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弟子(4000加)
    “有毒!”

    粉红色的雾气扩张,纵然林心兰已经屏住呼息,却惊骇看着雾气自皮肤浸入,瞬间感觉一阵酸麻无力。

    嗤嗤!

    而此时,平三指最后的杀手锏,泣鬼神指的指力已经如剑般轰然落下。

    那种惊人的锋锐,甚至令她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武者的直觉,令她确信,一旦中招,必然无幸!

    ‘要死了么?’

    在临死之前,她的思绪一刹那被放缓,想到了幼年的无忧无虑,灭门之夜的惊惶与痛苦,还有……她的公子。

    众多思绪之后,是一片空白。

    嗡嗡!

    她是如此浑浑噩噩,下意识地举手阻挡,却做到了超出自己平时极限的壮举。

    吼吼!

    厉风雨顿时看到了自己毕生难忘的画面。

    在林心兰背后,蓦然浮现出一条体形娇小、鳞片如玉、泛着蓝光的寒螭虚影,仰着略显纤细的脖子,对着苍天狂啸。

    声波当中,一片片六棱形的寒冰浮现,结成一面水晶冰镜,将指力尽数阻挡。

    “身露异象!地元武者!”

    平三指回头一望,顿时亡魂皆冒,跑得更加快了。

    “是地元武者!快逃!”

    有他带头,底下喽啰也是作鸟兽散。

    “突破了?”

    感受着体内全新的,或者说终于展露出可怕一面的玄冥真气,林心兰若有所悟。

    她之前距离突破就只差一步,又得了敌人刺激,在生死一线间突破,乃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恐怕,这一切也在公子预料之内……’

    不知道为什么,林心兰就是对于吴明有着近乎盲目的信心。

    她向马车望了一眼,旋即一个激灵,想到了吴明交待下来的任务。

    “去!”

    晋升地元境之后,玄冥真功越发恐怖。

    她略微一指一名逃跑的喽啰,一根淡蓝色的冰锥浮现,蓦然刺破虚空,发出刺耳的声响。

    砰!

    那喽啰一怔,胸口破开血洞,又飞快结冰,软软倒了下去。

    对于普通地元境武者而言,要想熟练掌握异能,还需要一次次实验行功,任重道远。

    但玄冥真功乃是武皇真传,一入地元境就激发部分寒螭血脉,一日千里,此等寒冰效果,简直成了本能一般。

    “秘法千锥刺杀!”

    念头一动,体内玄冥真气就不由自主地沿着一段筋脉涌动,令林心兰本能般跃起,轻喝着招式的名字。

    嗤嗤!

    蓝冰雾气当中,数十枚尖细的冰锥浮现,倏忽向四周刺杀,速度惊人到了极点。

    “啊!”

    惨叫声隐隐,等到林心兰落地之后,周围的武者除了厉风雨之外已经没有一个继续站着的了。

    平三指身中三枚冰锥,还保留着亡命奔逃的姿势,缓缓倒了下去,气息断绝,看着却是有些滑稽。

    “公子,已经清理完毕!”

    做完这一切之后,林心兰拍了拍手,却是好像没事人一般在吴明的马车前禀告道。

    “很好……你也趁机突破地元,以玄冥真功的神异,日后的地元榜上,必然有着你的一席之地!”

    “婢子能一辈子给公子当牛做马,便很满足了……”

    林心兰眼睛笑成了月牙,就要上车离开。

    “等一等!两位恩公!”

    此时,厉风雨也知道遇到了自己一生中再也不可能撞见第二次的奇遇,当即毫不犹豫地猛冲上前,双膝跪地:“恩公请听在下一言!”

    “快走吧!”

    林心兰悠然道:“我们公子并不是帮你,只是之前蝼蚁聒噪挡路,顺手除之罢了……若是再惹得他不快,仔细你捡回的小命又要丢了……”

    “在下区区一条贱命,又算得了什么?今日纵然侥幸逃过,大夫人追兵也必源源而至,我死不足惜,但若误了少主……”

    厉风雨虎目含泪,有心开口,但从林心兰所言,知道这马车主人非是正道侠士一流,当即又有些踌躇。

    “哇哇!”

    这时,他怀中的婴儿醒转过来,又是哇哇大哭,声音嘹亮,丝毫没有疲惫的味道。

    “嗯?这小儿……”

    车帘掀开,现出主人的脸孔。

    年轻!出乎预料的年轻!这便是厉风雨看到吴明的第一印象。

    在看到吴明之前,他已经知道马车主人深不可测,连婢女都可轻易收拾平三指,为地元境高手!

    在他心里,恐怕早就将吴明当成某些喜怒无常的老怪物了。

    但厉风雨根本想象不到,吴明本人竟然如此俊秀,更是如此……生机勃勃!

    他知道一些武功虽然有着驻颜之效,但不论外表看上去如何,内里精气总是有着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

    但在吴明身上,这种感觉丝毫没有,相反,却是充满了一种生机与活力,就好像十七八岁,精力最为充沛的少年一般。

    ‘这人武功,已经返璞归真了……’

    厉风雨骇然想着,又见到吴明手一招,自己怀里的襁褓竟然直接飞起,落入他怀抱之内。

    他身子一颤,却是没有动手。

    “哇哇……呜呜……”

    在吴明怀中,婴儿一下停止了挣扎,旋即连哭声也渐渐变小,好奇地睁开灵动的双眼,打量着吴明。

    “公子,这小孩似乎与你很有缘分呢!”

    林心兰眼睛一亮道。

    她终究是女子,见到幼儿,便被激发母性,有些不忍,暗暗出言相助。

    “嗯……”

    吴明却是知道,这并非什么缘法,只是自家天仙之身,武道天象之体,一身先天本源纯粹无比,又被这婴儿感应到了而已。

    ‘不过话说回来,一般的婴儿,虽然也是耳聪目明,能感受到寻常大人感受不到之物,但也没有如此灵敏的……’

    他有些诧异地打量着怀中婴儿,眼中精光一闪,更是惊疑一声。

    “怎么了?”

    林心兰好奇问着。

    “天生百脉俱通,筋骨强壮,带有武骨……这份资质,当真不可思议啊……”

    吴明微笑说着。

    但实际上,这些最多算是天象预备役,还算不了什么,更加令他诧异的,却是这婴儿本命之中,一丝紫意盘旋不去。

    虽然内运垂危,外运衰败,却有着一线生机支撑,显然能逢凶化吉,并不会过早夭折。

    ‘此子,或许是数十年后的关键人物……’

    在吴明的心中,立即产生一个明悟。

    “他叫什么名字?”

    吴明开口问着。

    “复姓司空,单名一个‘彻’字!”

    厉风雨呆了一呆,旋即才领悟到吴明是在询问他,立即说着,顿了顿,又道:“乃是平陵城城主之子,只是城主走火入魔身死,大夫人独揽大权,留不得他……他母亲已死,在下拼了性命,总算为老主人留下这一点骨血……”

    “平陵城?”

    吴明摸了摸下巴,这是北风域小城,与巽风圣城这样的大城根本没法比,但城主也是一地主宰,权力不小。

    当然,对于一个天象级武者而言,纵然巽风圣城,若不算天风圣地,也不过如此。

    让吴明在乎的,却是这个世界的‘天意’!

    很显然,这厉风雨带来的司徒彻,一路上有着千万种的可能,无数次的意外,却还能坚持着,来到他面前,不得不说,这其中的巧合,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此世界还未形成具有独立意识的世界意志,最多只能算那些毫无感情的人工智能……按照规则行事,这是……试探么?’

    纵然世界之子,现在吴明也可一把掐死,任何人都救不得。

    当然,如此做来,也没有太多好处。

    ‘提前遇到此人,若是精心布局,配合未来大势,我有六七成把握能收割一波巨量的世界原力……纵然直接扼杀,也可有着收获……’

    吴明沉吟着:‘神武世界如此,便像是主动给予……报恩?毕竟我身为主神殿之主,它若真得了主神部件遗泽,便也是有亏欠于我……’

    ‘当然,我若收了这大礼,便有些恩怨两清的意思,与那部件的缘分就要减少一点了……’

    吴明思及自己一路来到神武世界,不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也是心想事成,无有不顺,内心非但没有自满,反而生起了一丝凛然之意。

    ‘相反,要想真正拿走主神部件,不仅不能收下这‘大礼’,反而还要给予……或者说,主动了断因果……’

    一念至此,吴明当即面露微笑,似智珠在握:“你叫厉风雨是吧?想求我什么?”

    “在下求先生能收少主为弟子!”

    厉风雨咬了咬牙:“若先生替少主夺回平陵城,本城愿意尊先生为供奉,年年孝敬不绝……”

    吴明皱了皱眉头。

    要夺回一城,自然简单,但后续的麻烦不小。

    并且,天意纠缠之下,还不知道要出多少幺蛾子,费时费力,他所不取。

    “嘿嘿……”

    因此,他不答话,只是冷笑。

    “丧家之犬,实在不该有此等奢望,在下只求先生能收留少主,敝人愿意粉身碎骨,报答先生大恩!”

    厉风雨脸上一红,也知道自己所求太过不合实际,当即换了一个。

    ‘嘿……这人还是太小看公子了,以公子的性子,又怎么可能……’

    林心兰眸子一动,耳边却传来一个令她诧异不已的声音。

    “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