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85章 苏韬缺席复试
    国医选拔复试终于拉开帷幕,能进入这一阶段的候选者,都是在华夏医学界极有影响力的人物。

    凌玉出现之后,立即惹来别人的瞩目,因为这么年轻的参选者,自国医选拔以来还是第一次。

    王国锋站在凌玉的身边,微笑道:“以平常心对待,相信你不会让宗门失望。”

    凌玉冲着王国锋淡淡一笑,突然表情变得严肃,问道:“苏韬真的退出复试了吗?”

    “没错!”王国锋在凌玉的肩头轻轻地按了按,鼓励道,“你现在的对手是其他人。参加复试阶段的中医候选者仅有三人,现在苏韬已经出局,你和另外一人代表中医,千万不能丢了咱们中医的脸。”

    凌玉叹了口气,苦笑道:“真是太可惜了!”

    王国锋没搭理凌玉幼稚可笑的执念,与其他几名曾经的同行寒暄打招呼,顺便介绍凌玉给大家认识。王国锋经常出席各种各样的医学会议,所以人脉极广,他对凌玉如此推崇,所以其他人虽然觉得凌玉年轻得过分,但并不会轻视他。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女工作人员,从长廊尽头走了过来,她目光落在一张a4纸上,开始脆声通报参加复试的名单,等报到“苏韬”的时候,连续说了三声,却没有人应答,脸上露出狐疑之色,最终用红色的水笔在名字后面打上了个问号。

    十名候选者共有九人已经准时抵达,女工作人员与众人语气柔和地说明,“复试在十分钟后开始,请各位专家休息一下,时间不会太长,只需浪费大家五分钟的时间。”

    言毕,她疾步走入办公室,取出座机拨通了苏韬的电话,但并未有人接听。

    于是,她只能向自己的领导汇报,道:“韩姐,有一个候选者迟到了,还联系不上,怎么办?”

    韩姐正在整理等下复试时,评委们使用的材料,她不耐烦地说道:“竟然会发生迟到这样的低级问题,直接从候选者的名单中删掉吧。”

    女工作人员正准备用红笔划掉名单。

    韩姐追问道:“对了,那个候选者叫什么?”

    “苏韬!”女工作人员连忙汇报。

    “是他?那可有点麻烦。”韩姐皱眉,从女工作人员手中连忙取过名单,重新拨打电话确认,还是没有人接听。

    韩姐面色有些难看,沉声道:“说不定在路上出了什么差错,重新调整一下,将他安排在最后一个参加复试。”

    女工作人员狐疑道:“这岂不是违背规矩?”

    韩姐暗忖她还是太年轻,也不说破,淡淡道:“就这么安排吧,出了问题,由我来作解释。”

    女工作人员只能匆忙修改复试顺序,将苏韬安排在了最后一位。

    韩姐坐在位置上思忖良久,还是琢磨着此事要向上级进行汇报。

    国医选拔向来公平公正,偶尔也会发生例外,苏韬的推荐人是水老和曹老,这两人均是中央保健委员会的成员,具有招聘专家的建议权。苏韬如果能顺利入选,也将优先分配给这两位委员服务。

    韩姐走入副主任办公室,简明扼要地说明情况。

    刘副主任微微沉吟,面色凝重地说道:“先组织正常的复试工作,此次咱们组织的专家都是泰斗级人物,要先招待好他们。你现在的安排不错,将苏韬排在最后一位,如果他实在参加不了,我们可以跟上级部门说明情况。”

    韩姐有些不悦道:“这个苏韬也太不靠谱了,他就根本不适合担任国医。”

    刘副主任摆了摆手,沉声道:“是否配得上国医称号,不是你我能判定的,否则还需要那些评委做什么?你先去忙吧!”

    等韩姐离开办公室之后,刘副主任叹了口气,拨通了宋思辰的电话。

    刘副主任与宋思辰有师徒名份,他焦急地说道:“老师,出了大状况,苏师弟没有准时参加复试?”

    宋思辰吓了一跳,惊愕道:“怎么会这样?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刘副主任无奈苦笑道:“您不用打了,刚才我的同事已经打过好多次,都处于忙音状态……如果他缺席复试,对他这一生的影响有很大的负面作用……根据国医选拔的规定,像他这种情况,今后是再也无法参加国医审核了。”

    宋思辰感觉头昏眼花,气血上涌,来回在屋内走来走去,焦虑地说道:“那该怎么办呢?”

    刘副主任暗忖自己师父的性格向来是那种不愠不火,能这么失态,说明对苏韬是真的投入心血,他心想别把老爷子急坏了,连忙安抚道:“我会安排人不停地给他打电话,您千万不要上火!”

    “怎么能不上火呢!他可是咱们中医领域千年难得一遇的人才,如果他这辈子都成为不了国医,不仅是咱们中医界的损失,也是华夏医学的悲哀啊!”宋思辰叹气道。

    ……

    首都国际机场,人潮涌动,在这里除了旅客之外,还潜伏着各类人群。

    夏禹拉低墨镜,指着不远处一个穿着冲锋衣的男人,低声与刘建伟调侃道:“看到那家伙没,是个便衣!”

    刘建伟似乎专心致志地对付着桌上的肉排盖面,腮帮子鼓鼓,含糊不清地说道:“你就吹牛吧!”

    话音刚落,那个冲锋衣男人大喝一声“别跑”,不远处一个拖着棕色商务行李箱的中年男人,惊慌失措地加快步伐,疯狂地朝人群里挤去,大约冲出去十来米,被从右边赶来的两个粗壮男子给摁在了地上。

    “怎么样,服了吧?”夏禹并拢食指和拇指,指着自己的眼睛,得意地说道,“这就是眼力!不出意外,被逮捕的那个男人,应该是携巨款出逃的官员。”

    刘建伟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夏禹,沉声道:“你还是专心一点吧,将聪明才智放在正事儿上,咱们还有其他重要任务,老板现在可是等着咱们去解救呢!”

    夏禹叹了口气,无奈道:“那个巫蛊门弟子,是个易容术高手,虽然我纵有火眼晶晶,但在这人潮人海的飞机场候机楼,也只能束手无策。”

    刘建伟终于将肚子填饱,站起身道:“我没空跟你胡扯淡,还是下去晃晃,总比干坐着强!”

    夏禹将刘建伟按了下来,笑道:“你难道以为我请你来这个餐厅,就是为了让你吃东西吗?”

    “不然呢?”刘建伟狐疑道。

    夏禹暗忖刘建伟身手是不错,但智商就很一般,远不如自己狡猾。

    夏禹耐心地朝门口指了指,压低声音道:“这家店正对着卫生间,如果对方是易容高手,肯定在登机前,会在厕所里完成易容。咱们盯着厕所,不要错过任何蛛丝马迹,就能找到对方。”

    刘建伟盯着夏禹仔细看了许久,沉声道:“你还真够阴险!”

    夏禹打了个响指,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咧嘴笑道:“我可是个私家侦探,是靠脑瓜吃饭的!”

    言毕,夏禹招手喊来服务员,又点了一些食物。

    刘建伟叹了口气,继续开始对付桌面上的食物,

    夏禹佯作拿起一本杂志,漫不经心地阅读,目光始终盯着厕所门口。

    又过半个小时左右,夏禹突然用力地拍了一下刘建伟,沉声道:“目标出现了,追!”

    “追谁?”刘建伟茫然失措地望着夏禹。

    夏禹指着一个拖着红色拉杆箱的长发女子,道:“那个带着红色发卡的女人!”

    “女人?”刘建伟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夏禹。

    “没错!谁能保证对方不会乔装成女人的模样?这样更加具有隐蔽性。”夏禹赶紧催促道。

    夏禹找到了王国锋今天所订机票的人员资料,他记住了每个人的样貌。对方也差点迷惑住夏禹,他只是灵光一现才寻找到那个破绽,那个红色发卡女人从来没有进入过洗手间,却莫名其妙地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唯一的解释,那个女人经过了易容,在女厕所里改变了容貌。

    这一个逆向思维的过程!

    那红色发卡的女人一开始走得很慢,很快她发现后面有人开始追自己,步伐开始加快,专门朝人多的地方走去。

    “怎么不见了?”刘建伟转过一个角落,发现人已经消失。

    “肯定是发现我们躲起来了!”夏禹遗憾地说道,“以他的性格,今天肯定不会继续登机,我们错过了一次抓住他的绝佳机会。”

    “继续找吧!”刘建伟不依不饶道,“我就不信他这么能躲!”

    等夏禹和刘建伟朝远处追去,距离他俩原来所处位置两米的候机座位上,躺在男子膝盖上,原本仿佛在与男子亲昵的“女子”缓缓直起腰。

    男子满脸通红,还沉浸在飞来的艳遇之中,正准备试图主动开口询问“女子”的联系方式。

    “女子”头也不回,从行李箱里迅速取出一顶帽子和围巾,遮住了面部,通过扎系围巾,瞬间改变了风格,仿佛变成另外一人,朝夏禹和刘建伟的反方向,疾步离开。

    然而,“她”并没有走出多远,从右侧传来一阵劲风。

    “她”依靠本能,手忙脚乱敏地闪过,一个长相甜美的女人朝“她”开始连续攻击。

    “女子”虽然穿着高跟鞋,但行动异常灵活,行李箱仿佛变成了武器,抡得虎虎生风。

    “她”目光快速游走,分析最快逃离的办法。

    不过,甜美的女人并没有给“她”机会。

    突然间,“女子”只觉得对手仿佛凭空消失一般,眨眼的瞬间,对手再次出现,已经紧紧地贴住自己的身体。

    又过了数个呼吸,“女子”的手已经被控制住,被踢中了膝窝,双膝一软,曲跪在坚硬的地板上。

    “你被捕了!”甜美的女人夸张地呼出口气,笑道,顺便露出了两颗可爱的虎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