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79章 又是一个毒计
    在爷爷王曦的要求下,王国锋起初退出医学界,不再当医生,感觉特别不适应,平均下来每天都要与百十个病人打交道,突然闲下来,他觉得生活特别的枯燥。

    不过,他的适应能力很强,已经习惯了新的生活方式,用各种娱乐活动,来消遣时光。

    几个月过去,王国锋感觉自己明显长肉了,尤其是小腹上的赘肉,已经成了一坨。

    所以王国锋决定要积极运动,保持身材,减肥瘦身,才能保证不受病困侵扰,作为一个不治病的医生,他还是知道注重养生保健的必要性。

    半个月之前,他加入新贵高尔夫球俱乐部,并且迷上了这个优雅的运动。

    高尔夫之所以优雅,被称为贵族运动,并非这个运动本身多么有趣,而是能遇见各种各样高端的人物,与他们交谈、聊天,是一种特别美妙的感觉。

    王国锋现在越来越感觉自己像一个成功人士,与身边的朋友畅谈国家大事,交流国际热点,剖析生财之道,这让他感觉过得特别充实。

    王国锋深吸一口气,收腹扭腰挥杆,白色的高尔夫球被准确击中部位,在空中划过一道高高的抛物线,飘向了目的地,在地上蹦跳了两下,慢慢减速,最终落在距离洞口只有两三米的距离。

    这是一个好球!

    “锋哥,你真的好厉害!”从游览车内走下一个少妇,她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讨好地递给了王国锋。

    王国锋在少妇润翘的臀部上轻轻地按了按,笑道:“今天超常发挥了,一切都是因为你在身边的缘故。”

    少妇抿嘴笑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就在燕京多留几天,好好陪你。”

    王国锋深深地看了一眼少妇,暗忖自己如今身边不缺女人,也不知为何这个少妇人妻,会让自己如此迷恋,“爱莲,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这么久不回家,难道就不怕被你老公知道?”

    张爱莲早已不是省人民医院的小护士,在王国锋的推荐下,成为一家生产制造中药加工工厂的代表。凭借王国锋在业内的人脉关系,张爱莲的年收入高达百万。

    她妩媚地一笑道:“我现在的职业是医药代表,整天在外面跑,那是为了工作。我老公在家里没有经济大权,他不敢跟我多说什么。大不了,我就跟他离婚,反正我现在也能自己养活自己。对了,我打算在琼金买一套新房,房产证上要不要加你的名字?”

    王国锋没好气地皱眉,淡淡道:“你可别离婚,我负不起这个责任。至于新房加我的名字,恐怕难过法律和道德那一关。咱俩是狗男女,你和你老公是合法夫妻,即使你自己赚来到钱买房,那也有你老公一半的财产。”

    “瞧把你给吓的,放心吧,我不会缠着你。”张爱莲美眸流转,似乎有点悲伤地说道,“我知道你眼光高,家境好,肯定不会看上我这样的女人。我是个二手货,配不上你!”

    王国锋伸手捏了张爱莲的面颊一把,连忙安慰道:“你知道,我这人爱好古怪,就喜欢二手货,够味道。”

    “呸!”张爱莲笑啐道,“臭不要脸的!放心吧,我已经给自己定位好了,我就当你的炮友,只求你不要把我给忘记了。”

    王国锋揽住张爱莲,在她唇上用力地吻了一口,轻声笑道:“忘了我自己姓什么,也不会忘了你。”

    张爱莲用手指戳了一下王国锋的嘴唇,低声道:“你这张嘴,实在太会骗人了。”

    两人调情之际,不远处出现一辆白色的游览车,王国锋松开了张爱莲,笑道:“等会再收拾你,我朋友过来了,先饶了你。”

    罗燃坐在驾驶员的旁边,霍坤从后面跳了下来,他朝王国锋摆了摆手,然后与张爱莲笑问:“哟,这是大嫂吗?”

    张爱莲涨红了脸,心虚道:“您误会了,我是王总的朋友!”

    王国锋淡淡一笑,不置可否,扔了一根推杆给霍坤,转移话题道:“坤少,来挥几杆子,发泄一下!”

    霍坤接过了杆,走到王国锋刚才已经打到洞口不远处的白球旁边,调整了一下姿势,深吸一口气,然后轻轻地送出推杆。

    白球受力沿着直线滚动了数秒,最终停在了距离洞口不到十公分的地方,霍坤气得火冒三丈,将推杆重重地摔在地上,骂骂咧咧道:“这运气也是糟糕透了。”

    王国锋拿着一根杆,走到洞口,轻轻一卷一带,那球就进入洞中,见左右无人,与霍坤聊起私话,笑道:“方法没错,只是力道欠佳,不过只要不放弃,再多加一杆,也能达到目的。”

    霍坤知道王国锋话中有话,自己几次三番找苏韬麻烦,都没有成功,还惹得一身骚。

    他无奈道:“那个苏韬实在太可恶了。没想到倪家举办的宴会上,他动手打了我表弟表妹,我舅舅竟然能够忍而不发,实在太让人意外。我最近这段时间,都不敢出面见人。”

    王国锋知道霍坤最近的日子不好过,公司的当红小生被搜出藏毒,已经被控制。至于霍坤,也是因为关系够硬才免于追责,他耐心地分析道:“叶家和倪家的关系就像大国关系,表面上看似闹不和,小的摩擦不断发生,但在大局问题上,他们始终要保持默契,不能彻底地撕破脸。据我所知,叶家和倪家准备共同开发位于南非的一个新金矿,你和倪静秋的婚约黄了,关系脆弱,他们就更加不会轻举妄动,破坏并不算稳定的合作关系了。”

    霍坤耐心地听着王国锋的分析,唏嘘道:“你这话是说到点子上了。不过,这口恶气,我是忍不下去的,一定要让苏韬那家伙尝尽苦头。”

    王国锋皱了皱眉,摇头道:“不容易啊!现在苏韬不仅有水家在背后撑腰,倪家对他的态度也不错,如果你舅舅不帮忙,想报复苏韬,还真不是明智之举。”

    霍坤怒不可遏地说道:“苏韬竟然还去倪家做了一场法事,弄得倪家鸡飞狗跳,徒增笑料,这家伙完全就是个神棍。”

    王国锋对此事也有所耳闻,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知道苏韬肯定是为了给汪巧珍治病定下的计策。他继续刺激霍坤道:“怎么,你担心前女友会被苏韬征服吗?”

    霍坤额头上青筋都冒出来,沉声道:“我现在真心恨不得将苏韬剥皮、割肉、拆骨!”

    王国锋见霍坤的怒火完全被点燃,淡淡道:“想要教训苏韬,还是用心来谋划。这小子是个人精,上次那么严重的风波,也被他躲了过去,所以想要让他头疼,还得筹谋更加缜密的计划。”

    霍坤冷哼一声,道:“梁子已经结上,我还跟年轻那会一样,锋哥你怎么安排,我就怎么执行!我就不相信了,难道还斗不过一个嫩头青小b崽子!”

    王国锋嘴角的弧度稍瞬即逝,暗叹多年过去,霍坤的性格没太大变化,还是一点即燃的冲动性格,他不慌不忙地在霍坤耳边说出了自己的主意。

    霍坤面色微变,皱眉道:“真要这么狠?”

    王国锋叹了口气,无奈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你也知道你舅舅的性格,如果不那样做,他会为你出头?”

    霍坤咬了咬牙,还在犹豫不决,苦笑:“真的不会有后遗症?”

    王国锋沉声道:“放心吧,我用将军胡同王氏医馆的名义保证!”

    霍坤纠结许久,终于点了点头,道:“那就尽快执行吧!”

    王国锋在霍坤的肩膀上轻轻地摁了摁,道:“稍安勿躁,这事儿得卡着时间来处理。苏韬这次来燕京,是为了参加国医选拔。初试已经结束,复试的时间也公布,就在三日之后,咱们得让他没法参加复试。”

    霍坤恍然大悟,对着王国锋比了个大拇指,表情复杂地感慨道:“这计划太歹毒了!”

    与霍坤分手之后,王国锋给自己的师弟凌玉拨通了电话。

    最近这段时间,凌玉在燕京大街小巷摆地摊给人治病,还是一副野医的风范,这让王国锋哭笑不得,几次王国锋想劝他,想要给人治病,整个燕京的各大医院,可以随便让他挑选,但凌玉却是更喜欢这种闲云野鹤般的方式。

    王国锋见凌玉这么坚持,也就随他去了,不过还是再三嘱咐他,一定要专心备战国医选拔,千万不能顾此失彼,忘记自己现在最关键的职责和任务。

    凌玉挂断电话,朝对面的老太太温润地一笑,道:“大妈,您是不是胃不好?”

    老太太惊讶道:“果然跟街坊们传说的一样,脉都不要号,就能说出病症,实在太神了!”

    凌玉很快开了个药方,耐心地解释道:“找个中药房拿药,回去之后熬药汤,一周就能好。另外,您千万要少吃糯米糕,那东西吃多了伤胃,不然即使好了了,还得复发!”

    老太太啧啧称奇,跟与自己一用前来治病的人,夸奖道:“真的是神医啊!连我爱吃糯米糕,也能看得出来。”

    凌玉从老太太手中接过一张一百元钞票,找了对方五十元,他收的诊金一向公道,所以即使走街串巷,依然有熟客千方百计地打听自己摆摊的行踪,然后找到自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