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84章 地位决定视野
    悠叹了口气,苦笑道:“你还是没转过弯,你的武功很好,但苏韬不仅武功很好,身边还有一群帮手,你现在急缺的是,建立自己的势力,而不是一味地追逐个人的力量,否则,你难以继承叶家家主的位置。”

    叶盛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姐,我知道比谋略远不及你,所以你来当家主,我助你一臂之力!”

    叶灵面色一沉,不悦地怒斥道:“你是男人,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呢!”

    “你比我更加合适,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分什么男女?”叶盛不屑地说道。

    “如果你这想法被爸知道,他肯定会不高兴!”叶灵皱眉警告道。

    叶盛叹了口气道:“你我本来就是一体的,谁当这个家主又有什么区别?”

    “女人总归是要嫁人的!就像是小姑,她嫁人之后,现在一门心思想利用叶家的资源,培养那个不成器的表哥。爸怎么可能将叶家交给我呢?那样只会让叶家的资源外流。”叶灵耐心地劝说道,“你在外面胡闹了这么多年,爸一直没有去管你,是希望你多经受磨砺,叶家最终还是得交到你的手上。”

    叶盛觉得有点不耐烦,摆了摆手,道:“我去练拳了!以后再讨论这些问题吧!”

    叶灵望着愤然远离的弟弟,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如果在普通的家庭,可能会任由叶盛沉浸在武学的乐趣之中,但叶盛是叶家的嫡子,继承家业责无旁贷,无论他现在如何幼稚和任性,终究还是得扛起重任。

    叶一龙正在与心腹商议要事。

    叶灵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心腹,只知道叶一龙对他极其信任。而这心腹也是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连叶灵也没有见过他长的是什么样子。

    等书房安静下来之后,叶灵才去敲门,叶一龙喊了一声“进来吧”,叶灵推门后发现叶一龙坐在茶几边,正在摆弄着茶具,他面带温和的笑容,给叶灵主动送上一杯。

    “你见过霍坤了吗?他的伤势如何?”叶一龙似乎很放松地问道。

    “表哥的伤势比较严重,腿骨出现粉碎性骨折,即使恢复得不错,也无法跟以前一样。”叶灵细声说道。

    “听说你还去见过苏韬了?”叶一龙淡淡地问道。

    “是的!因为我心中有疑虑,所以得当面问问他。”叶灵沉声道。

    “结论?”叶一龙继续问道。

    叶灵泛着苦笑:“表哥是咎由自取、自食恶果,试图用苦肉计来陷害苏韬!而且,他很愚蠢,受到了别人的蛊惑。以他的性格和智商,绝对不会想到这种办法。”

    叶一龙似乎在不断地抛出问题,看上去一无所知,但事实上仿佛什么都瞒不过他。叶灵心中一紧,莫非父亲早就查明一切了?

    叶一龙又问道:“为什么你宁可信任一个外人,却不相信自己的表哥?”

    叶灵沉默片刻,徐徐道:“因为我嗅到其中有浓烈的阴谋味道!”

    “哦?说来听听!”叶一龙的眉头舒展,仿佛遇到惊喜,因为女儿能想到这个地步,说明她的确心思缜密,足够的聪慧。

    “我调查过南非自由州金矿项目的投标者,其中有一家来自于德国的企业,他们的呼声很高,而且有政府背景,是倪家最大的竞争者。”叶灵耐心地分析道,“如果倪家和叶家的合作关系破裂,那么这家德国将成为最大的获利者。”

    “那么为何会跟苏韬扯上关系呢?”叶一龙扫了聪慧的女儿一眼,徐徐道。

    “漫天大火,都是从一个小火苗壮大起来的。”叶灵沉声道,“苏韬是目前离间倪家和叶家关系的最好途径。另外,我还调查到一个联系点,秦家与那个德国企业旗下其他子公司曾经有过业务往来,每年都利用这个子公司作为资金中转站,向境外兜售不少军方淘汰的器械,他从中赚取差价,所以才有现在惊人的身家。”

    叶一龙点了点头,赞许道:“你能分析到这一步,实属不易。如同你所判断的,此次挑拨倪家和叶家关系,的确有秦家的影子。这个秦经宇虽然年轻,但心思缜密,手段高明程度远远超过同辈人,不愧位列俊杰榜单第二位。你看下这些资料吧!”

    叶灵从叶一龙手中接过一份机密情报,面色凝重道:“秦经宇的野心不小,已经不满足军火生意,准备伸手染指非洲的几处金矿。”

    叶一龙点了点头,叹气道:“更关键是,他还懂得利用德国企业作为外壳,迷惑别人。如果不仔细分析,还真会被蒙蔽了双眼。”

    “爸,您打算怎么做?”叶灵困惑地问道。

    “既然你都看得出来的花招,倪步伟那只老乌龟,又何尝不知晓?”叶一龙手指轻轻地敲击了几下桌面,“他在等待我的态度。”

    叶灵没有继续追问,虽然她看得清楚现在的局面,但对于未来几大家族交锋的走势,还真是难以看穿,因为交手的人物,无疑不是心智卓绝之人,她并非心智不够,而是自己如今所处的角度,还是太低了一些。

    地位决定视野,只有身处叶一龙的位置,才能做到真正的掌控全局。

    ……

    倪家别墅,一如既往的安静。虽说倪家是燕京四大家族之一,但因为家主低调内敛,所以住处也显得格外不起眼。但绝不要低估这里的安保措施,用一句夸张的话来形容,就是一只蚊子想要飞入其中,也得经过严密的检查。

    汪巧珍出人意料地敲开了丈夫的书房,倪步伟见她手上端着汤盅,淡淡笑道:“煲汤这种事情交给佣人来做就好了。你身体一直不好,还是多多休息吧。”

    汪巧珍打开精致小巧的盖子,一股扑鼻的香气散出,低声道:“我也算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是来请你帮忙的!”

    夫妻对话,可以用相敬如宾来形容,但这也意味着,彼此并没有将对方当成可以畅快地倾诉心里话的人。

    倪步伟用白瓷汤勺喝了两口浓汤,自言自语地评价道:“燕窝鲍鱼养生汤的味道不错,比起佣人熬的汤,更加爽口。”

    汪巧珍叹了口气,坐在倪步伟的对面。

    倪步伟见妻子沉默不语,终于还是徐徐叹气,主动问道:“是为了苏韬的事情吧?”

    汪巧珍点了点头,道:“那孩子是被陷害的!”

    倪步伟摇头道:“是不是被陷害,并不重要,关键他成为了一枚关乎棋局胜败的棋子。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棋手,谁都不会轻易去解局,否则可能会影响大局。”

    汪巧珍眼中露出不满之色,愠怒道:“倪步伟,我跟你结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请求你做过一件事,你就不能爽快地答应我吗?”

    倪步伟苦笑道:“巧珍,我是你的丈夫,更是倪家的家主,做任何决定,都要考虑家族的利益,不能感情用事。”

    “看来是我自取其辱了!”汪巧珍不满地腾身而起,不再与倪步伟多说一言。

    等妻子即将离开,倪步伟放下了瓷勺,虽说这汤极其鲜美,但也已经索然无味,他无奈地叹气道:“不出意外,水家肯定会出手相助,如果不成功的话,到时候我再想办法。”

    “这就是你的性格吧!一辈子总是谋定后动,看似稳重,但毫无血性!”汪巧珍第一次毫无保留地评价丈夫,她没有转身,再看丈夫一眼,直接离开。

    这还是自己的妻子吗?竟然无视自己!

    这么多年来,从来不会表露心迹,无论对内对外,始终保持温柔贤淑的女主人形象,她是个兢兢业业、循规蹈矩、相夫教女的妻子,怎么会出现如此变化?

    莫非是因为那场法事?

    倪步伟眼中露出惊愕,沉默许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