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凿穿
    时间略微倒推回片刻之前。

    亨利嘴里叼着草秆,整个人都潜藏在厚厚的草丛中,注视着前面的道路。

    这甚至不能算是道路,只是被那些野民经常踩踏,勉强有着一点路的样子。

    在不是突袭的情况下,纵然食人魔,也不会喜欢翻山越岭的。

    因此吴明早早地带着他们来到这里,又忙活了半天外加一夜。

    此时,就是等待收获的时候了。

    亨利看着远方出现的黑点,神色蓦然一紧,再也不见之前的漫不经心。

    一波黑点浮现,以极缓慢的速度蠕动着,是那波食人魔!

    在他们身后,还有一圈用草绳串起来的俘虏,很多都是当初的野民,但也有几个士兵与雇佣兵!

    他们垂头丧气,身上带着血污,稍微走慢一点,都会立即受到鞭打。

    一百左右的食人魔,加上同样一百左右的俘虏,造成了队伍的臃肿,不论如何打骂,只能以缓慢的速度前行。

    “有女人和小孩?”

    亨利舔了舔嘴唇,突然又不怎么害怕了:“原来食人魔也是男人……嘿嘿……这么庞大的队伍,只能选这条最好走的路,头儿预料的一点不错!”

    他慢慢地后退,发出信号。

    “小心,食人魔来了!”

    吴明看着面前巨大的石头,眼睛里有着期待:“这里就交给你了,安德鲁!”

    “放心吧!”

    安德鲁挥舞着斧头:“老安德鲁或许无法与食人魔正面交锋,但这样的事情总做得来,并且还可以报仇!”

    “很好!”

    吴明拍拍安德鲁的肩膀,他相信仇恨的力量。

    旋即,他来到了计划的最后一处地点,大路之前。

    在那里,海姆与盖尔两个,还有一匹马,已经在等候着了。

    “等会开始的时候,我冲去救人,海姆接应,盖尔你看着马,等到我救出骑士之后,我们就一起跑,明白了么?”

    他重复着自己的计划。

    “明白了!”

    两个人回答得都十分响亮,但吴明心里却响起了无声的嘲笑。

    忽然间,一阵喧嚣从前面传来,是食人魔到了!

    斜坡之上,安德鲁咽了口口水,看着出现的食人魔大队,感到手脚都在颤抖。

    脸上的伤疤隐隐作痛,特别是耳朵的位置,那种撕心裂肺一般的感觉又浮现在心头。

    ‘或许……我已经失去了勇武!’

    他深吸口气,高高举起斧头:“但我还没有失去血性!去死吧,食人杂种们!”

    蓬!

    他狠狠砍断了面前绷得紧紧的藤蔓。

    哗啦,在他面前,一波擂木与滚石顿时散了架一样,沿着平斜的山坡冲下。

    轰隆!轰隆!

    在不断的运动中,滚木与石块积累了恐怖的动能与势能,进而进化为吞噬一切的怪兽。

    啪!

    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碾压而过,顷刻间将食人魔先锋中的几个人砸成了肉酱。

    砰砰!

    另外一边的亨利也开始动手。

    伴随着更多的滚木到来,食人魔的队伍立即一下陷入骚乱当中。

    或者说,变得更加混乱了。

    “安德烈……安息吧!”

    做完这一切之后,看着下面一片骚乱的食人魔,安德鲁不由拂胸自语。

    旋即,他头也不回地向后逃跑,身影飞快消失在树丛中。

    威廉交给他的任务就是这个,完成之后所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便是为自己的小命考虑。

    “嗷嗷!”

    突然遇袭,起码有十几名食人魔当场变成肉泥,更多的带了轻伤,凶狠地冲向面前的山坡。

    “是时候了!”

    吴明看着这一幕,却是突然说着,剑光一闪,盖尔的头颅就掉了下来。

    “头儿,你做什么?”

    海姆立即跳出数步,惊恐地看着吴明。

    “你们是谁的人?亚瑟,又或者菲德?”

    吴明长剑滴血,毫不在意地上前,在看到海姆的表情时,他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自从他穿越以来,也就跟这两个略微有能量的家伙结下过仇怨,此时一试探,自然一目了然。

    “果然这个世界上……好人最少!”

    吴明叹息一声,倏忽上前,精钢长剑荡漾出明亮的光芒,好似一道闪电般突刺。

    啪!

    海姆抽出柄匕首,勉强架住了第一剑,脸上表情却是不可置信:“你怎么看破我们的?”

    “人说谎的时候,心跳与血液流速都会发生细微的变化……”

    吴明手里长剑不停:“并且……纵然猜错了,我也没有损失,不是么?至少你们已经为我劳作了一夜,而尼亚镇的人也只会知道你们死在食人魔手上!”

    噗!

    一招过后,他已经磕飞海姆的匕首,不顾他的求饶,将剑尖直接送入他的咽喉。

    “纵然没有这些,我也不会将后路放在你们这些人的手中……太危险了!”

    他一拉缰绳,旋即就跨上战马,很是满意地一抽鞭子:“不愧是骑士的战马,遇到这种事情,一点惊吓都没有,走!”

    “律律!”

    战马长嘶,沿着道路冲锋起来。

    一千米之后,一个有些混乱的队伍就浮现在吴明面前。

    两边狂风呼啸,更隐约传来食人魔的叫吼。

    “不错!食人魔力气很大,并且野蛮而凶残……但你们,没有枪阵,也没有远程武器啊!”

    吴明大笑着,人与马的精神一下串联在一起,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当中。

    “给我……死!”

    他高喝一声,战马高高跃起,趁势劈出了手上的长剑。

    噗!

    一个挡在他面前的食人魔刹那间从中间被一分为二,两半尸体血淋淋倒在地上。

    这一剑,赫然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极限!

    因为这是人力与马力相加之后的力量!

    骑士的冲锋为何能够无坚不摧,就是因为掌握了这样的力量!

    吴明感觉自己的每一寸皮肤都紧绷起来,眼睛警惕地注视着八方与路面,灵巧地操纵着战马避过路上的凹陷与陷阱,遇到实在无法规避的,便直冲过去。

    噗!噗!

    血花飞溅!

    若是被塔库尔骑士看到这一幕,必然震惊无比,因为吴明赫然以一个普通人之身,做到了准备完全的骑士才能做到的事情凿穿!

    这混乱的食人魔队伍,居然被吴明以一人一骑之力,生生凿穿了!

    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实在侥幸,有着太多的因素影响。

    比如吴明本身的不同寻常。

    还有这些食人魔的缺少防御装备,身上只有几块兽皮。

    并且,他们还没有弓箭与长枪,那种用绳索抛射的石块根本对吴明没有任何威胁。

    这一连串因素累积起来,顿时令吴明完成了这惊人非常的壮举!

    可惜,观众只有一帮食人魔而已。

    “给我死!”

    吴明纵横来去,手一挥,几颗人头落地,不由酣畅淋漓,蓦然长啸。

    ‘果然,只有铁与血,骑马与砍杀,才是独属于男人的浪漫!’

    他一路深入,令食人魔们高喊着‘图鲁’之名,屁滚尿流,终于冲到了俘虏面前。

    “不想被吃,当成食物圈养的,就拿起武器反抗,逃跑吧!”

    他一剑劈死看守的食人魔,又飞快解开几个卫兵与野民的束缚,大声呼喝着。

    旋即,他就冲到了塔库尔面前。

    ……

    一阵喧嚣传来,地动山摇。

    塔库尔勉强睁开眼睛,用仅剩的神智注视着周围。

    几头食人魔已经倒了下去,旋即一名亚麻色头发,有着好看眼睛的青年过来,伸出了手:“骑士大人?!”

    这一刻,塔库尔仿佛看到了救世主,两行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主啊,你终于听到我的祈祷了么?”

    他在心里如此说,旋即就好像腾云驾雾一般,飞到了马背上。

    “走!”

    战马嘶啼着,撒开蹄子狂奔,在那些暴跳如雷,搜索山坡的食人魔勇士回来合围之前,一骑绝尘地离开了战场。

    在后方,徒然获得自由的俘虏,同样为了生命与灵魂,开始了最为激烈与徒劳的反抗……

    ……

    一条小溪旁边,吴明将战马拴在树上,又将塔库尔解了下来:“大人?大人?我是威廉啊!”

    塔库尔努力张嘴,却说不出多少话来。

    “您被灌下了过量的魔鬼花,不过没有大事,请放心!”

    立志钻研草药学的吴明,对于这种简单的症状自然不会陌生:“以我之名立誓,我必将带您离开这里!”

    他看着被麻醉的塔库尔:“现在,我来为你检查一下伤口!”

    塔库尔身上的铠甲自然早就被当成战利品剥离,这也是令吴明颇为庆幸之事,否则他可没有时间在刚才的战场上为塔库尔剥离盔甲,一匹战马承受两个人的分量就有些勉强,绝对不可能再加上一具重量惊人的盔甲!

    塔库尔骑士其它伤势还可以,就连后腰铠甲缝隙位置的冷箭都被取出,简单地止了血,显然这群食人魔也舍不得他立即死了。

    吴明先打点溪水,喂塔库尔喝下,旋即借用治疗的名义,毫不客气地探索起这名骑士的秘密来。

    “谢谢……”

    冰凉的溪水灌下,终于令麻木的舌头有了一点知觉,塔库尔艰难地感谢着,却不知道他已经被吴明当成了实验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