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67章 叶氏姐弟复仇
    宴会突然炸开锅,众人议论纷纷,大部分人的目光都盯着走进来女子,苏韬也不由自主地望了过去,女子长得极其妖冶,身材婀娜娉婷,穿着一件火红色的礼服,高高盘起的头上戴着散着璀璨夺目光芒的桂冠,脸上抹着浓妆,妖气十足。|2苏韬喜欢那种清纯如水的女人,对于浓妆艳抹的女人,没有太多的好感。

    但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涂抹着浓妆,却给人一种独特的美感。

    她的浓妆掩盖住了本来的面目,但却有种性感撩人的气息,举手投足,一动一静,都让人窒息。

    她年龄应该不大,但却用脂粉恰当地掩饰了年龄,给人一种压得住场的气势。

    在场不少男性都感觉窒息,感慨这女人的美艳,名不虚传。但,他们欣赏的目光中有多了一些敬而远之,因为花园中最浓艳的花朵,往往身上的刺儿也最多,是最不易采摘的。

    倪静秋原本正准备向父母介绍苏韬,但没想到来了一个不之客,她一出现便艳压全场,让男人心动,让女人心颤。

    “谁?”苏韬狐疑地望着倪静秋。

    “叶灵,燕京圈子里最有名的女人。”倪静秋叹了口气,无奈道。

    “为什么她的出现,比你的气势更加惊人,周围大家把重点都转移到她身上去了。”苏韬继续问道。

    “因为大家都想看笑话,好奇叶灵如何让我难堪。”倪静秋面色凝重地补充道,“她是霍坤的表妹。”

    叶灵身后跟着一个身材不算特别高大,但体型异常结实的男人。

    苏韬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暗叹了口气,叶灵能够冲进来,应该是依靠这个男人。

    从男人走路的姿态来看,这是一个力量很足的人,他将重心压得很低,全身保持高度的紧绷,只要出现任何异状,就会展现出惊人的爆力。

    保安没拦住这对男女,从后面跟了进来,手里拿着甩棍,警惕地围着这对男女。

    叶灵笑了笑,道:“弟,他们还没有尝尽苦头呢?”

    叶盛咧嘴一笑,露出满口黑牙,道:“姐,你放心吧,只要他们敢近身,我保证揍得他们满地找牙。”

    叶灵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保安忌惮叶盛的拳脚功夫,所以纷纷往后腿。

    直到还有两三米,两人就要靠近倪静秋,保安队长突然大喝一声,其余保安知道再也躲不过,这是拿人钱财的悲哀,明知会是一顿暴揍,还是得咬牙冲过去。

    叶盛嘿嘿邪魅地一笑,站在叶灵的身前,双腿如同弹簧般飞出去,那些保安刚近身,就被踹飞出去,一百多斤的大汉,均被踢得腾空而起,砸在摆放着美食的厅内长桌,足见这腿劲有多么的凶猛。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原本还准备蹭吃蹭喝一顿,如今看来是不成了。

    倪家的背景,苏韬心中有数,敢两个人堂而皇之地冲到宴会现场,动手打人,足以证明这两人绝不是省油的灯。

    倪静秋的父亲倪步伟皱眉,叹气劝道:“叶灵、叶盛,看在你们父母面子上,我不跟你们一般计较,离去。”

    苏韬微微一凛,难怪对方如此嚣张跋扈,原来是叶家人。

    “倪伯伯,今晚我们也不想闹事,只是想来问静秋一件事,没想到这些不长眼的狗东西,说我们没有请帖,就不允许我们进来,还试图跟我们动手。”叶灵清脆的声音在厅内飘荡,仿佛出谷的黄鹂一般动人悦耳,有种天然的感染力,仿佛他们才是受害者。

    倪步伟皱眉,沉声道:“叶灵,保安阻拦你们进来,也不是你们动手砸坏这里的理由和借口吧?今天我在招待宾客,你强行进入,保安拦阻你们是分内之事,至于你们动手,破坏了宴会,是你们不对。”

    叶灵妩媚地冲着倪步伟一笑,道:“这么一分析,的确是我们冲动了,向您道歉。我们都是晚辈,在您的眼里都是小孩子,所以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倪步伟暗叹了一口气,道:“都说叶家龙凤同胞,一文一武,果真是名不虚传。叶盛身手惊人,叶灵口齿伶俐。我和你们的父母关系很好,我可以当作你们是小孩子不懂事,瞎胡闹!还是那句话,赶紧走吧!”

    “想要我们离开,也不是什么难事。我们是冲着您女儿来的,只要和她说几句话,我们立刻就走人。”叶灵狡猾地笑道,“你也知道我爸的性格,今天倪家造成的损失,他肯定会加倍补偿你们。”

    倪步伟终于有点恼怒,愤然道:“叶灵,你这话说得有点过分,难道我倪步伟缺那点钱?”

    言毕,他取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结果并未如愿,电话响了几声,并没有被接通,面色深沉地望着叶氏姐弟,意识到今晚这两人冲过来极有可能是叶家默许的。

    倪家在燕京虽说实力属于一线阵营,但这十年的时间,相对于叶家、秦家这两大家族而言,出现了一些变化,家族没有顶尖的人才处于军政两界的顶尖位置。

    虽说倪家掌握的财富最为雄浑,但因为军政方面位置不牢,处于一定的劣势。

    原本女儿的婚事,也带有结盟的意图,虽然霍坤不是叶家人,但他的母亲却是叶氏族长的亲姐姐。

    否则的话,以霍坤的为人和家境,倪步伟如何会同意这门婚事。

    按照倪步伟与叶一龙达成的建议,一旦倪静秋与霍坤完婚,倪家和叶家在南非自由州新金矿的问题上可以深入合作。倪家提供资金和技术,叶家提供政府资源与军队辅助,保证项目顺利开展。

    但现在霍坤的名声尽毁,即使再多的财富,倪步伟也不会将女儿许配给一个声名狼藉之人。

    现在倪步伟很尴尬,叶灵和叶盛这对兄妹,处处以晚辈自居,让人觉得是少年人的胡闹,所以他不能动真格的,毕竟如果真把矛盾给激化,不仅叶家和倪家的合作再无可能,甚至还会爆两大家族的战争。

    投鼠忌器,是倪步伟现在的心理状态。

    任何家族战争,必然会导致巨大的损失,倪步伟暂时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他更担心这幕后有许多阴谋等着自己,所以不能雷霆出手。

    倪静秋瞧出父亲的为难之处,主动道:“爸,事情因我而起,自然我来承担。”

    倪步伟点了点头,暗叹了一口气,既然是小辈之间的矛盾,倪静秋能够完美的处理好,那是最适合不过的事情。

    “啪啪啪!”

    叶灵优雅地鼓掌,似笑非笑道:“不愧是差点成为我表嫂的女人,还是有几分勇气的。放心吧,我弟弟一双铁腿可以毫无顾忌地打伤那群倪家的狗腿子,但绝对不会动你一根汗毛。人和人的身份有差别,所以待遇也不相同,我只是想让你回心转意,虽然你背叛了我表哥,但我还是愿意接纳你,只要你收回悔婚的想法。”

    倪静秋面色凝重地说道:“叶灵,这是我和霍坤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插手!”

    叶灵淡淡一笑,道:“你别误会。第一,我不是在祈求你,而是通知你,如果你不收回这个想法,以后麻烦不断。叶家的亲人,从来都不会被人欺辱,一定要找回颜面;第二,经过此事,全世界也只有我表哥还愿意娶你,只要他还想娶你,你就不能拒绝,别的男人更没有机会,不然的话,就是与我姐弟俩为敌。”

    叶灵说得很巧妙,与她姐弟俩为敌,而不是与叶家为敌,本质一样,分寸掌控得很好。

    倪静秋冷笑道:“还真是强盗逻辑!”

    “那也是你羞辱人在先!”叶灵目光落在倪静秋身边的苏韬身上,眼中闪过一道意外的目光,凑到同胞弟弟叶盛耳边低声嘱咐了几句。

    这对姐弟显然认出了苏韬。霍坤出事,苏韬是主使者,因此他们看过苏韬的资料。

    叶盛咧嘴一笑,双手交*合,右手捏着左手的骨关节,出“嘎达嘎达”的脆响,然后朝苏韬径直走了过去。

    倪静秋微微一惊,明白叶盛的目的,连忙催促苏韬,“你快走,叶家的这对兄妹在燕京是有名的疯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们肯定认出你,现在想要报复你。”

    苏韬笑道:“连倪家举办的宴会,他们都敢这么放肆大闹,如果他们想找我麻烦,整个燕京城还有我藏身的地方吗?”

    倪静秋微微一怔,暗忖是这么个道理,她低声叹气道:“你是我带过来的客人,不能让你受伤,你还是先走吧,我拦着叶盛。”

    苏韬还没有反应得过来,倪静秋就朝叶盛走了过去,拦住了他的来势,沉声道:“叶盛,你站住!”

    叶盛咧嘴一笑,道:“我很少打女人,你给我让开!”言毕,他用手一拨,将倪静秋给推到一边。

    倪静秋一个踉跄,撞在了桌沿,半晌站不起身,目光瞄向了父亲,见他神色漠然,意识到他暂时还没有打算出手,制止叶家兄妹。

    站在倪步伟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瞬间往前踏了一步,却被倪步伟暗示摇头,显然事情还没严重到自己出手的地步,就不能轻易地先动手,这样会成为叶家后期报复的借口。

    苏韬看在眼里,唏嘘不已,对倪静秋的父亲的好感降到零。

    虽说他也能理解,在这个世界上,越是地位高的人,心思越复杂,自己虽说是客人,但对于倪步伟而言,并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所以倪步伟觉得,自己替苏韬拦住叶盛,并没有必要,相反,如果叶盛将苏韬打成个猪头,说不定还能在后期和叶家讨价还价时,增加更加具体的证据和更多的筹码。

    眨眼之间,叶盛已经拽住了苏韬的领口。

    站在倪步伟身后不远处的倪母汪巧珍开口阻止道,“你不能动手打客人,赶紧松手?”

    虽然女儿还没来得及向自己介绍苏韬,但汪巧珍知道这是女儿带来的同伴,甚至还为拦住叶盛,被推倒在地,所以会出言阻止。

    苏韬心中一宽,倒不是因为汪巧珍的阻止,能让自己免于被叶盛揍一顿,而是汪巧珍如果此刻不开口相助自己,他绝无可能帮汪巧珍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