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山雨
    “嗯?刚才似乎杀了一个领兵校尉?”

    看到那些士卒一阵大乱,再无抵抗之心的模样,吴铁虎瞥了眼已经身首分离的尸体,默默想着。

    “见过将军,吾等乃是城内王家、陈家之人,之前便有着联系,特意前来,以迎王师!”

    骑兵源源不断地涌入,将最后一点反抗杀散。

    从之前那队扰乱城门的庄勇走出几人,穿着皮甲,身上带着血污,却难掩身上的书卷之气。

    “嗯……本县县令呢?”

    若无他们之助,这次得城也不会如此轻易,吴铁虎脸色略微和缓,似随意问着。

    “这个……县令赵旅,已经被单雄软禁在县衙,还要多亏将军,手刃此獠!”

    “罢了!”

    吴铁虎看着这些家主后面的护院庄勇,觉得也不是不可一用,当即道:“本将的人马要去占领县衙,封锁县库,你们维持街面秩序,打开城门,迎接后续大军,只要做到,本将记你们一大功!”

    “遵命,吾等必然能完成所付!”

    几个家主对视一眼,都是有些窃喜,这次投机成功,不仅代表着不会被反攻倒算,家业保全,更是说不得还可趁机大赚一笔。

    单雄既死,再加上世家投靠,整个辉曾县再也没有多少抵抗。

    等到吴铁虎所帅的数千兵卒入城之后,更是一片肃然,恢复了秩序。

    县衙之内。

    吴铁虎随意翻看着户籍文书与往来公文,对旁边肃立的赵旅道:“赵大人既然诚心投靠,本将自然没有不接纳的道理,只是本镇有着规矩,投诚之人,不论文武官品,都得去后方学习数月,再转任他方!来人,送县令离开!”

    相比于那些世家地头蛇而言,吴铁虎反而更喜欢此等流官,奈何此时还得与他们虚与委蛇。

    此时走出县衙,望着远方,一个念头就是浮现:“辉曾县下得实在容易,兵卒未疲,骑兵更是还可征战……另外一城离此也是不远,若继续拿下,距离郡城就是一马平川了,我也不需要多少,五百骑兵,两千兵卒,尽可一试!”

    “至于本县?留两千五百人,交给副将,完全可以镇压得下来!”

    虽然明知这个念头有些弄险,但吴铁虎眸子炙热,竟然根本放不下来。

    若是吴明在此,便可见得他头上星力旺盛,气运更进一层,竟好似烈焰般熊熊燃烧起来。

    擎羊星命,代表的便是不断的进攻,勇猛无双!

    ……

    “报!”

    后方,陈敬宗算了算时辰,听到快马来报,当即对陈顺成笑道:“吴将军必是有好消息传来!”

    当即命传令兵进来,就听到他禀告道:“吴将军已经攻破辉曾县,损伤极其轻微!”

    “善!”

    虽然早有预料,陈敬宗脸上还是不由浮现出喜色:“此战大涨我军声威!”

    古代征战,气势极为重要,若是开战就败,士卒沮丧,后面就相当难打。

    这次开门见吉,却是颇为适宜,正当陈敬宗沉吟捷报该如何书写的时候,那传令兵继续道:“还有……吴将军留副将与两千五百兵卒守城,自己已经往化扬县行去!”

    啪!

    陈敬宗眼睛瞪大,半天合不拢嘴:“胡……胡闹!怎可如此?”

    额头立即渗出冷汗:“用兵最忌行险,本来打下辉曾县,已经足够,又何必兵行险着?不怕士卒疲惫过度,被一击崩盘么?”

    当即道:“顺成,立即传令全军,加速前进!你先领着骑兵,飞马驰援,不得有误!”

    “诺!”

    陈顺成答应一声,不久就有一队骑兵从大军中分离而出。

    “此时偷化扬县,应该还有几分机会……只是……唉……”

    陈敬宗望着消失在远处的烟尘,不由喟然一叹。

    傍晚,残阳似血。

    陈敬宗赶到辉曾县,却看到了带着惊讶表情的陈顺成,并且给他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什么?吴将军兵临城下,化扬县不战而降了?”

    看着侄儿满脸嫉妒之色,就连陈敬宗也不由感叹:“这吴铁虎,当真好运道,一日连下两县,虎将也!”

    辉曾、化扬既下,日南郡治立即就浮现在了眼前。

    陈敬宗没有冒然进击,反而好整余暇,扫平其余各县。

    等到了武雉与齐麟率领其它两路大军前来会师的时候,日南郡已经大半入手,只剩下一座孤城。

    “势如破竹啊!”

    军营之内,吴明望着两边气数,不由喟然叹道。

    吴铁虎连战连捷,早在他的预料之中,这不仅是星命之力,更是大势所趋!

    武雉本次起兵,大军共计三万,对外号称五万,定州七郡,有四郡在手,更携着大胜定侯石泰,夷灭其族,迫退州牧大军的威严,实力雄厚,胜算足有八成!

    在此大势影响之下,属于武雉这方的吴铁虎自然气数大涨。

    反之,纵然州牧那边还有什么人才,面对兵无战心,将无战意的情况,也是无计可施。

    天倾既倒,又岂是人力可以挽回?

    “纵然早有预料,本镇也想象不到此次出兵竟然会如此之顺利!”

    武雉不知何时来到他边上,淡然道。

    吴明眼睛微微一眯,顿时见得她顶上云气旺盛,赤螭更加欢快游动的模样,不由暗自一笑。

    “郡城既围,你准备如何做?”

    “历来攻城之道,都是攻心为上,攻城为下,日南郡城城高池深,我也不想士卒多有死伤……”

    武雉摸了摸小腹。

    她这次出征,难得的没有骑马,而是乘坐肩舆,有着吴明在一边护持,倒也没有出过什么事。

    “的确,现在州牧徐淳、刺史高顺、大将张文振等人,都应该收到消息了……”

    纵然武雉连怀孕之事都拿来做伪装,所能争取的时间,也不过攻下一个日南郡,令对手措手不及罢了。

    等到日南郡之后,州城必然有了防备,到时候,就要与三万州兵决一死战了。

    兵凶战危,瞬息万变,纵然武雉已经占据绝对优势,也不敢说自己必然能够取胜。

    符坚有草木皆兵,曹操有赤壁之战,在大周自然更有这方面的例子。

    “若只有这日南郡城的话,我倒是有着一法!”

    吴明摸了摸鼻子,继续道:“我向你推荐一人,就是上次林家那个嫡子林夕,上次谢家迟疑,林家却是没有多少疑虑,我特意命他随军出征,昨夜他便前来求见过我,有把握说降郡守!”

    “哦?”

    武雉凤目一动,很是大感兴趣的模样:“把握几何?”

    “他乃世家子弟,锦衣玉食,对于小命还是相当看重的,并且林家在日南郡势力甚大,七八成总有……”

    吴明目光不经意间在对面的城池上空一瞥。

    实际上,这说降看的也是大势。

    武雉气运正盛,林夕也不是短命鬼,再加上郡城之中气运杂乱,显然人心不定,吴明估计九成把握总有,但这就不必说了。

    “足够了,立即让他去!”

    武雉决定做的毫不迟疑:“若是郡守愿降,我给他官升一级,其余官员原职留用!”

    ……

    定州城。

    “终于来了!”

    日南郡被击,纵然州里密探都是傻子,也知道大事不妙。

    不过徐淳听到消息,却只是眉头微微一皱,轻轻答应了一句,旋即就没有消息。

    “大人……”

    张文振侍立在一边,眸子中有着悲痛。

    早在定州之乱开始,不仅高顺,就连徐淳的身体也是每况愈下,恩主如此,自然令他很是悲伤。

    “生死有命……咳咳……”

    徐淳咳嗽了下,又将带着暗红的手绢收好,这才喟然叹道:“只是想不到武雉那女如此奸诈,或者说烈性,令我等须眉汗颜……”

    “此女不知天时,利令智昏,此次劳师远征,嘿嘿……说不得便要折戟成沙!”

    张文振冷笑道。

    古代卫生条件低下,军中更是劳苦,而一次战役,拖个数年十数年都有可能。

    若是武雉怀身显孕,遇到军中传疫,又或者十月临盆,以军中的条件,纵然有着其它加持,也是凶险无比,搞不好就要一尸两命!

    此念头实在阴暗,就连徐淳听得都是有些汗颜,却没有多说什么,挥挥手,让张文振径自下去整顿兵事不提。

    早在听到禀告,日南郡只剩下一座孤城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日南郡救不得。

    同样三万大军,若是平原对战,就连张文振都没有把握。

    唯一的信心,就在于定州城乃是定州第一大城,能靠此险坚守,逼迫武雉退兵了。

    反正古代的围城之役,不说定州这种大城,纵然是小县城,只要万众一心,坚守数年都不成问题。

    至于那些世家之流,徐淳自认为自己还压得住。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不由转向城外,目中似有精芒闪烁。

    洛水之畔,谢家大宅之中。

    谢家家主谢性善看着手上的情报,面上同样浮现出沉吟之色。

    良久之后,他放下纸张,打开窗户,似乎闻到了风雨欲来的味道,良久之后,又是默默一叹:“武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