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发端(为东北人很忙贺!)
    御书房内,李懋来回踱步,显然心情不能平静。

    钦天监乃是古代帝皇观测天象、推算节气、制定历法的机构,在讲究天人感应的时候,任何一件有关天象变化的事都不是小事,特别是某几颗凶星浮现之际,更是废后、废太子、攻击丞相、甚至帝位更迭的大杀器。

    此世的钦天监还不止如此,收纳了诸多奇人异士,乃是李懋耳目一般的存在。

    当然,这帮异人自然不敢说张天相身怀龙气什么的,只是禀告此人‘生有奇相、不宜臣子……’,又将他在青竹郡的所作所为夸大几分,报了上来,如此就已经足以令李懋忌惮了。

    “此人……此人……”

    李懋踱了几步,十分的举棋不定。

    说实话,现在大周正值盛世,他根本没有想到改朝换代的份上,只是觉得此人不好掌控,更或许与自身有着冲撞。

    当然,真要解决也简单非常,直接派兵围杀,纵然张天相三头六臂也逃不出生天,但因为生了异相就杀人?

    李懋可不想被当成昏君暴君看待。

    就在这时,他头脑一阵晕眩,身子晃了一晃,在太监们的惊呼中慢慢扶桌站好,一眼又瞥到了张天相的文章,更是一叹,心里蓦然下了决定:“殿试上,再看看吧……”

    ……

    四海会馆之内。

    “怎么今夜如此心惊肉跳!”

    张天相中了会元,照例与同年们一番热闹,又去拜了座师,回来之后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莫非是因为即将面圣,心情动荡?”

    他有着疑惑,自问非是此等战战兢兢之人,当即取了长剑,想要到外界舞剑为乐。

    屋外,月光如水,万籁俱静,清风拂过,带着草木芬芳,当真好一番夜景。

    张天相持剑而舞,只见万千剑光闪动,如火树银花一般,丝丝剑气四溢,飘逸非凡,直如谪仙。

    他使开了性子,蓦然长啸一声,手上长剑好似玉龙一般飞出,笔直没入树干,直入剑柄。

    “啊!”

    一声惨叫传来,树干一阵抖动,一道黑影晃了一晃,又忽然炸开。

    “嗯?”

    张天相背脊蓦然浮现出一层冷汗:“莫非我伤了人?”

    当即上前,细细查看,却见古树周围哪里有着血迹,只有一丝丝阴气徘徊不去,令他皱起了眉头:“有鬼类?还是修道者的阴神窥探?”

    他乃决断之人,当即拔出长剑,向四周默默探索。

    四海会馆之外。

    一道黑色的幽魂飞快穿墙过巷,没入一间小院落,在一名鼻高眼深、头发微卷、眸作碧绿的胡人头顶徘徊数圈,没入天灵之中。

    “好可怕的周人!”

    这胡人睁开眼睛,身上虚汗淋漓,“只是舞剑的剑气就能伤了我的神魂,此人武艺,已经不在我们西域诸国的大勇士之下了……”

    “你被发现了?”

    旁边一名盘坐在羊毛毯上,拥着胡姬饮乐的胡商眉头一皱,摸了摸两撇小胡须。

    “应该没有……他只是武者,怎么发现得了我的神魂?”

    这胡人脸上放出傲然之色。

    “那就好……这次找到了大祭司所要找之人,我们都是立了大功!你先监视着他,等到我们的武士全部赶来,就可将他擒下,连夜从密道送出西京!”

    胡商眉飞色舞道。

    “大祭司?西域三十六国之人?”

    大门忽然推开,一身青袍的张天相走了进来。

    “嗯?是你!”

    胡商大惊:“阿尔巴?!则罗柯?!”

    “你是在找那两个看门的武士么?不用叫了!”

    张天相一挺手上带血的长剑:“你们大祭司为何要找我?说!”

    “喝!”

    之前那名胡人冷哼一声,从鼻中飞出一道黑气,化为大蛇模样,扑咬而来。

    张天相冷笑连连,剑刃上浮现出蒙蒙青光,只是一刺,黑蛇顿时化为青烟,顺带一剑,刺入这胡人心口。

    一言不合,血溅五步!

    “啊!”

    两名胡女尖叫声刚刚出口,又被张天相一剑一个,尽数杀了,这才踩着胡商肥胖的身子,将剑刃搭在他脖子上:“我们往日无怨,今日无仇,为何你们处心积虑,要来谋我?”

    “我……我不知道,这是大祭司的命令!”

    “你放了我,休莫提愿意送给你等人高的金子作为谢礼!”

    这胡商脸色惨白,胯下更是有着腥臊之味传来。

    张天相面无表情,又盘问了几句,知道这胡商也所知不多,当即剑光一闪,这胡商肥胖的头颅就掉了下来,在地面上滚了几滚。

    他淡然擦剑,施施然从旁边围墙翻出,如无事一般回到自己院落,默默矗立沉思。

    杀人割草不闻声!

    纵然明日邻里发现不对,要报官也查不到这里来,毕竟两边素无瓜葛,他还是一个新科会元!

    张天相所真正疑虑的,还是这些胡人为何要来谋他。

    此事不一查到底,仍旧是心里的一个大疙瘩。

    嗡嗡!

    突然间,他神情一凝,看向怀内,只见一张明黄色的符箓放着光华,带着温热的触觉。

    噗!

    受这光华影响,外面佛光一闪,现出一个措手不及的和尚身影。

    “还有人在一旁窥视!”

    张天相一惊:“那我所作所为,岂非都入了他眼?”

    心里立即杀心大起,追了过去。

    这和尚一愣,也是展开身法,飞快逃走,不时还弄出一点动静,立即就惹来了一队巡城兵卒。

    “大胆!前方何人,不知已经宵禁么?”

    看到街头一群兵马追来,这和尚的眼中浮现出一丝得计之色,双手合十,似动用了什么法器,一道琉璃佛光就向张天相笼罩而来。

    “唔……”

    被这佛光一晃,张天相脑袋一晕,见着越来越近的兵卒,却是杀心大起。

    咻!

    就在这时,他怀中的符箓炸开,令他整个人心里一清:“不对,我怎么想着要杀那队兵卒,这岂不是杀官造反?”

    “啊!”

    那和尚施展法术不成,受了反噬,身子一晃,居然直接软倒在了地上。

    张天相看也不看,以袖捂脸,直接疾冲上前,一剑取了和尚人头,在后面兵卒的大呼小叫中,飞身上屋檐,顷刻间消失不见。

    回到四海会馆之内,他立即换下衣衫,听着外面渐渐喧嚣起来的街道,一颗心兀自跳动不停。

    ‘幸好刚才心神未迷,否则真的杀了官兵,就麻烦了……’

    ‘现在左右不过死了几个胡人,一个和尚,又算得了什么?’

    ‘纵然有什么蛛丝马迹牵扯到到我头上,难道朝廷好意思让新科会元变成杀人犯么?还要不要体面了?必然要遮掩过去,这就没有大事!’

    ……

    张天相思虑已定,又看向自己怀中,只见那张黄色符箓不见,只有几丝灰烬留存,额头就是流下了冷汗:“幸好有着这符箓保护,抵抗了那妖僧的邪法,否则今日,一旦与官兵搏杀,就算会元身份都保不了我!”

    心里对于那胡人以及故意陷害他的梵门,不由就多了几丝恨意。

    ……

    与此同时,九天之上。

    吴明高坐云端,面无表情地注目着下方西京城内的万家灯火。

    “善!”

    在道君眼中,下方万千光点,化为黑白两色的巨大劫运,浩浩荡荡,有着席卷乾坤之相,又蓦然一清,有着西去之意,不由大是点头。

    “这张天相身怀龙气,乃是大劫关键,纵然天子要杀,都不太可能,必然可以逃出生天的!”

    “但若是如此,立即坏了大事,此人桀骜,被逼上梁山后,九成就要造反!这合了劫运气数,一发就是天下糜烂!”

    “到时候,整个大周黎民百姓暂且不论,中土隐居的群仙都躲不过这杀劫,必然要出来,做过一场,十不存一!此乃中土大劫!”

    “而现在,天子虽然沉吟未决,却是有着两家已经忍耐不住,要出来跳反,直接引诱张天相杀官造反了!”

    这胡人、还有僧人两家,直接令吴明看到了他们身后的古神势力。

    天地大劫,无可违背,却有着开端之分。

    若是在大周开端,那其余各地的修炼者便可保全大部分气数。

    但若祸水四引,在四方发端,却可大大减少中土劫难。

    总体而言,就是必然要死一定额度的人,陨落大量修炼者,无可改变,所能左右的就是各自受劫多寡,这也是三古神、五教祖矛盾的根源所在!

    吴明与玲珑、妙一道君几个属意于祸水西引,但西方的两个家伙自然不会很开心便是了。

    轰!

    在吴明面前,虚空中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浮现出一片婆娑净土。

    当中一尊金色梵神,通体紫金色,充满慈爱与舍身的佛瞳就望了过来。

    “梵神!”

    吴明微微一笑,稽首为礼:“道友欲引动大劫,发端于中土,岂非太过?”

    “然道君欲祸水西引,让西域兵连祸结,又岂是正道?”

    梵神浩大的声音传来。

    “你梵门不是号称有着大慈大悲之心,要割肉喂鹰,以身饲虎么?所谓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嘛?”

    吴明嗤笑一声,心里清楚,这是根本矛盾,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8 10: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