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75章 要做一场法事
    虽然苏韬来到燕京没有太久,但期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先是成为了头条人物,如今又在燕京高端圈子里成名。

    人怕出名猪怕壮。名气打响了并非完全是一件好事,宋思辰打来电话,一向的好脾气却是发了好大的火气,因为苏韬折腾的动静太大,原本国医选拔就处于初审时期,苏韬闹出了这么多大动静,自然免不了饱受争议。

    在华夏有这么个原则,如果某个事物有争议性,一般选择一刀切。争议,是因为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一刀切虽说切除了坏的部分,也将好的部分排除。

    这样的处世哲学很省事,但也使得华夏很多行业和领域无法进步。

    因为新的事物,往往是带着争议,演变成主流,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

    国医选拔也是如此,因为苏韬饱受争议,给初审的评委们制造了很大的麻烦。不过,最终评委们还是选择让苏韬进入复试阶段,毕竟苏韬身后有不少潜藏的力量在推动,何况苏韬给人的形象,总体而言是正面和积极的。

    以“亲韩”的事件来看,最终结果不仅证明苏韬不亲韩,反而证实了苏韬是走出国门也具备影响力的年轻才俊,那些评委们并非是耳聋眼瞎之辈,他们为华夏医学界出了苏韬这样的少年英雄感到期待。

    “苏韬,我和老窦都希望你能顺利通过国医选拔,但你在燕京的动静闹得太大。老窦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整天琢磨着如何帮你安抚好中央保健委员会的那些评委。”宋思辰耐心地说道,“你的医术没有问题,但我担心你被小人陷害。”

    “应该没有那么复杂!”苏韬安抚道,“国医选拔不是一向讲求公平、公正的吗?”

    宋思辰无奈苦笑道:“国医选拔,向来只招募最优秀的医生。任何环节都不会徇私舞弊,但如果要阻止一个人进入其内,也有很多办法。因为选拔制度本身就是严格,所以也可以找出无数条款来否定一个人。你之所以能顺利进入初试,据我所知,是有大人物为你担保。如果你想顺利留到最后,必须慎重小心,毕竟大人物不可能始终为你保驾护航。”

    苏韬明白宋思辰的意思,恐怕是水老或者曹老在幕后出力的缘故,不然以自己闹出那么多事情,初审恐怕都过不了。他诚恳地说道:“谢谢师父的提醒。”

    宋思辰知道苏韬很聪明,有些话自己点一下,他就知道怎么做,语重心长地说道:“国医选拔一共有三个环节,包括初审、复审和终审。初审主要是由评委根据个人的档案材料,分析这个人是否有国医的资格。复审以面试为主,由专家组评委与参选者进行面对面的交流,问题一般都比较随意,不仅包括专业知识,而且可能涉及时事热点、国家战略,因为国医要为许多领导服务,不仅要健谈,而且要具备渊博的知识。至于终审,以斗医形式为主,从十个候选者中挑选出医术最精湛的三人。”

    苏韬对具体的选拔环节有所了解,道:“我会认真准备复审,研究新闻和时事热点。”

    宋思辰点了点头,火气渐消,微笑道:“全球医学峰会上你胜了金崇鹤的的事迹,你表现得很出彩。我们新中医联盟最新一期会刊上,会重点介绍这个故事,也希望能给业内更多年轻人树立榜样。”

    宋思辰这摆明是了打你一棒槌,再塞给你一个甜枣吃,这为师育人的技巧。

    苏韬有点不好意思,谦虚地笑道:“一件小事而已,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了吧?”

    宋思辰却是极其认真地说道:“现在华夏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来竖起旗帜,扛起大梁,你千万不要觉得肩上的担子重,压力大,这是你应当承担的责任。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苏韬连忙严肃地说道:“谢谢宋师的鼓励!”

    宋思辰幽幽叹了口气,又道:“燕京是一个大染缸,是华夏社会的缩影,城市里聚集了各种各样的人,你此次燕京之行,不仅是为了参加国医选拔,更是要见识一下那里的人物,相信对你日后行医,也就很多好处,不过,一定要注意低调谨慎,不要招惹太多敌人。”

    苏韬明白宋思辰的良苦用心,暗忖自己现在惹的仇敌还真不少,嘴上却是要宽慰宋思辰,道:“宋师请放心,我一定夹着尾巴做人。”

    “信你,就见鬼了!”宋思辰无可奈何地一笑,“你有几个师兄在燕京,我会跟他们打好招呼,如果出了大事,他们肯定会出手帮你。所以你也不要担心被人欺负。”

    苏韬心中一暖,对宋思辰格外的感激,真心对你好的长辈就是这样,一方面严厉地教育你脚踏实地的做人,另一方面真出了事情,也会出面给你遮风挡雨。

    尤其是宋思辰这种老一辈的人物,对师徒之情看得特别重,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与言行之中。

    与宋思辰又交流了几个参加国医选拔的注意点,苏韬才挂断电话,虽然自己另外一个师父窦方刚没有跟自己通电话,但想必也为自己近日来在燕京闹出的诸多风波忧心不已。

    苏韬走到卫生间,用凉水拍了拍脸,努力告诫自己,要集中注意力,他此次来到燕京关键的目的,是参加国医选拔,千万不能被其他所影响,一定要专心备战才行。

    于是,他就这么将自己关在家中连续数日,熟读宋思辰与窦方刚的行医笔记,了解历届国医优胜者的生平,研究此次参加国医选拔的对手。

    ……

    临街的咖啡馆内,坐着两个女人,两人的外貌有几分相似,若是不注意细看,会误以为她俩是姐妹,正是倪静秋和汪巧珍母女俩。

    “妈,等会苏韬来了,你千万别紧张,他问你什么,你如实地回答,就可以了。”倪静秋笑着与汪巧珍道,“他的医术真的很好,我的哮喘已经控制下来,再巩固一段时间就能彻底痊愈。前不久的家宴,我其实就是带他给你瞧病,没想到后面惹出了那么多事。”

    “原来是这样!我很好奇,一直想问你,你跟他是什么关系。”汪巧珍无奈地叹气道,“你妈也不是那么固执的人,如果你早就说明原因,我肯定会答应。你也犯不着骗我吧,说什么来和你见见新男友!”

    倪静秋得意地用习惯搅拌着芒果味果汁,道:“你啊,已经对医生有恐惧心理了,如果不是这样,你哪能愿意跟我来见苏韬呢。”

    “苏韬长得不错,不过太年轻了。如果你真跟他谈恋爱,我铁定不同意!”汪巧珍摇头评价道。

    倪静秋没好气地白了汪巧珍一眼,耐心解释道:“妈,苏韬是我的男闺蜜,你可别乱说!”

    “男闺蜜?”汪巧珍皱眉,“有男闺蜜的都是大龄剩女,找不到合适的男人婚嫁,所以找个男人慰藉情感。你千万别做这种蠢事,赶紧给我收了这个念头。”

    倪静秋咯咯地笑出声,尾指勾掉笑泪,道:“妈,我今年才二十六岁,离剩女还很远吧?”

    汪巧珍叹气道:“女人的青春稍瞬即逝,二十六岁已经是青春的尾巴,我原本打算让你今年就出嫁,结果恁是没赶上。”

    倪静秋知道汪巧珍的心情,她与自己一样也是有先天性哮喘,当初为了生下自己,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所以对自己这个女儿也是格外的宠爱。

    倪静秋伸手握住了汪巧珍的手,乖巧地允诺道:“妈,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在三十岁之前,将自己嫁出去。”

    汪巧珍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也不要随便应付我,还是得找个合适的人,像霍坤那样人,千万不能嫁。”

    倪静秋“嗯”了一声,听见门口传来风铃叮叮当当的清脆声音,连忙望过去,只见苏韬行色匆匆地走入,目光落在自己这边,她连忙站起身,兴奋地摇了摇手。

    苏韬疾步走过去,先礼貌地与汪巧珍喊了声“伯母好!”

    倪静秋上下打量苏韬,见他唇下竟然有胡渣,看上去很憔悴,疑惑道:“怎么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苏韬如实说道:“最近在冲刺学习,把自己关在家里久了,所以整个人就霉掉了。”

    汪巧珍见苏韬挺幽默,笑问:“你在冲刺什么?”

    苏韬也不隐瞒道:“我这次来燕京,是为了参加国医选拔的。”

    汪巧珍也不知道国医选拔具体是什么,笑道:“年轻人爱学习是好事。”

    倪静秋喊来服务员,帮苏韬点了一杯绿茶,然后笑道:“咱们也别绕弯子了,我妈的病,你得帮忙看看,一定要治好!”

    苏韬无奈苦笑,与汪巧珍道:“伯母,请伸手,我给你搭个脉。”

    汪巧珍犹豫了一下,见女儿不停给自己鼓励,伸出了手腕。

    苏韬搭脉很快,等咖啡送上来的时候,已经对汪巧珍的病情心中有数。

    见倪静秋满脸期待,苏韬沉声道:“伯母的病情很复杂,而且常用的方法无效,恐怕要做一场法事,才能彻底解决疾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