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65章 慧黠的倪静秋
    倪静秋没有将苏韬当成外人,让他坐在沙发上,自己雷厉风行地处理了几份文件,不得不说,在工作状态下的倪静秋比想象中要强势与认真。

    中途,一个总监级别的男人被她喊进来,她厉声训斥了男总监足有半个小时,原因是他将项目投资书中的财务报表弄错了数据。

    见过财务报表的人,都应该知道,上面有大量的数据,尤其是新广传媒是一家集团企业,每个子公司的财务报表都截然不同,因此能记住每个子公司资产负债表、利润表及现金流量表中每一个空格上面的数字,这体现了倪静秋的细心与用心。

    倪静秋处理完了手上的工作之后,也没忘记帮苏韬处理一下三味国际抢注专利的事情,比想象中要更加顺利地解决了。

    苏韬很快接到晏静的电话,纠缠三味国际多日的专项调查组给出结果,对三味国际恶意抢注专利权处罚两千元。

    对于想摆脱源源不断麻烦的三味国际而言,两千元的处罚金,等于九牛一毛,无疑是用最低的成本,解决了最大的麻烦。

    晏静好奇苏韬是用什么办法解决了问题,苏韬碍于坐在倪静秋的办公室内,也就没有仔细说明,只能言简意赅地说,一个很好的朋友,帮自己解决了问题。

    华夏虽然是个法治社会,但人情依然占据半壁江山,有时候有钱也不一定有用,有强大的关系网,往往兵不血刃就能解决麻烦。

    倪静秋说是家宴,其实并不是想象中的场景,倪家几口人坐在家里的餐厅,围着饭桌上吃饭,而是倪家宴请圈内好友的一场盛大的聚会。

    直白点来说,是燕京高层圈子中的一场大聚会,基本上只要排得上号的人物,都会出现在聚会上,包括商界、政界名流,他们聚在一起是为了联络关系和感情,交流商机与资讯。利用圈子里这样的聚会,可以互换资源。

    这种聚会的成员是固定的,极少会有新面孔出现。一开始出现的目的,是为了让几个大家族的子弟们从小熟悉,形成良好的阶级情谊,等长大之后,继承家业之后,凭借儿时培养的情感,能够相互扶持。

    久而久之,这成为了一种默契,每年会举办五六次,由不同的家族操办,而此次聚会的主办方风水轮流转,由倪家进行承办。

    按理来说,如果霍坤不出事的话,倪静秋应该与未婚夫出席,但倪静秋如今与霍坤分手,已经成为燕京高端圈子众所周知的事情,而倪静秋又不愿意一人出面,所以就琢磨着让苏韬陪自己一起参加这个倪家家宴。

    等倪静秋说明聚会的重要性,苏韬不仅苦笑道:“如果换成其他情况,我陪你参加一次聚会,也不算什么。但今天这场聚会,是由你父母主办,你和霍坤的婚事刚刚告吹,我现在陪同你参加,岂不是有点尴尬”

    你静秋微笑道:“你很敏感,不过你不能拒绝。出于道义,我已经帮过你了,你也必须帮我。”

    苏韬知道倪静秋让自己陪她参加,一方面固然是借机会给自己的母亲治病,另一方面也是想转移注意力,利用苏韬作为话题,而让大家忘掉自己与霍坤那段已经成为历史的婚事。

    “我觉得心慌”苏韬无奈苦笑道,“被别人误会了,怎么办我可是有女朋友的。”

    “怎么个误会法”倪静秋似笑非笑地问道。

    “你刚和霍坤分手,就和一个英俊潇洒,器宇轩昂的年轻才俊同进同出,别人会觉得我是第三者,破坏了你俩的感情。”苏韬理智的分析道。

    “第一,忘掉一段旧的情感,最快速的方法,就是开始一段全新的感情,第二,你的确是我和霍坤的感情破裂的关键原因,用第三者来形容你,并不为过;第三,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如果不是为了找个机会给我妈治病,我随便找个男人陪我出席宴会,并不是一件难事。毕竟这年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街跑。”倪静秋言辞犀利的说道。

    “前面几句说得有点道理,最后一句有点小问题。”苏韬笑着更正道,“男人都有三条腿,两条腿的还真的很难找。”

    倪静秋微微一怔,反应过来,笑出声道:“以前觉得你挺沉稳甚至木讷,没想到跟你单独相处下来之后,发现你的嘴巴挺厉害。”

    苏韬脸皮很厚地笑道:“我这个人属于慢热型,真正熟悉了之后,才会让别人觉得我特别有内涵。”

    “自吹自擂的功夫也挺厉害,一看就没少骗女孩。”倪静秋与所有的女人一样,都是听觉动物。和霍坤相处久了,早已没有一开始的新鲜劲,平时只是嘘寒问暖,早已忘记了男女斗嘴的乐趣,从苏韬的身上却是重新感受到了这些甜蜜的影子。

    苏韬摇头,严肃地说道:“你误解我了。我从来不骗人,尤其是女人。”

    倪静秋晃了晃手指,点破道:“这就是一句最大的谎言。”

    苏韬有点紧张地望着倪静秋,佯作镇定地问道:“此话何解”

    “我觉得,你应该自己坦白。”倪静秋笑着说道。

    苏韬知道自己和顾茹姗的关系隐瞒不住,叹了口气,解释道:“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要说一些善意的谎言。没有任何利益,只是纯粹地想帮助别人,我觉得,这种欺骗应该值得谅解和嘉许。”

    倪静秋似笑非笑地望着苏韬,感觉这个年轻男人说话特别有趣,她继续逼问道:“继续说下去,我想听听你还有什么样的古怪逻辑,然后再决定是否原谅你”

    苏韬叹了口气,动情地说道:“茹姗是一个自立、坚强、有韧性的女人,她为了守住自己的理想,分明可以过很安逸的生活,却是很固执地在燕京漂了很多年,我觉得这样的女人让人感动,为她出卖我的灵魂和原则,说一个无伤大雅的善意谎言,却能给她的人生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我觉得值得”

    倪静秋轻吁了一口气,道:“好吧我相信你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和茹姗的关系有古怪,只是没有点明和戳破而已。”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这是一个经不起深究的谎言。我原本也以为,你会默契地帮我们一直守下去。”

    倪静秋歪着脑袋,想了想,慧黠地笑道:“我有一个更好的提议,如果你答应我,我就原谅你了。”

    “哦”苏韬奇怪地望着倪静秋。

    “之所以你们会对我撒谎,是因为顾茹姗的主意,她想利用我,获得剧组的角色。现在呢,我要求,你和我一起撒谎,来隐瞒顾茹姗。”倪静秋吨鲁钝,调皮地笑道,“你要答应我,不要让茹姗知道,我其实已经知道你俩的关系。”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倪静秋是一个挺善良的人,如此一来可以避免让顾茹姗尴尬。他嘴上却是不屑地笑道:“真不明白你们这些女人,为何喜欢生活在谎言之中。”

    倪静秋淡淡笑道:“因为女人心海底针啊”

    顾茹姗用谎言欺骗了自己,自己就要用谎言再次欺骗顾茹姗,这也是很正常的报复逻辑。

    女人确实很难读懂。苏韬想起老妈曾经警告过自己的,越是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女人,越是不能相信,他现在从倪静秋的身上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虽然绝大多数能够感觉到倪静秋是善良的,但那些可能是虚假的外表。

    当然,女人的狠毒,往往出现在同性的战争之中,至少倪静秋目前对自己只有单纯的善意,这点他是可以确定的。

    苏韬皱起眉头,在倪静秋看来,仿佛是在担心顾茹姗。

    倪静秋连忙笑着解释道:“你也没有必要太过担心,我对茹姗的印象不错,她是个很上进的女人,我只是想跟她开个玩笑而已。”

    苏韬的心情这才豁然轻松,无奈苦笑道:“你比想象中要精灵古怪”

    倪静秋呼出一口气,放松地说道:“用词很精准,我喜欢这个评价不过,你应该要理解,在我们这个圈子,谁都得多几个心眼。”

    苏韬淡淡评价道:“从一出生开始,你们的父母就开始言传身教,处理事情,要学会灵活变通了吧”

    倪静秋无奈苦笑道:“在别人的眼里,大家都觉得富家子弟都是脑袋被门挤过的,但事实并不如此,今晚你到现场去看看,绝对会有所改观,有不少妖孽。”

    苏韬认同倪静秋的判断,虎父犬子的概率事实上很低,现在连普通老百姓都知道小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何况那些出生就含着金钥匙的高门大户子弟,在精英化教育下,均不是省油的灯。

    苏韬摇头笑道:“对于那些高门子弟的明争暗斗,我并不感兴趣。我会将注意力放在你母亲的病上。”

    倪静秋悠悠地叹了口气,道:“之所以让你通过这个场合见我妈,主要是因为这样可以让她不至于很紧张,我妈这么多年没少接受医生的治疗,但效果甚微,久而久之,内心深处对医生有些排斥。”

    苏韬点了点头,如果倪静秋的母亲也是先天性哮喘的话,从记事起就开始吃药、打针,内心对自己的病没有阴影才是怪事。他淡淡一笑:“也难为你的孝心,我会竭尽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