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87章 复试的末班车
    苏韬出现之后,韩姐心情宽松不少,有些不悦地埋怨:“怎么打不通你的电话?”

    苏韬总不能如实交代,自己是刚从看守所出来的,只能满是歉意地说道:“对不住,出了点问题,路上遇到了纠纷,处理时花费了很长时间。.|2”

    韩姐也不追问,暗忖人出现就好,总不算自己工作失误,交代道:“已经有七位候选者参加过复试,还请你稍微等待,你是最后一位。”

    苏韬点了点头,连忙道:“谢谢领导的理解和帮助。”

    韩姐见苏韬还算客气,年轻小伙子长得也不赖,气消了不少,低声提醒道:“评委也是知道你迟到了,光跟我道歉没用,你等下估计要被他们拷问。”

    苏韬嘴角露出苦笑,道:“既然已经犯下错误,正确的办法,就是态度诚恳,主动道歉,能让评委谅解。===进击的巨人漫画/jd106/===。”

    韩姐也是嘴角泛出笑意,“那就祝你好运吧!”

    人就是这样,该高调的时候要高调,该认怂的时候就得装孙子。

    这件事原因出在自己身上,还给人家工作带来麻烦,你现在还各种理所当然,那就是脑残加二百五。

    韩姐匆匆走到上司的办公室,汇报道:“刘副主任,苏韬终于出现了,还好赶上了复试的末班车。”

    刘副主任无奈苦笑:“你与评委也通报一声吧,免得到时候不给他一点机会。”

    韩姐有点无奈道:“赫连先生,是出名的讲原则,恐怕即使让他复试,也是给他宣判死刑。”

    刘副主任沉声道:“这些不是你我需要考虑的,咱们的任务是推进工作顺利开展,保证此次国医选拔挑选出有价值的专家。”

    韩姐讪讪地嗯了一声,按照刘副主任的指示,去通知评委组——苏韬终于出现了。

    刘副主任等韩姐离开之后,连忙给宋思辰拨通电话,暗忖别把自己的恩师给急坏了。

    赫连震是一个极有涵养的人,平时很少见到他脾气,但不代表他不严格,尤其是像这种国医选拔,他向来坚持公平公正的态度,绝对不会给任何人留情面,这也是为何多年来,他一直是国医专家组的主要评委。

    当韩姐给赫连震通报了苏韬终于赶来参加复试,他微微点头,内心却是打定主意,即使此人是水老和曹老推荐的种子选手,自己也要按照规矩将苏韬拒之门外。

    迟到,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可饶恕的,尤其是对于医生这个职业,因为你的迟到,可能就会让病人陷入绝境。谁也无法承担其中的风险。

    终于轮到苏韬走入评审室,赫连震只微微抬了抬眼皮,道:“如果长生命垂危,你却迟到,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你觉得能承担这个责任吗?”

    非常犀利的质问,如同一把箭矢,直接戳中要害。

    苏韬没有露出任何慌乱之色,淡定自若地说道:“先,无论是给长还是普通病人治病,作为一名医生,出诊一定要准时、迅,不能贻误治疗的最佳时机。其次,如果真的迟到了,我觉得正确处置的办法,应该是积极面对自己的失误,竭尽全力,抢救病人。虽然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不能放弃。”

    赫连震又问道:“如果你坐在评委席上,遇到一个像你一样的候选者,你会同意让他通过吗?”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赫连震的话的确让人很难回答,他沉默数秒,道:“其实我在赶来这里的路上,一直在不断追问自己,我早已知道,自己因为迟到的缘故,通过复试的可能性极低,那么我是否还要继续坚?最终,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尝试。您的这个问题,我无法正面回答,我只能向诸位评委坦诚我内心无比真诚的歉意,同时我表明自己的态度,我深爱医生这个职业,愿意为其豁出性命。即使会遇到冷落与质问,我也会永远保持热情,永远坚守这份理想。请各位评委给我一个机会!”

    苏韬说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话,此刻他必须得这么说,为了达到目的,偶尔虚伪一下,这也不是一件坏事。

    谈罗佑可没赫连震那么温和,轻哼一声道:“机会?我们给过你了,但你没把握住。你说了这么多,虽然很诚恳,但无法掩盖你迟到的过失。就凭着一条,很难通过国医选拔这一关。”

    苏韬目光落在赫连震的脸上,道:“我只有一个请求,希望赫连专家能耐心看一眼,我刚刚写下的一张纸条,再做决定!”

    赫连震不知道苏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拿来吧!”

    他心中却是在想,你越是这么莫名其妙地折腾,我越是无法让你通过复试。

    等他打开苏韬折好的纸条,面色微微一变,重重地叹了口气,道:“你的面试到此结束,至于过还是不过,等我们商议之后,再做决定吧!”

    等苏韬离开之后,谈罗佑好奇地问道:“对于苏韬,我觉得你没必要再给他机会了。”

    赫连震摇头苦笑,沉声道:“规矩是人制定的,但也要分人而言,这样的人才千载难遇!纸条与你有关,看一下,再做决定吧!”

    谈罗佑眉头先是紧皱,徐徐又缓缓松开,叹气道:“竟然瞧出了我的隐疾?”

    医生也是人,也会生病,谈罗佑见过不少中医,一眼能瞧出自己的隐疾,实属少数,何况现在他控制得不错,与常人无异,在这种状态下能看出自己的隐疾,能判断苏韬的水平,已经达到宗师级别。

    赫连震淡淡道:“你我都略懂中医,中医望诊之术神奇无比,他不仅看出你有喉疾,还给你开了一副药方,虽然不是经典名方,但看得出来极其考究,效果应当不错。你可以试一试。”

    赫连震眼力不俗,出于对苏韬医术的欣赏,才会犹豫和迟疑。

    话音刚落,韩姐抱着手机匆匆走了进来,低声与赫连震道:“赫连专家,有找您的电话!”

    赫连震接过电话,里面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他听完对方的指示,微微点头,道:“原来苏韬是中了别人的陷害,才会迟到。请您放心,我们国医选拔虽然讲求原则,但也通情达理。我们会给他机会。”

    挂断电话,赫连震冲着谈罗佑无奈一笑,谈罗佑知道他的意思,有人给赫连震打招呼,能让他敬称的,必然是国医专家组中元老级的人物。

    原本的犹豫和迟疑,也一扫而空,苏韬进入终试,已经是板上钉钉之事。

    ……

    虹桥砂锅楼,是燕京极有名老字号。砂锅的味道有很多口味,不仅味道独树一帜,价钱还公道,店主又爱干净,所以远近闻名。

    悠吐了口气,道:“没想到秦家的野心这么大!”

    “他已经踩线了,只可惜我们束手无策,他掌握了大量军方资源。”倪步伟无奈地说道,“现在军方大佬们对秦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纵容他展势力。”

    叶一龙认可道:“主要是秦家打通了军火装备的销路,将淘汰的产品出售,堆在仓库里霉的东西,能买个好价钱,这谁不高兴?这几年,也让大佬们尝到甜头,所以对秦经宇的评价很高,现在秦家内部已经将龙组交给秦经宇来打理,他在年青一代,已经算得上最杰出的人物。”

    倪步伟唏嘘道:“你我俩家现在的困境一样,在继承人的问题上非常尴尬,没有很好的人选。”

    叶一龙与倪步伟轻轻碰杯,摇头道:“静秋侄女,虽说是个女孩,但智谋与处事能力不错,至于我那两个孩子,只可惜女强男弱,反而让人头疼!”

    倪步伟轻轻摆了摆手,放松地说道:“不要再讲这些扫兴的事情了,今天不醉不归!”

    “预祝咱们在南非自由州的金矿合作上,顺风顺水,财源滚滚!”叶一龙豪气地笑道。

    两大家族的家主,在酒桌上却显得与常人无异,仿佛感情极好的至交良友,小瓶酒下腹,两人均是红光满面,说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荤段子。

    不过,等他俩离开这个老字号砂锅店,很快会转换角色,变成深不见底、高深莫测、呼风唤雨、彼此猜忌的枭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