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国永恒 > 第五百一十一章 长生牌
    第五百一十一章长生牌

    “嗯,有传送门,我会常来看看的。”

    木兰点头,看起来仍然没有什么波动。

    赵伦一拍额头,反应过来了,是啊,自己有传送门在,木兰即使回家了,他也可以通过传送门去找她——所谓关心则乱,自己身在局中,把这茬给忘了。

    “好啊,正好我也好久没有见到九叔,四目道长他们了,不知道他们的情况如何。”

    赵伦想到了上一次去木兰家的事情,以及去四目道长家去解决马匪的隐患时,遇到了的一系列的问题。

    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相处的很不错,几年没意见,赵伦真有些想念这些朋友了。

    木兰没有说话,反而看着赵伦。

    “还有事吗,小兰儿?”

    赵伦心情不错,看着木兰单纯的气质,犹如看到了一个小姑娘,让他忍不住刮了一下木兰的琼鼻。

    “你送我回去。”

    木兰被赵伦刮了一下鼻子,怔了一下,感觉并不讨厌,没有在意。

    “送你回去?嗯,也对,你还没有传送坐标。”

    木兰获得传送印记最喜欢去的地方,还是那个如同大船一般的赏金猎人总部,尤其是花园那里,生机澎湃,带着旺盛的生命力,让木兰格外的喜欢。

    这里的气息比赵氏庄园还纯净,在这里的,她感觉到自己整个人更澄澈,更轻灵了……之后,她往返两地,把其它事情都抛开了。

    今天也只是想起这个事情,才向赵伦所要坐标。

    赵伦拉着木兰手,瞬间就消失在赵氏庄园,再一出现,就出现在香江香山自己的别墅中。

    此刻的香江,已经晚上七点;这是时差的关系,而而导致两地时间不同。

    十一月的香江,温度已经下降,周围空气中带着丝丝的萧瑟,萧瑟中带着淡淡的香木气息。

    香山越来越名副其实了,赵伦一进来就闻到了淡淡的香木的宜人气息。

    这是安吉拉在香山别墅移栽的一种香木,取材来自于神之宝箱,这种植物非常适合香江里的气候。

    只是一株香木,整个香山都有它的香味。

    香木的味道虽然霸道,不过,并没有影响其它植物,倒是周围的蚊虫蛇蚁,受不了这种味道,都远离了这一座山。

    这个时候的香江虽然比起夏天来有些萧瑟,但这个温度仍然很高,空气中带着海腥味的潮湿;从山上居高临下,让赵伦两人能够看到远处霓虹灯的大城市。

    “去天马山吗?”

    赵伦并没有带木兰进入别墅。

    “嗯。”木兰点头。

    赵伦拉着木兰的手,原地只留下一点轻微的响动,两人就瞬间消失——幻影移行。

    天马山,玄界秘境入口。

    两人跨过入口,再一次来到玄界,玄界入眼的还是一座八角亭,只是因为晚上,这里的景色格外静谧,和上一次白天来的时候的感觉,有很大的不同;两人没什么废话,穿过石门直接回到了天马镇。

    回到天马镇,让两人仿佛穿越了历史。

    天马镇和香江的时间同步,也是夜晚,整个小镇倒是静静的;除了几个灯笼之外,这个小镇几乎完全看不到灯光。

    相比外面的世界,这里更为原始一些;没有了电,天一黑,不舍的煤油灯的人,直接睡觉。

    天马镇的人也都早早的休息了,街道上静悄悄的,连只狗的叫声都没有,两人回到这里,没有一个发现他们。

    “几年没有回来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忘记你?”

    赵伦想到了那些人见到他的时候的表现。

    “我是镇长,他们不会忘记我的。”

    木兰嘴角微微的翘起,语气一如既往的淡定,好像事情本来就是如此的一般,有一种简单的可爱。

    “你那么美丽,即使你不是镇长,他们也不会忘记你的,反倒是我,他们可能忘记我上一次来的事情。”

    “你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们给你立了长生牌,不会忘记你的。”

    “啊?给我立了长生牌?”

    赵伦懵了,长生牌这种电视剧、电影中出现的东西居然出现了,而且上面还写着他的名字,这种感觉有些怪怪的。

    “嗯,这是他们感谢救命恩人的一种方式。”

    “……”赵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感觉自己当初也没出什么力,用不着给他立什么长生牌。

    看着木兰没有解释的样子,赵伦没有再问,他估计,以单纯似的木兰对长生牌这种事情也不太清楚,想要了解,还不如问九叔他。

    几句话之间,木兰就带着赵伦来到她原来的家。

    活灵活现的石狮子,三重玉台阶,古香古色的大门,写着木府两个字的牌匾,如同昨日一般,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在木兰走上台阶的时候,石狮子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大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这是另类的科技手段啊。”

    看着这种开门方式,赵伦对它又有了新的解读——他回家的时候,雅典娜就会控制着电子大门,给他打开,欢迎他回来;眼前的这种情形,在赵伦看来,是另一种电子控制的大门。

    “这是阵法。”木兰说,她对科技称呼有些不感冒。

    在两人进来之后,大门缓缓关闭。

    赵伦也不去纠正什么,科技一词,距离木兰的世界有些遥远,很多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

    赵伦默默的查看了一下任意门自动记录这里的坐标,满意的点点头,有这个坐标,他以后可以随时来到这里。

    “跟我来。”木兰带头向前面屋子里而去。

    “跟你走?这不好吧。”赵伦说,越是古老的地方,越是规矩森严,不能随意的闯入,一不小心就会触犯某种古板的规矩。

    赵伦不怕这个,只是担心木兰因为规矩而作难。

    “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木兰说。

    赵伦见她真的没事,也就放开的跟着木兰,并且一边跟着,一边打量周围。

    这里几年没有人居住,里面没有一丝破败不说,空气依然清晰,如果刚离开的一般,没有一点的灰尘。

    木兰来到正堂这里,从正厅的长桌上取出一个熏炉来,感应了一下,伸手点指一下,一缕缕幽香飞出,没入赵伦的手串上。

    “好了,有这个在,以后你就可以随便来到这里。”

    木兰看了看赵伦的手串,准备把熏炉收走。

    “先等一等小兰儿,我看看这个熏炉。”赵伦立即拦住了木兰。

    木兰也没有阻止,随手递给了他。

    “好宝贝啊。”赵伦接过熏炉,就忍不住赞道。

    这是三脚熏炉,它的造型古朴,生动有趣,炉脚像是狮子的脚,盖上面有一个静坐的狻猊;炉子黑色,却泛着金属色,拿着手中近看,又如同宝石。

    拿在手中,熏炉有些沉重,压的他手抖了一下,它带着温热,一点也不像放置了几年的样子。

    赵伦闻到了香炉中传来的淡淡醇香来,和刚才木兰从中抽出的香味相同。

    他从高卢的卢浮宫得到过一批华夏的古董,其中就有熏炉,大件的小件的,零零散散有几十个,都是皇家精品。

    眼前这个熏炉就不次于他得到的那些熏炉。

    不过,这个熏炉最大的价值不是这个,而是它具有一定的神奇能力,赵伦在上面看到了力量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