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96章 一连串反打脸
    (好久没打广告了,欢迎大家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微信搜索“烟斗老哥”,添加关注。《妙医鸿途》和《步步高升》的番外一直在陆续免费更新!通过关注公众号,就可以得到获取方式。)

    袁翠被拖回岸上,期间没少被詹迪飞揩油,口中呕出了好多黄水,在悠悠醒转过来。

    詹迪飞佯作关心地望着袁翠,致歉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失误了,原本以为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想开个玩笑,没想到让你受惊了。”

    旁边的女同伴也点头道:“詹少将我当成你了。===傲世九重天漫画/bg82/===。”

    袁翠是个聪明人,但被詹少和女同伴的双簧弄晕了。她勉励支撑起身体,复杂地看了一眼詹迪飞,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谢谢你的谅解!”詹迪飞想了想,从右手的无名指上摘下了一个戒指,塞入袁翠的手中,“这作为我莽撞的补偿!”

    袁翠有点惊慌失措,心中的郁闷也一扫而空,那戒指份量十足,起码有三十多克,再加上镶嵌着的宝石,价格起码在两万元以上,暗忖这男人出手未免也太大方了吧?

    “我不能要,这太贵重了!”袁翠虽然贪婪,但也知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

    “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会愧疚不安的。”詹迪飞强硬地将戒指塞入袁翠的手中,然后又取出一张做工精美的金属名片,“你如果出现任何不适,都可以来找我,我不会推卸责任的。我还有点事情,就先离开了。”

    言毕,他佯作很无奈地起身,然后招呼两位女同伴离开了泳池。

    “詹少,那戒指很贵重吧,你竟然送给她?”等走远了之后,其中一名女同伴嫉妒地说道。

    “我在你姐妹俩的身上,花的钱是那戒指的十倍以上了吧?”詹迪飞用力地拍了一下那女同伴的臀部,使得臀波滚滚,“爷,做事喜欢凭心意,你们别跟我唧唧歪歪!对了,等下你们要帮我一个小忙!”

    言毕,他凑到其中一个女同伴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女同伴听后表情微微一变,旋即点头,笑道:“詹少,你还真无耻,我们都误会你了。”

    袁翠捏着那个价值不菲的大戒指,早已没有继续游泳的心思,虽说刚才呛了水,但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就往更衣室行去,正好见詹迪飞的两个女同伴也在更换衣服,露出傲然的身材,往淋浴的地方走去。

    袁翠暗忖这詹少还真是好福气,竟然能有这么两个妙龄女子环绕身侧。

    袁翠将戒指放在橱衣柜内,然后也走到淋浴冲洗身体,揉搓着敏感的部位,她突然心猿意马,回想起在泳池中被詹迪飞偷袭的那几下,顿时心中微凛,这詹少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

    认错人,未免是一个太牵强的理由,只不过是想跟自己认识的一种手段。

    热气腾腾的水柱打在袁翠的身上,她只觉得双腿发软,压住了两声蹦到嗓门眼的轻吟。

    慢慢洗过澡之后,袁翠换上了衣物,朝茶座那边走去,杜兵也结束了保龄球的活动,兴奋地笑着与袁翠炫耀道:“我刚才打出了三个全中,引来了不少欢呼声。”

    袁翠没好气地白了杜兵一眼,道:“瞧把你能的!”

    杜兵发现袁翠面颊红润,困惑道:“你刚才洗过澡了啊?”

    袁翠理所当然地说道:“游泳结束当然要冲个澡,这是常识好不好,跟你这个旱鸭子说不通。”

    言毕,袁翠看上去有点生气地朝顾茹姗及父母所在座位走去,杜兵误以为是自己刚才没有陪老婆去游泳,所以让她生气,心情有点忐忑不安。

    袁翠坐下之后,有点不悦地说道:“我游泳都结束了,苏韬怎么还没来,架子不是一般大呢!”

    顾道山也有点不高兴,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了两下,沉声道:“咱们也别等了,回家休息吧,坐了半天的火车,我也有点累了。”

    几人正准备起身离开,却见倪静秋和苏韬从远处匆匆走来。

    苏韬笑着解释道:“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顾道山轻哼一声道:“您是贵人,我们等着也是应该的!”

    苏韬知道顾道山生气,朝顾茹姗连忙使了使眼色,虽说在演戏,也要尽点心思配合。

    顾茹姗随机应变道:“爸,要不再给你点一杯普洱?”

    顾茹姗知道父亲爱茶的喜好,今天在茶座喝了不少名贵的茶叶,他虽然表面上没有露出来,内心还是暗暗赞叹,此行也算有价值。虽说身边有人会送他一些好茶叶,但他一般都珍藏起来,哪里舍得畅快地品尝?

    袁翠见舅舅重新坐下来,嘴上却是不依不饶地说道:“舅舅,好不容易从千里之外赶过来,你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也难怪他不开心。”

    倪静秋见袁翠言辞如此不礼貌,朝苏韬偷看了一眼。

    苏韬冲着倪静秋无奈一笑,倪静秋心中暗自好笑,不知为何特别想看到苏韬吃瘪的模样。

    袁翠对苏韬的看法已经没有那么糟糕,借着苏韬的关系,才能来这种高档次的私人会所见一见世面,还额外地获得了一枚价值不菲的戒指。

    此外,苏韬认识像倪静秋这样的大人物,肯定有些本事。

    袁翠想了想,转移话题道:“听顾茹姗说,你曾经是苏韬的病人,所以才会对他这么好。”

    倪静秋对袁翠的印象一般,但还是礼貌性地回答道:“我们现在不仅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还是合伙人关系!”

    “合伙人?”袁翠有些惊讶地说道。

    “苏韬准备在燕京开一家中医堂分店,我决定参股。”倪静秋如实地说道,“门面我已经选好,今天刚签了合同,苏韬都不知道呢,正好二老也在,就给大家一个惊喜。”

    苏韬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倪静秋,他没想到倪静秋的执行能力这么强。

    在燕京开的还只是分店?

    势利眼袁翠心里开始出现落差,暗忖那岂不是意味着苏韬还有好几家门店。

    苏韬的形象在不断地提升,从一个一穷二白没房没钱的屌丝,慢慢往年轻才俊的方向转化。

    张芬也听出了其中的深意,凑到顾道山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顾道山紧皱的眉头,也就松缓了不少。

    顾茹姗发现自己家人的态度在变化,内心有种空落落的,毕竟自己和苏韬是假扮情侣,如果父母真认可了这段感情,以后反而不好处理,最好的办法是,既不反对,也不赞同,那么以后和苏韬“正式分手”,也就更加合情合理。

    “小苏,你还有几间中医堂啊?”张芬好奇地问道。

    “汉州有一家是总店,合城也有一家,除此之外,正在筹备期的分店,还有三四家,近期都会对外营业。”苏韬并没有隐瞒,如实地说道。

    “哦!”张芬压抑着内心的惊叹,“那还挺不错的!”

    袁翠却是又问道,“这些店都是你父母在经营吧?”

    二世祖和创一代,还是有区别的。苏韬这么年轻,恐怕也是沾了父母的光。

    “中医堂是我从爷爷手中接管的,他在去年已经离世了。”苏韬没有任何表情地说道。

    袁翠并不觉得自己口不择言,继续问道:“那等你和茹姗结婚之后,能让她来管家吗?”

    顾茹姗终于忍不住了,微怒道:“表嫂,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袁翠重重地叹了口气,道:“茹姗,你也老大不小了,咱们做人要现实一点。谈婚论嫁之前,一定要将细节讲清楚。舅舅舅妈对苏韬并不满意,那他得拿出诚意来,如果他愿意结婚之后,由你来管钱,他们二老或许会点头同意你们先相处。咱们作为女方,要把自己摆得高一点,千万不能受人欺负。”

    倪静秋偷偷看了一眼苏韬的面色,暗想他会这么处理呢?

    如果自己换做苏韬,此刻恐怕恨不得朝袁翠抽两个大耳瓜子。

    “我同意让茹姗管家!问题不大!”苏韬沉默数秒,就迅速地回答。

    跟顾茹姗原本就是假扮情侣,八字都没一撇,自己吹个大牛,放下一个空话,又有何妨呢?

    袁翠并不知道苏韬的心态,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望着他,很快,她反应过来,变本加厉地说道:“口说无凭,得立下字据才行。”

    顾茹姗即怒又气,道:“表嫂,你这是在为难人!”

    张芬和顾道山并未出声,暗忖这也没错,算是夫妻俩对未来女婿的考验,如果苏韬真立下字据,那么就忽略苏韬的年龄,允许两人走到一起。

    “那就立字据吧!”苏韬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反正是一场谎言,那就继续欺骗下去好了。

    顾茹姗复杂地望着苏韬,却是隐隐察觉苏韬的内心想法,这家伙内心深处真的没有将自己当成女朋友,从一开始,自己就犯下了一个无可救药的错误,自己沦陷进去,而他还在圈外,难免五味杂陈。

    苏韬从随身携带的行医箱中,取出纸笔,迅速地写下承诺。

    “若我与顾茹姗结婚,愿意将家中经济大权交由她全权处理,绝不反悔。执笔人:苏韬。”

    顾茹姗想要冲过去,取过那张纸条撕毁,却被袁翠率先抢到手中,笑道:“舅舅舅妈,字据你们可得保管好啊,这以后可得履行的!”

    袁翠原本带着戏谑的心态,看待顾茹姗这段感情,她觉得顾茹姗找了个男朋友,还不如自己的丈夫杜兵,没想到剧情翻转,苏韬是一个有家底的年轻人,就琢磨着用诡计捣毁这段姻缘。

    但没想到苏韬愿意让步,袁翠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弄了!

    说实话,袁翠此刻也是强撑着,她内心一点也不好受,经过一连串反打脸,苏韬从心理上已经击垮她了。

    不是质疑我是穷屌丝吗,我有好几个中医馆铺子;

    不是质疑我是二世主吗,我分明是创一代;

    不是质疑我对顾茹姗不真诚吗,我可以签下承诺,证明自己对顾茹姗爱得毫无保留。

    顾茹姗明知是假的,但内心却还是感觉到了甜蜜,暗忖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该多好!

    张芬虽然觉得不妥,女儿还没有谈婚论嫁,就提到这些经济问题,但为了女儿的终身幸福,她还是将字据拿到手中塞进了包里。

    这时,不远处传来嘈杂声,詹迪飞带着同行的两个女伴,还有几名安保人员,朝茶座这边走过来。

    来势不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