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夺城(为极度囧无语盟主贺!)
    日南郡,平石县。

    定州州牧此时还有着三郡,为日南、朱武、九德,之前的日南郡便是武雉与张文振率领的州兵交战处,此时仍可见得干戈。

    这平石县原本是日南郡所属,之前武雉要攻打定原郡,一借不还,现在就成了进攻日南郡的桥头堡。

    “将军!”

    “将军!”

    吴铁虎与陈敬宗并肩立在城头,看着一营营军士排出,三军呼喝的模样,都是不由心头振奋。

    这次选定的路线,便是过日南郡,由平石县出兵,出其不意。

    但凡消息隐瞒得再好,粮草调动也动静太大,不过若能凭此再赚下一郡,便是足够了。

    “节度使大人既任命我等为先锋,自当鞠躬尽瘁,打好这第一仗!”

    陈敬宗望着旁边的吴铁虎:“不知道吴将军有何提议,直说无妨!”

    “某家不过粗人,冲锋陷阵之事交给某家就是了!”

    吴铁虎双目微眯,似恭敬地说着。

    这姿态很低,但陈敬宗还是不敢怠慢,毕竟此人也为五品游击将军,与自己平级。

    一路提拔之快,可谓平步青云,并且也极有能力。

    当然,更重要的,却是对方背后站着一尊大神!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若是一不小心得罪了,不说枕头风,就是其它仙家手段,也足以令自己吃个大亏。

    “叔父!”

    下面,陈顺成甲胄在身,大声道:“各营点名已齐,共计一万人马!随时可以出发!”

    他脸上神采奕奕,显然是为了有大战可打而兴奋。

    陈敬宗见此,脸上却是苦笑。

    他与这个侄子一开始投靠武雉,打的不过是借为踏板,寻找真龙辅助的主意。

    毕竟武雉的凤格之命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奈何想不到此女竟然如此能耐,硬生生以女身打下如此大基业!

    现在看来,不说混元天下,但一统定州,享受数十年王业,却是大有可能!

    如此一来,他跟侄子也算炒股炒成了股东,只能安下心来,踏踏实实地为武雉卖命了。

    不过乱世武将,能遇明主,共襄大事,一展平生所学,纵马革裹尸,又有何憾?

    想到这里,他不由一挺手上长枪。

    此枪通体橙红色,带着龙纹,隐约有凛然之气逸散,枪头更是如散花形,锋锐非常,竟似以一整块龙鳞打造而成!

    这是兵家至宝龙鳞枪,自陈家将门先辈侥幸得到一截龙骨开始,历时数百年,经十几代淬炼,最后还是得了吴明慷慨之助,这才大功告成!

    “传我号令,兵发日南!”

    陈敬宗按压住心里的兴奋,大声喝道。

    “万胜!万胜!万胜!”

    三军齐齐欢呼,气冲云霄,几朵白云震裂,现出澄净蓝澈的天空来。

    “好法宝!”

    吴铁虎在一边看得也是眼热,知道陈敬宗此宝专门吸纳铁血煞气,与将主配合,简直如虎添翼。

    他虽然觉醒了擎羊星命,甚至快到了星辰副命的境界,有着传承记忆,一时间却也找不到如此多材料淬炼出高阶的兵家星辰之宝。

    “吴将军!平石县距离日南郡城还有两县,你可愿为我先锋,立下此次征伐定州第一功?”

    陈敬宗无视自家侄儿兴奋的面色,慨然问道。

    “固所愿尔,怎敢有辞?”

    吴铁虎大笑道。

    心知这时日南郡没有防备,区区两县,面对自己一军五千人说不定都会不战而降,这就是白送的功勋了,心里很是记了陈敬宗的一点人情,带着麾下直扑下一个县城而去。

    辉曾县。

    此县县令名为赵旅,这时正在后宅偷得浮生半日闲,赏玩一只画眉鸟。

    这鸟通体如翠玉,叫声婉转动人,曲折回廊,别有一番滋味,令他很是有些喜欢,视如至宝。

    “报!”

    忽然间,底下一名衙役飞快跑来,令他喂鸟食的勺子一抖。

    “到底出了什么天塌地陷的事?慢慢说……”

    看着这衙役脸色惨白,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赵旅不由皱着眉头,冷声问道。

    “启……启禀大人……大事不好,探马来报,武镇发兵一万,自平石县而出,最多一个时辰后,就要兵临城下了!”

    这衙役喘着气,刚刚将话说完,就听见一声惊呼,赵旅失手将鸟笼打在地上,画眉急飞,鸟毛四溅,却根本顾不上了。

    “不是传闻武雉有孕,大赦全镇么?怎么突然就杀来了?”

    赵旅近乎一跤坐倒,双目无神地喃喃着:“上次州里大将张文振,率数万大军,尚且不敌,我辉曾县人小地贫,又拿什么抵挡这虎狼之师?”

    “大人……”

    这衙役咬着牙,也不知是受了哪边的指使,轻声道:“为了这满城百姓,我们可不能玉石俱焚啊!”

    “这……”

    赵旅很是有些意动,自黄桀以来,朝廷的威严早就被扫在了地上,他能为官一方,还是靠的走通州里门路,对于武雉的威名自然深有体会,生死之下,也不介怀那些流言蜚语,所踌躇者,只有一个方面:“可是此地还有郡里校尉坐镇,本官能调动的,只有五百厢兵啊……”

    “大人不必担忧!”

    那衙役见此,心里大叫有戏:“我县中大户世家,也蓄养了不少家丁,一遇到攻城,必然征召入厢兵的,几位老家主,都说唯老父母之命是瞻呢!”

    “如此……”

    赵旅心头一动,知道本县大户世家八成要做墙头草,正想半推半就地答应下来,前面却传来两声惊呼,旋即就是鳞甲拖地之声逼近。

    十数名甲士一股脑地涌入,后面跟着一名唇带两撇鼠须的校尉:“赵大人莫非想违抗朝廷与州牧之命,做那叛逆?”

    他虽然长得鼠头鼠脑,但竟似愚忠之人,进入亭子后,眼睛一瞥那衙役,脸上就带着不屑的表情来:“杀了!”

    “诺!”

    两名亲兵上前,将已经瘫软如泥的衙役拖出,直接拔出腰刀砍下。

    噗哧!头颅落地,血如泉涌,赵旅看着这幕,却是直欲作呕。

    “单校尉……你……你怎么在这里?”

    赵旅脸色惨白,这校尉乃是郡里直接派下来,专门防着武镇的,带着战兵两千人,乃是此时辉曾县内的第一大势力。

    “本校尉若不来此,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单校尉手一挥:“县尊大人心忧战事,操劳不堪,已经病倒,到后宅养病去吧……将县尊大印,还有库房司吏叫来,本校尉要开启武库,抵挡敌锋!”

    “诺!”

    背后两人当即走出,一左一右地将赵旅架起。

    “单雄,你敢?”

    被如此侮辱,赵旅却是脸色涨红。

    “我为何不敢?县令大人……这个世道,早就变了!”

    单雄大笑:“太平之时,文贵武贱,但现在却是武贵文贱,何况你还有通敌之嫌,现在不杀你,还是看在你那顶乌纱的份上,不过三日之后,就该换个人戴戴了……”

    他把玩着县令大印,面色又转为严肃:“传令下去,封闭四门,只要坚守三日,州郡援兵必能赶到!”

    敌人只有一万,他却有着战兵两千,厢兵召集壮丁,也能有着一千。

    三千人守县城,只要三日,后方便可得到消息,做出反应,却是没有多少难度。

    有着如此大功,加官进爵还少得了么?

    ……

    辉曾县外。

    “报!”

    一名传令兵快马飞驰而来,见到吴铁虎,就是啪得一声跪下:“辉曾县已开始戒严,城内家族早些传来消息,愿为我军内应,此时却再无音讯!”

    “切!”

    吴铁虎淬了一口:“早知道此等大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必然是泄漏了消息,反而让他们得了警惕!传令下去,加快速度,到了辉曾县后,立即攻城!”

    他看得相当清楚,纵然对方有了反应,但还是自己这边占据先手。

    此时定州大势,更是武雉一方占优。

    趁着对方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猛攻,说不得还有一丝机会。

    一念至此,当即就喝道:“擎羊骑何在?”

    哗啦啦!

    背后数百骑兵顿时应和,这是他以擎羊星的传承记忆,所打造出来的精锐骑兵,尤其擅长骑战,能以一敌三,不是虚言。

    “随我冲阵!”

    他大笑一声,当即拍马前行。

    几个冲锋之后,辉曾县城就出现在面前,虽然东门已闭,但南门似是出了混乱,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关上。

    “陷阱?”

    吴铁虎一阵犹豫,旋即心里就是一狠:“事起仓促,哪里有这么多时间布置,不怕弄巧成拙么?”

    当即大喝一声:“跟我冲!”

    “杀!”

    数百骑兵有如箭头一般,飞快射向南门。

    等离得近了,吴铁虎便可看到一队世家护院与兵卒纠缠,鲜血横飞,这场面更是做不得假,当即心里大定,当先快马冲过城门,手上长刀似带星光,连杀连砍,对面的数个兵卒立即死无全尸。

    “杀了他,他是敌军主将!”

    忽然间,对面一个声音传来,还有十数只瞄准的羽箭。

    吴铁虎头一偏,躲过大半,牙齿一咬,更是将一支流矢叼在嘴里,蓦然飞马上前,星光一闪,喊话的那人头颅飞出。

    “校尉战死啦!”

    城门兵卒一下大乱,溃不成军……(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6 10:0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