剩下内衣内裤。

    詹迪飞冷笑一声,就径直扑了去。

    正当关键时刻,突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詹迪飞骂了一句脏话,不管不顾,此刻兴起,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十几秒过后,门却轰地一声被撞开,杜兵瞪大眼睛,气急败坏地望着床上几乎赤身的男女。

    女人正是自己的妻子袁翠,她因为服用迷药的缘故,对外界的反应没有正常那么敏感,并没意识到,丈夫来捉奸了!

    她眼眸迷离,气喘吁吁地催促道,“詹少,你赶紧啊,我身上烧似的,真的受不了,你给我吃的药,实在太霸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