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92章 接受严刑逼供
    “妈,你们想吃什么尽管点,今天苏韬请客!”顾茹姗介绍过苏韬之后,拉着他坐在了顾道山的身边,又嘱咐苏韬道,“尽管你不常喝酒,但今天要陪我爸多喝几杯!”

    顾道山冲着老婆张芬淡淡一笑,张芬和丈夫生活多年,极有默契,她心知肚明,自己丈夫是没看上苏韬。.|2

    有一个最基本的条件,苏韬就没达到。

    按照自己和老公的共识,女儿必须要娶一个比自己年龄大的,苏韬看上去比顾茹姗小好几岁,这姐弟恋,不只是顾道山心里有想法,她自己也不能接受。不过,场面上的工作还是得做好,毕竟一家人在燕京团聚,等饭后再劝女儿结束这段感情吧。

    “那不行!”张芬蹙眉道,“怎么能让小苏破费呢?咱们家没有占人便宜的习惯,这顿饭钱你爸妈还出得起。”

    顾茹姗微微一怔,听话听音,她知道老妈对自己和苏韬不赞同。她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其实不赞成对自己是好事,明天就直接跟父母说结束这段感情,这样也不用让苏韬陪着自己对家人撒谎,但她心里却是又是烦闷,难道年龄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她突然打了个机灵,自己不是喜欢年龄偏大的男人吗,什么时候竟然会有这种想法,竟然觉得年龄不是爱情的障碍了?

    顾茹姗是一个很理性的女人,她知道女人比年龄大的后果。女人比男人更早衰老,如果相差四五岁,等女人四十岁的时候,男人才三十五岁。再天生丽质的女人,到了四十岁也会变成残花,而三十五岁的男人还正处于黄金时期。

    “行吧,既然我妈舍不得咱们花钱,那咱们就不抢着买单了。”顾茹姗为怕苏韬尴尬,所以努力斡旋,她这么一说,仿佛还给人一种错觉,父母是为了心疼他俩。

    张芬暗叹了一口气,这女儿也是女生外向,竟然帮着男朋友解围。

    顾茹姗点好了全鸭宴,除了当家的挂炉烤鸭外,还有“盐水鸭肝”、“芥末鸭掌”、“罗汉鸭”、“水晶鸭四宝”、“酱鸭脯”等传统菜。

    做工和材料比较讲求,以罗汉鸭为例,在腌制过的脱骨鸭中,再放入鸭肉*粒、青豆、胡萝卜、肉皮等六、七种材料汇制而成的馅,吃起来口感清爽。

    顾茹姗此前也没吃过正宗的全聚德,不过她为了证明自己燕京过得很好,吃全聚德的烤鸭是常事儿,于是提前做了准备工作,不用服务员介绍,她自己将典故做法说得头头是道,站在一旁的服务员也是听得一愣一愣的。

    点好了菜,顾茹姗起身给大家倒茶,给张芬倒茶的时候,却是被张芬“意外”地打翻了茶杯,以至于白色的连衣裙摆沾满了黄汁。

    “妈,你……”顾茹姗冲着张芬一脸无语。

    “哎呀,囡囡,对不起啊,我刚才一不小心碰到了。”张芬道,“你去洗手间洗洗吧,不然茶渍很难洗干净的。”

    顾茹姗也是无语,为了和父母见面,她穿了一件最贵的连衣裙,见那茶渍不小,晚点处理可就毁了,她无奈道:“我去洗手间一趟吧!”

    等顾茹姗起身走出五六米,张芬笑道:“我去看看能不能帮点忙!

    顾茹姗用手搓洗着污块,见老妈表情神秘地走过来,她顿时醒悟,没好气道:“妈,你不会是故意弄脏我衣服的吧?”

    张芬叹了口气,点头道:“是啊!想找你说个贴心话。”

    “你知会我一声不久好了,我这条裙子有多贵,你知道吗?”顾茹姗差点就暴走了。

    “囡囡,你不要着急!”张芬语重心长地说道,“我和你爸一直在催你结婚,给你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但婚姻大事不是儿戏,并非是个男人,我们就决定把你嫁出去。”

    顾茹姗听出张芬的言外之意,不悦道:“苏韬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吗?”

    张芬摆了摆手,叹气道:“太年轻了!”

    顾茹姗被气得哭笑不得,“之前不是反对我找大叔吗?现在我找了个年轻的,你反而不乐意了?”

    “我们反对你找大叔,是怕你被已婚的老男人骗。至于这个苏韬,太年轻了,我怕他照顾不了你,以后还得你来迁就他。”张芬继续劝说。她并没有挑明,苏韬的经济条件恐怕也不怎么样,至少还没房,顾茹姗至今还租房住,否则早搬到一起同居了。

    “那我也乐意!”顾茹姗拗气地说道。

    “行行行!那你就钻牛角尖吧,以后等你吃了苦头,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张芬见思想工作做不通,索性就撂下了狠话。

    当母女俩在卫生间说着私话的同时,苏韬在餐桌上也在接受“严刑逼供”!

    袁翠压低声音,问道:“你在燕京有房子吗?”

    “没有!”苏韬继续老实地回答。

    “那打算在燕京买房吗?”袁翠有点失望,没房说明不是燕京本地人,上户口那就更成了问题,以后等结了婚生了小孩,教育也够两人头疼的。

    “也不打算!”苏韬继续说了个不是理想中的答案。

    这也难怪!苏韬这年龄一看就是刚出社会没几年,手里连存款都没有,怎么可能规划到在寸土寸金的燕京,买房的计划呢?

    燕京现在的房价一直在涨,就是小户型也得四五百万。念及此处,袁翠顿时有点兴奋,自己这几年赚得很多,不仅县城有两套房,市区也买了一套期房,年底就能拿到钥匙,准备装修。

    杜兵的舅舅在县里是个有脸面的牛人,那又如何呢,自己女儿至今还没有结婚,现在谈的男朋友更是提不上嘴。

    有对比,有差距,就有爽点了。

    “听说你是个中医,那你每个月的收入,能有多少?”袁翠脸皮厚,直截了当的问道,袁翠现苏韬除了长相比自己老公好点,在经济基础上,还真是一般。

    “这个我还真没数儿!”苏韬如实说道。

    袁翠就有点不高兴了,她质问道:“当着咱们的面儿,你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少就少一点,我舅舅不喜欢不坦诚的人。”

    苏韬正准备胡乱说一个数字,顾茹姗已经从卫生间折返,冲着袁翠笑道:“你们在聊什么呢?”

    袁翠低声道:“我们在问他的情况呢,他有点不坦诚啊!”

    顾茹姗就不高兴了,沉着脸道:“你问他干嘛,有什么事情就问我呗!”

    袁翠讪讪地笑道:“你语气也别这么差,我这还不是帮你把把关?”

    “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顾茹姗对袁翠的印象不好。

    袁翠就是个趋炎附势的女人,嫁给表哥之后,几乎将所有亲戚都跑遍了,如果你给她保险订单那还好。如果不给订单的话,她就不给好脸色,更过分的是,又一次盯着一个亲戚做保险一两个月,结果事儿没成,还将这么长时间送出去的水果、礼品清单公布出来,惹得那亲戚极其难堪。

    “囡囡,你怎么能这么对嫂子说话呢!”杜兵比较维护自己的老婆。

    袁翠脸上红白了一阵,声音极低,自言自语地说道:“自己眼力不好,找了个这么差的男朋友,还不准别人多嘴,真是奇葩!”

    虽然其他人都没听见,但苏韬懂唇语,却是能明白袁翠对自己的敌意。

    苏韬今天只是临时拉过来的演员而已,他不好作,只能装聋作哑。

    未过多久,服务员开始走菜,袁翠故意用家乡话来交流,这是一种策略,用来冷落苏韬。

    苏韬与顾道山紧挨着坐,与顾茹姗隔着个张芬,所以苏韬顿时就没有什么机会说话,便专心致志地对付桌上美食。

    鸭肉对于中医而言,是一种极好的滋补食物。鸭子吃的食物多为水生物,肉性味甘、寒,入肺胃肾经,《本草纲目》记载,“鸭肉主大补虚劳,最消毒热,利小便,除水肿,消胀满,利脏腑,退疮肿,定惊痫。”

    见苏韬不怎么说话,只是埋头吃东西,顾茹姗一家人对苏韬的印象分又差了不少。

    顾道山最后连望都不想望苏韬一眼,只和外甥碰杯喝酒,以此来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

    顾茹姗暗叹了一口气,虽然自己和苏韬是假扮情侣的关系,但亲人如此冷落苏韬,这让她有种心痛的感觉。她偷偷拿出手机,输了一段信息给苏韬,“对不起,让你有点尴尬了。”

    “小事儿,从明天起,咱俩就得能正式‘分手’,对彼此也是个解脱。”苏韬迅地回复了这条信息。

    饭局终于即将收尾,因为担心苏韬偷偷付款,导致被动,张芬就提前来到服务台准备买单,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已经有人买过单了,还是一位女性。

    张芬就走回座位,好奇道:“囡囡,你刚才去提前买过单了吗?”

    “没有啊,不是说好你俩请客吗?”顾茹姗意外地说道,她望了一眼苏韬,苏韬笑着耸了耸肩。

    “咱们去问问吧,别人替咱们付了钱,至少得去感谢一下!”张芬暗忖这一桌饭花了好几千,可不是简单的人情。

    顾茹姗便起身来到服务台询问,是谁替他们买单,服务员也没有隐瞒,道:“是二楼包间客人帮您付的钱!”

    顾茹姗困惑道:“请问那位客人姓什么?”

    服务员为难地说道:“对不起,我们也不知道。”

    顾茹姗正准备上二楼,看看究竟是谁做好人好事,这时从楼上正好走下一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