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66章 高端圈子聚会
    倪静秋的办公室另有乾坤,长排书柜旁边有一个白色的门,里面应该是更衣间或者是休息室。

    “你这次来华夏准备逗留多久,如果长期定居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几处价格不错的商品房,打个折卖给你。”倪静秋走出来之后,换了一身适合参加高端聚会的衣服,蓝色的露肩礼服,脖子上挂着价值不菲的铂金坠饰,纤细的手指捏着一个红色的手抓包,踩着镶嵌着宝石的红色尖嘴高跟鞋,身材婀娜修长,说不出的雍容优雅。

    “为什么会这么问?”苏韬暗忖等得时间有点长,但还算值得,不得不说倪静秋的身材不错,尤其是胸口白腻的饱满相当傲然,他的目光看似漫不经心地在那片白皑皑的皮肤上游曳,有些意外地笑问,“现在燕京的房价这么高,随便一套三居室都得近千万吧?”

    倪静秋拿着一面镜子,打量着妆容,笑道:“以你的医术,只需要稍微宣传一下,生意便绝对不会比将军胡同的王家差,购买三居室的房子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将军胡同的王氏中医堂,一方价值万金,“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是华夏中医最富盛名的医馆。

    苏韬听出了倪静秋的真正意图,笑道:“你觉得我应该留在燕京发展?”

    倪静秋点了点头,微笑道:“我研究过你的产业,除了三味国际之外,我也对岐黄慈善,也进行过深度了解,虽说暂时看不出什么深浅,但长远来看,是一个有潜力的朝阳产业。如果你愿意在燕京发展,我可以成为你的投资人。”

    苏韬笑道:“我有点受宠若惊了。”

    倪静秋淡淡一笑,道:“你就别装模作样了。我对你很了解,以你和水家的关系,其实在燕京扎根并不难。你虽然现在有两个连锁中医堂,但想要尽快走入正轨,还是得从燕京试水。只有在国家的腹心打响名气,你在全国连锁布局,才能顺风顺水。”

    苏韬很意外,他再次对倪静秋有所了解,自己想再骗这个女人基本不可能,因为精明的女人,绝对不会走眼两次,她对自己现在的情况真的很了解。

    或许是因为被霍坤背叛的缘故,倪静秋对苏韬也进行了详细调查,她最终与霍坤果断地分手,对苏韬还是保持如此亲密的关系,一切都是在收集了大量的情报分析得出的结果。

    倪静秋绝对不是一个随意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倪静秋经过调查之后,知道苏韬与自己在公园相遇的确是一次意外,并不是故意接近自己,她才会放心地与苏韬继续交往。

    苏韬想了想,笑道:“每个华夏人,心中都有一个梦,将在紫禁城里购置一栋房子,视作人生最大的梦想,我也不例外。不过,房价实在太高,让人难以接受。”

    倪静秋笑了笑,道:“如果哪一天你真的想在燕京安家,可以告诉我,我有几处地段不错的房子,可以打折转卖给你,”

    “几折?”苏韬没想到和倪静秋聊得这么自然,竟然谈起了“房”事。

    “现在市场价的八折吧?”倪静秋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肯定赚得不少!”苏韬佯作不悦地腹诽道,以倪家的经济财力,入手的房源绝对在几年乃至十几年前就已经购置的。

    “我是个商人,当然在商言商,亲兄弟还明算账。如果你想借住的话,我租金可以分文不取,如果是卖给你,我还是得收点利润,这是规矩和原则。”倪静秋笑着说道。

    苏韬泯了一口已经变温的白开水,好奇道:“你为什么诱惑我在燕京安家置业?”

    倪静秋微微迟疑,也不隐瞒道:“你是一个医生,应当能了解一个大病初愈,老病鬼的内心……我真的害怕旧病复燃的那种滋味,如果你在燕京,我哮喘一旦复发,可以很快找你治病,解决痛苦,但如果你不在燕京的话,那我就得多熬一段时日。”

    苏韬暗叹了口气,倪静秋真没有将自己当成外人,掏心掏肺的真心话,都说出来了。

    苏韬沉默片刻,笑道:“我已经让人物色合适的门店,准备在燕京开一家三味堂分店。”

    倪静秋主动说道:“这事儿包在我身上,我给你找门店,租金也由我来承担,利润咱俩均分,如何?”

    苏韬微微一怔,意外道:“总觉得好事来得太快太疾,有点做梦的感觉。”

    倪静秋笑道:“我想尽快地偿还人情债。”

    苏韬暗叹倪静秋太会揣度人心和驾驭人心,明明自己什么好处都没还捞到,一切暂时都是空中楼阁,但倪静秋开了个空头支票,金口画了一个饼,苏韬不知不觉就对倪静秋生出好感,难以自拔地生出一定要帮倪静秋母亲治好病的决心。

    相比较霍坤的处人与事,倪静秋的手法高明好几筹。

    不过,从对话的细节之处,还是能看出倪静秋没有走出霍坤的阴影,比如她会短暂地走神,或者情绪会偶尔的低落。

    人就是这样,心智再强大,也有脆弱的时候。

    坐在商务车内,前往家宴的地点,苏韬见倪静秋一直沉默不语,他笑着问道:“是不是在担心今晚的宴会?”

    倪静秋笑道:“我脸皮厚,是无所谓!悔婚是我做出的决定,我只是担心父母,毕竟他们都是面场上的人,出了这种问题,他们肯定感觉面子上无光。”

    苏韬安慰道:“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你和霍坤断了关系,但你的父母了解霍坤真实的为人,会觉得你跳出火坑,即使外人再如何指责,他们也会站在你的立场,坚定不移地支持你的决定。”

    倪静秋嚯了一口气,故作轻松道:“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我要做坚强的海燕!”

    倪家主办的家宴比想象中规格更高,从举办地点的地下停车场就看出一二,全部都是价值百万以上的名贵豪车,倪静秋虽然很早抵达,但没有直接下车。

    苏韬从车内可以看到男男女女们穿着各种当下欧美最流行的春装,陆续从名贵豪车内走出,搭乘电梯前往宴会现场。

    倪静秋的手机振动,她接通之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平静地说道:“爸,我已经在停车场,等下就会上来。”挂断电话之后,幽怨地望了一眼苏韬,自嘲道:“咱们得走了!”

    倪静秋很了解他们这个圈子,尽管倪家的背景雄厚,但出了退婚的事情,肯定会惹来圈内人的指指点点。

    倪静秋一出场,众人纷纷开始交头接耳,不少人嘴角噙着笑意,脸上满是温暖,虽然嘴里掺和着各种刻薄的话语,苏韬看得懂唇语,所以能深刻感觉到倪静秋身上的压力并非杞人忧天。

    流言蜚语可杀人,尤其是对一个女性而言,虽然现在时代不同,女人不讲求三从四德,但真遇到了感情波折,受到社会指责的,依然是女性。

    尤其是霍坤落魄,倪静秋直接悔婚,这显然不合华夏自古以来婚姻观念。

    这个社会是男权当道,虽说女性地位在逐步提高,但在道德层面,女人要遵守更多的条条框框。

    比如男人在外面乱玩,依然被视作风流,但女人在外面乱玩,那就是公交车和破鞋。

    当然,这也是因为霍家在暗地里发布了许多不利于倪静秋的谣言,还恶毒地攻击倪静秋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不能行男女之事。

    站在角落里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看到倪静秋身边的苏韬,表情微微一怔,深深地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皇叔佟左青用装着棕色洋酒的玻璃杯轻轻地碰撞了一下男人手中的酒杯,感慨道:“你的对手,比想象中要更强,原来真的不只是和水家千金关系暧昧,还踏上了倪家的这条大船。”

    男人正是秦经宇,他面色阴晴不定地冷笑道:“不过是一个医生而已,竟然能出现在这个场合,咱们这个圈子是不是水准越来越低了?”

    佟左青知道秦经宇是对倪家不满,国家知识产权局孟局长那边给秦经宇做了解释,倪家出手,给三味国际疏通关系,所以恶意抢注专利的风波不得不告一段落。

    佟左青淡淡笑道:“你应该让水家千金来现场看看,不过她好像从不出席圈内的活动。”

    秦经宇不悦地皱眉,道:“君卓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就是一张干净的白纸。而且,她不在场才是好事,你我心知肚明,苏韬和倪静秋暂时只不过是大夫和病人的关系,真让她碰见了,稍加解释,就可以将疑团解开。”

    佟左青微微一愣,对着秦经宇比了个大拇指,笑道:“果然还是秦大少想得深远。”

    秦经宇冷声道:“苏韬与倪静秋一同出席宴会,明天圈子肯定会炸开锅,这小子这步棋走得倒也不错,借助倪静秋顺利地走入圈子,由此可见,是一个心思缜密之人。君卓跟着他,绝对只会被他利用,我怕她会受委屈。”

    “秦大少,还真是用情至深啊。”佟左青泯了一口酒,菊花脸皱成一团,朝不远处瞟了一眼,眼中爆出精芒,笑道,“有意思,我觉得今晚会发生很多事情。”

    秦经宇顺着佟左青的目光扫过去,宴会现场出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他嘴角也浮出一丝笑意,道:“看来我今晚注定只是配角,只需看戏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