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国永恒 > 第一百七十章 古堡中的咏叹
    第一百七十章古堡中的咏叹

    西方的人类世界,宗教早已统一,人们信仰的只有一个神,那就是他们的主。

    教廷代替主的意志行走在人间,净化妖魔!

    其中,有一条,不信仰主的教徒为异教徒,异教徒如同妖魔的待遇,必将受到净化!

    主的权利是至高无上的,那怕是人间的一国之王,也要向主低头。

    没有主的祝福的国王,座位是不稳的,每一个国王在登基的时刻,都会有神父代表主给未来的国王,加冕。

    贵族的也同样如此,不是坚定的信徒,是不允许成为一个有权势的贵族的,更不会成为一个传承久远的贵族。

    一切的一切,铸就了教廷的霸道!强大!权威!不可挑衅!威严形象。

    当然,这个教派组织能力很给力,中间虽然出现一些问题,这个组织力量始终传承下去,越是传承。

    虔诚的信徒总会得到教廷的厚待的,而虔诚的贵族,也会得到他们的扶持的。

    安娜的家族,基本上都是坚定虔诚的信徒,这个家族一度辉煌过,直到家族出现另类的异端之后,这才远离教廷的中心。

    为了消灭家族的坠入地狱的邪恶异端,洗刷家族耻辱,更是不惜立下重誓,以不达到目的,就永不上天堂的代价让后辈子孙去努力完成。

    天堂,在信徒们的心中,是最神圣的存在,能够发出这样的誓言,虔诚度已经达到了狂信徒的级别了,那怕为此而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他们的誓言,也终于换来了救赎的机会。

    如今这个家族日益凋零,整个家族只剩下安娜一个人了,但她对家族的誓言仍然念念不忘。

    妮可对她的家族,顿时敬重了很多。拿着锤子,表示要支持她。

    这其中不只有敬重,还有对主的敬畏,因为她的家也是主的信徒。从小到大,每天都会向主进行祈祷,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她离开家为止。

    虽然不祈祷了,但敬畏之心。一直留在心中。

    如今,教廷虽然势弱了,但对主的信仰已经传遍了全世界,世界上的人信仰最多的教派。

    他们几个人中,赵伦对西方的信仰的主不感冒,因为祂的教义太霸道了,让他看着不舒服,最关键的是,祂的信徒所作所为,如同恶魔一般。烧杀抢掠,种族灭绝式的称霸这个世界。

    佩内洛是巫师,要信仰也是信仰巫师之神之称的梅林,木兰是传统的华夏女士,信仰的是祖先,或者自己的道。

    道是道法自然,自强不息,也是清静无为等等精神。

    “走吧,咱们该回去了。”

    饭食之后,也休息好了。周围的狼人也清理的差不多了,应该回去了。

    至于更远处没有清理漏网之鱼,他们也没打算继续下去。一来,他们这一次动静有些大了。这些不算傻的狼人清楚形势不利,早就逃回去了。

    二来,即使没有逃走,时间不早了,夜间不利于作战计划。晚上的时候,这些狼人实力倍增不说。也会狂性大发,这个时候,对他们来说,实在太危险了。

    中间,不排除德古拉会不会出现,他们还没有做好面对这个恶魔的准备,也不想这么快面对它。

    今天清理了几个狼人的据点,靠的安娜的熟悉,以及大家的出其不意,即使这样,也花费了很多的时间。

    “路不好走,真不方便啊。”回去的时候,赵伦对这路摇头不已。

    路很坏,本来可以骑马的,但骑马的动静有些大,放弃了,行动虽然隐蔽了,但也更累了。

    几人之中,其中最累的要数佩内洛和安娜两人了。

    佩内洛是巫师,没有经过系统锻炼,体质比普通人也强不了多少,长时间赶路,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如今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这还是有神国泉水的的作用,来到赵伦这里的这些天,这些强身健体的食物,每顿饭都会有的。只是时间有些短,强身的效果不那么明显。

    像妮可,长时间的神国泉水刺激,又经过锻炼,赶路什么的不算什么,至于木兰,从头到尾,不见一滴汗,看起来寻常赶路一般。

    安娜倒是比佩内洛强一些,但也强不了多少,只是很坚强,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没办法的事情,如果我们家族还有骑士的话,已经把这些东西给清理了。”安娜说。

    贵族有自己的私军,也可以册封自己的骑士来守护自己,可惜,他们这个家族受到严重的打击,已经没落,不但自己力量被削弱,连册封骑士都没有了。

    这个镇子处在深山,被强大的吸血鬼给控制,为了血食,它们收复了一些吸血鬼来作为看守着,防止镇里的人逃出这个镇子。

    作为本地的贵族,是严重的监察的对象,一旦发现其中的力量,这些怪物就会发动自杀式的袭击,让危险控制在有效的范围之内。

    贵族的力量,也一点点的消磨掉,现在,她这个家族,真正的衰落了极点。

    “好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小镇在望。

    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深山,陡峭的山涧,一座森然的古堡立在上面。古堡很大,长度达到了一百三十是米,宽也达到了八十米,最高的地方,更是达到了六十米。

    这么陡峭的地方,建造这么一个大的城堡,可见当初建造这里的财力是多么的富有与强大。

    古堡之下,如同黑暗深渊,不见底,死气沉沉,十分骇人。

    古堡黑暗,常年不见阳光,那怕白天,这里也如同漆黑的也一般。古堡周围的天气很恶劣,周围不时的大风,终年不去。那乌云,如同浓墨,吹不散,始终笼罩着这座古堡。

    今天,漆黑的城堡,罕见的亮起了光。这光幽冷深邃,影影绰绰,如同坟墓上的出现的火焰,看起来很诡异。

    终年不见响动的古堡,也传来了响动。

    幽冷的灯火下,只见城堡之中,黑压压的威力一群像人非人的怪物。这些怪物,老老实实的围成一圈,大气不敢出一下。

    忽然,一阵尖啸传来。

    “啊!——”

    “食物!我闻了美味的食物味道!”

    “多么令人迷醉的芳香啊!”

    “多么让人兴奋的感觉——”

    尖啸之后,一个咏叹调般的声音传来。咏叹的语调,听起来像是念话剧的长诗,很华丽,很热血,听起来像是对生活很向往,向往中,又带着彻骨的冰冷。

    这冰冷,一直冷到灵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