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80章 卷入伤人案件
    夏禹坐在沙上,翘着二郎腿,喝着浓茶,耐心地汇报自己调查国医参选人的情况,其中对凌玉进行了格外详细地介绍,“这小子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每”

    苏韬对凌玉却是格外地重视起来,叹气道:“错了,他其实在给自己积累名气,只不过方式方法不同!”

    “哦?就给那些老太太治病,就能出名?”夏禹狐疑道。

    苏韬淡淡笑道:“现在盯着凌玉的,不仅是我们,还有国医选拔的评委们。或者这么说吧,所有在京的参选者,一举一动都在评委们的眼中,凌玉给那些普通人治病,一方面是自己的行医习惯,另一方面也是做给那些评委来看的。你转换角度,如果你是个评委,看到一个年轻的晚辈,低调地给市井百姓治病,内心有何感想?”

    夏禹恍然大悟,拍着大腿,感慨道:“这么说来,这小子没那么老实,挺奸诈的啊!”

    苏韬对凌玉始终看不透,因为以自己的判断,此人是很有谦谦君子的气质,从不张扬,温润如玉,至今还没有看出他有伪装的痕迹。

    苏韬自己城府很深,但也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君子存在。

    无论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苏韬从来都没有质疑过,世界上有纯粹的好人存在。

    对付王国锋这样的伪君子,苏韬可以动用下作的手段,但对付一个真正的君子,苏韬有点犯愁,还真不好用什么鬼魅伎俩来对付凌玉,只能堂堂正正地胜过他。

    “另外,巴颂他们最近一直盯着霍坤,不久前,他与王国锋在高尔夫球场见过面。”夏禹沉声分析,“我怀疑他俩又在蓄谋什么诡计!”

    苏韬点了点头,无可奈何地说道:“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去乱晃,一方面是为了安心筹备国医选拔,另一方面就担心中了他们的陷阱。王国锋和霍坤,你得继续盯着他们,有任何动静,及时告诉我。另外,巫蛊门的事情调查得如何了?”

    夏禹面色变得凝重,“刘建伟在暗中寻找蛛丝马迹。巫蛊门向来神龙见不见尾,所以暂时还没有消息。”

    苏韬想了想,掏出手机给刘建伟拨通了电话。

    此刻刘建伟人在南粤省的深州市,因为巫蛊门的大本营在那里,刘建伟在南粤省摸爬滚打多年,在深州也有足够的资源。

    “巫蛊门的事情,调查得如何了?”苏韬将手机调整到外放模式,让夏禹也能听到两人的对话。

    “已经找到不少线索。巫蛊门的门人数量并不多,大约二三十人,但每个人都是厉害人物。上次你在汉州遇到的那个欧阳,是巫蛊门辈分极高的人物。现在巫蛊门正在聚集力量,准备报复你。”刘建伟缓缓道,“他们的手段很多,而且擅长易容,懂得狡兔三窟的道理,我曾经找到一人,差点就捉到他,没想到他很敏锐,使用诡计逃脱了。”

    苏韬想了想,耐心地吩咐道:“现在他们在暗处,你在明处,继续在深州已经没有意义,你还是赶紧离开吧,记住注意安全!”

    “放心吧,那些狡猾的狐狸,还不敢正面对付我。”刘建伟霸气地说道。

    狐狸虽然狡猾,但面对凶猛的老虎,还是得退避三舍。

    不过,苏韬还是决定,刘建伟不要再继续留在深州,到燕京来和自己回合。

    按照三十三局提供的情报,巫蛊门肯定在自己身边埋伏了人手,所以让刘建伟来燕京暗中调查,指不定能将他们给揪出来。

    苏韬有点不放心师父江清寒,等夏禹走了之后,给江清寒拨了个电话。

    有些时日不见,江清寒的声音依然清脆有力,“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主动打给我了。”

    苏韬笑道:“看来咱师徒俩是心有灵犀啊!”

    “别跟我胡说八道!”江清寒异常严肃地训斥,旋即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昨天晚上生了一件人命案,一个女子在公园夜跑被害。法医检查之后,现死者没有收到侵犯,属于运动性猝死,但我总觉得不对,案件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苏韬没想到江清寒主动问起自己案件,像她这种办案丰富的刑警,有天生的嗅觉,如果觉得案件有蹊跷,十有是哪儿一些不正常,引起了潜意识的警觉,只不过是暂时没有挖掘出来。

    苏韬耐心地分析道:“一般来说,这种不露痕迹的案件,都是有人精心筹划好的,对受害者的生活习惯非常了解,是她亲近的人,可以尝试先对她的人际圈进行调查。另外,我就有很多种方法,让人死得毫无痕迹,不妨说出来可以给你参考一下。”

    言毕,苏韬从大夫的角度,说了好几种杀人无形的办法。

    江清寒沉默不语,悠悠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你脑子里这么多坏水!如果你以后犯案了,我恐怕还真无法抓住你,只能让你逍遥法外了。”

    “我觉得师父,你肯定舍不得抓我的。”苏韬连忙说了一句俏皮话,“医生不仅会救人,杀人也是好手。你等下将视频传给我,我看一下能不能找到线索。”

    “你胆子挺大的!”江清寒见苏韬主动索要视频,无奈苦笑。

    对于一般人而言,大多感到血腥和恐怖,但苏韬的反应完全不一样。

    这或许是因为他见过太多病人,早已对人体已经麻木的缘故。江清寒如此对苏韬的心态进行解释。

    “我也是为了帮你!不然,谁愿意看恐怖恶心的东西!”苏韬语气满是无奈道。。

    挂断了电话,江清寒很快传来一段视频,录制得很仔细,几乎将每个细节都录制下来。

    苏韬几乎每一秒都停下,慢慢地从头到尾细细看完,然后回拨了电话,道:“你的第六感没错,的确是一场凶杀案,而且公园并非案第一现场!”

    “哦?”江清寒皱眉道,“为什么这么说!”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从死者的情况来看,在死亡前,并没有进行过长时间的运动,无论肌肉、皮肤,还是肤下血管的状态都不对。运动后的身体毛孔张开比一般时候大,突然猝死以后毛孔来不及收缩,但身体的机能短时间内还是存在的,遇到寒冷环境,急收缩这种状态下一般不会松弛,整体会呈现一种肌肉僵持的状态。因此,可以分析,死者并非运动性猝死,应该是在其他地方遇害,然后遗弃在公园里。”

    江清寒皱眉,继续追问道:“还能看出什么?”

    “尸体手腕处有一个很小的切口,你现了没有!”苏韬提示道。

    “没错!不过,那是一道很细微的伤口,早已经结痂了,出血量不会太大,不可能致人死亡。”江清寒解释道。

    “那个伤口虽然不足以致命,却是死亡的间接原因。”苏韬见江清寒没看明白原因,便仔细解释道,“从法医鉴定的结果来看,死者是因为心力衰竭而死,所以推测与夜晚跑步导致运动性猝死有关。而导致心力衰竭有很多原因,比如长时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心脏受不了长时间高频率跳动,也会出现心力衰竭的情况。”

    江清寒叹了口气道:“你也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明自己的推断吧!”

    苏韬耐心地推测道:“我怀疑死者被凶手控制起来,然后用工具在她手腕上划开口子,然后再用细管子接在伤口部位,让细管不停地流血,让死者误以为自己在不停地流血。死者误以为自己的动脉真的在不停流血,长期处于恐惧的状态,最后心力衰竭而死。然后凶手再将尸体遗弃在公园,造成夜跑突猝死的假象。”

    江清寒听到此处,忍不住暗叹苏韬强大的逻辑推理能力,“你有什么建议吗?”

    苏韬沉默数秒,道:“凶手应该是一个高学历、高智商的人物,从事学术研究或者是我的同行,从死者身上没有留下伤痕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死者的熟人,年龄在三十二岁到三十七岁之间,与死者有过恋爱关系。”

    江清寒轻呼一口气,苦笑道:“你缩小了这么多范围,应该很快可以锁定凶手。另外,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关于巫蛊门……”

    苏韬知道江清寒刚才问自己案件,只不过是为了引出这个话题,他笑着打断道:“师父,你放心吧,我在燕京很安全,倒是你要小心谨慎。”

    江清寒面色凝重,语气严肃地警告道:“巫蛊门能长期存在,有自己的规矩和原则,像我这种有公职的人员,他们不会报复,因为那样会牵扯出很多麻烦。”

    苏韬暗忖这和三十三局的结论倒是一模一样,轻声道:“我会注意的!”

    江清寒顿了顿又道:“对了,下周我会来燕京出差,参加一个全国性的会议,到时候咱们可以见一面。”

    苏韬听了有些激动地说道:“师父,你的住处定了吗?”

    他正准备说“如果没定的话,可以住在我租的房子里”。

    没想到江清寒打断他后面的话,笑道:“公务出差一般都会有安排,就不用你操心了。”

    与江清寒又聊了几句,才挂断电话,苏韬想起江清寒那英姿煞爽的音容,忍不住嘴角浮出一丝傻笑。

    任何人都拥有犯花痴的权力。

    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起,打断了苏韬幼稚、猥琐的思绪,他打开门之后,现门口站着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其中一人亮出证件,道:“你是苏韬吧,我们怀疑你与一件恶意伤人案件有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苏韬一脸惊愕,没想到自己刚刚还在帮江清寒分析案件,没想到转眼之间,自己变成了另一个案件的嫌疑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