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国永恒 > 第五百七十章 猎杀
    第五百七十章猎杀

    赵伦在通过卫星看到了那一帮作死的人。

    这帮人真是换着方法作死,不停劝告就算了,居然还自作聪明的去发财,之后还停留下来看热闹。

    这样的人不死,简直就没有天理了,他本来想要最后拯救一下这些人的,见这些人不走了,就懒得再去拯救这一帮作死的家伙了。

    都是作死小能手,他能救一时,不能救一世,与其如此,任他们自生自灭算了。

    刷!下一刻,赵伦就离开了这个小镇。

    在赵伦刚离开不久,在一阵轰鸣声中,几辆喷着黑烟的大车疯狂的闯进镇子,几个惊慌失措的人拿着猎枪,直接回到家里紧闭家门。

    小镇在热闹一阵之后,又迅速的安静下来了。

    半个小时之后。

    砰!——

    砰砰!——

    “啊!不要过来!”

    枪声突兀的响起,一声惨叫之后,归于沉寂。小镇又安静了下来,之前的枪声,惨叫声好像是幻觉一般。

    不久,枪声,惨叫声再次响起,一个人捂着大腿,提着猎枪,惊慌失措的驾着车子离开。

    “咕咕!”窸窸窣窣声响起,一个牛犊大小的人形怪物出现,嗅了嗅,咕咕的轻声叫着,远处传来应和声,接着走出几个同样的怪物。

    这些怪物爬着过来的,虽然是爬,但速度很快,如果爆发速度的话,追上十二岁的孩子没问题。

    如果赵伦看到这些东西的话,肯定会认出它们的。

    破胸者!由异形卵生长,并破胸而出,杀死宿主的成长期异形。在达到成熟期前,这是异形的主要模样,这种模样不善于战斗,不过,对付吓破胆的人足够了。这些东西聚集在一起之后,又各自回去,来到死去的宿主前,开始吞食血肉。

    成熟期的异形才能发挥它们的战斗力,孵化的异形目标就是成为成熟期的异形。破胸者想要成为成熟期的异形,还需要充足的进食,然后蜕皮。宿主既是它们的温床,又是它们的成长食物。

    镇上又安静了,仿佛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

    …………

    高卢医院。

    医生们接到消息,有一些战士需要就医接受医治,他们按照要求纷纷等待。没多久,一辆辆车子开了进来,担架抬出一个个受伤战士。这些战士立即被放到推车上,被护士推到里面去检查。

    这样的情况本来应该是皆大欢喜的,只是没想到,人刚被推到里面的时候就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病人痛苦的动起来,然后一个个可怕怪物从病人的胸膛爬出来。

    这些医生平时救人可以,突然变故让他们都吓坏了。

    “啊!——”其中的女医生更是惊声尖叫,声音直传到外面。其他医生更是被这声音刺激的耳朵刺痛,很不适应。

    呼!从胸膛破出的怪物直接扑向尖叫的女人。异形对声音比较敏感,女人的尖叫想让它不注意都难。

    惊慌失措的女人面对异形这种怪物毫无抵抗,其他男医生也都失去了镇定。

    外面的军人听到里面的情况的时候,闯了进来,所看到的场景就是怪物屠杀医生,医生们已经不行了,血腥非常的浓郁,而他们的战友已经被开膛破肚,带着痛苦死去。

    再看那些怪物,和袭击他们的怪物很像。

    “哦!该死!开火!”咒骂一声之后,没有什么犹豫的,直接拿着手中的枪就开火。

    嗒嗒嗒!手中的步枪按下扳机之后,就没有停下来。

    破胸者灵敏的躲着,那怕是中弹,一时间也死不了,浓绿色的血喷洒,血流到那里,那里就被这血液腐蚀,尤其是钢铁,合金之类的东西,都被腐蚀了。

    这血液腐蚀性太强了,浓硫酸也不过如此。

    士兵们枪开的啪啪响,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而且看到这东西很紧张,一下子把子弹放空了,正在换弹夹。几个破胸者趁机钻空子,杀了过来。锋利的大嘴要来,虽然一时间要不了人的命,但痛的这些士兵丢了枪和这些破胸者搏斗。

    悲剧开始,这些士兵很快就发现,这怪物的血液竟然腐蚀如此强大,直接把他们的血肉腐蚀烂掉,露出骨头,甚至骨头也腐蚀掉了。

    “啊!”惨叫声响起。

    随后,被这些破胸者咬破喉管而死。

    “咕咕。”几个破胸者聚在一起一阵交流,飞快的爬出去。

    如今不是战时,这里虽然是军医院,但除了之前送兵来的士兵,这里并没有什么军队守护。士兵们死掉之后,这里没有什么抵抗力量了。破胸者杀出,医院里的医生如同待宰的羔羊,被杀戮一空。

    军医院一阵惨叫之后,随即沉浸下来。

    医院内,一个个存活下来的破胸者开始进食,为成熟期做准备。这里的食物实在是太丰富了,随处可取,整个医院很安静,静的可以听到这些东西进食的声音。

    它们吃的很快,也不浪费,一个个很快就被吃完,除了衣服,一点残渣都没有留下。这些破胸者吃饱喝足,身上所受的伤也愈合了起来,连那些即将垂死的破胸者都恢复了精神,并且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

    “马克上尉,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角落里响起,几个昏昏欲睡的破胸者立即活跃了起来,扑向声音的来源之处。

    噗!东西破了,声音消失了。

    竟然不是食物?几个破胸者疑惑的看着同伴。

    “叮铃铃铃……”片刻不到,医院里的电话响了。

    刷刷!几个破胸者齐齐的来到电话前,相互看了一下周围的同伴,最后一个破胸者动了一下嘟嘟响的电话。咔!啪嗒!电话筒离开原来的位置,掉在桌子上。

    “喂!萝拉!”语气有些着急。

    “……”

    “萝拉,在吗?”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声音中带一点点的沉重。

    “咕咕。”一个破胸者忍不住发出声音来。

    “嘟~嘟~”电话挂断的盲音。

    “咕咕。”几个破胸者茫然看了周身的同类一眼,彼此交流着,下一刻,好像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猎物知道它们了,这里危险!快跑!它们相互交流一番,就得出这样的结论,“吱!”一声紧急的呼叫之后,四散而去,片刻不到,就不见了踪迹。

    一刻钟分钟不到,军医院之外就传来动静。

    天上直升机在盘旋,地面上一辆辆战车包围了整个医院,一个个武装到牙齿的战士,带着枪下来,从不同的方向突进。直升机上的人从上面也丢下绳索,从上面滑了下来。楼顶,开阔的地面都是他们降落的地点。

    陆空配合干净利落,电影中的动作大片也不顾如此,但没用,里面除了血迹,以及残存的衣物,弹壳,枪支之外,看不到一个人。

    没有发现人,以及有用的线索!

    看到这些,在场的每个人心情都有些沉重。

    “但愿那里别出现问题!”一个军官想着,直接带着护卫走向监控室。普通的医院都开始有了监控,作为军医院这样的重要机构,又怎么会没有监控呢。

    监护室这里门已经被暴力打开,里面除了血迹之外,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倒是旁边的监控视频正在正常的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