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国永恒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修女
    第三百七十三章修女

    圣光骤然增多,那个痛苦的人满是神圣之色,圣光消失,他不但恢复了正常之色,连身上的那些被人扔的脏东西也消失不见了。

    “哦!天哪!我怎么了!”

    “我怎么被绑到这里!?救命啊!”

    对于自己的这种情况竟然不知道?众人疑惑的看着他。

    “别装了瓦罗!为什么被绑这里你不知道吗?”铜币厉声喝问。

    “我,我为什么被绑这里?”叫瓦罗的被绑男子皱眉想了想,然后想到了什么,面色难苍白,汗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滴落,惊恐尖叫:“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堕落者!”

    有人在人群中喊了一声,本来没有人色的瓦罗脸色更惨白了,眼睛通红的挣扎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成了人们最痛恨的堕落者。

    “我不是堕落者!我不是!”

    “堕落者!”

    “堕落者!”

    “堕落者!”

    周围的情绪激动,对瓦罗这个堕落者不但没有一点的同情,还齐齐的声讨——这不能怪他们,堕落者是毫无人性的魔鬼爪牙,一旦堕落,就会受到魔鬼的影响,做出一些毫无人性的事情,来传播恐怖,他们这些距离堕落者最近的人,将会受到最残酷的折磨。

    “呜呜,我也不想的!”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呜呜,我只是做了梦!我也是无心的!我只是好奇了一点,我,我……”

    瓦罗的话语无伦次,别人根本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做了个梦?无心的?好奇了一点?

    现场的人,没有一个人同情,因为每个堕落者几乎都是如此,最后,一步步滑向无底的黑暗深渊,不可翻身。

    赵伦看着他,听着他话,收集着信息,大脑快速的转动,光脑辅助分析,从瓦罗的话中找出一点点有用的信息来,瞬间就明了他说的话的意思了。

    堕落的开始,有些像一个吸食毒~品的人,无论是好奇的尝一口,还是想要通过这个体验新奇找快乐,一旦开始,就再也摆脱不了这个东西。

    一生吸毒,终生戒毒,一旦堕落,永远不可翻身,进入魔鬼的圈套,别想再出来。

    在瓦罗诉说的时候,只见他他身上又出现了一缕缕的能量,圣光与这些的能量交汇,发生斗争,瓦罗陷入了痛苦之中。

    “啊!啊啊!——”无尽的痛苦,让他脸色狰狞,痛苦的声音,让周围那些喊话的人寒冷到骨子了,最后,喊声都不敢发出了。

    两种能力交锋,能量根不除净,永不绝,而圣光是靠安娜支持的,没有了她的支持,如同燃烧尽的木炭,木炭燃烧干净,火终将熄灭。

    两种能量交锋,圣光没有了支持,这些的能量迅速的把安娜的圣光给消磨掉,最终是的能量占据了上风,把瓦罗重新变成之前的样子。

    没有了两种力量的交锋,瓦罗也不痛了,同样,瓦罗又陷入了毫无理智混乱状态之中了。

    “吼!”嘴巴张着,涎水滴答滴答的流出,发出一声野兽一般的吼叫。

    哗!靠的近的人吓的往后退,一下子挤到了不少人。还好,现场只是稍一乱,众人就反应过来了,立即停止了行动,这才避免发生踩踏,造成不幸的事情发生。

    锵锵!拼命挣扎的瓦罗,让身上的链子发出声音,一些地方挣破,也没有感觉到痛苦,鲜血流出,闻到血的味道,更加疯狂的挣扎,几秒不到,铁链子就陷入了皮肉之中。

    嘶!近处的人看到他这个样子,看的头皮发毛,脊背生出冷汗来,然后再次往后面狂退。远处的那些人再次抱住自己的孩子,让他们不要看到这一幕。

    安娜看的直皱眉头,一道圣光再次打到瓦罗身上,圣光发威,再次清理起来瓦罗身上的,瓦罗在痛苦中再次清醒过来。

    “啊?我是怎么了?嘶!好痛啊!”醒来的瓦罗并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反而感觉到浑身的疼痛,身上每个地方无一不痛,尤其肩膀和胳膊,陷入肉中的胳膊,痛的让他无法忍受。

    “领主大人?”忍者痛苦,抬头看向周围,正好看到了安娜,眼睛一亮,求救似的看向安娜。

    “领主大人救命啊!”

    “救命啊!领主大人!”

    安娜没有理他,而是看向铜币:“把他带到教堂里面去。”

    铜币向安娜行了一个军礼:“是,领主大人!”一摆手,旁边站着的两个同伴上前,去解十字架上的瓦罗。

    两人动作一点都不小心,对瓦罗痛苦一点都不顾及,剧烈的疼痛让瓦罗痛的呲牙裂嘴:“轻点!啊!胳膊断了!救命啊!”

    周围的人看着,没有人替他说话,也没有阻止两人的动作。

    教堂,洁白明亮,肃穆庄严。

    在教堂的最中心,一个十字架树立着,在十字架下,有一个用银制作的缸,缸中盛放着白色的水。水面很平静,没有没有一点的涟漪。在缸的旁边,有一张茶几,上面放着一本圣经,一个银质的勺子,以及一个杯子。

    安娜和赵伦来这里的时候,这里只有一个修女,见两人过来,修女向安娜行了一礼:“领主大人!”

    安娜点头,挥手让她退在一边,而她则对着十字架,闭上了眼睛,默默的祈祷着。

    赵伦没有打扰她,而是盯着十字架,以及十字架上的那一缸水。十字架上带着浓郁的圣光气息,像是开过光的宝物,在这里显得十分的耀眼,即使赵伦闭上眼睛,也能看到它的存在。那一缸水也带着圣光的气息,也十字架一般,成为了这个教堂里最亮的东西。

    桌子上的圣经,勺子,也会发出光,只是这些东西和前两者相比,有些微不足道。

    这个修女是一个很瘦弱的小姑娘,偷偷的打量着赵伦,看到赵伦看她,吓的像个小兔子一般,怯怯的收回目光。看起来十六七八的样子,但实际年龄远比她的外貌药小一些。

    忽然,安娜身上发出了一阵柔和的亮光来,随着亮光升起,那个胆小修女虔诚的低头祈祷,直到亮光消失,安娜停下来之后,那个修女才停下来。

    “特蕾莎,去看看人来了没有。”安娜对修女说。

    “是,领主大人!”修女特蕾莎领命,小跑着出去了。

    “这个特蕾莎?”赵伦看着跑出去小修女。

    “今年刚来到这里的修女。”只说以这一句,就不再介绍了,然后给赵伦介绍教堂这里:“这是圣十字架,这是圣水,圣经……”

    “领主大人,他们来了。”一会儿,小修女带着,红扑着笑脸又跑了过来,然后乖巧的模样,站在安娜身后。

    铜币带着人来到了这里,那个清醒的瓦罗又陷入了疯狂之中,旁边架住他来两个小镇安保队员满头大汗,几乎要控制不住,还要铜币不时的帮把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