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91章 戏演得太逼真
    苏韬从一个三线城市来到了首都,然而水君卓却飞到更高的平台。

    人的动力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主观,一个是客观。

    主观来自于个人的品性意志,客观来自于外界的刺激。水君卓的离开,以及临别之前的承诺,让苏韬突然意识到,自己看似已经拥有许多,但在很多人的眼中,还太微不足道。

    相对于秦家、水家,以及燕京四大家族而言,自己还是一个小火苗,还不足以引起他们的高度重视。

    苏韬是一个中医,他有自己的野心,想用中医来影响世界,这是潜藏在他内心深处愿望。

    然而,他此刻有种无力感,因为距离那一步还太遥远。

    水君卓给自己两年的时间,让自己追上秦经宇的步伐,苏韬史无前例地有了挫折感,因为他发现想做到这些非常难。

    秦经宇拥有秦家的资源,而且处理问题缜密,处人与事极其老道,所处的视野远比自己更高。与他之间的竞争,犹如小学生与大学生的比赛,无论身份地位财富背景,都相差太多。

    当然,苏韬并不气馁,只有树立一个强劲的敌人,人生才能够进步。

    试想当初遇到王国锋的时候,苏韬不过是破落三味堂的坐堂医,现如今,王国锋已经多次成为自己的手下败将。继续将王国锋当成对手,显然已经不合适,他已经不适合成为自己的磨刀石。

    秦经宇虽然强大,但也是有血有肉的人而已。只要是人,都会有七情六欲,会生老病死。

    想到此处,苏韬对秦经宇这个敌人没有畏惧,他开始谋划自己的未来之路,如何在两年的时间里追上华夏俊杰榜第二的人物。

    首先,自己必须拿到国医大师的称号,只有如此,他才能够接触到高层资源,用医术来征服金字塔尖的人物,以此缩短与秦经宇在任脉上的差距。

    其次,无论三味国际、三味堂连锁,还是岐黄慈善的发展,都要加快步伐,三驾马车提升效率,财富虽然不是唯一衡量成功的标准,但这是与秦经宇竞争必不可少的手段。

    最后,苏韬的目光已经落在国际上,中医相对于其他领域,太过暗淡无光,只有在国际上证明中医的地位,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颠覆国内对中医的认识。

    虽然自己这段时间看似经历了很多难题,但总体来看,还是太顺风顺水,出现秦经宇这样强大的对手,足以让自己神经紧绷,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苏韬梳理清楚脑海中的头绪,收拾心情开始准备国医选拔终审阶段,能进入这个环节的人物,均是医术极其精湛的医学专家,除了凌玉之外,还有三名西医高手,他们年龄并不大,也就四十岁左右,能进入终审阶段,说明他们的实力很强大。

    相比较往届的国医大师选拔,今年候选者呈现年轻化的特点,主要是因为在未来几年里,会有不少国医大师因为年龄的缘故,必须要辞退职务,所以这一届是储备人才,优选年轻人才。

    苏韬浏览了一下其余三人的资料,均是全科西医,内外科兼修,有丰富的国外留学经历及各项名誉称号,同时他们都曾经多次成功主持过复杂的难症手术,在国际医学界引起过轰动,属于实力派选手。

    每年的终审都不尽相同,比如上一届终审是随领导人出访其他国家,通过对候选者在此过程中的表现进行打分,选择成绩最优异的人物。

    这一届究竟是什么题目,暂时还不知晓,但可以预测的是,绝对要比医王大赛或者全球医学峰会上与金崇鹤的交锋,要更加严格和激烈。

    苏韬将中央保健委员会的名单,全部研究了一遍,指不定是要为这些委员进行服务,所以事先了解他们的生平,也是预习功课的一部分。

    ……

    顾茹姗在高铁站接到了父母及表哥表嫂,见到他们提着大包小包,不少是家乡的特产,内心也是一紧,说不出的感动。在燕京漂了这么多年,将双亲丢到了一边,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做女儿的,挺不孝顺。

    表嫂袁翠见顾茹姗独自前来,看上去有点意外,疑惑道:“茹姗,你男朋友呢?”

    顾茹姗早已准备好对策,不露痕迹地撒谎道:“他最近工作有点忙!”

    袁翠轻哼一声道:“未来的丈人和丈母娘来燕京,他再忙也得推掉工作吧,实在有点不像话。”

    袁翠和表哥杜兵结婚两年多,这次听说舅舅舅妈要来燕京探望顾茹姗,就琢磨着一起来到燕京转转。

    杜兵在县城的一家事业单位工作,收入比较稳定,袁翠则在一家保险公司当业务经理,为人能说会道,收入比表哥还高一些。

    顾茹姗的父亲顾道山也有点不高兴,不悦地摆了摆手,嘴上还是替女儿解围,道:“年轻人嘛,事业最重要!”

    顾道山是一个正科级干部,在当地还算小有名望,袁翠不少保险生意,都是靠着顾道山的人脉。顾道山还有两年就退居二线,袁翠琢磨着让丈夫更进一步,就决定陪同两位长辈前来燕京,有了感情,到时候再请顾道山帮忙,也就显得更加顺水推舟。

    袁翠见舅舅这么说了,她也就不在多言,朝杜兵的肋下捅了捅,道:“别愣着了,赶紧帮忙搬行李吧。”

    杜兵的性格比较憨厚老实,就将行李陆续放到出租车的后备箱,然后坐在副驾驶,其余三人就挤在后排。

    袁翠有做保险的职业病,嘴巴闲不住,等出租车发动之后,就开始主动问起顾茹姗,“茹姗,你现在一个月收入有多少啊?”

    顾茹姗也不隐瞒,道:“我在一家培训机构担任舞蹈老师,平均下来八千多一个月吧,要根据自己的业绩来算。”

    “八千?在咱们县城算是不错的工资。”袁翠皱了皱眉道,“但是,燕京的房租很高的吧,我之前看过新闻,很多人都住在地下室叫作蜗居。”

    顾茹姗尴尬地点了点头,笑道:“你说得没错,所以这几年我也没存下什么钱。”

    袁翠啧啧摇头,道:“以我说啊,你还是赶紧回家吧,你爸在县里很有人脉,可以将你安排到学校当舞蹈老师啊。每年的工资加绩效也有六七万,你再弄点副业,收入也不会差太多。更关键的是,老师工作轻松,更好嫁人。”

    顾茹姗暗忖表嫂这张嘴还是一如既往的直言不讳,刚接到她,是个客人,也不好多说什么,笑道:“我在培训学校当老师,只是业余的一份职业,我现在已经在一个剧组拍戏,虽然收入一般,但这是我的梦想。”

    “唉,现在的演艺圈可混乱了!”袁翠看上去很不屑地说道,“人啊,还是活得实际一点,你也老大不小了,还在做明星梦,早该醒醒了。”

    顾茹姗见父母面色铁青,知道袁翠之所以这么说,估计是在途中商议好的。

    由袁翠作为主攻,要对自己好好教育一番。

    顾茹姗暗叹了一口气,转移话题道:“晚饭你们准备吃什么,要不,去全聚德吃烤鸭?”

    杜兵倒也挺配合,笑道:“那就去全聚德吧,好不容易来一趟,必须去吃燕京烤鸭。对了,晚饭的时候,你男朋友会出现了吧?太神秘了,这么多年舅妈一直想见女婿,你始终单身,如今竟然有了男朋友,我们挺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青年才俊能政府你呢。”

    “我等下打电话问问!”顾茹姗笑着回答,片刻之后,发了一条信息给苏韬。

    让她松了口气,苏韬爽快地答应了赴约,顾茹姗嘱咐道:“咱俩分头行动,等我们到了,你再出发。防止在楼道里碰面,那样就尴尬了。”

    苏韬见到消息,无奈苦笑,他从书堆里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进浴室冲洗一番,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在家里宅了这么久,是要出去活动一下,劳逸结合才是保持良好状态的正确姿势。

    前往全聚德,正好是下班高峰期,所以等苏韬抵达的时候,顾茹姗已经等了好久。

    顾茹姗走出来迎接苏韬,低声问道:“怎么这么久,他们都等急了。”

    苏韬无奈苦笑道:“不是你说要让我和你们分头行动吗?”

    顾茹姗深吸一口气,交代道:“等下尽量不要说话,多说多错,我爸妈他们精明着呢!”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放心吧,我今天就是来蹭吃蹭喝的。”

    顾茹姗笑了笑,挽住了苏韬,低声道:“这顿饭差不多要两千块,所以吃完了之后,那笔钱款就一笔勾销了啊。”

    苏韬没想到顾茹姗还记得那茬儿,也就爽快地说道:“行啊,就当我请你爸妈他们吃饭了。”

    他暗忖和顾茹姗早已超越了邻居的关系,起码算得上朋友了,请朋友的父母吃个饭,再正常不过。

    顾茹姗嘻嘻一笑,身体朝苏韬靠得更近,香味钻入苏韬的鼻孔,以至于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苏韬感觉胳膊肘处软绵绵的,暗忖这顾茹姗戏演得也太逼真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