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86章 终于沉冤得雪
    “女子”还想挣扎,不过很快被从右边冲出来的黑脸男子给制服。

    两人正是三十三局的特工和实习特工,黑金与唐诗。

    黑金伸手在女子下巴位置,摸了几下,手指用力一扣,嗤啦一声,扯开一个口子,卸掉了肉色的胶体面具,然后连同假发一把揪下,沉声道:“你的易容术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你伪装的这个女子本人如今在何处?”

    巫蛊门弟子露出无奈苦笑,道:“被你们抓到了,也是我倒霉。我没有伤害她,现在被关在宾馆里,按照我的计划,再过两个小时,阿姨打扫房间的时候,就会发现她。”

    黑金叹了口气,暗忖此人心思缜密,道:“那个时候你已经抵达深州了吧?”

    巫蛊门弟子点了点头道:“我认栽了,还是经验不够,你们想怎么处置我,随便吧!”

    王国锋为了让他能够顺利逃脱,利用关系找到一个女人的身份证。巫蛊门弟子用易容术乔装成这个女人的样子,另外在自己逃离燕京的过程中,那个被伪装的女子也被控制起来,如此就能做到以假乱真,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

    整个计划可以用滴水不漏来形容,尤其是巫蛊门弟子利用易容术伪装成女人之后,完全没有任何破绽,机场的安监系统形同虚设,根本毫无可能识别。

    一切只能赞叹夏禹太敏锐,他嗅到了不对劲之处,从卫生间入手,找到了破绽。

    其实,只能说巫蛊门弟子想得太多,把事情弄得太复杂,聪明反被聪明误,如果他在抵达机场之前,就易容成女子的模样,潜藏在茫茫人海之中,那样就不会被夏禹发现。

    黑金没想到巫蛊门弟子比想象中要更加的坦诚,他沉声问道:“霍坤的腿伤,是不是你打伤的?”

    巫蛊门弟子沉默片刻,叹气道:“落到你们手上,即使我想要隐瞒,你们有许多办法让我开口。没错,霍坤的伤的确是我弄的,我是为了陷害苏韬,他是我师叔麻辉腾的仇人。”

    他是个聪明人,三十三局的审讯手段繁多,有很多专门对付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工,他自忖没有信心能够扛下来。

    唐诗拍了拍高耸的胸脯,吐了吐舌头,道:“苏韬终于可以沉冤得雪了,你赶紧跟我们走一趟吧。他今天必须得出狱,还得参加一个重要的活动呢。”

    言毕,两人控制着巫蛊门弟子,匆匆往外走去。

    唐诗朝远处发现动静追来的夏禹和刘建伟望了一眼,与黑金道:“他俩过来了,要不打个招呼?”

    黑金没好气地瞪了唐诗一眼,道:“专业一点好不好,咱们不能随便暴露身份!”

    唐诗撅着嘴巴,嘀咕道:“这次能顺利完成任务,完全是他俩的功劳。如果不是他们看破这家伙诡异的行踪,咱们根本不可能抓到他。”

    黑金沉声道:“你一天到晚在想什么呢,看来你离转正还很遥远!”

    唐诗气呼呼地嘟着嘴,在原地跺了跺脚,垂头丧气地跟着黑金离开。

    刘建伟和夏禹在不远处看见目标被控制住。

    刘建伟好奇道

    :“他们是谁?”

    夏禹沉吟片刻道:“不用管他们是谁,只能说咱们的boss神通广大,背后有高人相助。罪魁祸首已经被抓到,现在咱们得赶紧前往看守所,将他接出来,不能耽误了正事儿。”

    刘建伟点了点头,看上去心情有点不佳。

    夏禹笑道:“是不是觉得憋屈?”

    刘建伟沉声道:“我在深州找了他们好久,没想到最后这么轻松就解决了。”

    夏禹戳了戳自己的脑门,得意道:“大块头,论打架,我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论智商,你差远了!”

    刘建伟不多言,算是默认,不得不说,夏禹这家伙有自己的独到之处,难怪苏韬对他很信任。

    刀魔刘建伟向来很自负,他很少佩服一个人,苏韬算是一个,如今夏禹也算是一个。

    ……

    国医选拔复试阶段,已经开始,已经有六位候选者陆续进入,每次面试的时间不会很长,评委的问题也不会很多,主要是从言行举止,样貌气质进行甄选,偶尔也会问几个行医的问题,主要看候选者的反应能力。

    所谓伴君如伴虎,国医服务的对象,均是国内极有权力的大人物。医术一定要过关的同时,还得考虑形象和仪态,毕竟偶尔要随行出国,不能形象太糟糕,有碍瞻观。

    其次,你还得健谈,反应敏捷,与首长们对话时,要懂得注意技巧。

    能进入复试的候选者,医术和背景都没问题,复试阶段主要是针对国医的一些标准,筛选出行为习惯或者形象不符合规定的人。

    评委们都是火眼晶晶之辈,虽说大部分人都有备而来,穿着西装革履,但数分钟的时间,在一些细节的判断上,还是能够甄别出三六九等。

    凌玉在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离开了房间。

    坐在正中的主审评委赫连震,朝左右各看一眼,问道:“你们觉得这个年轻人如何?”

    左边的谈罗佑感慨道:“没想到他这么年轻,心性修炼得如此沉稳,不愧是道医宗主的关门弟子。”

    右边的卞荣发也是欣赏不已,道:“绝对是可造之材,再修炼几年,绝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赫连震叹气道:“根据上级部门指示,此次国医选拔,要注意国医队伍年轻化,所以咱们审核的过程中,更要偏向年轻人,储备人才。此次候选者,九人都在四十岁以下,其中更有两人仅在二十岁左右。”

    谈罗佑有点不悦地说道:“据说另外一个年轻人,至今还没有出现,果然年轻人都还是有差距。有稳重踏实的,也有任性随便的。”

    卞荣发淡淡道:“可能遇到什么事情了。只要是正常人,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异常的举动。”

    赫连震咳嗽了一声,左右侧两人均闭嘴不在争执,同时摸起茶杯,饮了一口茶,这时下一名候选者已经进入。

    见凌玉走出房间,等了许久的王国锋,连忙起身迎过去,笑着问道:“感觉如何?”

    凌玉恬淡地一笑,道:“评委的态度很好,

    问了我几个简单的问题。”

    “哦?说来听听!”王国锋异常兴奋与好奇。毕竟他从小就熏陶在中医的氛围之中,如果不是出了意外,今天来参加国医选拔,根本轮不到凌玉,应该是自己代表道医宗来参选。

    “主审问,你这么年轻就来参加国医,其实没有什么优势,为何不沉淀几年,再来参加,那样更有把握!”凌玉也不隐瞒,如实说道。

    “你如何回答的?”王国锋暗忖其实这个问题不算很好回答。

    “我说,年轻人奋发上进,不等光阴,只争朝夕!”凌玉微笑道。

    “好一句‘不等光阴,只争朝夕!’”王国锋暗忖自己这个小师弟,外表看似忠厚单纯,但事实心中藏有乾坤,否则如何会说出这么燃点十足的话来呢?

    凌玉温和道:“那也是我的心里话。如果现在不努力奋斗,岂不是辜负了光阴?道医宗虽然讲求无为而有为,但年轻人的热血是发自本心,让它自然而然的流淌迸发,岂不快哉?”

    王国锋从凌玉的身上仿佛看到了年轻的自己,心中五味杂陈。虽然他现在掌控药神集团,小日子过得不错,但内心深处,对中医还是充满感情。

    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犯下那么多低级错误,如今再也无法行医。

    两人并肩而行,往外走。

    突然凌玉的眼神焕发光彩,他微微有些兴奋地说道:“师兄,你看!”

    王国锋顺着凌玉的目光望过去,微微一怔,表情变得尴尬无比,没想到苏韬竟然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他嘴角噙着招牌式令人厌恶的笑容。

    王国锋没想到苏韬竟会出现,心情五味杂陈,他如何能安然脱身,不应该在看守所呆着吗?

    苏韬也看见了王国锋,他现在没有心情跟王国锋多费口舌,毕竟现在还有正事要处理。让他很意外的是,凌玉主动走向了自己,面带笑容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困难,但我衷心地祝愿你,能够顺利通过这次复试。”

    苏韬对凌玉的笑脸相迎还真无法生气,有些人是笑面虎,但凌玉是发自内心。

    他无奈说道:“你比你的师兄让人顺眼多了,我接受你的祝福。”

    凌玉轻声且认真地说道:“真心希望能在第三阶段正式与你交手。”

    “我也一样!”苏韬朝凌玉点了点头,仿佛将王国锋当成了空气,朝里面走去。

    被冷落的王国锋表情非常难看,他与凌玉道:“师弟,你不应该对他那么客气!”

    凌玉皱了皱眉,复杂地看了一眼王国锋,徐徐道:“师兄,我很敬重你,但同样敬重苏韬。我以前不反驳你,是因为不希望咱俩心生嫌隙,但这一次你做得有点过分。我希望堂堂正正地战胜他,而不是用那些鬼魅伎俩,道医宗有千余年的传承,我们应该自信,绝不会输给任何人。”

    王国锋没想到一向乖顺的凌玉,竟然对自己进行指责,他怔然半晌,压制内心的怒气,连忙赔笑道:“你说的没错,是师兄执念太深了。主要我被他陷害多次,也怕你中了他的损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