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国永恒 > 第三章 麻烦
    第三章麻烦

    梦到这里并没有结束,画面一转,又重新开始,再做了几次同样的梦。

    第一遍开始的时候,有些模糊,让他有一种第三人看电影的感觉,看到事情的发生,只感觉这些人可恶和愤怒,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孩子?

    等第二遍的时候,就有些身感同受,再看的时候,心情总是不舒服,有股想要打人的冲动,让他更愤怒了。

    到了第三遍时,这种感觉更清晰了,仿佛他就是里面的那个孩子,他的怒火,简直要爆炸了。

    最后,他完全成为了梦中的那个孩子,饱受各种摧残,而他只能看,感受而不能改变什么。最让他无语的是,这个孩子的心中的想法,让他很无语。被人这么虐待,竟然没有多少仇恨,想的最多的是怎么变强。

    那怕有仇恨,睡一觉之后就会忘记不少,几天过去就能忘的差不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又恢复到了旁观的视角。

    其中也有让他比较佩服的,被打了这么多次,竟然一点都不害怕,越挫越勇,那怕是人家上门来威胁也不改。最后,要不是担心玛丽亚,他都要反驳这些人了。尽管没什么用,他仍然会这么做的。

    梦境中,感觉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爸爸,妈妈,以及后来的玛丽亚。爸爸很强大,让他很崇拜,他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成为像他爸爸一样的强者。他爸爸经常在他面前练的拳,只要他想,就能记住他的所有的练习方法。

    其次,是她的母亲,印象中最深的是她哄着他,给他很多吃的,然后笑容渐少,只剩下憔悴,落寞,最后离开时的萧瑟背影。

    玛丽亚的像一个天使一般,驱走了他的怒火。

    同时他也知道,他现在所在的地方,以及时间。

    所有的梦都结束在被人用石头砸的那一刻。

    最后画面一转,又开始做梦,不是重复的梦,而是新的梦。

    这个他比较熟悉,一下子就认出来了。从出生到成长,一点一滴的记忆,比之前那个记忆的要长一些,除了生活中的琐碎,以及几件特别的事情,几乎没有什么大波澜。是一个正正常常的底层人的记忆。看着这些,过去遗忘的记忆,如同扫去了尘埃,清晰的向他展现过去的记忆。比之记忆前来,这个让他更认同,更投入,更亲切。

    他会随着开心的事情而开心,也会随着难过的事情而难过。无论是后悔的,还是遗憾,最后所有的东西化作记忆。当然,印象最深的还是成长之后的记忆,里面是各种不开心,各种问题,各种麻烦都接踵而来,让他生活一团糟糕。过得日子还是一个子,掰成两半花。

    最后的那一刻是,他正在家里苦逼的做饭,没想到祸从天上来,房子一阵晃动。生活本来就如此艰辛了,为何坐在家里还遭如此祸端?带着最后的怨念他整个人陷入了黑暗。

    这样的梦和前面的梦一般,一连几次,让他怨念很大。最后两个梦重合,变成一个梦,一会儿化成这个人,一会儿变成那个人,来回折腾,让他脑子都痛了起来,最后无尽的疼痛袭来,整个人忍不住,从梦中醒来,然后又痛晕过去,再痛醒过来,来回折腾。

    疼痛带来的痛苦,让他怨念无尽,等他醒来的时候,仍然有些茫然。

    “什么情况?”

    室内狭窄阴暗潮湿,外面哗啦啦紧凑的雨落声音,旁边一个小姑娘,既陌生又熟悉,有点像梦中的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眼睛红肿,端着一个破碗,一边笑,一边哭。喜极而泣?

    “玛丽亚,你怎么了?那里伤着了?快给我看看。”

    看着她这个样子,赵伦心忍不住有些疼了,想起来拉着她认真查看,是不是受伤了。

    他并没觉的哪里不妥,一切自然而然。

    “哥哥!——”

    “呜呜!——”

    玛丽亚扑到哥哥的胸口,忍不住,再次哭了出来,哭声都有些嘶哑了。之前只觉的世界失去了颜色,一片绝望。现在只感觉感觉颜色找回了,世界也鲜活了很多。心中的喜悦,怎么都忍不住。同时又感觉委屈,只想好好的大哭一场。

    赵伦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千言万语,最后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最后伸出双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让她自己尽量哭。好一会儿才声音小一点,大声的哭,变成了小声的抽泣,然后呼呼的睡去。

    赵伦此刻状态不太好,感觉脑袋还在痛,强忍着痛,小心的把她抱起来,放到木板床上,给她盖上破毯子。

    这是唯一能盖在身上的东西。

    外面雨不停,屋子只是一个不到一米五高的草屋,室内不断有水渗漏,室内阴暗潮湿,让他有些不舒服。旁边是一个摔破了的小碗,此刻已经缺了一块,成了一个大豁子。边上的一个瓷勺子,又断了一截,彻底报废了。这两样东西在他梦中经常出现的东西,平时在小姑娘手中,珍惜的不得了。

    玛丽亚睡着了,小姑娘也许怕失去他,那怕睡着了,也紧抱着他的胳膊,不肯松手。

    赵伦看着她感觉很亲切,想要去保护她,呵护她。

    赵伦忍着痛,躺在木板床上,打量周围的环境,来平复自己的乱糟糟的思绪。

    首先,他确定自己不在原来的世界了,其次,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大不列颠。

    时间是一九八七年。父亲是华夏人,母亲是大不列颠人,父亲好像是一个武功高手,母亲爱父亲,双方一直很恩爱。父亲在他不到五岁的时候消失,母亲时隔将近一年,也消失了,那一年他将近六岁,没多久,就捡到了一个叫玛丽亚的小姑娘回来,二人相依为命。

    他有一个英文名字,叫alan,换成华夏名字,音译过来叫艾伦,赵伦这个名字,也是由此而来。

    父母没有消失前,他的生活很滋润,父母消失后,日子过的不如狗,没饭吃,还要遭白眼,被人打。在捡到一个小妹妹之后,日子过的比狗还惨。最后他惨遭殴打,被石块砸到头部,一命呜呼,这才有了穿越的赵伦。两人名字相同。

    比着这边的赵伦,穿越之前的他一个人过的马马虎虎,穿越前正在苦逼的准备午饭,结果祸从天降,最后他只看到一颗石子向他打来,然后火光炸起,房子就发生了爆炸。

    不过现在他的情况也不太好,麻烦在他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

    …………

    赵伦原来世界。

    晚间新闻时间……

    “下面一则新闻,星河小区,四号楼,四楼中午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引起大火,好在消防人员,即使赶到,控制火势,救出附近住户。已确定有一人遇害,遇害人是该楼层住户。遇害人死于燃气爆炸,烧据专家推测,此事故有可能是遇害人操作不当而引起的,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详细情况请看本台详细报道……”

    …………

    身上疼痛还没有消下去,赵伦想个大概之后,困意再次袭来,忍不住再次睡去。

    这一夜,赵伦睡的很沉,中间再也没做什么梦,一觉到天亮。

    鼻孔有些痒,赵伦忍不住连打几个喷嚏,这才醒来,然后看到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晶莹剔透,扑闪闪,如同紫罗兰水晶一般迷人。

    “咯咯~”小花脸露出小狐狸计谋得逞的笑容。

    “呵呵”赵伦忍不住,也笑了笑,然后很熟练的刮了她的小琼鼻一下,看到她的小花脸,又忍不住给她擦了擦。

    玛丽亚咯咯的笑着,躲避着赵伦的手。

    小姑娘的笑容很有感染力,看到她的笑容,赵伦心情也好了起来。

    外面的雨,再后半夜的时候,雨就了。今天还有些云雾,外面的太阳时而露出云层,时而隐藏。如今已经入秋,早晨的空气都带着一股清冷。两人衣服有些单薄,被这清冷的空气一吹,冷的有些发抖。

    食物只剩下一半发馊变质的面包了,还不够一个人吃的。这几天又没有好好吃饭,现在又冷又饿的。

    他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现在首要要做的事情就是填饱肚子。

    “唉,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