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76章 心疲肝伤之症
    “法事?”

    汪巧珍复杂地看着苏韬,若是从一个年龄大的老人口中说出来,她或许觉得还有点合理,但如今这个词却是从苏韬的口中说出来,显然就有点古怪。

    正常人的逻辑,神棍一般的年龄都比较大,苏韬太年轻了。

    “没错,做法事,也是中医治病的一种方法,又叫做祝由术。”苏韬倒不是胡扯淡,耐心地解释道,“自古以来,用祝由术的方法给人治病,也是常有的事情。”

    祝由术存在已久,可以远溯上古。===傲世九重天漫画/bg82/===。

    《黄帝内经素问“移精变气论篇”》中提及,“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

    唐朝太医署中设有咒禁科,元明时期的太医院也设立十三科,祝由科便是第十三科。

    祝由术并非无稽之谈,而是有一定的原理。

    在传统中医看来,病因分为三种,内伤是因为“喜怒忧思悲恐惊”七种情绪,外伤是因为“风寒暑湿燥火”六种淫扰,第三种就是“鬼神致病”之说。

    而祝由术就是中医用来治疗“鬼神”导致的疾病。

    当然,作为现代人都知道,鬼神并不存在,所以鬼神致病,其实是一种心理因素导致的疾病。祝由术治疗的患者,大多心理不健全,所以儿童患者比较多。

    在农村,经常有些神婆,利用咒语、画水、喊魂等方式给儿童治病,这就是祝由术的一种形式。

    还有,偶尔也会出现一些癌症患者,明明医院检查之后对他已经宣判了死刑,但他回去之后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几年之后再检查,癌细胞竟然没有了。

    这与祝由术干预人的心理,有异曲同工之妙。

    从中医的角度来说,人体内的元气形同西医所说的免疫力,无论针灸还是中药,中医都是利用外力补气或者调气,提升人体自身的免疫力或者恢复力,达到治病的效果。

    祝由术的原理,则是让人保持良好的心态,心理暗示的方式提高体内的元气(免疫力),这样也可以治疗疾病。

    不过,自古到今,祝由术只是中医的补充,并不是治病的最主要手段。

    当然,苏韬给汪巧珍提起祝由术治病,只是一种策略,并非真的给汪巧珍心理暗示,让她自己提升免疫力,对抗病魔。

    汪巧珍想起一个古装电视剧里的情节,没好气地问道:“是不是摆个祭台,挥舞桃木剑,请几张符,燃烧成灰烬之后,放在干净的水中,让我吃下去?”

    苏韬笑道:“这是电视剧里经常演的情节,可以这么认为!不过,伯母,你如果真要让我治疗,那就得完全相信我,不能带有一丝的质疑,一定要诚心。”

    一旁的倪静秋在旁边给苏韬挤眉弄眼,他之前给自己治病,可没有用这种稀奇古怪的招术。汪巧珍本来就有点讳疾忌医,如今苏韬给人一种神棍的感觉,岂不是更难让汪巧珍的信服?

    汪巧珍摇头,沉声道:“我也尝试看过中医,但他们都没有提过什么祝由术!”

    苏韬淡淡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其他中医一般会给你‘发时治肺,平时治肾’的方法,你的肺、肾都属于阳虚之症,一般会给出温肾纳气、滋阴补肾、阴阳并补的方案,正常会开金匮肾气丸、右归丸、黑锡丹这三种药物。”

    汪巧珍眼中流露出惊讶之色,以前她找过中医请过药方,苏韬对当时的情况了如指掌,那些有名的中医用药的思路,全在“温肾纳气、滋阴补肾、阴阳并补”这十二字上。

    她于是追问道:“那为什么会没有效果呢?”

    苏韬有些无奈,苦笑道:“那些中医说的都是事实,你的病,不管请哪位中医,所用的药,都不会变。所以你请我治疗的话,如果正常来治,也是这个结果。如果不正常治,那就得按照我的办法来,用祝由术来治疗。”

    苏韬皱了皱眉,他之所以拐弯抹角说了这么多,是因为汪巧珍的病的确很难治,原本先天性哮喘就是个可以难倒天下百分之九十九医生的重病,而且汪巧珍身上还有其他病,以前的那些医生,治不好是因为药不对症,只看到其一,没有看到其二,问题出在汪巧珍本人的身上。

    苏韬在《御医经》中看过好几种类似的病案,这是高层圈子人群特有的病,简而言之,属于富贵病的一种。

    汪巧珍不仅肺、肾不好,心、肝上也有问题。

    如果是基层普通人家,汪巧珍有什么烦心事,随便发一顿牢骚,就能够疏肝消气,但汪巧珍不一样,每日养尊处优,缺乏运动,本身就容易肝火虚旺,尤其是身份地位很高,把很多事情都藏在心中,城府很深,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不会像市井妇女一样骂出来,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是盘桓纠结。

    肝气不顺,导致气血郁结,再加上先天性哮喘,所以汪巧珍在苏韬的眼中,生命之火很脆弱,随时会被一阵大风吹灭。

    如果不是倪静秋与自己的关系很好,苏韬绝对不会接手汪巧珍这样的病人。

    因为你很难跟她去沟通,排解她心中的抑郁。如果说,你试图三言两语就能让她平心顺气,也是不可能,因为像汪巧珍这样的女人,心智聪慧,如果她能想开的话,早就自己想得通透了。

    苏韬此前在宴会上虽然是匆匆一瞥,但也看出了汪巧珍的病情。

    汪巧珍除了先天性哮喘之外,还得了“心疲肝伤之症”。

    心疲,指的是心血虚症,表现为心悸、失眠、多梦及血虚等症状。

    肝伤,指的是肝主疏泄,表现为胁肋刺痛、症积肿块、舌青紫或瘀点瘀斑等症状。

    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

    现在汪巧珍五脏之四,心、肺、肝、肾都有病,治疗起来难度极大。

    先天性哮喘是因为家族遗传,原因在于肺、肾不好,但能让汪巧珍“心疲肝伤”的原因,肯定来源于后天,而且还与一段家事有关。

    在苏韬看来,先天病可以后天养,但后天病想要根治,难度奇大。

    “伯母,你信不信因果?”苏韬喝了一口茶,缓缓又问,他其实早已看见汪巧珍脖子上挂着一个金佛坠饰。

    “当然信!我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汪巧珍一愣,也不知道苏韬会问这个问题。

    “那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吗?”苏韬继续问道。

    “当然,我信佛!”汪巧珍答道,“既然有佛,那肯定有小鬼,不然地藏菩萨住哪儿?”

    “那我们做个试验吧!使用祝由术的话,什么药都可以不吃,可以请鬼神来给你治病了。”

    苏韬从行医箱中取出了纸笔,在上面花了一个复杂的符文,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地说了一堆,突然眼睛睁开,轻声呵斥了一句,“咄!”

    同时,伸出手指,迅速地将符文贴在汪巧珍的额头上。

    汪巧珍只觉得脑门一亮,脑海一片苍白,眼睛突然变大,眸光呆滞,仿佛看到了倪步伟的妹妹倪步清,指着自己鼻子破口大骂,“你这个断我倪家后的扫帚星!”

    紧接着,倪步伟已经去世的母亲也出现在眼前,站在倪步清的身边,冷冷地望着自己。

    汪巧珍眼睛瞪得很大,仿佛灵魂被抽空了一般,往事历历在目,她嫁到倪家之后,受到的诸多屈辱涌入脑海。

    因为她身患先天性哮喘,在男女之事上有限制,即使能生下倪静秋,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和带有运气成分。此后,她与倪步伟也再也没有其他孩子,某年除夕团圆饭,小姑子倪步清当众讽刺汪巧珍没有给倪家生下个男孩。

    当时除夕夜闹得不欢而散,隔了一年之后,倪步伟的老母去世,倪步清在哭丧的时候,重提旧事,当众奔丧的亲朋的面,说老母亲是带着怨气去世,因为自己的嫂子没给倪家生下一个继承家业的男孩。

    汪巧珍当场被气倒,不仅哮喘复发,还卧床休息了整整半年,从那以后,她与倪步伟的感情也名存实亡,成为了场面上的夫妻。

    苏韬并不知道这个原委,他刚才画的那个符纸,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效果,但上面加入了一些带有模糊人意识、产生幻觉的药物,所以贴在了汪巧珍的脑门上,就会让她产生错觉,勾起那些不快的往事。

    身旁的倪静秋见妈妈出现这个反应,大吃一惊,连忙扶住汪巧珍的身体。结果,还没来得及搂住,汪巧珍就倒下,同时大口大口地喘气,歪倒在倪静秋的身上。

    “我妈这是哮喘发作了!”倪静秋吓了一跳,泪水就从眼眶滚落,手忙脚乱地要去翻包里的喷剂。

    汪巧珍不仅呼吸急促,双目失神,泪水还从眼角流了下来。

    “妈妈!”倪静秋从包里取出喷剂,但效果欠佳,她急忙目光投向苏韬,“苏韬,你究竟对我妈做了什么?”

    苏韬不慌不忙地起身,伸手搭在汪巧珍脖上的穴位,轻声道:“不要着急,将她放平缓,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