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04章 老天爷的报应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苏韬一五一十地将真相和盘托出。

    “其实我和顾茹姗并非情侣,只是邻居,因为她的要求,我才配合她,欺骗了伯父伯母,还请你们能够谅解。

    同时,我也要为顾茹姗说几句,她虽然故意骗了你们,但初衷也是好的,防止你们担心她在燕京的生活。另外,我也要为她说几句,她现在活得很充实,虽然很辛苦,但每天都在为梦想努力。所以还请你们给她多一点时间和空间。”

    真相终于大白,难怪袁翠会拍到苏韬进了这栋楼。

    顾道山摆了摆手,理解地说道:“这与你没什么关系,是我女儿不懂事,将你牵扯进来了。”

    袁翠觉得是自己戳穿了阴谋,志得意满地讥笑道:“难怪我觉得你们关系不对劲呢,原来竟然是一个骗局。”

    苏韬看了一眼袁翠,沉声道:“伯父,有句话我必须要说。人和人生来是不一样的。您女儿在我看来,出类拔萃,跟一些庸脂俗粉不一样,她不甘于平凡的生活,一定会做出自己的成绩。至于庸脂俗粉,就像这位袁翠女士一样,悭吝刻薄,自私贪婪,活得庸俗不堪。”

    袁翠被气得不行,双手叉腰,怒道:“你竟然骂我?”

    其余几人也有点懵了,虽然苏韬说得句句在理,但他如此指名道姓,有点让人接受不了。

    苏韬不屑地望了一眼袁翠,继续说道:“你多次针对我,不停地挑刺,指桑骂槐,我早就忍你很久了。不跟你一般计较,只不过是不想拉低我的素质,另外也是看在茹姗的面子上,不想让你太难堪。”

    袁翠被气得胸口剧烈匍匐不定,“你就是个骗子,有什么资格来训斥我?我对你各种挑剔,那是希望茹姗回心转意!”

    苏韬丝毫不给情面地继续羞辱道:“顾茹姗是自由和独立的,她不会因为你的话改变自己的理想,至于你,不过是嫉妒她,所以才会表现得那么尖酸。人要多给自己积口德,否则的话,你早晚会有所报应。早晚有一天,你会众叛亲离,被人抛弃!”

    袁翠怒火攻心,差点被气得口吐鲜血,怒道:“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袁翠竟然将自己当成这里的女主人了。

    发泄过了心中的郁闷,苏韬朝袁翠摆了摆手,预言道:“老天爷的报应,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祝你好运吧!”

    言毕,他干净利落地离开。

    对于袁翠这种女人,苏韬没有任何同情,她就跟泼妇一样,不仅市侩,还恶毒。

    他也没有必要直接收拾袁翠,在传统中医“祝由十三科”中,像袁翠这样口舌不净的人,极容易患上因果病。有句话说的好,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

    袁翠虽然嘴上涂抹着唇膏,但看得出来有唇裂的痕迹,不出意外,她的脾脏已经出问题,胃也有很大的毛病,直观地反应在唇上,嘴唇总是裂的,懂行的中医,一看这嘴就知道是不老实的嘴,胡说八道,涉及到别人的名誉地位,不负责任乱说一气。

    袁翠已经有了“脾唇果”的迹象,只是还没有到完全爆发的时候。

    等出了屋子,苏韬给顾茹姗拨通了电话,说明了始末。顾茹姗沉默片刻,语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愤怒,叹气道:“首先,我要向你道歉,因为我的自私和任性,给你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其次,我代表我的亲人向你道歉,他们是为了保护我,才会让你难堪。最后,即使咱俩没有了这层虚假的关系之后,希望能成为好朋友。”

    苏韬对顾茹姗的冷静,感到吃惊,他很快明白,这女人或许很久之前,就已经猜到会有这个变化。

    苏韬沉声道:“希望你能顶住压力,不要被现实所打倒。”

    “你不要小看我的决心!”顾茹姗洒然笑道,“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的!”

    挂断顾茹姗的电话,苏韬突然觉得空落落的,虽然从一开始就是个谎言,但人会情不自禁的代入,所以他对顾茹姗也有了些许关注。

    “茹姗,你在想什么呢?”剧务催促道,“下一场你的戏份比较多,不仅有好几句台词,同时还得加入动作戏。导演对这一幕很重视,可能会极为苛刻,所以你要做好准备。”

    顾茹姗发现手机屏幕亮起,是妈妈张芬打来的电话,她将手机早已调到静音,没有接通电话,深吸一口气走到了摄像机的前面,巨大的摇臂开始调试,在空中缓慢游走。

    顾茹姗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挂上了威亚,伴随着打板声响起,她整个人腾空而起,因为多年舞蹈功底,所以能轻易地做到在威亚状态下保持身体绷直,她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然后缓缓落地,正准备念台词,导演喊了一句“咔”!

    “面部表情不够丰富,重新来过!”

    顾茹姗稍作休息,重新上了威亚,不过,依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咔,手上的动作不够飘逸!”

    导演今天的心情不好,所以格外地挑剔。

    “咔,台词念得太快!”……

    剧组人员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显然知道导演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敢替顾茹姗多说一句。

    大家都不明就里,因为平时导演对顾茹姗非常满意。

    虽然顾茹姗不是科班生,但她勤奋努力,特别有灵性,所以经常被导演当作正面教材来表扬。

    但今天导演是怎么了,仿佛故意要修理顾茹姗!

    其实,顾茹姗已经表演得够尽力,一般这种高难度的画面,有点资历的演员,都会让临时演员来拍摄动作戏部分,然后再通过后期的处理和剪辑,让画面完整。

    顾茹姗展现出了韧性,她每次重新上挂上威亚,都会比上一次更加专注。她没有因为导演的批评而气馁,只是一心的认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到位。

    大约半小时之后,导演再也无法找到挑刺的地方,终于满意地点头,语气冰冷地说道:“好了,这场戏过了!辛苦你了!”

    顾茹姗终于松了口气,找了个地方,轻揉身上方才被勒得通红的地方。

    导演朝顾茹姗瞄了一眼,走到她身边,递了一瓶矿泉水给她,鼓励道:“你很敬业,虽然不是科班出生,但悟性很高,一点就通。我已经跟编剧商量过,会增加你的戏份。同时给你的薪水,也会上涨!不过,你得要做好心理准备,以后的工作会更加辛苦。”

    言毕,导演轻描淡写地说完,就径直离开,开始准备下一场戏的拍摄安排。

    顾茹姗许久没有反应过来,她明白了,这是导演故意为自己设置的仪式。通过一幕戏的艰难打磨,让自己不要忘记表演的真谛,然后再告诉自己,已经获得了他的认可。

    顾茹姗望着手里的矿泉水瓶,用力地握紧,压抑住内心振奋的情绪。

    “顾茹姗,干得漂亮,相信你一定能成功!”

    ……

    倪静秋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拿到了一份关于小泉冶平的行踪报告,面色凝重地叹气道:“根据智囊团的分析,小泉冶平此次来华夏,投资只不过是幌子,真正的目的在于治病?”

    总裁助理安茜点头道:“没错!他先去了将军胡同的王家,然后又在岛国驻华夏大使稻田健次郎的引荐下,与数位名医见了面。不过,这里面有一个特点,所有的医生都是华夏中医,他没有见任何西医领域的专家。”

    倪静秋想起了那天饭局上,苏韬故意不治小泉冶平的细节,心知肚明,这个医术妖孽的年轻神医,怕是早已瞧出小泉冶平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

    “继续观察,记得与他们保持联络。”倪静秋吩咐道。

    安茜沉默片刻,终究还是没忍住,提醒道:“倪总,其实小泉冶平此次投资的意向不明显,如果他真的身患重病,恐怕即使谈好了合作,也会因为他的身体状况而导致失败。我建议,不妨关注富士财团其他有决定权的高管,对小泉冶平采取放弃的策略。”

    倪静秋摇头道:“小泉冶平在富士财团的地位非常重要,更关键他是亲华的代表,如果不抓住他这条线索,很难获取富士财团的投资。”

    安茜困惑道:“我们新广传媒一直保持健康发展,并不缺少资本。”

    倪静秋淡淡笑道:“我是希望利用富士财团的影响力,切入岛国市场!其余财团在文化领域,相对比较薄弱。”

    安茜知道倪静秋有自己的打算,她不再多言,准备离开。

    倪静秋轻声喊住她,追问道:“刚才让你安排的包厢,你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安茜表面不动声色,但内心却是很意外,因为倪静秋已经第三次询问自己,看来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饭局。

    等安茜离开房间之后,倪静秋走进里屋隔间,在满是各种衣服衣架前,出人意料地出现了选择性障碍,每次将衣服放在身前,都会很快否定摇头,然后重新换上另外一件。

    倪静秋心知肚明,自己是被苏韬刺激到了,漂亮的女人?她暗忖可不能在衣着打扮上给比下去。

    倪静秋虽然在商场上极其果断,但在生活中她其实与寻常女子没有什么太多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