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63章 你出招我接招
    “得救了!”水君卓轻呼一口气,躺在苏韬的怀中,许久才反应过来,她想挣扎起身,可惜刚才在马背上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2

    秦经宇策马赶来,见到两人相拥在一起的场景,五味杂陈,之所以买了这匹马王,原本就是打算讨好水君卓,因为他知道水君卓唯有骑马这个爱好。

    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让水君卓遇到危险。

    秦经宇快下马,拿起马鞭在马王的身上狠狠地抽了两鞭子,然后用麻*醉枪顶住了马王的脑袋。

    水君卓反应过来,连忙轻声喝止道:“经宇哥,你这是做什么?”

    秦经宇蹙眉道:“这样一个畜生,不仅不听话,还会带来灾难,要了也没用,索性直接将它给杀了吧!”

    水君卓收拾心神,赶紧站起身,阻止道:“经宇哥,这是一匹好马,只要驯服了它,绝对比锦绣前程更好,你现在杀了它,岂不是是一种浪费?”

    秦经宇不屑地说道:“良驹总得遇到,但如果让你受了伤,那就得不偿失了。”

    水君卓苦笑道:“其实怪不得别人,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太冒失,我低估了它的火爆脾气,如果做好万全准备,是不是会出现刚才的场景。”

    秦经宇重重地叹了口气,沉声道:“这样吧,作为补偿的话,这匹马就交给你处理,是死是活,悉听尊便。”

    水君卓意外地感叹道:“经宇哥,这匹马我听说至少花了你三百多万美金,太贵重了,我怎么能要?”

    秦经宇摆了摆手,微笑道:“说实话,我对马没太多的研究,没有你专业。现在交给你,以后真赚了钱,到时候记得分我一杯羹吧。”

    水君卓迟疑地望着秦经宇,暗叹了一口气,她明白秦经宇的心意,只是找个理由将马王转给自己而已。秦经宇身价不菲,这匹马虽然价格昂贵,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苏韬在旁边笑道:“你还是就收下吧,不然这匹马以后恐怕没好日子过了。”

    水君卓见苏韬也认为自己要收下这匹马,终于还是点了点头,轻声道:“那我就代为管理吧!”

    秦经宇脸上露出笑容,这时农庄马场的工作人员已经赶到,先是控制住了马王,然后让三人坐进越野车内。

    水君卓回味着刚才惊险刺激的一刻,突然意识到苏韬的马术很好,笑道:“没想到真人不露相,你为什么要说,自己不懂骑马呢,明明骑术精湛,比我更高一筹。”

    苏韬谦虚地一笑,道:“你问我会不会骑马,我总不能大言不惭,夸夸其谈,自吹自擂吧?有些本事,一般轻易不能显山露水,真正展现出来的时候,就得起到一鸣惊人的效果。”

    秦经宇在旁边听得心情郁闷无比,原本以为能狠狠地扇苏韬的脸,让他骑马丢丑,没想到苏韬骑术精湛,而且还玩了一出英雄救美,这家伙比想象中要难对付。

    “对了,你的马术是在哪儿练的?”水君卓好奇地问道。

    苏韬抿嘴一笑,努力回忆道:“这就说来话长!我十六岁那年,学中医小有所成,当时却没有很多病人,所以家人让我更好的学习医术,就让我给马治病。当时我在草原上待了足有小半年,跟马长期在一起,就学会了骑马。”

    “原来如此,你不仅能治人,还能给马治病?”水君卓错愕地笑道。

    “没错,其实我还是个兽医。”苏韬自嘲地笑道。

    水君卓银铃般地笑声在车内飘荡,将刚才遭受惊吓的心情一扫而空,“你总是能给人出其不意的惊喜。”

    秦经宇坐在旁边,被气得不行,感觉根本插不上嘴,分明都坐在陈内,但仿佛有种错觉,水君卓和苏韬在另外一个世界,而自己被无视了,孤独地坐在另外一个世界。

    秦经宇努力寻找话题,笑道:“君卓,你很快就要出国,东西准备好了吗,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说,我一定帮你准备得妥当。”

    水君卓微微一怔,不再说话。

    苏韬也是措手不及,他没想到水君卓很快就得出国了。

    水君卓原本是想亲口告诉苏韬,没想到秦经宇却是主动说出来,这让她觉得尴尬。

    “没有什么要特殊准备的,大使馆那边都很齐备。”水君卓红着脸,低声说道。

    苏韬暗叹了口气,笑道:“先预祝你一路顺风了啊!”

    水君卓瘪了瘪嘴,讪讪地笑了笑,然后一路无话。

    秦经宇暗忖自己诡计得逞,他简单的一句话,是间接地告诉苏韬,他俩的关系不现实,无论是从短期来看,还是长期来看,都是一段注定没有结果的感情。

    三人在农场的餐厅吃饭,虽说表面上看似相谈甚欢,但潜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这是离别前的情愁。

    水君卓中途起身去洗手间,秦经宇咳嗽了一声,先泯了一口凉茶,清了清嗓子,问道:“咱俩能坐在一个桌上吃饭,基本上算认识了。”

    苏韬点头道:“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接,心直口快,最不喜欢拐弯抹角。”秦经宇声音变得低沉,“我希望你能和君卓保持一段距离。”

    “理由呢?”苏韬无奈叹了口气,他能瞧得出来秦经宇的心态,在他看来,自己根本谈不上是对手。自己虽然现在有些身家,但与秦经宇相比,类似于年收入过千万和年收入五万的差别。

    “因为我喜欢君卓,你配不上她。”秦经宇几乎无理地说道,“我调查过你,你除了君卓之外,还跟好几个女人有暧昧不清的关系。咋。君卓就像是一朵纯洁无暇的美玉,她需要被人好好呵护。”

    苏韬摇头苦笑道:“你的逻辑有问题。我和君卓的距离是近还是远,取决于我和她,作为第三者,你没有任何权力干涉。其次,配不配得上君卓,也不应该由你来评判。如果君卓觉得跟我在一起特别高兴,那是她的自由!”

    秦经宇眉头深锁,冷冷一笑道:“你这是摆明要跟我过不去了?”

    苏韬摊开手,沉声道:“你搞错了,是你在找我的茬儿!”

    秦经宇面色变得凝重,似笑非笑地望着苏韬,“比我想象中要有点骨气,看来君卓喜欢你是有理由的。”

    秦经宇作为华夏俊杰榜单第二位,并非浪得虚名,他拥有足够的阅历,在情绪的控制上也修炼到一定的境界。

    苏韬早已看出来,秦经宇之所以对自己屡次三番表现出强烈的攻击性,是打算激怒自己,这是故意使然。

    人在愤怒的过程中,会将自己的性格表露无遗,秦经宇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试探出苏韬的内心深浅。

    秦经宇淡淡一笑,道:“最近你的公司遇到了一些问题吧?被政府部门屡次三番找麻烦的感觉,应该很糟糕。”

    苏韬面色微变,沉声问道:“是你做的局?”

    “严格意义上算是!”秦经宇淡淡一笑,“我只是在其中穿针引线而已,王国锋是一个不错的棋子,他的执行力很强。这主要也是因为你们的计策有误,低估了外力的因素。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建议,我只要一个电话,就能帮你解决问题。如此一来,至少可以避免数千万的损失。”

    苏韬深吸一口气,如果这个时候暴怒,那就中了秦经宇的阴谋,他冷冷道:“不得不说,你的安排很精妙,如果不是你主动对我说,我恐怕会蒙在鼓里。我很好奇,你既然选择王国锋来对付我,为何又要把真相告诉我呢?”

    秦经宇轻描淡写地笑道:“那是我觉得有必要将你当成一个对手来看待,这是对你的尊重。”

    苏韬沉声道:“我拒绝你的建议。如果你要开战,那就开战吧。至少现在君卓的心意,你我心知肚明,她内心更偏向我。”

    秦经宇摇头笑道:“事实会改变一切,君卓是一个优秀的女性,如果你是个彻头彻尾地失败者,那么她绝对会放弃你。我有很多办法,让你一败涂地,如今三味国际遇到的恶意抢注风波,只不过是开始而已。”

    苏韬沉声冷笑道:“你出招,我接招。”

    水君卓此刻从洗手间走出,补了点淡妆,因此容光焕。

    俩男人也默契地没有继续争执下去。

    刚坐下之后,苏韬笑眯眯地主动夹了一块农家炒肉,放到她的碟子里,笑着关心道:“君卓,多吃点肉,你有点偏瘦。”

    水君卓微微一怔,没想到苏韬对自己这么热情,将肉片放入樱口中轻轻咀嚼。

    苏韬凑到水君卓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悄悄话,逗得水君卓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苏韬说,“前几年遇到过一个事儿,有个女孩子特别爱吃肉,当时正爆猪流感,于是这个吃货就在肉里放了很多板蓝根。这是有多想吃肉啊!”

    坐在一旁的秦经宇面不改色,肺都气炸了。

    想逗水君卓开心,那不过是一段俏皮话的事儿。

    秦经宇感叹苏韬的幼稚,同时也唏嘘苏韬的够贱,故意营造出与水君卓极其亲昵的画面,是为了反击自己。

    苏韬的意思很简单,你不是让我和水君卓保持距离吗?我就是要与水君卓表现出一副如胶似漆的感觉。

    秦经宇在苏韬的故意营造下,再次变成了只能静静光热的特大号电灯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