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94章 中医阴阳之说
    之所以只是浮光掠影地点出小泉冶平在服药,而不是直接说出他的病症,这种含蓄的处理方式比较合适现在的场合。|2

    毕竟像小泉冶平这样的人物,他的病情属于,需要严格保密。

    苏韬措辞比较谨慎,说他是在调理,而不是在养病,这样既可以让小泉冶平知道自己瞧出了他的病结所在,又不至于让别人看出他的身体状况。

    小泉冶平面色果然微微一变,淡淡一笑,不露痕迹地转移话题道:“浅香,你敬华夏的同行一杯啊?”

    越智浅香朝丈夫微微颔,然后眸光流转地冲着苏韬甜甜一笑,道:“苏先生,我敬您!”

    苏韬与她碰杯,偷偷地看了一眼越智浅香,暗叹了一声可惜。

    从小泉冶平的的面向、眼睛,以及呼吸的轻重来看,小泉冶平病得不轻,如果不及时医治,恐怕越智浅香没过几年就要变成寡妇。

    苏韬甚至有点邪恶地想,越智浅香很有可能迫切地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一旦小泉冶平去世,她应该能分得不少遗产。

    因为苏韬的加入,果然这顿饭氛围融洽了不少。

    越智浅香有心想考校苏韬,微笑着问道:“苏先生,不知道你对中医的阴阳之说有什么见解?”

    苏韬见众人都屏息等待自己,道:“中医的阴阳,和道家的阴阳同出一辙。

    天为阳,地为阴。在古代人眼中,天空是最为纯净,没有任何杂质,但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比如风雷雨电,都是强大的能量体;而地的感觉是沉寂的,泥土的厚重,山峰的坚实。所以阳代表着纯净的能量,阴代表着纯粹的物质。

    在中医之中,阴阳也是如此。阳代表着能量,阴代表着物质。比如小孩属于纯阳之体,因为小孩成长的能量强大,爱出汗,流鼻血,还有好动;而老人则是阴盛之体,因为体内的能量在衰竭,老人年龄越大阴分越重,越偏静,身体里面越容易积累浊阴,容易有血栓、癌症、风湿肿痛。”

    越智浅香眸光一亮,惊讶道:“你这个解释,让人感觉很新颖。请问如何才能平衡阴阳,养生长寿呢?”

    苏韬朝四周看了一圈,现大家都在关注这个问题,果然生老病死人人都关注,他缓缓道:“《皇帝内经》开篇讲道,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这句话的意思是,人可以自我控制周围的身体,控制能量和身体的平衡,利用药物和自身的神智,不受外界干扰,保持稳定的生长趋势,就能达到长寿的目的。”

    越智浅香困惑道:“什么叫做独立守神?”

    苏韬暗忖这一句是最难理解的,笑道:“道家叫做抱元守一,佛家叫做制心一处。通俗点讲,就是打坐,让精神放空。但平常人很难达到那个境界。常人的独立守神,只要做到,男人凡事别太过,女人凡事别上心。”

    小泉治平听到此处,虽说有种似懂非懂的感觉,但忍不住鼓掌,“好一句男人凡事别太过,女人凡事别伤心。苏先生虽然年轻,但对中医研究得果然深刻。”

    苏韬笑道:“做到独立守神,难度很大,不是常人所能做到,只有圣人才能达到这个境界。正常人想要长寿,就是保证身体新陈代谢规律。

    有句话叫做人生在世吃九吨,谁先吃完谁先走。并不是说不吃饭,而是说,糟糕的饮食习惯会让身体器官不堪重负,太多的食物会刺激身体能量的消耗,严重的话会生肝、肾、心、脑等重要器官的损害甚至危及生命。

    所以中医养生,有一个核心,要节食。孙思邈在《千金要方》说,‘饮食以时,饥饱得中’。讲的就是吃饭要定时定量,并且不要过量。过量的饮食,会导致阳虚阴实,体内的阳性能量耗尽,大量的阴性物质沉淀在五脏六腑及血管之中,引起糖尿病、血栓等,阴阳失调,你距离归天也不远了。”

    苏韬其实说了一个简单道理,自古到今,大部分病症,都是吃出来的病,因为食物是人体从外界摄入能量的重要来源。

    所以想要健康无病,从食物入手,这是长寿的秘诀,因此在宝岛及香都这些相信中医养生的地方,营养师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职业。不过每个人体质都不一样,所以至今还没有一个统一食谱标准,能确保人长命百岁。

    倪静秋笑道:“我后悔让你参加这个饭局了。”

    苏韬困惑道:“怎么?”

    倪静秋道:“我作为东道主,招待客人,自然希望客人吃得越多越好,你却劝他们别吃,岂不是拆台吗?”

    小泉冶平哈哈大笑道:“倪总,你千万别这么想,苏先生说得养生是有道理,但咱们也不一定会听取。”

    “那我就放心了!”倪静秋起身敬了小泉冶平一杯。

    越智浅香突然提议道:“苏先生,中医讲求望闻问切,不如给咱们展示一下,如何?”

    苏韬望了一眼倪静秋,笑道:“还得问问东道主的意见!”

    倪静秋连忙道:“浅香女士都已经开口,你就说几句吧,不过我得提醒你,千万不要让他们节食。”

    苏韬点了点头,暗忖倪静秋对自己挺不错,索性帮她一下,道:“那我就试试看,不过,我有个要求,我只看小泉夫妇之外的人。”

    越智浅香微微一怔,偷偷瞄了一眼丈夫,看得出来丈夫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越智浅香笑道:“那就先给我身边的渡边先生看看吧!”

    渡边坐在苏韬右手边,中间隔着两人,他仔细扫了两眼,因为已经饮酒的缘故,所以气色与平常不一样。

    数秒之后,苏韬缓缓道:“我没猜错的话,渡边先生的右手有点小问题,应该是去年出现过骨折,留下后遗症。”

    渡边眼中流露出惊愕之色,感慨道:“丝过一(厉害)!我小时候打棒球的时候,右手曾经骨折过,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所以只是简单处理,现在每到阴雨天会很疼!请问苏医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苏韬微笑道:“你的病在中医叫做附骨疽,西医叫做慢性骨髓炎。

    肌肤枯糙,形体赢瘦,颜面萎黄,脾阳虚衰,便多血亏,肢失润养,邪气久陷,这是附骨疽的典型症状。

    你手腕有暗红、凹陷之处,右手手臂也比左手手臂略细,因为是慢性疾病,所以并不经常作。

    另外,我观察到,你吃饭的时候,拿筷子的姿势与常人不同,且尾指生了轻微的颤抖,而且眉头会习惯性地皱一下,因此猜测此处疾患已经折磨你至少一年,所以形成了条件反射,综合这些原因,才会分析你得了附骨疽。”

    渡边赞叹不已,激动地说道:“我一直觉得手腕不舒服,但因为大多时候不疼,所以并未放在心上。”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你这是还没有到作期,一旦作,会生溃烂。”苏韬琢磨着在吃饭,也就没有把具体的症状说出来,总而言之,附骨疽作的时候,不仅看上去很恶心,还会散出异味。

    “那您有治疗的方法吗?”渡边迫不及待地问道。

    苏韬从随身携带的行医箱里,取出一瓶药膏,递给渡边道:“将药丸化成水,外敷一个月,就能康复。”

    渡边连声称谢,“谢谢苏医生!”

    见渡边如此真诚,其余之人也就不质疑苏韬的医术,纷纷主动问病。

    苏韬耐心地解说了一番,当然他也是避重就轻,只是点出了原因,并不像对渡边说的那么细致。

    倒不是因为国家的缘故,而是这是饭局,而不是会诊,说多了,难免会让人生出反感,同时破坏了饭局应有的氛围。

    不过,尽管是浮光掠影,蜻蜓点水般的望诊讲病,已经让岛国这边的客人钦佩不已,连连赞叹华夏的中医之术果然名不虚传。

    又过了一个小时,饭局终于结束,几位岛国客人私下跟苏韬讨要了联系方式,准备改日再造访,倪静秋在旁边看得也是哑然失笑,显然没想到让苏韬出席这个饭局,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奇效。

    小泉冶平微笑道:“实在让人意外,今天你的光彩完全被苏先生给掩盖了。”

    倪静秋灵机一动地说道:“小泉先生,我其实这么做有自己的深意,因为我们新广传媒在未来会投资苏韬的产业。新广传媒关注华夏的文化市场,中医文化也是华夏文化的一部分。”

    “哦?”小泉冶平眼中闪过异彩,“如果是这样,那我希望在商业策划书中能重点看到这一部分。”

    与倪静秋寒暄了几句,小泉冶平和妻子浅香钻入轿车。

    小泉冶平闭着眼睛,困惑道:“为什么苏韬拒绝给我看病?”

    越智浅香低声道:“我也很奇怪!”

    小泉冶平突然睁开眼睛,道:“莫非他看出了我的病很严重,所以不愿意给我看?”

    越智浅香连忙握住小泉冶平的粗糙如树皮的手,安慰道:“我们此次来华夏,一定能找到给你治病的华夏神医,你不用担心。”

    小泉冶平暗叹了一口气,道:“一个年轻的中医,也能展现出如此才华,只希望传说中的王氏医馆,真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不会令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