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杀劫
    尼莫罗。

    旌旗蔽日,烽烟冲天。

    三军阵前,张天相一身戎装,登坛祭天之后,转过身来,对底下的异族骑兵大声道:“我乃草原共主天可汗,统治中原的万王之王,大周天子所委派的钦差大臣,行军总管!统摄你等,可有不服?!”

    “大帅军令,不敢不从!”

    下方的异族骑兵成色复杂,也不知道来源于多少西域小国,算是一帮标准的乌合之众,见到张天相这等丰神俊朗的中土人物,已经自惭形愧,暗暗仰慕,更何况对方还是传闻中的大周使者,行军总管,自然凛然从命。

    ‘想不到如此顺利!’

    队伍当中,姬复与心绝也在,见此俱都相视一笑。

    张天相来此,先是亮出正使身份,有着优昙露丝公主作证,立即就得到了尼莫罗国王的接见与认可。

    在宴会之上,张天相趁机展开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尼莫罗国王,借得骑兵八千。

    得此兵势,又在东西域转了一圈,顿时吸引得诸多小国来投,张天相来者不拒,虽然很有乌合之众的味道,但大军也上了三万之数,在西域三十六国中算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了。

    ‘此人身怀龙气,一言一行,都不能以常理论!’

    心绝却是心知肚明。

    气运极盛之时,有公主倾心,国王俯首,三军凛然听命,这都不算什么。

    ‘只是不知深藏,这行军征战,最耗气数,纵然能胜,没有补充,几次下来,也是要从蛟龙褪化为鲤鱼蛇蟒,再也没有回天之力了……’

    姬复默默想着,思及大周西域记世界中的诸多黑手,心里蓦然一寒,顿时多了种深深的敬畏之感。

    以前,他还想着要借助主神殿之力,收集龙气,一争那大位。

    但现在看来,纵然世间真龙,也不过道君手里的鲤鱼棋子,不得长生,将炽烈的人道气运转为磐石永固一般的仙道气运,大福还是享不得长久。

    “……白象国有逆臣作乱,弑杀正统西迪王,荒淫暴虐,祸乱朝纲,致使民不聊生……我大周天子乃西域共主,有拨乱反正之责,本官现在已经请来了白象国的正统继承人优昙露丝公主……勇士们!你们的行为,将会得到黄金与丝绸的赏赐,还将得到万王之王,伟大的大周天子之册封!”

    张天相声音传遍三军。

    不得不说,他极有人格魅力,此时气运正盛,又有正牌大义在手,言语听起来的确非常有着蛊惑力。

    心绝与姬复听到他自任三军总管,又假冒钦差,代天子许下赏赐的一幕,都是相对苦笑。

    此人本来就是胆大包天之人,只是一个使者团副手,便敢假冒钦差,再传圣旨,简直不要命到了极点。

    不过,若非此种允诺,西域东部诸国也不是傻子,为何要听从他孤身一人的命令?

    ‘虽然大周西域记未看过卷尾,也可以猜到大半,此人若是在西域称王尚可,若是回到大周,虽然不会被杀,但下场之凄凉,已经可以预见了……’

    姬复心里默默思索着。

    此时,张天相却完全没有想这么多,一挥令旗:“大军出征!”

    ……

    张天相以朝廷钦差之命,奉旨讨逆,集结大军三万,在西域已经是足以灭国的力量,顿时整个西域震怖。

    大军一路横行无忌,一月之后,杀入白象国境内。

    白象国主阿尔泰紧急动员国内大军,又命周围藩国出兵相助,纠集大军五万,与张天相的联军在潘帕多荒漠上对峙。

    潘帕多,在当地土语中有着‘女神之泪’的意思,此地原本是一片肥沃的草原,但百年前一夜之间草木枯萎,疑似得了天谴,常年笼罩阴云,当地人畏惧,遂有此名。

    而此时,八万大军汇聚于其上,即将作为决战之场,更是军气冲天,煞气四溢,望气者避之不及。

    战场上大军对峙,而在战场周围,诸多赶来的修行者也是谨慎观望着,准备加入这一场天地大劫中,借对手人头,完成自身杀劫。

    人道战场,实际上只是天地杀劫的一小部分。

    以此为开端,更加庞大而浩瀚,并且隐秘的战场,即将开辟出来。

    “人道大劫开启!”

    “我等修行之士,该当借此以完杀劫!”

    “嘿嘿……人间纷乱,某家那件魔宝,却是有希望炼成了!”

    ……

    无数道乌光,暗自在周围潜藏,默默观测着两边气数。

    张天相不愧劫运之子,精通兵法,对阵当日便身先士卒,率领五千骑兵冲阵。

    阿尔泰阵脚大乱,死伤数千,大军后撤三十里,方才勉强守住阵脚。

    大营之内。

    阿尔泰来回踱步:

    “我出阵前,国师便有所言,此次前途叵测,或许有着当头一败……唉,之前以为狂妄,现在看来,却是至理名言啊!”

    他吩咐下去:“立即快马加鞭,去王都将国师请来坐镇!”

    “遵命!”

    几个骑士下去,没有多久,一名将领又掀开营帐进来:“国王陛下,大寨外面来了一帮中土的萨满巫师,想要求见您!”

    “中土的萨满?”

    阿尔泰目光中露出狐疑之色:“请进来,另外,巴颜你在营寨外面准备一百勇士,两百掷闪电者,我倒要看看他们来说什么……”

    “贫道太白,见过白象国主!”

    等到这帮人进来,阿尔泰立即就知道手下弄错了,这些并非萨满巫师,而是来自中土的道士。

    当然,这也没有多少区别,他径自问着:“你们前来,所为何事?”

    “听闻大王首战不利,特来相助!”

    太白道人话语锋锐,如利剑般步步进逼:“贫道有一阵,名曰太白剑阵,请大王派三千精卒于我,一日之后便可布下!”

    “你是中原人,为何不助那使者,反而前来助我?”

    阿尔泰满脸狐疑之色。

    “呵呵……大王对我中土情况有所不知,我太白一脉,传自太古杀生道统,天下万物,无一不可杀!正要借得对面兵卒生机血气,完自身劫数!”

    太白道人眼中放出精光:“若是大王不信,尽可让外面那些勇士进来,看看贫道的手段!”

    与此同时,他心里却是默默想着:‘大劫已起,剩下的便是各凭天命,纵然阿尔泰,只要胜了张天相,也有一线生机,非是逆天而行!’

    ‘我太白一脉的道法,却是合于西方,以金精之利取胜,这次借得此国气运,还有战场煞气,或许可以将那件至宝练成,度过杀劫!’

    此道人当真是道君传承,神通法力何等恐怖?稍微一演示,阿尔泰便心悦诚服地俯首贴耳,更封太白道人为军师,命操演太白剑阵。

    两日之后。

    “这是何阵?”

    张天相杀到营前,见得前方一座大阵,杀气冲天的模样,顿时就是心里一凜。

    不过这时候也没有退路,当即命一先锋带兵两千,破入大阵当中。

    呲啦!

    就在这两千人入阵之后,周围场景顿时一变!

    锐金之气冲天而起,锋锐森然,周围三千剑士杀来,身上仿佛有着金甲护体,刀枪不入,顷刻间就将两千先锋斩为肉泥。

    全军大惊,阿尔泰趁机带兵杀出,张天相立即亲自断后,徐徐退兵,这才险险守住阵脚,没有导致一场大溃败。

    ……

    “敌人有着奇人异士相助!我方也应该挂出招贤榜,请四方真修助拳才是!”

    等回到大营之后,心绝与姬复趁机进言。

    “善!”

    张天相思索了一会,当即传下命令,以金珠一百枚,美玉二十块,丝绸两百匹,悬赏破剑阵者。

    在此之前,大军高挂免战牌,坚守不出。

    “报!”

    等了三日,一名传令兵就匆匆来报,说营外有着数名奇人异士,前来揭取榜文。

    张天相大喜,亲自接见。

    “桀桀……”

    只见当先一人,穿着黑羽道袍,眼如鹰隼,鼻弯如钩,正是乌合仙。

    在他后面,还有两名道姑,身上气息有如甘霖,眉目温柔,令人一见可亲。

    至于剩下的三三两两,都是散修甚至妖修之辈,远远站在角落中,似乎不敢与这三人为伍。

    张天相也是个有眼力的,立即做出诚恳姿态:“不知几位道长有何教我?”

    “嘿嘿……要破太白剑阵,也是简单……”

    乌合仙大大咧咧道:“我有一阵,名曰火龙,正好是太白剑阵的克星!”

    “我们两姐妹虽无克敌制胜之道,却擅长医术,有一地元法宝,名为九天甘霖瓶,能活死人,肉白骨,无论任何金创之伤,敷之三日立愈……”

    另外两名女冠柔柔道。

    张天相大喜:“如此,本帅大大有赏!”

    “嘿嘿……”

    乌合仙怪笑数声:“咱家看不上你那些金银之物,只是每日需要一头猪牛的血食供奉,如何?”

    心里默默想着:“我有元磁七杀葫芦,此时大劫方起,还未演烈,正好杀他个人头滚滚,以完杀劫,否则等到日后,道君古神都出来争斗,那可真是天崩地裂,吓死鸟也,要想再浑水摸鱼可就来不及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11 03: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