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98章 真心话大冒险
    詹迪飞气得脸上红白了一阵,愤怒骂道:“叛徒,你们明天起就不用来上班了?”

    “你错了!”倪静秋冷冷地说道,“从明天起,这个会所就不归你管理。而且,以后你也不允许进入这里。”

    “你没资格这么做!”詹迪飞沉声道,“这是舅舅给我安排的工作。”

    倪静秋冷静地说道:“我会说服我爸,相信他会重新给你安排一份工作,不过,这个会所显然已经不适合你了。”

    詹迪飞急火燎心地骂道:“你就是个贱人!”

    倪静秋摆了摆手,与安保人员命令道:“可以送他离开了!”

    安保人员互相对视一眼,似乎在犹豫。

    刚才那个第一个坦白的保安,主动与詹迪飞,道:“表少爷,请吧!如果你不主动离开的话,我们只能动手了。”

    “我会记住你的!”詹迪飞冷哼一声,用力地甩手,气急败坏地离开。

    倪静秋眼中流露出一丝无奈,冲着苏韬苦笑道:“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苏韬摇了摇头,叹气道:“没想到你的家庭矛盾这么严重!”

    倪静秋耸了耸肩道:“开始同情我了吧?所以别小看我,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女人,心思比一般人要复杂。”

    苏韬连忙笑道:“我可从来没有小看过你。”

    袁翠被杜兵给搀扶起来,回想起刚才的经过,她恨不得钻到泥土里去。

    不过,她对苏韬替自己解围,依然并没有什么好感,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自己不会来到这个会所,更不会遭到詹迪飞的陷害。

    自私的人永远不会反省,如果不是她太贪婪,收下了那从天而降的不义之财,根本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袁翠终于闭嘴、沉默,但每次偷偷瞄向苏韬的时候,眼中会毫不掩饰恶毒。

    苏韬并不在意,与袁翠这种女人计较,只会拉低自己的水准。

    倪静秋安排房车,将几人送往顾茹姗的住处。

    苏韬因为不合适跟他们一起回去,便找了个借口留下。

    倪静秋带着苏韬进了酒窖,她手指在瓶身上有节奏地点了点,最终挑选了一支价格不菲的红酒,道:“今天虽说让袁翠躲过了诬陷,但看得出来,那女人好像更加恨你了。”

    苏韬从倪静秋手中接过高脚杯,无奈苦笑道:“人生总是如此,你帮了某个人,但对方不一定会感恩戴德。我见过很多类似的病人,早已习惯了。”

    霍坤就是其中之一,倪静秋暗叹了一口气:“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着手装修三味堂的燕京分店,那个地段的租金很高,你浪费一天,就是在浪费钱。”

    苏韬想了想,道:“我明天会通知一个漂亮的女人来燕京,和你对接,她很专业,相信很快就能让燕京分店顺利开业。”

    苏韬脑海中闪现出蔡妍的身影,这个邻家御姐已经成为自己得力的助手,帮自己开疆拓土,筹备全国分店的事宜。

    虽然很少碰面,但苏韬对蔡妍的感情,却是越来越深厚。

    “漂亮的女人?”倪静秋微微笑道,“你的女人缘太好了。”

    “这都是命,其实我也不想的!”苏韬幽默地说道。

    倪静秋摇头叹气道:“我也想有跟你一样的男人缘,只可惜也是因为命,二十多年唯一出现的男人,还是个人渣!”

    苏韬摆了摆手,鼓舞道:“这才哪儿到哪儿,以你的条件,只要方法得当,追求者绝对如过江之卿。”

    倪静秋放下酒杯,静静地望着苏韬,笑问:“哦?说点有建设性的方法!”

    苏韬缓缓道:“从明天开始,你积极地参加一些社交活动,不要总忙于工作,去夜店多跑跑,给别人机会,别人才能抓住机会。”

    倪静秋复杂地一笑:“你知道我不是那种爱玩的人。”

    苏韬抿着嘴想了想,道:“也是,那就得把握你身边遇到的任何一个优秀男人。在与他们相处的过程中,表现出最为美好的一面,如果有人欣赏你,不要拒绝,只有将自己打开,别人才能进入你的心扉。”

    倪静秋感慨道:“你是在说教!”

    苏韬点了点头,承认道:“没办法,谁让我是你的男闺蜜呢!我不跟你唠叨,你就缺少了一个指路的明灯!”

    倪静秋忍俊不已笑出声,道:“我随口说了玩玩,没想到你当真了。”

    苏韬用力地扣了扣桌子,一本正经地说道:“反正我是将你当成我的女基友了。以后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好!”倪静秋轻轻地拍了下胸脯,“一言为定!谁也不能背叛对方。”

    “嗯!”苏韬望着面颊腾起红霞的倪静秋,突然觉得有点心疼,这女人很孤单,在别人眼中是天之骄女,有权有势,但真心说话的人,却没有几个。

    “对了,我的男闺蜜,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倪静秋突然问道,“这是真心话大冒险,你一定不许说谎!”

    “问吧,我一定特别真诚地回答你。”苏韬举起手指放在耳边,发誓道。

    “你什么时候开始对女人开始幻想的?”倪静秋突然问了一个绝对隐私的问题,她补充解释道,“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这个问题,这样,我才会觉得咱俩是无话不谈的闺蜜。”

    倪静秋这死女人,又开始用友谊来道德绑架自己了。

    “应该是十一岁那年吧!”苏韬吸了吸鼻翼,老实交代道,“早上起来之后,我发现内裤黏糊糊,湿哒哒,就知道自己从男孩变成男人了。”

    倪静秋忍俊不已,又问道:“那么男人是不是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性幻想?”

    苏韬发现如同男人想了解女人一样,女人也特别想了解男人,他如实道:“正常的男性,每年百分之七十的时间,身体某个部位都处于亢奋的状态。”

    “有点可笑!”倪静秋微笑道,“我还是第一次跟人聊这么私密的话题。”

    “现在轮到我问你了啊!”苏韬清了清嗓子,“你第一来大姨妈是什么时候啊?”

    “我才不会告诉你呢!”倪静秋的回答,让苏韬瞬间怔住了。

    自己这个女基友,还真特别有个性啊!

    “我刚才可是一五一十地告诉你答案了啊。”苏韬发现自己有点亏,有点被欺骗的感觉。

    “那是你太老实了,没听说过女人的话不能听,尤其是漂亮的女人的话吗?”倪静秋笑得花枝乱颤,“作为你的好基友,用事实给你上一课,让你知道以后对女人要存有三分戒心。”

    苏韬恶狠狠地盯着倪静秋傲然的胸脯看了一眼,心有不甘地嘲讽道:“看来我还得谢谢你啊!”

    ……

    顾茹姗带着父母、表哥表嫂来到小区,等打开门之后,袁翠迫不及待地在房间里游览了一番,笑道:“没想到你还真是一个人独住!”

    她之所以扫这一圈,就是希望能找到苏韬住在这里的证据,然后让舅舅舅妈继续给顾茹姗做一下思想工作。

    顾道山的面色好看了不少,如果顾茹姗和苏韬同居,想要拆散两人就难了。尽管张芬现在对苏韬没有那么不满意,但顾道山却还是觉得女儿不能嫁给比自己年龄小那么多岁的男人。

    顾道山自己是个男人,因此更加了解男人的心态。

    女儿长得好看是不假,但总有衰老的一天,那苏韬不仅年轻,还是一表人才,现在又得知他的经济条件也不赖,这样的男人就更加不适合当女婿了。

    顾茹姗没好气地白了袁翠一眼,道:“你就不能悠着点吗?刚才的事情,还不够丢人的?”

    袁翠皱眉,声音提高八度,微怒道:“刚才已经证明我的清白了,你还不依不饶地提这茬儿做什么?”

    杜兵在旁白冲着顾茹姗憨厚地笑道:“茹姗,你就别刺激翠翠了,她刚才可是受害者。”

    顾茹姗看在表哥的面上,没有爆发,暗忖如果不是你太浪、太贪,怎么可能会中别人的陷害呢?

    袁翠见顾茹姗对自己态度不佳,心情就更加不好,索性挑刺道:“哎呀,这房子总共只有六十多平米吧,该怎么住这么多人呢?早知道咱们就订酒店了!”

    顾茹姗气不打一处来,从昨天开始自己就收拾屋子,没想到还被表嫂给嫌弃,气得摔门而出。

    张芬低声劝道:“翠翠,你也不要这么可以针对囡囡嘛!”

    袁翠佯作无辜地说道:“舅妈,咱们在来的路上,不是说好了吗,一定要骂醒茹姗,让她跟咱们回去。怎么?现在却是临时变卦,心疼女儿,反倒是我成了大恶人。”

    张芬连忙苦笑道:“我也只是让你说话不要那么凶,你也不要太敏感,咱们还是得劝茹姗。”

    袁翠点了点头,道:“舅妈,我觉得你没那么立场坚定了,是不是觉得苏韬家境不错,或许还能勉强凑合凑合?”

    张芬暗忖袁翠说中了自己的心思,苦笑道:“若是囡囡一直坚持,做父母哪有拗得过子女的,当初你和杜兵的婚事,他父母可是坚决不同意,最终还不是点头了?”

    袁翠面皮一红,连忙再次提醒道:“阿姨,你们还是得好好考虑清楚,你们就茹姗一个女儿,如果她真的远嫁,你们等于这个女儿就白养了。”

    张芬叹了口气,无奈道:“我们现在真的特别后悔,当初让她一个人来燕京漂了。”

    顾茹姗躲在卫生间里,听到了张芬和表嫂的对话,她没有丝毫动摇,始终坚信自己有一天会在燕京打拼出事业,到时候让父母一起来燕京享受晚年生活。

    顾茹姗租住的房子,是两室一厅的小户型,她将主卧给父母住,表哥表嫂住在客房,自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月光透过窗帘洒入,打在脸上让人难以入眠。

    她起身想过去将窗帘拉好,却先到阳台上张望了一眼,隔壁阳台的灯光没有亮起,苏韬竟然还没有回家,这家伙在哪儿鬼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