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国永恒 > 第五百一十四章 仆人
    第五百一十四章仆人

    “你的力量属于特殊念力,偏向心灵……”

    花仙子牧场,地下世界,生活区。

    赵伦和艾丽丝坐在刚换下的椅子上,分析艾丽丝觉醒的力量。

    “特殊念力,偏向心灵是怎么解释?”

    艾丽丝静静的听着,那有不懂的,她就先记下了,等赵伦说完之后,她在提问,让赵伦解答。

    “你的念力在控制一些没有生命的物体的时候,比较容易,在控制人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产生攻击,让人的心思想受到干扰,经过精确细致控制之后,虽然能作用到自身,以念力飞行,不过这需要更多的……”

    赵伦给她解答,尽量用最简单,最直白的话说给她听,艾丽丝时而点头,时而蹙眉,最后恍然大悟的样子。

    时间悄然过去,直到艾丽丝的肚子叫起来,赵伦这才停下。

    “你还没有吃饭吧,去吃午饭吧。”赵伦说。

    “你不去吗?”艾丽丝见赵伦没有动的意思。

    “我已经吃过了。”几个小时的时差,令两个地方活动安排的时间也不同。

    “好了,有事的话再联系。”赵伦不等艾丽丝说完,就离开了。

    神国中,赏金猎人总部,一个密闭的房子里,赵伦忽然出现这里。

    出现在这里的赵伦,一挥手,之前实验室收起来的金甲尸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呜呜……”

    金甲尸闻到令它恐惧的大魔王气息一般,吓的呜呜的向后缩退。

    “退什么?给我过来!”赵伦没好气的喝到。

    金甲尸脚下钉了钉子一般,虽然害怕的要命,却不敢动了,它整个身形缩起来,试图让自己的体型变小,让眼前的大魔王注意不到自己。

    “嗯?!”看它不过来,赵伦瞪了它一眼。

    只是一眼,就把这个金甲尸吓的趴在了地上,然后哆哆嗦嗦的向赵伦慢慢的爬来。

    “好了,也不给废话了,过来吧。”赵伦也懒的和金甲尸耍威风了,而是直接伸手出去。

    金甲尸不受控制的飞了过来,停悬浮在他面前,上下不得。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在自己身上,金甲尸不断的挣扎。

    嘶吼,呜咽,求饶……

    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有生命活力的人,和传说中那种满嘴铁齿獠牙,面无人色的粽子相去甚远。

    赵伦可不会因为它的求饶示弱而同情的放过它,这家伙可是一个金甲僵尸,一个百年老粽子,在秘境中屠村灭镇的事情干过不少,其凶悍程度可想而知——不知道多人人因它而死,多少人家因它而家破人亡。

    赵伦要不是看到它还有利用的价值,说不定当场就把它给灭了;如今它身上又有了t病毒这种东西,已经不是单纯的僵尸了,灭掉的话,让赵伦感觉可惜,这才让他决定给它一个新的安排。

    无论怎么样,这东西都改变不了赵伦的决心,只见赵伦站定,神国的力量具现在金甲尸上,刚才还呜咽求饶的金甲尸立即‘僵硬’下来,再也动弹不得。

    一个红光凭空出现在赵伦面前,随后被赵伦屈指弹入金甲尸的金属般的脑袋中。

    “好了。”赵伦满意的看着金甲尸,随后放开了对金甲尸的控制。

    咚!没有赵伦的力量支持,金甲尸从悬浮状直接掉下来,砸在地上,金甲尸如同一个大铁块一般,发出一声金属重音来。

    砸到地上的金甲尸立即摆脱了僵硬,立即站立起来。

    “主子吉祥,奴才小安子给您请安。”

    当他再一次看到赵伦的时候,立即行了一个辫子朝的大礼,最后规规矩矩的趴在地上,向赵伦请安问好,并且不敢抬头。

    看到金甲尸向自己行大礼,并叫自己主子,让赵伦很爽,从心里往外的爽;尤其是通过感应,赵伦感觉,金甲尸经过他刚才的改造,格外的成功,对他这个主人格外的顺从。

    “嗯,小安子,把你的来历说一下。”赵伦决定问一问他,顺便当作考验。

    “嗻!奴才是……”正宗的辫子奴才腔。

    张嘴奴才,闭嘴奴才的,开始的时候,赵伦感觉有些不习惯,接下来听的时候,就感觉很顺耳了。

    难怪辫子朝的人,动不动就喜欢让人跪在自己脚下,感觉这真的不错,赵伦默默的体会着这一种感觉,然后听着小安子自报家门来历。

    赵伦很快就发现,这个仆人还是有些瑕疵的,声音像是刮破玻璃的声音一般让人难受,和传说中的太监谄媚音相差不知道多远。

    这个需要磨练一下,让他以后专业一点,赵伦想着,继续听。

    如赵伦之前猜测的一般,这家伙出身不低,还属于皇族,不过有些偏远了,虽然能够沾上光,却不能进王陵……

    “等等,王陵?大辫子朝的王陵,玄界也有大辫子的王陵?”

    “是啊,主子,玄界有大造化,历朝历代的王朝都会通过这些入口进入,求仙问道,很多王族直接在这里修建了陵墓……”

    玄界大造化,求仙问道,修建王陵几个词出现,让赵伦立即打起精神起来,继续听着小安子的说法。

    小安子不愧是皇族出身,虽然只是辫子王朝中后期的一个闲散的王爷,平时斗鸡遛狗逛窑子,养蛐蛐耍的主;不过偶尔也会把皇家秘闻当下酒菜来听,在赵伦的‘帮助’下,如今也都记起来了,比寻常人家知道的还要多。

    他向赵伦介绍这些秘闻的时候,简直就是说故事一般,有趣而又详细,同时也让人感觉荒诞。

    “小安子,不错啊,知道的不少啊。”赵伦听的满意,忍不住夸奖。

    “回主子,奴才愧不敢当。”小安子头已经贴到地上了。

    在墓地里沉睡百年,再次醒来,物是人非,再回想自己的过去,让他感觉确实很惭愧;这一次醒来,他感觉自己变了,回想自己的一生,除了吃喝玩乐,竟然没有让他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成就——以前,他肯定自己不会有愧疚这种东西的。

    赵伦听到,他声音越说越利落了,之前有些难听的声音,这个时候也圆润起来,虽然不算多好听,听起来也不会让人感觉难受。

    “走,出去换一个地方说。”赵伦决定好好的听一下故事,然后不给小安子什么话,直接带他来到木兰居这里。

    木兰居,赵伦带着他的仆人凭空而现。

    赵伦走向旁边的一个椅子上坐下,仆人小安子继续跪着——主人如一座大山一般,实在是太强大了,令他敬畏,不敢生起丝毫的不敬。

    似乎感觉到赵伦来了,木兰端着茶水出来,给他端上茶水,点心,然后就坐赵伦身边;至于金甲尸小安子,虽然有些时间没有见了,木兰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只是和他不熟,看了一眼之后,连了解他的兴趣都没有。

    木兰的到来,敏锐的感知让这个金甲尸不安的颤抖了一下,见她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随后又安静下来。

    木兰来到身边坐下,让赵伦感觉木兰居如同春天一般温暖舒适。

    “好了,你继续。”心情不错,赵伦拿起一块酥糕吃了起来,然后喝一口茶,翘起二郎腿,一副大老爷的模样。

    “嗻!”金甲尸小安子又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