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开启(为@我为人神@贺!)
    “明月,你怎么将他砸死了也?”

    云层顶部,见到明月收回砚台,清风却是连连跌脚:“我本意只是伤他一下,让那和尚输了便可,毕竟梵神与我家老爷同级,不能令它失了面皮,日后见了也好说话,你怎么可下此辣手?”

    “哼,我们外出,是应老爷吩咐,来完杀劫的!大劫之下,何人不可杀?”

    明月如获至宝地把玩着砚台,道:“想不到此宝威力如此大,看来老爷还是心疼我们两个,万事有着老爷撑腰,又怕什么?”

    “你!”

    清风气得面皮紫胀:“委实不当人子!”

    “哼!”

    殊不知明月最是贪玩跳脱的性子,以前还有紫罗道君管慑,现在一到人间,立即就仿佛脱缰的野马一般,之前还略微畏惧大劫,现在见到有至宝护身,登时心气又起。

    听到清风还在喋喋不休,当即烦了,一扯云头:“既然兄长如此瞻前顾后,生怕小弟给你惹祸,那咱俩正好分道扬镳,小弟走也!”

    微风乍起,这团云居然就这么消失无踪了。

    清风追之不及,在原地怅然良久,无奈离开。

    ……

    另外一边,姬复与心绝带着张天相,却是暗中来到一处宫殿内部。

    “这位优昙露丝公主,乃是老国主的爱女,西迪王之胞姐,很受国民爱戴……纵然阿尔泰,也不敢逼迫!”

    心绝轻轻在张天相耳边说着:“当然……实际上,却是阿尔泰垂涎此女美色还有地位,想人权兼收!”

    “原来如此!”

    张天相点点头,与几人进入宫殿内,就见到一名金发碧眼的胡女迎接出来,她肌肤有若牛乳,浑身衣衫单薄,脚上还戴着金链,与中原女子相比又是一种别样的风情。

    “你就是来自大周的使者?”

    优昙露丝公主见到张天相,直接问着。

    “不错……尊敬的公主,逆臣阿尔泰杀了您的弟弟,篡夺了原本属于你的王座,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张天相慨然道。

    “来自中土的人啊,你不必揣测我的想法了!”

    优昙露丝公主一笑:“错非决意要报仇,我又何必救你出来?”

    “那不知道美丽的公主,准备让我如何做?”

    与一干靠着主神殿开挂的轮回者不同,张天相旅居西域,一口胡话却是说得颇为纯熟,很有些字正腔圆的味道。

    “我希望你能够回到大周,请受过万神之神祝福,伟大的昊天之子,来为我们白象国主持公道,派兵攻打叛逆!”

    优昙露丝公主高声道。

    “美丽的公主,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纵然我们大周有着天下最强的精兵,跟高山与大海一般浩瀚的人马,可是白象国太远了!”

    张天相眸子中放出精光,显然经过了明确的计算:“粮食与水源,无法横穿大漠……我们皇帝陛下的臣子也不会支持一场徒劳的远征……”

    “那该怎么做?”

    这句话,就仿佛最后的会心一击,将优昙露丝的主心骨抽走,令她几乎软倒在地上:“阿尔泰,那个恶魔,我不想跟他在一起,纵然呼吸同样一片空气,也是一种折磨与罪过!”

    “他是逆臣,不能娶得正统的血脉!”

    张天相眼睛一转:“公主想不想亲自报仇?”

    “亲自报仇?”

    优昙露丝面色一怔。

    “不错!跟我走吧!我大周乃是天朝上国,威服四海,要压服区区一个白象国,何必动用本国人马?”

    张天相目中精光闪动:“大周乃是西域各国的宗主国,我身为使者,也有总管军职,关键时刻,有权节制兵马,待我们回到尼莫罗,号召其它忠心邦国起兵,共讨白象国如何?事成之后,作为先王的血脉,你就是唯一的女王,必将获得大周天子的认可!”

    “报仇……我……女王?”

    优昙露丝咬了咬鲜红的嘴唇,看着张天相,脸上蓦然浮现出一丝红晕:“好!我跟你走!”

    “看到没有,这就是主角!”

    底下,姬复与心绝悄悄咬着耳朵:“只是说了几句,顿时就拐走了一个公主正牌的啊!”

    “你太小瞧这些胡人了……”

    心绝却是摇头:“纵然这位公主对张天相有着好感,但我感觉那句女王的承诺才是最打动她的部分……不过我们也不亏,有着如此人质在手,逃亡的路上,阿尔泰就必然不敢逼迫太过了……”

    被他这么一解读,再看看仿佛宾主尽欢的两人,姬复心里不由生出几丝寒意……

    ……

    “国师!”

    皇宫之内,白象国主阿尔泰急切道,他人近中年,有着最为标准的西方相貌,两撇小胡须极为挺翘,此时额头上就浮现出一层汗水:“那周使跑了,该如何是好?”

    纵然他心思深沉,又是一国之主,此时也有些举棋不定:“若是惹来大周天兵,我们都要玉石俱焚啊!”

    “请国主安心,大周距此万里之遥,又有大沙漠为阻隔,纵然大周,等闲也难以劳师远征!”

    国师双手合十,身上的袈裟与佛宝放着光芒。

    “可是被那使者跑了也是麻烦,他还杀了我不少侍卫!”

    阿尔泰脸上一狠:“便请国师出手,拿下他如何?”

    “此时还不是时机!”

    国师微笑不语。

    “那何时才是……”

    “佛曰,不可说!”

    国师微笑摇头,心里却是在默默思量:‘大劫起于西域,这是天命,不到兵连祸结,西域陷入战火的时候,哪个修道者敢逆天而行?’

    ‘金莲师兄已经修成罗汉正果,位格还在我之上,一心想阻拦大劫,最后还不是灰灰?错非世尊出手,恐怕立即就是形神俱灭,连一点真灵都不可保!’

    ‘他尚且如此,我又如何敢有着动作?’

    “国主毋须着急,此时需要做的,不过是磨练兵马,只要兵强马壮,在西域称王又有何难?大不了到时候上书大周天子,言辞恭谨一些,说愿为一藩国,大周天子面子有了,又何必来与你为难?”

    “国师一言,令我如醍醐灌顶啊!”

    阿尔泰大喜,径自出门去准备了。

    国师双手合十,却是默然不语。

    ‘之前这国主来请,满堂佛子俱知白象国难逃此劫,没一个愿来,但我还是来了……纵然世尊都免不了入劫,甚至不是圣人,照样有着圆寂之厄,寂灭之灾,又如何庇护得了我等?’

    ‘贫僧主动参劫,难道就是为了这几件佛宝?’

    ‘错了!能操纵大势,主动参与劫数当中,才更容易发现超脱之机啊!’

    一个是避劫,一个是主动迎接劫难,所表现出来的心性,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就在此时,袈裟、钵盂、禅杖三物忽然大放光芒,一片金色梵文浮现,将这国师包裹。

    “这是……超越世尊的力量……梵神!!!”

    国师心里狂喜,知道终于撞正了某种关窍,立即开始细细参悟起来。

    ……

    白象国云顶,某处不可名状的空间当中。

    “看来梵神找了个好弟子……”

    吴明与妙一、玲珑两个道君并立三角,旁边还有两名道君冷着脸,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本届佛子,当有大劫,纵然根性不差,也要正能活得下来再说……”

    妙一道君一笑,面前浮现出一片水幕,上面光影幻化,正是张天相与优昙露丝公主一行混出都城,逃亡东部之景!

    “天命之人已去东方,此次必可说得各小国合兵,大战一触即发!”

    “人道兵戈一起,天地立有感应!”

    “天、地、人三才合发,大劫无可避免!”

    ……

    几个道君都是拥有世界位格之人,这点天机,根本不放在眼里。

    “只是到此之后,大劫各凭演化,纵然你我嫡传弟子,这时也看机缘,一旦灰灰,也怨不得别人!”

    旁边一名背负长剑,杀性甚大的道君顿时说着。

    大周五道君,经过之前略微合力之后,此时立即分化。

    “杀生道君此言……”

    玲珑道君听此,面色微微一变。

    “甚合我意!”

    最后的一名道君穿着血袍,周身似有三千血河来回荡漾,惊人无比,乃是教祖中的最后一人血河道君!

    此道君传闻乃是开天辟地之时,一条污秽血河所化,不仅不死不灭,更是性情偏执,所传血海大道纵然威力惊人,一旦稍有不慎,却容易变成嗜杀魔头,几近魔道。

    只是他神通惊人,从血海大道中领悟出末运法门,越是临近大劫,身上的气息却越发浑厚,简直不可思议。

    这时也不说话,直接化为一道席卷天穹的血河,疏忽间消失不见。

    见此,杀生道君也是冷哼一声,划破虚空,一步离去。

    “紫罗道君……”

    旁边的妙一与玲珑道君对视一眼:“我们也先告辞!”

    一片莲花水晶闪动中,这两位道君的身影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显然对吴明有着忌惮。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吴明却矗立不动,良久才是一叹:“道门虽然逍遥,但不论在何世界,必是道统分裂,气数不能合一,莫非也是天命?”(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11 10: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