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82章 莫须有的罪名
    王国锋找了个借口,先支开了凌玉,然后关上门,与霍坤私下交流。

    霍坤激愤地说道:“这是在演戏吗?吗的,竟然把我打成这b*样!”

    王国锋知道霍坤的心情,赶紧安抚道:“都提醒过你,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如果不逼真一点,如何能让苏韬倒霉呢?只有越严重,才能让你舅舅出手帮你。”

    霍坤智商再低,也知道自己被王国锋给坑了。但他又不好揭穿,毕竟是自己愿意跳这个火坑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道:“我的腿真的无法痊愈吗?”

    “会有点后遗症,与常人无异,只是不能激烈运动而已。”王国锋耐心地安慰道,“何况你之前因为生活习惯不稳定,挖空了身体,以后稍微活得简单一点,也是一件好事。”

    霍坤沉默片刻,低声问道:“不会影响那方面吧!”

    王国锋微微一怔,鼓励地笑道:“放心吧,女人照样玩,找几个不要腿部发力的姿势就好了。”

    霍坤深吸了一口气,耐心地说道:“反正这次是被你坑惨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既然吃了这么多苦,一定要让苏韬吃不了兜着走。”

    王国锋在霍坤的肩膀上轻轻地按了一下,安慰道:“这点你就放心吧,我们的计划万无一失。”

    与霍坤又说了一堆收买人心的话,王国锋才离开病房,霍坤对自己而言,只不过是棋子和工具而已。虽说两人小时候有情义,但如今都是成年人,霍坤这么容易相信自己,只能说他太幼稚。

    王国锋内心不会愧疚,何况霍坤并不是完全残疾,经过治疗之后,还能正常走路,不过要悠着点而已。

    等回到车上,见凌玉闭目养神,王国锋轻松地笑道:“对了,有件事要通知你!对于苏韬,你已经不用放在心上,专心致志研究其他几个入选者的资料就可以了。”

    凌玉连忙睁开眼睛,蹙眉疑惑地问道:“怎么?他退出了?”

    王国锋佯作很遗憾地说道:“唉,你知道今天霍坤是被谁打伤的吗?就是苏韬!这家伙太暴力,动手一点都不留情,直接是要废掉霍坤。这种残暴的人,根本就不配参加国医!现在他已经被逮捕,一时半会出不来,国医选拔的复试就在明天,他肯定参加不了,等于间接弃权了。”

    凌玉复杂地叹了口气,情绪失落地说道:“我准备和他正式切磋一下,没想到他竟然退出了!”

    王国锋心里暗自得意,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叹气道:“以后切磋还有的是机会,但你现在要去应对其他人的竞争。西医那边今年的候选者都是很有实力的人物,无论名声还是背景都非常雄厚,你不能掉以轻心。”

    凌玉露出两粒可爱虎牙,单纯地笑道:“师兄,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王国锋见凌玉人畜无害的模样,心中暗自唏嘘不已,自己这个小师弟还真是单纯,心无杂物,如果不是自己在旁边为他暗地里铺路,恐怕还不知道走多少冤枉路呢。

    社会随处都有竞争,尤其是国医选拔,这对于医生一步登天的通道,更是激烈无比,战场不仅仅是在明面上,还得使出盘外招。

    至于,其他几个西医参选人之间也是暗争不断,爆出各种各样的消息,舆论战一直在打,闹个不停,今年的国医选拔比往年要更加精彩。

    当然,谁也没有苏韬闹出的动静大。

    苏韬经过之前的“爱国风波”,再加上倪家家宴上的强势登场。

    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高层圈子,都知道有苏韬这么一号人物。

    王国锋对苏韬也是有了更深了解,这家伙无论到哪里,都是个折腾事儿的祖宗,是天生的主角。

    不过,这次苏韬算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起来了!

    不仅参加不了国医选拔,还多了案底,自己利用霍坤使出这一招可谓精彩之极。

    将凌玉送到住处,王国锋驱车来到皇叔佟左青的茶馆,他找了一张空着的桌子,舞台中央两个相声演员捧哏、逗哏,侃得不亦乐乎,氛围也被调动起来。

    别小看这小小的茶楼,里面藏着的是三六九等人物,坐在角落里喝茶吃点心的,指不定是个部级高官或者亿万富翁。

    有地位和有身份的人,闲暇时候,都喜欢在这种有文化底蕴的地方熏陶一下,这还真成了一种生活潮流。

    坐下等了十来分钟,一个枯瘦的老人径直坐在王国锋的对面。

    王国锋微微一怔,叹了口气,苦笑道:“你的易容术,还真够厉害,我还真没认出你来。”说完这些,王国锋觉得说了一句错话和蠢话,他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对面之人真正的长相是什么。

    “老人”桀桀怪笑了两声,无奈道:“没办法啊,三十三局的人到处搜捕我,我每天都得换三四个身份,不然早就落入他们之手了。”

    王国锋钦佩道:“以你这个本事,其实可以有很多发财致富的办法。”

    “老人”面色一沉,认真严肃地说道:“赚不赚钱,那是小事。我接受师命,要为我师叔报仇。只可恨那些三十三局的人太讨厌,好几次幸运地避开了我暗杀他的良机。现在也只能暂时阴他一下,等风声过了之后,他身边没有那么多的防备,再寻机对他下手了。”

    此“老人”与苏韬曾经交过手,是巫蛊门大长老麻辉腾的师侄。

    王国锋继续诱惑道:“我很欣赏的你实力,如果你能为我办事,我可以给你开一个很高的薪资。”

    “老人”不耐烦地说道:“别啰嗦了,苏韬现在怎么样了?”

    王国锋知道巫蛊门的门人大都性格怪异,见劝说不动,也就不再坚持,言归正传道:“他已经被逮捕,你戏演得不错很逼真,但是下手太狠了一丢点,竟然将霍坤打得那么严重!”

    “老人”咧嘴不屑一笑,“如果不逼真的话,如何能让警方相信?放心吧,我的演技是专业的!至于那个被打的人,也只能说他倒霉!”

    王国锋从皮包里取出机票,推到了“老人”的手边,低声道:“事情办妥,按照之前的约定,你可以离开燕京,这是用你给我的身份证帮订的机票,你明天就可以离开。”

    “老人”毫不犹豫地接过机票,泯了一口凉茶,警惕地望了望四周,低声道:“此处不宜久留,咱们的合作还算愉快!那我就先走了!”

    “老人”朝洗手间的方向走了过去,然后王国锋就再也没见到他走出来。

    王国锋心知肚明,这是因为他又进行了一次易容,变成了路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他心情愉悦地暗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如此厉害的易容术高手,远比荧幕上用粗糙的剪切手段,拼凑出来的特效,更加让人震撼。

    此次王国锋陷害苏韬的办法,其实并不复杂,这位巫蛊门的高手利用精湛的易容术扮成苏韬的样子,然后对霍坤进行惨无人道的暴行,导致霍坤双腿被打得残废。

    “苏韬”的恶行,被街边的高清摄像头,丝毫不落地全部记录下来,警方接到报案,调取了录像,最终迅速锁定了苏韬,并对他进行了逮捕。

    苏韬自己本人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将自己关在家里,也很少与人接触,所以无法提供足够有说服力的不在场证明,这意味着苏韬难逃法律的追责。

    虽说是一个逻辑简单的栽赃陷害,但实施的难度还是不小的。

    第一,需要霍坤配合自己,能够接受苦肉计,承受一顿毒打。

    第二,需要精湛的易容术,能够完美地骗过所有人。

    王国锋的意图很简单,不一定要让苏韬把牢底坐穿,但一定要让他错过国医选拔的复试阶段,这样苏韬就失去了一个再次提升自己的机会。王国锋觉得这种报仇的手段,能让自己感觉特别的满足。

    王国锋对苏韬的仇恨已经畸形,发展到常人难以理解的程度。

    ……

    叶灵在一个身穿狱警制服的男子陪同下走进看守所,从警官肩上的警*衔可以看出来,陪同自己的男子在看守所的地位很高,所以狱警们都对他频频敬礼。

    “嫌疑犯已经带到,你可以去探视他。不过,我得提醒一句,他的身份不简单,别让我们难做。”男子语气缓和地提醒道。

    叶灵淡淡一笑道:“我知道分寸,你就放心吧,绝对不会给你们增加麻烦,我只是打算跟他说几句话。”

    男子点了点头,抬手给属下做了个手势,门锁就被打开,等叶灵走入之后,男子并没有跟着进入,而是走到外面的长廊上,抽了一根烟。

    男子现在的压力很大,没想到看守所进了一个特殊的嫌疑犯,无论是他的朋友还是敌人,都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物。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只能好吃好喝招待嫌疑犯,祈祷能免于被波及。

    “没想到第一个来探视我的,竟然会是叶家大小姐!”苏韬晃了晃被手铐锁着的双手,嘴角泛着苦笑,摇头叹气。

    “你看上去很放松,一点都不紧张!”叶灵面带笑意望着苏韬,仿佛忘记了这家伙曾经扇过自己一个耳光。

    “我紧张什么?莫须有的罪名,早晚会澄清。”苏韬气定神闲地说道。

    “哼,还真嘴硬!”叶灵面无表情地施压道,“你殴打我表哥的视频,全部被记录下来,还能如此义正言辞的喊冤,我挺佩服你的心理素质。”

    苏韬摇头笑道:“真要费尽心思地冤枉一个好人,完全可以杜撰无中生有的陷阱。我相信,清者自清,时间可以证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