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城破
    定州城外,杀声震天。

    仅仅一水之隔的谢家老宅中却是一片宁静。

    一丝丝地气被吴明抽出,化为大阵,带着暖意,花园中姹紫嫣红,草色新绿,老树抽芽,充满了一种勃发的生机。

    不仅如此,在大宅周围,更是暗中被他布置下大阵,确保武雉不会受得军气煞气冲撞。

    怀胎十月,又是第一胎,正是怎么小心都不为过的时候。

    当然,吴明布置下这些之后,其它衣食住行尽数交给医官产婆,自己则是关注武雉心情便可。

    此时偷得浮生半日闲,还有心思看看史书。

    “大周太祖姬易,乾州坤县人。母陈氏,方娠,梦神授药一丸,置掌中有光,吞之……及产,赤光绕室,异香经宿不散,自是夜数有光起,府里望见,惊以为火,辄奔救,至则无有……识者知其非常人……”

    “大商太祖,受玄鸟之德,有着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定语……”

    “至于夏商之交,诸侯四起那段乱世,基本但凡称王称帝的家伙,跟脚来历都是不凡,史书上都是明文有载的……”

    吴明放下古籍:“或许由于此方世界乃是神鬼齐出,仙凡并存的缘故,这方面的例子实在数不胜数,并且都是真事,与前世古代不同……”

    在他前世,古代天子讲究天人感应,越是谋朝篡位,心虚不足的皇帝,越是需要这一套来壮胆,顺带鼓吹帝位合法性。

    当然,也有先当了皇帝,手下人奉承,将祖宗八代都抬高,顺带编造一番出生异象的例子。

    比如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在出生之前便显征兆,有五色云气屡出东方,“大若二千斛囷仓之状”,私下有人言:“其下当生异人,建非常之事。天以象告,非人力所能为也!”

    还有北周文帝宇文泰,“母曰王氏。初孕五月,夜梦抱子升天,才不至而止。……帝生而有黑气如盖,下覆其身。……背有黑子,宛转若龙盘之形,面色紫光,人望而敬畏之。”

    这简直就是活脱脱一条黑龙,若真像所说这样,无论古代人怎么神经大条,想必也非得当成怪物不可。

    因此,大部分都是编造,或者刚好遇到火烧云、雨后彩虹、海市蜃楼什么的自然现象。

    当然,在古代,这就是妥妥的天命!

    到了后来,甚至形成了套路,要是某人不是皇帝,却说自己出生时有着异象,赤龙金龙投怀,门口院里树长成华盖,又或者出了其它什么祥瑞之类,那多半就是要造反!

    至于后宫之中更是如此,某个妃子产下皇子,说梦到乘龙而飞,绕腹三匝,又或者寝宫上浮现火烧云什么的,皇后太后就得小心了这是有志于太子之位啊!

    特别是梦兆,这种事上嘴皮一碰下嘴皮,随便当事人怎么说,外人根本没法查证去,最是无赖。

    当然,这都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

    吴明穿越异世界,自然知道这个世界乃是真正有着神明的。

    特别是一些大神古神,最喜投资蛟龙,谋划气运,纵然姬易,都免不了这一遭。

    但如此多梦神而生的儿子,他们生父是什么心情,想必就十分微妙了。

    “现在娥姁已下定州,至少也是一个五十年的王业,甚至子孙若争气,也未尝没有成龙之机,混一天下……难保不会有神要来投资啊……”

    吴明低垂眼睑,瞳孔中就放出危险的光芒来。

    ……

    轰隆!

    定州城内,巨石轰击城墙的巨响轰鸣,几乎响彻城内,令人夜不能寐。

    张文振皱着眉头,从床上起身。

    他可没武雉那么奢侈,有着天仙专门布置阵法,隔离噪音,简直是衣甲不解,枕戈达旦,自从徐淳死后,更是每日睡不到三个时辰,处理公文,布置防务。

    昨夜就是一连操心到寅时,刚刚睡下没多久,又被这攻城之声吵醒。

    “来人!”

    他轻喝一声,外面亲兵牙将立即进来:“将主!敌军攻城甚猛,日夜三班,轮转不休,城头上是李副将指挥……”

    “我马上去!”

    这李副将乃是张文振心腹,一向稳重,能当重任,若无此人,他恐怕连这点休息时间都没有。

    只是站起身时,没来由得一晕,让正在为他打理盔甲的亲兵大惊:“将主?”

    亲兵与将领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以说纵然张文振要造反,他们也只能跟着,最是忠心不过,此时脸上都露出关切之态。

    “我无事……”

    张文振摇了摇手:“我今日才知事务艰难……”

    想到恩主徐淳同样劳累至死,更是心有戚戚:“我恐怕还不如恩主,少不得刀斧加身之祸……”

    “将主!”

    听到这个充满不祥意味的话语,周围心腹都是泣不成声。

    “罢了,休做此等小儿女姿态!”

    张文振整了整衣甲:“大丈夫能死国社稷,报主恩德,马革裹尸,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说得好!”

    外面,一个声音突兀闯入,令张文振面色一变:“什么人?”

    他匆匆来到房外,就见院内不知何事已经多了一名少年公子,旁边跟着几个军官,一挥手,大批厢兵便汹涌而入。

    “兵变?!”

    张文振心里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这几个军官自己都认识,当下就将目光注意到了这少年公子的身上。

    “在下谢武思,见过张将军!”

    谢武思一拱手,接下来的命令却是毫不犹豫:“有反抗者,尽数杀了!”

    咻咻!

    外面弓弦震动声不断传来,还有破入人体之后的惨叫与喘息。

    这熟悉的声音,令张文振与麾下都不由攥紧了拳头,毕竟死在外面的,乃是他们的血肉袍泽:“李副将呢?他在哪里?”

    张文振毕竟一代大将,瞬间冷静下来,冰冰问着。

    “张将军收揽人心方面当真有着一手,李骨将军冥顽不灵,此时恐怕也即将追随州牧而去了……”

    谢武思再次行礼,表情诚恳到了极点:“将军可愿降否?我家节度使度量恢宏,必能重用之……至不济也可卸甲归田,一生衣食无忧,还可保全家族……”

    轰隆!

    这时候,更大的喧嚣从西门传来,带着欢呼声。

    “城破了!”

    张文振心里升起明悟,刹那间心如死灰。

    “我乃朝廷之人,誓死不降叛逆!”

    他咬了咬牙,又扫视周围,却是一叹:“若是公子高义,还请给我一点余暇!”

    “请!”

    谢武思肃然伸手,看着张文振进入房间,又命人团团围住,弓弩上膛,包围得好似铁桶一般。

    张文振进去之后没有多久,一名亲兵就出来道:“将主已经自尽了!”

    谢武思丝毫诧异都没有,跟随着进去,就见内室中间,张文振右手持剑,脖子上面一道血痕,死不瞑目,身体更兀自站着。

    “大将军果然刚烈!”

    谢武思一叹:“可惜……”

    “将军,我等九泉之下再来追随!”

    张文振既死,其它亲兵也是纷纷引剑自戮,追随着去了,看得谢武思更是感慨:“此都是烈士!”

    脸上似有些疲惫,挥了挥手道:“取了此人首级,全家收监,等候发落吧!”

    “此城已经是我主公囊中之物,你等速速出去,配合大军,稳定形势!”

    心里,却是默默想着,自家今日如此辅助武雉,若是等到日后,大业倾覆之时,又不知道该有什么下场。

    纵然只是一个念头,身上立即就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

    “果然!定州城破了!”

    城外,一处小山丘顶,老道看着内应开门,里应外合攻破定州城,烽烟四起,欢呼震天的情景,不由幽幽一叹:“刚才西方有着将星坠落,必然是张文振殒命……”

    “满城世家,俱是逆贼!”

    儒生忿忿道:“此辈世受皇恩,居然如此回报,当真令人心寒!”

    旁边的将领也迟迟没有动作,知道自己等人能逃出生天,还要多亏老道提前示警。

    他看到这满城几乎都是投诚之士的一幕,也是彻底死心,知道纵然自己发动清洗,也是杀不胜杀,这就是天命大势!

    “唉……天下十九州,又有其一脱离朝廷掌控了……”

    儒生叹息道:“道长留在此地,可是还要看武镇气数?”

    “不错!”

    老道颌首:“定州城一落,整个定州都是入手,龙气必然显现,并且……此时外州纷乱,无力干预,纵然根基羸弱,若守成的话,数十年王业还是不成问题,此女异军突起,实在是大大的变数,该当好好看看才是……”

    “咦?”

    忽然间,那将领望着洛水方向,惊疑一声。

    老道看去,更是目瞪口呆。

    只见洛水河畔,谢家方向,蓦然升腾起一股五色云气,上接云天,蔓延数里,一见非凡。

    “这是……天象,是了,算算日子,武镇即将临盆,难不成就是现在?”

    老道嘴巴张大,好像只蛤蟆:“莫非此女果然大有天命气数,引得大能转世?”

    听到这话,纵然儒生与将领,也是心里蓦然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