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05章 快乐的一台戏
    论脸蛋,江清寒的面容最为清秀,长期的警察职业,让巧夺天工的精致玉容,还多了几分清冷与英气,她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衣,胸口高高鼓起,下渗穿着一条黑色的休闲裤,使两条纤细的修长匀称,脚上踩着黑色的平底皮鞋,简单的妆容,仿佛炎炎夏日的一股清流,让人暗叹她的天生丽质。

    蔡妍脸型圆润,眸光闪烁,红唇朱润,眉毛细若柳叶,傲然的胸线散发着逼人的女性气息,外面披着一件镂空花纹图案的白色披肩,里面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带,面料柔软,给丰腴的身材留下空间,不至于太受挤压,披肩的长发用红色的发夹隆着,下身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脚上踩着小巧可爱的鱼唇高跟鞋,竟然没有穿丝袜,露出几粒涂抹着粉色指甲油的脚趾。她举手投足,透着一股甜美与性感。

    至于倪静秋,虽说容貌略输给两人,但也相差不大,却因极为高超的化妆技巧,让略显方形的面容,多了圆润与柔美之感,因此呈现出自然、优雅与精致的感觉,上身穿了一件百褶式淑女风蓝色衣衫,后背裸露大片雪白的肌肤,惹人遐想,下身是黑色的紧身短裙,纤细的长腿洁白光滑,宛如刚被洗净的两段嫩藕,长而细密的睫毛衬托出睿智闪烁的眸光,肉色的丝袜显得双腿紧实有弹性,穿着一双暗紫色的镂空凉鞋,让脚背、脚趾、脚踝构成一幅巧夺天工的画面。

    三个女人一台戏。

    意思是,女人的天性,善长聊天,如果三个女人聚在一起,自然都有各的话题,话多了,就热闹了。

    当蔡妍、江清寒、倪静秋三个人聚在一起,让苏韬觉得有些诧异,因为三个画风完全不一样的女人,迸发出了激烈的火花。

    “你的这件衣服是从哪儿买的,看上去特别适合你的气质。”女人一般会选择衣服切入话题,蔡妍很聪明地夸奖了倪静秋,迅速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我的衣服是助理帮我选的,我随便穿了一件。倒是你的衣服,很有特色,我非常喜欢领口的水钻,看上去很闪。”你静秋巧妙地回报了蔡妍的赞赏。

    “我觉得衣服并不用那么复杂,像清寒姐身上的这件衬衣,就很干练!”蔡妍略有些浮夸地说道,“我好羡慕清寒姐的身材,她的身材真的很匀称,谁能想到她女儿已经上初中了呢?”

    “真的吗?”倪静秋吃惊地瞪大眼睛,“真心看不出来,我以为她只有二十七八的样子。”

    江清寒虽说在刑警队是出名的铁娘子,但在两个充满女人味的御姐面前,也展现出女人特有的柔情,她自嘲地笑道:“跟你们相比,我就是昨日黄花,人已经老了,从皮肤就可以看出来,你们是紧绷有弹性的,我是松弛和粗糙的。”

    “哪有!”蔡妍和倪静秋竟然异口同声道。

    女人的话题离不开衣服,所以女人才会格外地喜欢逛街,为的就是与其他女人在一起聊天,不至于处于弱势。

    比如今年流行什么样的穿衣风格,市面上流行什么样的化妆品,怎样搭配才能显瘦,如何穿着才能扬长避短,女人在一起的话题,都会围绕这些。

    而男人的话题,却截然不同,会聊时事热点,会谈投资理财,但衣着打扮,不会讨论。

    苏韬有点看不下去了,手指敲了敲桌面,道:“你们能不能正常一点啊,不要这样互相吹捧对方了,我都有点看不下去,在继续吹下去,我都快呕了,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

    “你懂什么!”倪静秋率先鄙视了苏韬一眼,“我们这是真心欣赏彼此。”

    “苏韬,你优点不少,但毛病很明显,就是怕被咱们冷落吧?”蔡妍也顺势打出一枪。

    “主要是咱们聊得太热闹,他受冷落了吧!”江清寒也乐于此刻在苏韬的胸口插上一刀。

    随后,三个女人开始以苏韬为目标,开始各种挑刺与奚落。

    不过,苏韬并不气恼,反而觉得轻松,毕竟这种轻松愉悦的饭局,虽然自己成了众矢之的,但能让三个女人和睦相处,自己作一些微不足道的牺牲,是完全值得的。

    “清寒姐,你知道吗,我小时候有一个梦想,成为一名女警察,惩恶锄奸,伸张正义。”蔡妍对江清寒极为钦佩地说道,“只可惜,我长大之后,身体一直不好,高中毕业那年选择军校,通过了文化成绩,但因为体能测试不合格被刷掉了。”

    江清寒淡淡笑道:“我父亲也是一名警察,我上高中的时候,因为仇家的报复,因公殉职,从那以后我就决定接替我父亲的工作。原本我也是一个地方派出所的片警,有一次因为市刑警队需要一个女警员当卧底勾引一个连环奸杀案的罪犯,所以挑选到了我。”

    “那罪犯被抓到了吗?”倪静秋也被刺激的破案故事吸引住了。

    江清寒点了点头,道:“那个罪犯非常狡猾,擅长使用迷药。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被迷晕了,等醒来之后,就看见了我丈夫。原来是他救了我。”

    “然后,你们就相爱了?”蔡妍激动地说道,“很浪漫,我也想要这样的爱情。”

    苏韬无奈苦笑,插嘴道:“我没少救你吧,比如那次汉州地下研究室……”

    “你比说话,女人聊天,男人靠边。”蔡妍迅速打断了苏韬试图吹嘘自己神勇的想法。

    苏韬无奈叹了口气,只能低下头,继续对付桌上的食物。

    江清寒见苏韬吃瘪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脑海中突然想起苏韬多次救自己的场景,比如在琼金医院被雇佣兵暗杀,又比如墓穴之中遭遇迷药,还有后来被麻辉腾及师侄差点在郊区树林坑害……

    已故的丈夫救了自己一次,苏韬却救了自己无数次。

    苏韬见三个女人聊得正欢,自己因为几乎插不上嘴,所以只能埋头吃了不少东西,起身准备去洗手间,松松肚皮。

    路过一个包厢门口,门虚掩着,苏韬不经意地扫了一眼,竟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不是顾茹姗的表嫂袁翠吗?

    宽大的餐桌,并没有坐满,桌面摆放着各式精致的食物,她托着一直高脚酒杯,举起手,面带笑意,朝对面举杯。

    苏韬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也没有过多在意,毕竟与顾茹姗的家人已经摊牌,自己没有必要继续多管闲事。

    站在厕所的一个蹲坑里,隔着挡板,听到隔壁蹲坑里,似乎在打电话,还开着公放,他得意地笑道:“刚才我看到詹少了,没想到他现在越来越变态,连那种货色也能下得了口。”

    电话里那边说道:“詹少向来有性格,你就看好戏,等下他玩的时候,你在旁白帮他拍视频呗!”

    “我酒喝了不少!”那男人打了个酒嗝,嘿嘿笑道,“就怕等下手不稳,拍得画质不好,所以才给你打电话,请你过来支援一下!”

    “我没空,刚上床,正准备开始节目呢!”电话那边直接就拒绝了。

    十几秒过后,隔壁蹲坑传来冲水声,苏韬紧跟着那人走出卫生间,见他进了袁翠所在的包厢,忍不住皱了皱眉,仔细一分析,这袁翠难道又跟倪静秋的表弟混在一起了?

    詹迪飞和倪静秋是表姐弟,所以两人选择在同一家饭店吃饭,并不为奇。

    但唯一奇怪的是,詹迪飞之前可是陷害过袁翠,怎么两人还能凑在一起?

    苏韬的第一反应,袁翠再次上当了!

    他对袁翠没有丝毫好感,但出于对顾茹姗的关心,还是给她发了条短信,“我看见你嫂子在跟别人喝酒,对方有企图,你最好赶紧处理一下,别让事情闹大了。”

    “谢谢关心!”顾茹姗极其简短地回复道。

    苏韬暗忖自己已经做得仁至义尽,自己已经救过袁翠一次,让她逃出火坑,如果这个女人还是犯贱,那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

    你可以救一个人一次两次三次,但永远不能救她一辈子吧,何况这女人还跟自己不对付。

    自己已经当了一次吕洞宾,没必要再被狗再咬一次吧?

    ……

    袁翠坐在包厢内,饮了好几口红酒,面颊泛着红光,詹迪飞再次起身帮袁翠倒满一杯,低声笑道:“袁姐真是好酒量,千杯不倒!”

    袁翠得意地说道:“没办法,女人为了生活,总要有点傍身的本领,我丈夫是个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虽然稳定,但工资太少。我喝酒就是一种本事。不少订单,我都是在酒桌上谈下来的。”

    詹迪飞连忙道:“我给你个承诺,只要你今天陪我们喝开心了,明天我会给你一个超级大单。”

    “是吗?”袁翠抿嘴,妖媚地笑道,“我可很贪心的!”

    詹迪飞沉声道:“我呢,还算有点人脉,在陕州商界有熟人,如果打电话,让他们给你一些保险订单,问题不大!你也知道,那些人最怕出事,所以保险欠得比较多。”

    “是吗,如果詹少能帮我这个忙,那么之前发生的矛盾,就一笔勾销!”袁翠一扬脖颈,爽快地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