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78章 伯母请饮神水
    苏韬含了一口度数很高的烈酒,对准蜡烛最上方的火苗,用力喷出一口,顿时红光四射,现场原本静静围观的人忍不住出惊呼之声。.|2

    苏韬虽然没有穿道士服,但穿着长袍,动作轻盈地挥舞着桃木剑,给人一种出尘的感觉,每招每式都很到位,倒是真有几分茅山道士的风范。

    倪静秋站在一旁静静地欣赏,不仅想起年少时躲在被子里捧着武侠小说,幻想自己变成女主角的场景。苏韬现在这副打扮在现实生活中很少见,仿佛从那些小说里走出来的少年侠士。

    苏韬运剑的方式,并非胡乱使出来的,而是来自于自己师父江清寒的教给自己的江氏剑法。

    江氏剑法,不仅具备极强地实战价值,更关键的是欣赏性极佳。

    苏韬不时地腾空飞刺,手腕频频抖出朵朵剑花,尽管在场都是外行,但还是心中忍不住暗赞,这小子舞剑舞得真漂亮。

    偷空朝天上撒了一把糯米之后,苏韬运剑如风,准确地戳中了一张用朱砂写好的红色符文,顺势飘逸地在空中让符文绕了几个圈,然后突然朝蜡烛红芯上疾刺。

    黄纸遇火即燃,变成一团刺目的火焰。

    场内终于有人忍不住赞叹出声。

    苏韬在即将燃烧成灰烬的时候,将之往祭台中央摆放的一碗清水中刺入,动作一气呵成。

    倪静秋在旁边见苏韬认真地演戏,既是好气又是好笑,她目光投向汪巧珍,只见母亲大人手里捏着佛串,口中吟诵着佛经。

    道士做法事,主人家却在念佛经,简直可以用不伦不类来形容。

    但现场却没有什么格格不入的感觉,无论苏韬还是自己的母亲,都很投入其中。

    心知肚明、冷眼旁观的倪静秋无可奈何,但她对苏韬的医术还是有信心,知道苏韬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道理。

    至于老妈为什么如此配合,倪静秋也猜出一二。

    终于苏韬表演的仪式到了收尾的阶段,他先用桃木剑在空中胡乱画出一个图案,然后将木剑搁在桌案上,表情严肃地端起那碗泡了纸灰的清水,与汪巧珍道:“请您喝下神水。”

    汪巧珍只迟疑了数秒,就一口饮尽了一大碗“神水”,然后踱步走到祭台上,望着摆放在中央的母亲灵位,不由得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在家人的眼中,汪巧珍一直是个稳重、成熟的女主人,任何时候都不苟言笑,更从未看过她如此失态。

    汪巧珍原本也只是打算演个戏,没想到一而不可收拾,将自己多年的委屈,全部泄出来。

    这些年汪巧珍憋得很苦,无数次小姑子上门欺辱自己,她都隐忍不。自己嫁给倪步伟之前,汪家也是高门大户,不算高攀,甚至倪步伟这几年经营有方,也与汪家在商政两界提供诸多支持有关。

    汪巧珍一直默默忍受,对小姑子倪步清的气藏在心中,如今对着自己亲生母亲的灵牌,她终于将多年的委屈哭了出来。

    谁都不能理解自己,只有已经过世的母亲才会理解自己这么多年活得多么憋屈。

    苏韬也是在这点上故意选择了一个特殊的人物,戳中了汪巧珍的泪点。

    稀里哗啦,汪巧珍几乎哭得歇斯底里,她全身软,跪在祭台旁边,不过,并没有出现哮喘的症状。

    苏韬暗自观察汪巧珍,一抹红润的光泽出现在她的面颊上,这是气血消散的迹象,心中微微放心,自己的治疗方案还是没有问题的。

    高屋大宅之外,几个衣着奢华、穿金戴银的中年阔太凑在一起,能与倪家做邻居,在燕京均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长着一双细眼的张家太太手里捏着一根细长的烟,不时地吸一口,捏着声音,好奇道:“倪家这是做什么呢?”

    “做法事呢!”丰腴的陈太太低声道,“从下午就开始张罗,管家忙活了很久,听说有一个高人来给倪家冲洗霉运。”

    “哦?此话怎么说?”张太太觉得其中还有其他故事。

    “汪巧珍一直有哮喘,你是知道的吧?”陈太太叹气道,“其实并非她自己真有病,而是中邪,鬼上身了。”

    “啊?还真有这种事情?”高层圈子里的人也迷信,不少高官富绅都喜欢风水,所以这些阔太也相信鬼神。

    “究竟得罪了什么人啊?”张太太心急地追问道。

    “唉,还不是他们家姑嫂关系复杂。那个倪步清,对汪巧珍动辄辱骂。汪巧珍的母亲觉得女儿受辱,所以就附身了。”陈太太补充道,“这是那个做法事的高人说的,之所以会附身,主要是对倪家人不满意。汪巧珍这么多年,为倪家做了那么多事。倪步清的儿子是个。”

    张太太重重点头,为汪巧珍愤不平道:“那个倪步清性格的确泼辣,谁遇到这样的姑子,都会觉得头大。”

    陈太太怒道:“要我遇到这样的姑子,肯定不让她进家门,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谁允许她指手画脚?”

    张太太唏嘘道:“那汪巧珍性格很好,是个好脸面的女人,也不知道这股气憋在心里多久,换做任何人都得生病!”

    汪巧珍抱着母亲的灵牌哭得浑身软,倪步伟刚从公司回来,从管家那里得知生了什么,也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好几口气。

    倪步伟之所以这么多年跟汪巧珍保持夫妻名分,也是感动于当年汪巧珍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倪静秋。

    倪静秋虽然不是个男孩,但聪慧懂事,自己创建的新广传媒,如今蒸蒸日上,形势一片大好,虽然她不是个男孩,但倪家的祖业日后肯定要传给女儿。

    秘书站在旁边见倪步伟面色阴晴不定,误以为老板不高兴,低声道:“要不要让他们散了?”

    倪步伟摆了摆手,沉声道:“不用!让她尽情地宣泄一下吧。”

    秘书怔然半晌,倪步伟已经快步走进屋内,他连忙追了过去。

    法事持续了足有一个多小时,虽说阵势不大,但消息在圈子里也传开了。

    这就是汪巧珍认可举办法事的目的,只有消息传开了,才能让自己哭得很体面,同时,也让自己的小姑受到舆论的谴责。

    倪静秋开车将苏韬送回住处,笑道:“刚才我姑妈打了电话给我爸,你猜她说什么?”

    苏韬笑道:“估计是说要跟倪家一刀两断,从今往后不再来往!”

    倪静秋微微一怔,露出钦佩之色,感慨道:“你还真是料事如神!”

    苏韬耐心地分析道:“今晚这个法事,看上去是我提出来的,实际上是我配合你妈演的一场戏,一方面是为了给你妈正名,另一方面是要气一下你小姑。现在关键是你爸怎么处理,如果他处理得正确,你妈这心疲肝伤之症,就好了九成!”

    倪静秋也是个聪明人,经过这么一点拨,也是心知肚明,道:“我爸说,既然小姑这么说,那就一次性将她的股份以资金的形式给她,以后再也不往来了。”

    苏韬点了点头,道:“你父亲虽说性格很老辣,但在这件事情上处理得还是很正确的。”

    倪静秋补充道:“我妈这么多年来,给他提供不少帮助,两人就跟合伙人一样。我小姑从小就性格古怪,我奶奶特别惯她,等我奶奶去世了之后,她还几次想将自己儿子改成倪姓。”

    苏韬没想到还有这一茬,难怪倪步伟会这次会这么处理自己的妹妹。他微笑着问道:“伯母的状态应该好很多了吧?”

    倪静秋笑道:“身体如何,暂时不知道,但心情一定很好,方才她还让佣人拿出了一瓶葡萄酒,独自喝了小半瓶。”

    苏韬笑了笑,顺手就写了个药方,道:“按方抓药,一天两剂,喝完十剂,我再复诊。”

    倪静秋连忙谨慎地接到手中,虽然看不懂组合功效,也仔细看了看上面的药材,她从小是个药罐子,认出都是一些名贵的中药材。

    苏韬解释道:“放心吧,这和你妈之前服用的药物都不一样,叫做《驱邪散》。”

    方子来自于《御医经》,苏韬进行过改良,对于心脾肺肝胃都有好处。

    高明的中医就是这样,不会跟西医一样,开十几种药,每天吃药就跟吃饭一样,只要一个方子慢慢调理就好了。

    汪巧珍的病,病根在与足少阴肾经上,只要用针对性强的汤剂疏通这一经脉,保持气血流通顺畅,元气充沛,就能一通百通。至于先天性哮喘,也是与此经脉有关,光靠药方还不足够,后期复诊的时候,得给汪巧珍针灸几次。

    治疗这种慢性疾病,千万不能急,想要文火慢炖,才能彻底根治。

    大夫在给药方的过程中也有禁忌,开处方尽量不使用常规的药物。

    包括西医也是如此,很多病人觉得医院的药品价格昂贵,拿着处方去普通的药店,现找不到处方上的药物,是因为医院很注意某些药物的独家性。

    医生虽说明知病人可以用市面上广泛使用的药物,但一般会选择医院特供药物,如此一来,不会让病人有错觉,被冤枉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