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97章 恶人有恶人磨
    詹迪飞是倪静秋的表弟,也就是她小姑倪步清的儿子。倪步清这几年苦心孤诣地想让詹迪飞改姓,就是想让儿子继承倪家的家业。

    詹迪飞对倪静秋一直没有好感,尤其是出了霍坤的事情,他成为圈子里的笑料,每次聚会朋友都说自己的表姐是个性冷淡,让他感觉特别没面子。

    “表姐,不好意思,我的朋友丢了东西,经过分析,恐怕是你的朋友偷的,现在想找回来!”詹迪飞似笑非笑地在一群人中扫视,最终落在袁翠的身上。

    袁翠顿时懵了,她原本还以为詹迪飞是对自己有好感,才会主动给自己一枚戒指,没想到竟然是一个陷阱。

    站在詹迪飞身边的一个女子指着袁翠道:“就是她,我刚才在更衣间换衣服,没有锁门,没想到冲了个澡,东西就丢了。”言毕,她揉着眼睛,伤心欲绝地痛哭流涕起来。

    袁翠平时牙尖嘴利,但此刻被诬陷,弄得六神无主,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表姐,舅舅让我打理这个会所,我有责任维护每个客人的利益。张倩在更衣室没锁门,那也是因为信任这里客人的素质,出了这种事情,必须得给一个交代吧?”詹迪飞目光锐利地盯着倪静秋看了许久,然后吩咐左右的安保人员,“给我搜!”

    倪静秋知道表弟在故意找自己的茬儿,看了一眼愣住的袁翠,轻声问道:“你自己解释一下吧?”

    袁翠回过神来,连忙将在泳池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然后从包里取出那枚戒指,道:“这是他主动给我的,另外还给我一张名片!”

    “哈哈,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那张名片就是证据!”詹迪飞得意地笑道,“我轻易不给名片,任何一张送出去的名片,都是私家定制,独一无二的。请看一下名片背后的英文字母,你们就能知道了。”

    倪静秋从袁翠的手中接过名片,目光落在最下方一串金色的字母,上面写着“michelle”。

    张倩的英文名字叫做michelle,这间接证明了这张金属名片属于张倩的,同时也佐证,袁翠在窃取戒指的同时,还顺便偷了这张名片。

    袁翠顿时心情跌入谷底,这就是一个陷阱,因为自己太过贪婪,所有才会跳入这个陷阱。

    顾道山和张芬二老,气得满面通红,因为袁翠在亲戚中就有手脚不干净的名声,只要她去谁家做客,第二天必定会少了什么东西。

    袁翠如今偷了别人的戒指,在他俩看来,可能性还是极高的。

    倪静秋复杂地看了一眼袁翠,这事儿还真不好说了,倪家的私人会所虽然设备齐全,但为了对客人保证尊重,和保护隐私,所以馆内没有监控,因为大部分人都是身份地位极高的人,素质也很好,所以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类问题。

    袁翠眼睛一红,委屈地落泪,低声道:“真是他送给我的,不是我的偷的!”

    袁翠以前也陷害过别人,这一次她终于知道被人陷害是什么滋味。

    “东西已经找到了,你想怎么办?”倪静秋冷冷地望着表弟,虽然对袁翠的印象不好,但毕竟是自己带来的客人,暗忖一定要保护好袁翠。

    “偷东西的是贼,那当然是要送到警局了!”詹迪飞得意地笑道。

    “她是我的朋友,能不能算了,毕竟你没有损失。”倪静秋叹了口气,继续说服表弟。

    “我这人很古板和固执的,既然舅舅将会所交给我打理,我必须要禁止这类事情发生,必须要公事公办。”詹迪飞似乎很无奈地说道,“现在算是人赃并获,等下就会有警察过来,带走这个小偷。”

    袁翠哭得稀里哗啦,无助地说道:“我真没偷,我是被冤枉的!”

    苏韬在旁边见袁翠陷入崩溃,暗叹了一口气,虽然自己对这女人没有什么好感,但毕竟是顾茹姗的亲戚,他们也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才被倪静秋接到这里,所以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你没必要一口一个小偷这么喊。”苏韬淡淡出声,“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也不是你片面能断定的。袁翠,你有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他在说谎?”

    “这个!”袁翠摇了摇头,她有些崩溃地说道,“我也不知道!”

    詹迪飞得意地嘲讽道:“明明就是她信口胡编!”

    苏韬之所以选择相信袁翠,那是有原因的,他耐心地解释道:“刚才袁翠说了一个细节,她在泳池里游泳,因为你突然抱住她的双脚发生了溺水,所以你为了补偿她,才会给她那个戒指。

    我是个中医,从她的气色能够推断,她在半小时之前,的确出现过溺水的症状。溺水后可发生急性肺水肿、肺泡表面物质灭活、肺泡塌陷,血流比例失调、急性肺损伤等迹象,虽然她溺水的时间很短,但呼吸顿塞,嗓音嘶哑,眼白泛黄,这是明显溺水后吸入过量水,而出现的症状。”

    詹迪飞不屑地望着苏韬,冷笑道:“你这就是在胡言乱语,别用这些站不住脚的逻辑,来给她解脱。”

    袁翠盯着苏韬看了一眼,显然有些意外,没想到苏韬会主动替自己开罪,自己刚才可是没少给他白眼。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兴奋地说道:“我得补充一句!刚才他在水下纠缠我的时候,在我的屁股上留下了痕迹。”

    言毕,这女人竟然当众一拉裤腰,露出半扇雪白丰*臀,上部印着鲜红的掌印,却是詹迪飞当时采用“摸臀杀”留下来的罪证。

    杜兵满脸通红,对自己妻子的行为感到特别无奈,自己老婆当中拉下裤子,露出屁股给别人看,让他感觉特别羞愧。

    顾道山和张芬也是满脸尴尬,虽说对袁翠有所理解,她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但也不能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不要屁股的事情来啊?

    詹迪飞也被袁翠这女人弄得一脸吃惊,不过他反应极快,讥笑道:“你也太胡扯了吧,就凭几个爪印来反诬我?那么敏感的位置,也就你的老公也机会下手吧?”

    杜兵怒目圆瞪:“不是我留下的!”

    “那就是她在外面的野男人留下的咯!”詹迪飞早已准备好下一句。

    袁翠也是孤注一掷,才会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没想到被詹迪飞轻而易举就给推卸责任了。当时在泳池里看到这一幕的人,虽然都在现场,但明显和詹迪飞坑瀣一气。

    见袁翠几乎要被气得呕血,苏韬心中也是暗爽,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不用自己出手,如今有詹迪飞出手教训袁翠,也算是替自己解了一口恶气。

    袁翠见面之后,就在不断地给苏韬挑刺,让她受点侮辱,这也是好事。

    不过,苏韬此刻还是得继续出手解围,倒不是为了袁翠,而是为了倪静秋。

    袁翠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最终詹迪飞要羞辱的是倪静秋。

    苏韬叹了口气,道:“既然你要证据,那我就只能证明给你看。”

    言毕,他从不远处的桌子上取来一个白色的瓷杯,然后与袁翠道:“跪下!”

    袁翠微微一怔,难以置信的望着苏韬。

    苏韬叹了口气,耐心地解释道:“跪下,我才好帮你!”

    袁翠咬了咬牙,暗忖自己裤子都拉下,给别人看过了,现在跪一下又算什么,这女人脸皮厚,为了洗脱罪名,也是不管不顾尊严,双膝弯曲,噗通跪在了地上。

    正当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苏韬手里多了一枚银针,迅速朝袁翠的会阴*穴刺入银针。

    会阴*穴的位置比较特殊,位于尿道与肛道之间,虽然隔着衣物,但苏韬入针极其精准。

    袁翠从下体传来一阵刺激,随后喉头一麻,一口水喷涌而出,苏韬也迅速地接过她吐出的那口水。

    用针灸刺穴的方法,可以让溺水者心脏跳动速度加快,从而将溺水吸入的水排出,除会阴*穴之外,还有公孙、内关、中脘等穴位,之所以选择会阴*穴,是因为袁翠吸入的水量不多,也过了一段时间,只有刺激最为敏感的会阴*穴,才能确保将她不久之前吸入的水全部催吐出来。

    中“针经”篇,曾写道,“溺水者,取跪姿,针刺其会阴*穴,喷吐出水,而活。”

    如今苏韬并不是治疗溺水患者,而是取到当时袁翠吸入的池水。

    “这杯中的水,如果拿去化验的话,与游泳池中的池水成分应该接近,她是因为溺水过后,排水没有干净,潜藏在肺泡中,被我用针灸刺激而出。这样一来,可以证明袁翠并没有撒谎,她曾经在泳池中溺过水,而且还挺严重。”

    倪静秋也没想到剧情会如此发展,她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精芒,此前她在犹豫,不知道是否袁翠真的被冤枉了。

    但经过苏韬的一番解释,她现在确定无疑,肯定是表弟在从中捣鬼。

    倪静秋扫视着站在不远处泳池区的工作人员,沉声质问道:“你们的工资待遇不错吧?如果你们不说实话,那么就给我立刻走人。谁先站出来,说明真相,可以得到晋升,工资待遇也能上涨。”

    片刻,大眼瞪小眼之后,其中一名工作人员终于忍不住,站出来。

    他家境一般,很珍惜这份工作,虽说詹迪飞负责会所的日常管理工作,但毕竟这是倪家的产业,倪静秋才是倪家正儿八经的继承人。他知道自己此刻必须正确选择站队,连忙紧张地交代道:“大小姐,我向你坦白,都是表少爷吩咐我们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