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国永恒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师父,该吃药了(求一张月票!)
    第三百四十六章师父,该吃药了

    大柳镇边缘。

    一栋古典风格的木制房子,窗户门都是用纸给糊的,完整的话,应该不错,可惜现在很不完整。

    纸糊的窗户满是破洞不说,其他地方更是被破坏了,整个房子都四处漏风。

    这栋房子旁边还有一栋房子,不过此刻已经成为了废墟,从上面的焦炭痕迹上看,一定是被火烧的。

    “奇怪?如此近的房子,为何没有烧到这个房子呢?”文才看着还算完好的木制房子,作死的的问道。

    啪!九叔眼睛一瞪,忍不住给他一个爆栗:“混小子!怎么说话呢!”

    “啊?好疼啊师父!我只不过奇怪问一下而已,用不着这么狠吧?”文才委屈的抱怨着。

    “嘿嘿!活该!”秋生在一边幸灾乐祸。

    九叔无奈的看着两个徒弟,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有心耍闹。不过,经两人这一闹,他的沉重心情好了很多。

    “师伯,我师父和一休大师在这里。”嘉乐也被气氛感染,心情好了很多,语气中也带着轻快。

    他在前引路,来到破门前推门。

    吱呀!门被推开。

    “师伯请进。”嘉乐说了一声,先进去了。

    众人进来,就闻到一股草药味。

    “咳咳!嘉乐,谁来了。”里面传出虚弱的声音,虽然虚弱,但话音还是比较清晰的。

    “师父,您的药怎么没有吃啊?该吃药了。”嘉乐端起旁边盛药的碗。

    “天天吃药,病没有治好,师父就被这药给苦死了!”嘉乐的师父道。

    听着这声音,九叔心中一定,七上八下的心总算放到了原位上了,然后不再犹豫,就进去了。

    “师弟!”一进来,就看到躺在床上师弟的样子,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出来。

    床上的人包得很严实,看起来像木乃伊一般,同时两只脚吊着,脸也包着,除了两只手略微的动一下,整个人都需要别人服侍。

    他记的,自己的这位师弟身形魁梧,行动敏捷,最呆不住了,如今这个样子,肯定很难受。

    “师兄?师兄您怎么来了?嘉乐!师伯来了怎么不告诉师父啊?”躺在床上的人不满的对旁边的徒弟道,然后顺手就把喝掉一半的要给放下。

    “师父,您先把要喝了再说吧。”嘉乐没有搭话,反而把他放下的药端起了,又给他递上了。

    “咳咳,你想要气死师父啊!”然后求救的看向自己的师兄,师兄像是没看到一般,扭头看向旁边,似乎那里有什么美景一般,不能让他自拔。

    终究推脱不得,躺在床上的人捏着鼻子,把药给喝光了。

    “啊!”太苦了,让他忍不住吐气,“嘉乐,糖!糖拿出来!”然后理所当然的要糖吃。

    噗!别说是文才和秋生,就是赵伦和安吉拉也被他这种突然的转变弄的给岔气了,都这样了还搞怪,这太逗了!

    “唉,让师兄看笑话了。”众人发出动静,让床上的人也没心情吃糖了,心中的苦涩,不是区区一碗药所能比的。

    “师弟,你的腿?”九叔心中不祥的预感来了。

    “唉,断了,好不了了。”叹息一声,给他们讲了这一身伤的由来。

    一个月之前,马贼闯入大柳镇,为了抵御马贼,全镇的人都出来进行抵挡。不过马贼凶残,岂能是普通镇民能阻挡的,即使镇上的安保队也不行,对方太凶了,而且人多势众,安保队的人根本就挡不住。

    镇上的人根本不是对手,尽数被屠戮,鲜血流了一地,让镇上的人绝望不已,正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可怕的东西循着鲜血的气味过来了。

    最后,双方都成了这个东西的目标,很多人被它吸干血液而死,马贼只有少数逃走,其他人都留在了这里。

    镇上的人虽然保住了镇子,但又要面对这个可怕的东西。作为一代高人,他与好友一休和尚义无反顾的去抵挡。如果没有因为马贼而受伤的话,他们可能会赢,但因为和马贼战斗受到了伤害,再和可怕的东西战斗,两人付出极大的代价,才把它给赶走。

    托这个粽子的福,那些马贼逃跑之后,没有再敢来这里,他们暂时也侥幸的的勉了灭镇的危机。

    “我身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

    “一休道友……”

    嘉乐带人来到了旁边的一个房间,见到了躺在温热中泡着的和尚,在中还有着一两条蛇飘着。

    和尚在里面只露着脸,他的脸色暗青,温热的水也不能让他身体暖和起来,看起来有些僵硬。

    他的气息微弱,用手敲一下,就发出砰砰的声音,而他本人对外界的动静没有一点的反应,继续昏迷着,看起来和死人也差不多了。

    “大师他怎么了?”文才问嘉乐。

    “师父说,大师身中尸毒,毒已经入肺腑,如果再也不能相救的话,过些天……”过些天尸毒发作,毒入脑海,变成毫无人性的粽子,“师伯!”他期待看向九叔,希望自己师父嘴中的这个法力高深的师伯,能够救一下一休大师。

    九叔把和尚的手臂捞出来看了一下,却找不到脉搏,又放到脖颈上,放了半天才找到一点,又翻开眼皮,叹息一声:“毒入肺腑,师伯也无能为力。”

    嘉乐不敢相信看着有些惭愧的师伯:“一休大师他……”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赵伦和木兰,安吉拉也看了一下一休大师,并且用光脑根据他的情况分析了一下。

    木兰看过之后不说话,反而看向赵伦。

    安吉拉直接问赵伦:“怎么样阿伦,能救吗?”

    赵伦淡淡道:“还有救。”

    正在难过的嘉乐和九叔,以及文才秋生都看向赵伦:“……”还有救?没听错吧?

    安吉拉:“怎么救?”

    赵伦:“三种方法,一种是利用解毒的药物来直接解毒,不过这个方法对一休大师伤害比较大,对症的解毒剂也难寻不可取,还有一种,直接利用强大的力量把毒给祛除,这种方法很难控制,伤害也很大,不可取,最后一个办法,增加他的体质,让他自身免疫这次伤害。”

    安吉拉:“你是说,你准备用最后一个方法?”

    赵伦取出一个瓶子给嘉乐:“把这个给他喝下去,睡一觉就会好的。”

    瓶子精致透明,可以看到里面像翡翠一般的液体,看着这液体,竟然产生一种要把它喝下去的念头来。

    “还有这个,贴在你师父断腿的地方。”取出一个膏药一般的东西,想了想又拿出一瓶同样的药剂,“把这个喝掉,会和一休大师一样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