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降龙
    “外援?你是说?”

    姬复与三姑都是眉头一动。

    “之前外面发生那几件凶案,别跟我说你们不知道……”

    心绝胸有成竹地笑道:“梵门与胡人,欲逼反张天相,令大劫在中土爆发,对我等看过原著的都不是什么秘密……张天相悍然反杀之后,又岂能轻易饶过主使者?”

    “那些胡人总部在西域,暂且不说,降龙尊者不就是西京众僧之首么?”

    “这倒真是个极好的外援!”

    三姑与姬复沉吟了一下,都是点头:“只是该如何说?”

    心绝嘴角微微一笑:“直说如何?”

    ……

    张天相回来之后,顿时就见到了等候已久的三姑与心绝,僵硬的脸上这才挤出几分笑容:“原来是两位!”

    “张大哥,好久不见!”

    心绝当先将张天相引入密室之内,旋即就说到了正题。

    “什么?你们欲杀了降龙尊者,为什么?”

    张天相面露动容之色:“我虽然来此时日善短,也曾经听人说得罗汉禅院降龙大师的声名,你们如此胆大妄为,不要命了么?”

    “实际上,此人与我们有着大仇,不仅如此,日前被公子所杀的那个和尚来历,公子可知晓?”

    三姑幽幽一笑:“那和尚名为法印,正是降龙大师麾下,与公子也不算无冤无仇呢!”

    张天相听了,脸色却是蓦然阴沉下来。

    这次皇帝发配他到西域,虽然内心极不想去,但他毕竟是有家业的人,若是不想青竹郡张家遭逢大难,或者立即起兵造反,这圣旨自然不得不遵守。

    没被逼到绝路上,他也根本想不到要走那最后一步。

    不过答应下来,却被朝廷逼着要尽快起行,连回乡的时间都没有,令他心里憋着一股抑郁之气。

    此时降龙尊者,完全就是撞在枪口上了。

    “只是还有一个关键!”

    他非是热血无脑之人,看着心绝三个,声音就变得沉重起来:“你等到底是谁?为何助我?”

    顿了顿,又道:“你们也不必瞒我,我有着关系,已经去刑部查过文书,最近三年,天下多出异人,行事肆无忌惮,说的便是你们吧?”

    心绝几个对视一眼,有些面面相觑。

    他们自然知道这异人说得就是轮回者,却不知道他们居然如此活跃,不止张天相一路,听这口气,三年当中,在天下各地都有发现。

    张天相说出这话,回想起卷宗中的内容,心里也是惴惴。

    这帮异人出现得太过诡秘,连修道者都无法查出跟脚,甚至俘虏之后,一旦架不住大刑,甚至遇到迷魂摄心的术法,即将吐露秘密的时候,都会出现离奇的自尽现象,根本得不到丝毫线索。

    如此恐怖的势力,自然让他感到惊惧。

    “其实……”

    心绝沉吟了下口气:“你会不会觉得,你所生活的世界,乃是一片虚妄?”

    “虚妄?”

    张天相很想笑,却半点都笑不出来。

    反倒是姬复与三姑几个,听着心绝说话,差点被吓死。

    ‘嗯,不对!’

    姬复率先反应过来:‘轮回者是严禁对场景人物泄漏主神殿及现实世界之情报,否则抹杀!没说不可以对剧情人物泄漏他们本世界的秘密啊!’

    “我能说的有限,若张兄能接受这个,才可继续听着……”

    心绝微微一笑,慨然道。

    张天相原本以为此人胡言乱语,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种突然而来的大恐怖,却是牢牢地攥住了他的心房,令他背后寒毛倒起。

    “若是本世界为虚幻,那他们又是何人?”

    历来才智高绝之士,都会时不时生出诸如‘我是谁’‘从哪里来’等哲学问题,并且为之深深苦恼。

    张天相乃是大周西域记中的主角人物,才智如何自不必说,这么一路想下去,当真是思细极恐,冷汗一下就下来了。

    “诸位……我需要平复下心情,先告辞了!”

    他拱拱手,来到外界,看着洒落下来的和煦阳光,以及院中的花草树木,鱼虫鸟兽,立即就有些恍惚:“如此真实不虚的世界,怎么可能有假?看来我还是应该多读圣贤书,立定念头,才不会被那些异人一句话就给唬了……”

    “心绝,你做什么?”

    等到张天相出去,姬复与三姑,还有几个轮回者立即发难:“想害死我们吗?”

    “你们放心,我对自己的小命,也是极为看重的……”

    心绝满不在乎地掏了掏耳朵:“我只会跟张天相说能说的事情,至于我们的身份来历,就要靠他自己去判断了!”

    “这不是很好么?有着我顶在前面,你们也可以试探出主神殿的底线所在……”

    他嗤笑一声,那种理智到极致的疯狂,却是看得姬复耸然动容,蓦然心里好似一个惊雷划过:“莫非他是想……”

    ……

    西京郊外,罗汉禅院。

    “就是此处了!”

    张天相与姬复几个换了夜行衣,趁着深夜的掩护,摸索到了这里。

    虽然被心绝抛出的一个大难题给弄得心神不宁,但张天相毕竟一代枭雄,当即抛开不提,对于联手击杀降龙尊者之事更是欣然答允。

    当然,他也不是傻子,之前必然已经查过法印与降龙的关系。

    奈何这些轮回者根本没有行骗,反而光明正大地将一切摊开说,知道梵门正在处心积虑地谋划自己,甚至连这次科举都是因为有着他们手脚,才令自己几遇凶险的时候,张天相的杀心就不可扼制了。

    “西京四门放下之后,要到明日才会开启,我们有一晚上的时间!”

    张天相眸子幽深。

    他武功进步甚快,此时几乎是半步武圣,只要不遇到大军围攻,此等山林之中,却是最适合发挥的所在。

    “我们已经打听过了,这降龙尊者就在罗汉禅院之中,坐镇罗汉堂,麾下有着十八名武僧,号称十八罗汉的,法印正是十八罗汉之首!”

    姬复轻声道:“凭借我等实力,将降龙尊者以下之人打杀了并无半点问题,只是张兄还需注意那些妖和尚的邪法!我这里有数道宁神符箓,张兄尽管带上!”

    张天相听到这个,也是肃穆点头。

    他在青竹郡的时候,不论什么道法妖术,又或者梵门禅功,都对自己无甚影响,原本没有什么顾虑。

    但那日法印的施法,却是令他有些警惕。

    其实这完全是张天相想多了,以他半步武圣之身,普通的妖术仙法能够奏效的便是少之又少,更不用说现在的他还身怀龙气,正是所有神通法术的克星!

    之前法印能够一击功成,那是天时地利,再加上有着梵神在暗中作祟,还被吴明的预先布置给搅和了。

    现在天命已定之下,梵神更无法插手,区区神通,当真算不了什么。

    “上!”

    这些轮回者都是颇工心计之辈,这时为了完成任务,更不会顾忌什么手段之类,当先就有两个轻功好手摸进禅院之内,找到厢房,点燃迷香。

    吱呀!

    一行人来到禅院后门,就听一声声响,大门被从里面打开,三姑招了招手:“速来!”

    姬复与心绝责无旁贷,鼻窍里塞了药丸,轻轻打开厢房,就见到一排僧人,睡得甚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檀香。

    两人眼中狠色一闪,直接抽出长刀。

    噗!

    血光飞溅!

    这罗汉禅院虽然有着武僧,但怎么想得到会有人如此大胆,敢在天子脚下杀人灭门?又使用迷香这等下三滥的手段,猝不及防之下,当真是死伤惨重。

    不过轮回者们却没有啥想法,仍旧一间间地排查过去。

    砰!

    忽然间,主殿之内传来一声怒吼,两名轮回者飞出,脑浆迸裂,显然不活了。

    “阿弥陀佛!”

    一名眉须皆白的老僧从大殿中走出,做狮子吼状:“何方宵小,竟敢前来犯我祖庭?”

    他声音厚重,似洪钟大吕,远远传播开去,满拟可以唤醒全寺僧侣,加以防备,但却见到一名名黑衣人从阴影角落,甚至厢房中走出,脸带狞笑,手上还提着带血的长刀,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由目眦欲裂:“贼子!”

    “哼!”

    张天相并不答话,冷哼一声,直接挺剑上前,从剑上晃出一蓬锋利的光晕。

    “罗汉正法!”

    降龙尊者双手合十,身上发出一圈佛光,肌肉如钢浇铁铸一般,泛着古铜一般的光泽。

    他双手结印,光芒乍起,浓郁如同金钟,当头罩下,却又被剑气一击即溃,令降龙尊者发出惊呼:“龙气!”

    这一下变生肘腋,纵然降龙尊者反应极快,肩头也是挨了一剑,血如泉涌。

    龙气镇压五行,禁绝万法,特别张天相乃是劫运主角,气运之浓重,一般的仙人都比不上。

    要以佛法迷之,除非天意如此,又或者梵神亲自出手,否则绝无可能。

    降龙尊者飞快倒退,从手上射出一粒粒的铁菩提,以世俗武艺相抗衡。

    “一起上,杀了这秃驴!”

    旁边,姬复与心绝几个狂吼,看着其它轮回者红眼扑上前,眼中却带着凝重之色。(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9 06: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