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殿试
    世界本源有限。

    修炼超脱者,不论走仙、武、梵、儒、巫,还是其它三千大道,最后殊途同归,必然都要涉及世界原力,乃至本源。

    世界本身虽然也能从混沌中攥取原力,修炼者少些还好,一旦多了,蝗虫一般,哪个撑得住?

    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必有天地大劫,削减修炼者甚至其它生灵的数目!这就是索取世界太多而获得的反噬!

    在大周西域记世界中,大劫已定,仿佛封神榜一般,三百六十五个神位,必须死上如此数目,一个都少不得。

    现在三古神、五教祖争的,就是各自出人的问题。

    梵神想让大劫发于中土,多死些修仙者,西方佛子便可保存元气。

    但吴明等道君自然想祸水西引,让梵门血流成河,保存下修仙种子。

    这两边争夺,事关日后大教气数,不可不慎!

    听了吴明所言,梵神默然不语。

    吴明见此,又是一笑:“梵神,你虽执掌大教,但我中土有五教祖,还有昊天玉帝这位上神,气数强盛,大劫西转,乃是天意,你又何苦逆天而为呢?”

    作为大周西域记的作者,吴明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一句,整个世界当中,没有哪个比他更清楚未来走向了。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纵然不知天命,但中土五教祖,加一个古神,又岂是区区其它两个古神能够抗衡?

    虽然,这六个也不是一条心,等到祸水西引之后必然反目,互相算计就是了。

    “阿弥陀佛!”

    梵神沉吟良久,目中放出慈悲之色,知道无法与吴明抗衡,金光一闪,径自退去了。

    “现在还不是时机,日后大劫浓烈之时,说不得还得与这神做过一场……”

    吴明目送此神离开,眸子幽深。

    ……

    另外一处。

    虚空当中,佛音禅唱轰鸣,化为净土之景,前方却又被一大团光芒拦住。

    “光明神!”

    梵神浮现而出,望着光团当中的身影:“大劫已定,发于西方,无可挽回!”

    “我说,我当来此,带给信徒光明!”

    光明神身周放着无限光芒,声音幽沉:“虽神通难敌天数,却也并非无可挽回!”

    它随手一招,数团光幕浮现,里面是几波轮回者活动之景。

    “这波异人,天命不显,运数混淆,乃是大大的变数……偏偏都汇聚在劫运之子身边,若能稍加引导,未尝不可翻盘!”

    “阿弥陀佛!”

    梵神双目紧闭,良久之后才道:“光明神你基业位于极西之地,本尊佛子,却大多在西域立国,纵然有着偏转,大劫之下,也难有完卵,必须先行准备了……”

    竟不再答话,疏忽间远去了。

    “这梵神……发现了么?”

    光明神身上无量光芒一抖,一道长着翅膀的影子倏忽间飞出,消失不见。

    旋即,周边紫气一闪,两名道君的身影就浮现出来:“光明神你不在极西之地传教,来我中土大周,有何贵干?”

    ……

    “赞美吾主,您是一切光明的主宰!”

    被光明神以大神通,瞒天过海送出来的,乃是一名金发碧眼的天使,长着一双羽毛翅膀,一下子就来到了西京天空。

    “吾主给我的使命,乃是去找到那些天命混淆之人,扰乱天命气数……”

    三大古神,五大教祖,当中六人都属意大劫起于西方,这便是天命!便是大势!

    纵然梵神与光明神不满,也唯有徐徐改易一条路好走。

    然而,天意不可违!一旦确定下来,要改变何等困难?

    这天使刚刚逃脱大难,伸展开翅膀,就引起一人的注意。

    “啾啾!”

    九天之上,一道巨大的黑影划破天幕,猛地降落下来,化为一名道人的模样,手上捧着个葫芦,正是之前听吴明讲道,侥幸得宝的仙人。

    “晦气!”

    他一脸的郁闷:“侥幸得了道君宝物,却被五光仙、要离仙缀上,错非我乌合仙有着飞行神通,就要被打杀了也……饶是如此,东海也不能再回去了!”

    这乌合仙乃是异类成精,又在山外山日夜听道,这才侥幸修炼有成,本体乃是一只洪荒异种乌鸦,倒是天生有着几样飞行神通,在保命上颇有一手,此时就来到了西京上空。

    “久闻这中土大周乃是天朝上国,这男女一个个生得甚是白细嫩滑,果然令人一见就要流口水!”

    乌合仙毕竟是异类成精,野性不改:“改日去捉了几个来吃吃,我听黑熊精说过,这论吃人,还是武人最有嚼头,大家大户的小姐少爷最是细皮嫩肉……”

    它飞行绝迹,疏忽间就看到了下方硕大的京城,面上大喜。

    “好!不想就来到皇城,贫道随意展露几手术法,保管唬得那皇帝老儿一愣一愣,封个国师什么的做做!咦?宝贝你做什么?”

    就在此时,他手上的元磁七杀葫芦一抖,蓦然放出数道剑光,撕裂天幕云层,现出刚刚跑出来的天使。

    “哪里来的鸟人?!”

    乌合仙羽色纯黑,见到这天使洁白的翅膀,分外不顺眼,再看到自己的宝贝之前又破了对方行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张开大手,漫天黑羽形成囚笼一般,将那白羽鸟人团团围住。

    “魔物!?”

    那鸟人大惊,身上羽毛一抖,几圈光环就在脑后浮现,放出无穷光明。

    “啧啧……手段不错,若非有了这宝贝,我乌合仙还当真拿不下你!”

    乌合仙毕竟也曾经在道君座下听讲,此时隐约有了猜测,肃穆对着葫芦一拜:“请宝贝转身!”

    噗噗!

    这七杀葫芦一震,漫天星力落下,化为七口森冷长剑,组成一个七星剑阵,恰好将那鸟人围杀在中间,数道星力一卷,顿时将白光扰动得溃不成军,旋即七口飞剑疾刺,刹那间突破鸟人防御,带起金色的鲜血。

    “咕噜!”

    乌合仙看得大笑,蓦然现了本尊,上前一口,就将鸟人吞了,复又回转人形,摸了摸肚子:“这味道似乎比武人还有嚼头,比大户小姐还要滑嫩一点,可惜太过囫囵吞枣,没有仔细品品……”

    那元磁七杀葫芦大展神威,灭杀鸟人之后,又恢复平平无奇的模样,落入乌合仙手中。

    乌合仙神念一探,却是大喜:“以前不论我怎么祭炼,这宝贝终究是与我隔了一层,现在却可以轻易破除禁制,将它化为己用了……”

    只是看着下方的西京,面上却又转为忧虑。

    “这宝贝为何一杀了那鸟人之后就如此……莫非我躲入某位道君的算计中了……”

    一想到这个,它顿时汗毛倒竖,也不敢再去西京谋划欺骗人间天子一事,一卷狂风,逃也似地离去了。

    ……

    “气数!”

    这一幕虽然没有人见得,但道君与古神皆有感应,俱都幽幽一叹。

    “天意何等偏爱中土……”

    光明神对着两尊道君,心里也是默默一叹:“八位大能,有六位都与中土有关,我域外二神,要略加影响,都如此横生波折!”

    “大劫起于西方,已无可避免,唯有暂且退避,坐等中土诸人分裂了……”

    天地大劫既然起了,就必然牵连各家门人子弟。

    之前劫数若发于中土,道门与大周都要死伤惨重,是以五教祖与昊天玉帝才会暂时联手。

    甚至连联手都谈不上,只是略微有着一个目标,西方二神便是不敌,让大劫生生转于西方,保全了中土的元气。

    但接下来,甚至不需挑拨,这六尊大能都要互相分裂了。

    毕竟,他们原本就没有统一的时候,而中土大劫虽然减弱,却还需有人去顶,这当中的算计,勾心斗角,从现在就注定了。

    “气数……”

    光明神幽幽一叹,化为无穷光明,倏忽离开。

    两尊道君默默注视着,却没有丝毫动作。

    ……

    又是数日过去,皇城之中。

    “陛下召见新科贡士!”

    伴随着传旨公公尖锐的声音,早已演练过多次礼仪,熟悉行止的贡士们心里振奋地走入大殿,目光低垂,不敢斜视。

    “圣人万安!”

    张天相跟随在诸多贡士当中,向着面前的金色台阶三跪九叩,大礼参拜,表现得相当沉稳。

    “免礼平身!”

    上面清清如玉的声音传来,诸贡士再拜,这才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张天相觉得周围注视自己的目光远比其他同僚多了许多,额头上就浮现出汗水。

    龙椅上的李懋点了点头,旁边的一个老太监当即喊着:“诸贡士入席!”

    大殿中摆了数百小席,旁边文武百官便是监考,上面还有皇帝亲自看着,这威压,一些怯场的贡士当即双股战战,纵然胸有万卷锦绣,也写不出一点了。

    张天相静气凝神,看向考卷,就见题目是‘论大周府兵之制,以今日情势证之欤’,心里不由一震。

    现在士人好谈经义、诗书、甚至玄学,喜欢兵法的却没有几个。

    他自己却是由于爱好,颇多涉猎,这简直就似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提笔,他骤然觉得一道目光又穿透而来,令他手一抖,一大团墨迹散开,额头冷汗就滑了下来……(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8 03: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