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89章 还是个抢手货
    “等了很久吧?”苏韬问道,水君卓被吻得透不过气来,面颊通红。

    “等什么?”水君卓低垂眼睑,不去与苏韬对视。

    “一吻定情啊!”苏韬微微笑道。

    “流氓!”水君卓心脏如小鹿乱撞,她推开苏韬,决定离他远一点。

    “你吃过晚饭没,我下碗面给你吃吧!”苏韬朝厨房指了指,终究忍住继续欺负水君卓的冲动。

    “行啊,我想吃西红柿鸡蛋面,洒上葱花,特别香。”水君卓眼巴巴的望着苏韬,两只脚下意识地一颠一颠,仿佛生怕苏韬反悔。

    苏韬原本想借机说个荤段子,但看到水君卓清纯成这样,也只能跑进厨房,他拉开冰箱,前几天一直封闭在家里,所以冰箱塞得满满的,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食材,有鸡蛋也有西红柿,还有火腿和青菜。

    苏韬将食材取出来的时候,水君卓把辫子扎好,从墙角的挂钩上取了围裙,扎在腰间。

    苏韬笑道:“怎么,你还打算帮忙?”

    水君卓得意地笑道:“别小看我,我可很能干的!”

    苏韬有点尴尬,水君卓是在故意引诱自己吗,说了这么一句一语双关的话,是什么意图?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多想了。

    果然,人心若是太贱,身处的国度就是“贱”王朝。

    水君卓很单纯,动作熟练地摘洗青菜,并不是想象中地滴水不沾的千金小姐。

    苏韬站在旁边仔细欣赏,水君卓见突然没了动静,转过身发现苏韬深情脉脉地望着自己,难免俏脸再次涨红,低声啐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苏韬晃了晃手指,道:“我在欣赏伟大的女外交官的背影,没想到内秀其中,如此贤淑,美得冒泡!”

    水君卓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催促道:“你怎么不动手?还得让我来忙活!”

    苏韬笑嘻嘻地搭住水君卓的肩膀,直接将她腾空拔起,然后朝旁边一杵,水君卓被吓了一跳,整个人位移之后,处于懵然的状态,苏韬撸起袖子,笑道:“你去客厅看电视吧,十几分钟就能吃饭了。”

    水君卓似乎有些依依不舍地望了苏韬一眼,其实她也不是特别饿,暗忖苏韬有点不解风情,她只是想要和苏韬共同感受一下做饭的乐趣,那让她有种家的感觉。

    想了想,水君卓脱掉了围裙,从身后帮苏韬系上。

    苏韬没想到水君卓会有如此惊人之举,只觉得身后软绵绵的,水君卓的小手在胸口胡乱摩挲,让他忍不住食指大动。

    不过,水君卓瞬间就帮苏韬系好围裙,转身去餐厅,整理餐桌,苏韬暗叹了一声“太刺激了”,然后开始专心致志地对付食材。

    苏韬中午和刘建伟、夏禹刚吃过老燕京火锅,肚子很胀,一点也不饿,但他还是下了两碗面,让水君卓一个人吃面条,显然不够气氛,对于吃饭来说,食欲很重要,有一个人陪着,即使食物味道一般,但也能品味出独特之处。

    苏韬做好了西红柿鸡蛋面,还炒了个青菜火腿丝作为配菜,门铃响了起来,苏韬皱了皱眉,奇怪地想,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打扰?

    却见顾茹姗探出了半个脑袋朝里面张望了一眼,旋即有点不好意思地望着水君卓,笑道:“原来您在啊!”

    水君卓转过身,朝苏韬恶狠狠地眼神,苏韬连忙给出无辜的表情。

    “有什么事儿吗?”水君卓转过脸,冲顾茹姗恬淡地笑道。

    “我听见隔壁厨房有动静,打算蹭点吃的!”顾茹姗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大言不惭地说道。

    “你耳朵挺尖,苏韬做了面条,你来吃啊?”水君卓热情地拉着顾茹姗进屋,宛如女主人一样。

    顾茹姗五味杂陈,按理来说,她不应该掺合,当个电灯泡,但也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留下来。

    苏韬正好肚子不饿,便与顾茹姗说道:“我其实已经吃过饭了,正好下了两碗面,你们一起吃吧。”

    顾茹姗也不客气,笑着说道:“前几天出外景拍戏,每天都吃盒饭。回来之后,我睡了一整天,懒得弄饭吃,所以就想着麻烦邻居了。”

    水君卓哧溜吸了根面条,旁敲侧击道:“你似乎和苏韬很熟啊?”

    顾茹姗偷偷冲着苏韬使了个奸诈的笑容,咳嗽了一声,将与苏韬的故事娓娓道来,等将假扮情侣的故事讲完,发现水君卓面色有点泛白,几乎要委屈得落泪,她还补上一刀,问道:“你不会生气吧?”

    “我生气做什么?”水君卓侧目恶狠狠地剐了苏韬一眼,语气平静地说道。

    “我知道你和苏韬的关系匪浅。我之所以跟你说明,是怕你以后发现这段故事,会误会我。其实我跟苏韬真的没什么,他只是处于好心,为了帮我,才会这么做!”

    “我和苏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而已,他和别人是不是谈恋爱,我管不着!”水君卓语气冷淡地说道。

    “啊?那是我误会了!”顾茹姗重重地叹了口气,“其实你俩挺登对,用郎才女貌来形容也不为过。”

    水君卓摇了摇头,心不在焉地应付道:“我可没这个福气!”

    苏韬见顾茹姗在不断地惹事,终于忍不住,吸了吸鼻子,道:“已经吃饱了吧?刚才我听到门外有人敲门,是不是找你的?”

    顾茹姗皱了皱眉,知道苏韬在下逐客令,缓缓地站起身,笑道:“那我得赶紧回去了!”

    苏韬直接将顾茹姗送出门,将门掩上,有些生气地质问道:“你干嘛说那么多?”

    顾茹姗压低声音道:“我这是为你好。我知道你和她彼此喜欢对方,只是告诉她咱俩的真实关系。如果现在不坦白交代,以后被她误会的话,岂不是更加伤人?”

    苏韬叹了口气,暗忖顾茹姗说的虽说有理,但可以挑选一个其他合适的时机,自己和水君卓的关系才刚刚走上正轨,因此也极不稳定。

    苏韬无奈地耸了耸肩,道:“你伶牙俐齿,我不跟你一般计较。”言毕,他转过身,琢磨着赶紧回去好好安慰水君卓。

    顾茹姗连忙喊住了苏韬,沉声道:“明天我父母就会过来,你记得抽空陪我们吃个饭。”

    苏韬想起之前答应她,继续演戏的事情,无奈叹了口气,哭笑不得道:“知道了,难怪你突然赶回家,原来是父母过来了。”

    “还有我表哥和表嫂!”顾茹姗叹了口气,心若蚊蚋地说道,也不至苏韬听见没有,转眼就进屋了。

    顾茹姗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屋之后,突然蹲下身子,将脸埋膝弯处,许久之后,她徐徐抬起头,眼中露出坚强之色,自言自语地说道:“顾茹姗,你是一个有梦想的女人,千万不能随便爱上一个男人,否则,等于自掘坟墓。做一个合格的演员,一定要成为一个有情又无情之人。在角色中,你要成为感情充沛的人,但在角色之外,你要理智和坚韧。”

    苏韬回到屋内,见水君卓在厨房里刷碗,倚在墙角,低声道:“我和她只是邻居!”

    “没想到在商品楼里,还能处上关系这么好的邻居,苏神医也算是神通广大了!”水君卓目光落在满是白色泡沫的碗具上,用海绵清洁块,用力地擦拭着油渍。

    苏韬突然乐不可支地大笑起来。

    水君卓不悦地扔掉了清洁块,等着苏韬,仿佛在责备,你竟然还敢笑?

    “你是在吃醋吗?”苏韬问道。

    “没有!你多想了。”水君卓摇头,辩解。

    “吃醋也是恋爱的一种感觉。”苏韬撅着嘴,“没必要否认!”

    水君卓咬着嘴唇,低声道:“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苏韬无奈苦笑道:“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水君卓沉默片刻,突然呼出一口气,道:“或许久而久之,我就能习惯了。你是一个优秀的人,身边不缺少女人,喜欢你,就得接受这个后果。其实我早就该有准备。没想到,这种感觉突然袭来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失态了。”

    苏韬没想到水君卓会这么说,果然她比想象中要更加聪慧,虽然没有正儿八经的谈过恋爱,但情商特别高。

    苏韬顿时也不知道如何来安慰水君卓。

    水君卓微微笑道:“我之所以生气,是因为我发现你的女邻居,其实已经爱上你了。她在诉说你俩的故事时,特别的开心,只有动心的女人才会有那种幸福的味道。”

    苏韬有点意外,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劝你了。”

    “我不需要你来劝,别小看我的战斗力。你是个抢手货,以后肯定还有很多对手,如果每一次都要你来安慰我,岂不是要把你给忙坏了?”水君卓善解人意地说道,“她们是我的对手,应该由我来打败,一直依靠你来做我的心理工作,只会将你推向他们。”

    苏韬被水君卓的逻辑所折服,差点儿伸出大拇指,对她疯狂点赞。

    其实,他仔细换个角度来想,男人和女人其实心态都一样,当出现情敌的时候,会找到自己的方法来应对。

    让水君卓有点紧张感也是好事,那样她会更加珍惜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