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90章 你还得更强大
    博爱是一种罪过,苏韬喜欢很多女人,他也知道违背常理,但他并非滥爱,出现在他生命里的女人都那么优秀,他如何不动心?

    苏韬可以对天起誓,任何一个让自己心中升起波澜的女性,他都是因为她们身上的某些特质所吸引。

    晏静的强势,吕诗淼的怜惜,蔡妍的邻家,薇拉的神秘,水君卓的温婉……

    一切只能怪造物者太过分,为何会制造出这么多性格迥异,却各有千秋,让自己深深迷恋的优秀女性。

    水君卓建议出去散步消食,苏韬就跟着她下楼,路过一个卖糖葫芦的大爷。

    苏韬挑选一番,找了一串最大的,大爷连忙促销道:“小兄弟,买两串吧?我这糖葫芦包好吃!”

    苏韬应付了一句,笑道:“给我女朋友吃的,我牙不好,不能吃太甜太酸的东西。”

    付完钱之后,沿街往前走了十几米,苏韬见水君卓喜滋滋地吃掉了上端两颗最大的,突然夺过来,咬了一个在嘴里嚼了几下,没想象中那么酸爽。

    水君卓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道:“你不是牙不好吗?”

    苏韬小声道:“那是骗人的!倒不是我小气,只是吃糖葫芦,两个人合力对付一串比较有意思。”

    水君卓嘴里泛着酸甜,却傲娇地说道:“我才不爱和你吃同一串呢!”

    苏韬讪讪笑道:“咱俩都吻过了。你难道还嫌我脏?”

    水君卓见苏韬又吃了一颗,连忙从他手里夺过来,忙不迭地塞了一颗放入嘴中,含糊不清地说道:“你真讨厌!这是我的,谁都不准吃!”

    女人真讨厌一个人,绝对不会说出来。说出来的讨厌,其实是反义词。

    苏韬丝毫不以为忤:“你尽管讨厌我吧,反正我会缠着你,你怎么也赶不走!”

    水君卓突然面色一沉,轻轻地吐了口气,道:“真希望时间可以慢点走。”

    苏韬知道水君卓想起了即将远赴俄罗斯的工作,提议道:“要不我跟你一起去俄罗斯?”

    水君卓眼中闪过异彩,旋即重重地摇头,认真地说道:“华夏才是你的舞台!”

    苏韬摇头,自信地笑道:“错,世界是我的舞台!”

    水君卓笑出声,道:“但也请你先征服华夏!”

    “说的有道理!”苏韬尴尬地叹了口气,“你在俄罗斯安静地等我吧。相信我很快会征服华夏,然后征服俄罗斯。”

    水君卓知道苏韬没有在开玩笑,轻声道:“那我等着你啊!”

    言毕,她从口袋里摸出了个小盒子,也不知揣了多久,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枚的银色的戒指,上面镶嵌着一颗闪烁着光芒的宝石。

    “送给你了!”水君卓沉声道。

    “有什么意义?”苏韬好奇地问道。

    “临别前的祝福!”水君卓并没有告诉苏韬,这颗钻戒是祖母留给自己的,陪伴了自己多年,如果水老得知水君卓将戒指给了苏韬,即使他一直认可苏韬成为自己的孙女婿,恐怕也会觉得心疼。

    苏韬收下了戒指,沉声说道:“等你从俄罗斯镀金归来,我会给你再戴上,在此之前,我会好好保存。”

    水君卓颔首道:“我记住了!”

    这是一个看似轻描淡写的承诺,但他俩相信彼此,绝对不会毁约。

    当两人合力吃完糖葫芦的时候,水君卓突然停下脚步,与苏韬道:“关于你的事情,我和经宇大哥已经说过了。”

    “说了什么?”苏韬故意摆出很不高兴的样子,佯作吃醋!

    水君卓笑道:“我让他不要欺负你啊!”

    苏韬更生气了,怒道:“我像是软柿子吗?”

    水君卓叹气道:“在他的眼里,你就是个鸡蛋,一碰就碎。我知道,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都与他有关,他为了警告你,才设下那么多难题,希望让你知难而退。”

    苏韬沉声道:“我只会越挫越勇,你别吓唬我了!我会跟丫死磕到底!”

    虽然苏韬的语气听上去很不好,但水君卓却不知为何觉得特别开心。

    女人都一样,当两个男人为自己争风吃醋,都会觉得心里暗爽吧。

    当然,水君卓倒也没有那么复杂,她只喜欢苏韬,只是享受苏韬吃醋时隐隐流露对自己的重视,至于秦经宇,她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来燕京没多久,京味儿倒是练出来了。”水君卓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经宇大哥对我有承诺,他不会再为难你。”

    “原因呢?”苏韬好奇道。

    “我说,等我回俄罗斯,在婚姻大事上,会考虑考虑他!”水君卓俏皮地笑道。

    “你这是脚踏两只船啊!”苏韬皱眉道。

    “没办法,谁让我心爱的人处于弱势呢,两年的时间,你如果比他更强,那我自然就不用想着这个约定了。”水君卓发现苏韬生气起来也特别帅,“这也是给你一点动力!”

    苏韬叹了口气,无奈苦笑道:“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水君卓挽起了苏韬的胳膊,小鸟依人地窝在他的肩上,沉声道:“其实你知道的,即使你什么都不是,我也会忠诚于你。”

    苏韬没想到水君卓会说这种傻话,他无可救药地沦陷了,“我答应你!”

    半晌之后,他发现自己低估了水君卓,这女人不知不觉给自己立下了一个宏伟的目标。

    两年时间,超越秦经宇!

    自己竟然鬼使神差、不经大脑地允下了诺言。

    不过,回想着自己一路走来,从接手三味堂,到如今还算小有名气,也不过用了大半年的时间,苏韬也觉得自己想要更多外在的力量刺激自己。

    秦经宇的确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

    “对了,你什么时候走?”苏韬虽然不愿,但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他补充道,“我想准备点礼物给你。”

    “哦?什么礼物?”水君卓看上去有点兴奋地说道。

    “嗯……暂时保密啊!”苏韬卖关子道。

    “肯定没想到,忽悠我呢!”水君卓欣喜落空,瞪了苏韬一眼,“你现在拿不出来的话,也就不用费心了。我明天就走!”

    “明天?”苏韬露出吃惊之色,他也终于明白为何水君卓如此急切地想找到自己。

    原来,伊人明天即将远行!

    如果自己去和刘建伟、夏禹鬼混,没有见到水君卓临别一面,那将是多么大的损失。

    “这场离别的仪式,感觉不错,吃了你下的面条,还有半串糖葫芦。”水君卓微笑道:“千万别哭,祝我旅途顺利吧!”

    她虽然嘴角翘起了弧度,但泪水盈眶,在眼角兜兜转转。

    苏韬始终难以接受这个答案,摇头不停地重复道:“太仓促了!太仓促了!”

    水君卓勾掉了眼角的泪,还是竭力保持着笑容,道:“为了得到某些东西,那就得付出代价!”

    两人不再多言,陷入沉默。

    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路边驶出,缓缓地停在前方不远处。

    水君卓突然停下,冲苏韬甜甜地笑道:“好了,我得走了!还有,不需要你送我离开,明天我会搭乘特殊的航班离开。”

    苏韬仿佛没听清她在说什么,还在思考,究竟是为了什么,水君卓才会如此匆匆离开。

    水君卓见苏韬跟失了魂魄一般,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门,然后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在他的唇上掠过。

    苏韬仿佛在梦中,水君卓已经如同翩然欺侮的蝴蝶,距离自己十几米外。

    水君卓已经绕到车的背面,只露出一张俏脸,“等我到了俄罗斯,安定下来之后,会将联系方式和地址发给你,再见!”

    苏韬猛地抬起头,想拼命地怒吼,“别去俄罗斯,我养你一辈子!”

    但不知为何,话到嘴边,又滚回了腹中。

    如果水君卓是普通的女子,他可以这么说。如今,他只有努力奋进,让自己不断地靠近她。

    苏韬发现自己,还是太弱小了,无法做到随心所欲而活。

    轿车的后排窗户缓缓打开,水君卓露出她的笑脸,直到无法看清苏韬,水君卓突然用手捂住嘴巴,无声啜泣,泪水从眼角滚落,漫过手指,滴滴答答落在腿上,不一会儿就润湿了大片。

    水君卓跟自己的父亲达成了交易,无论苏韬遇到何等麻烦,水家都会倾尽所有助他三次。

    而作为代价,她此刻就得动身前往俄罗斯任职。

    父母虽然碍于老爷子的情面,不过分干涉苏韬与自己的相处,但他们也用一些行为来暗示自己,苏韬仍需要考验。

    坐在后排的是一位优雅的女人,她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但充满了磁性。

    “是一个挺帅的小伙子!”女人望着女儿情绪稍微稳定了些许,微笑着说道,“年轻的时候,我也喜欢这样的帅小伙。不过,等你到了妈妈这个年龄,就知道男人长相并不是唯一的择偶标准。你是水家的千金,虽然我不明白老爷子如何重视他,但想当咱们水家的姑爷,必须要经历很多考验。”

    水君卓从妈妈的手中接过纸巾,擦拭掉眼泪,低声说道:“妈,你别说了!请允许我任性一下,我这辈子非他不嫁!”

    水母无奈摇头苦笑道:“这世界上没有拗得过子女的父母。你先去俄罗斯吧,如果距离和时间都无法成为障碍,我会做你爸的思想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