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三十九章 看破(8000补)
    后花园内。

    吴明躺在竹椅上,让李秀云帮忙揉着肩膀,又瞥了眼身穿闲服,忙着批改公文的武雉一眼,微微一笑。

    这几日或许武雉危机感爆发,很是抽出时间,好好陪了他一番,夫妻琴瑟相和,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倒是公文一下积累起来,逼得武雉不得不在家办公,每日都颇为繁忙,看着吴明悠闲的样子,更是大倒酸水,说要安个太守什么的官职,打发吴明也一起忙起来。

    “启禀少爷、夫人!”

    这时候,一名火凤卫匆匆进来:“坞堡外有人求见!”

    “嗯?”

    武雉朱笔一顿,眉毛挑起:“他持着何方通行令牌?”

    节度使日理万机,自然不是什么凡夫俗子想见就能见的。

    “并无令牌!”

    “哦?”武雉反而起了几分兴趣:“你是跟随我多年的老人,应当知晓我的规矩,居然还如此做,此人必然身怀绝技了?”

    那火凤卫跪下:“婢子不知,只是一见他的眼睛,其他兵卒便战意全失的……”

    “你的麾下都是百战余生的精锐,能当着他们的面施展道法镇压之术,恐怕已经到了真人级别……”

    吴明睁开眼睛,缓缓道。

    “既然是一位道家真人,想必也不会无事来消遣我,便见一见吧!”

    武雉摆了摆手:“带他过来!”

    有着吴明在一边,她更是没有丝毫担心。

    ……

    片刻后,一名穿着黑白葛袍,扎着道髻的青年就从容走进,一见到花园布景,又是一个激灵:“纳天地于方寸,宗师手段!”

    他趋步上前,见得武雉,立即稽首:“贫道剑元子,见过节度使大人!”

    “剑元子,你是何门何派,求见本镇,又有何事?”

    武雉随口问着。

    一股巨大的威严,蓦然降临下来,令剑元子的脸颊上都多了几丝冷汗:‘师尊嘱咐,必须开始亲近龙气,我就是那尝试的棋子……唉……师门大恩,也只有粉身碎骨以报了!’

    他啪得跪下:“贫道此来,自然是仰慕节度使大人威严,愿投靠麾下,附于骥尾!”

    “哦?投靠?”

    吴明也觉得很有意思。

    现在武雉声名远播,想要投奔的人自然数不胜数,但他们有的名气已满定州,有的却是通过熟人引荐而来,有着荐当中,否则就一辈子都出不了仕!

    当然,在武雉麾下,还有第三条途径,那就是科举考试,也算打破旧规则的一大举措了。

    但像剑元子这样玩毛遂自荐的,还真没有几个。

    一念之下,吴明不由打开了天眼,顿时就有了新的发现:“嗯?这道气息……似乎是……”

    “不错,还请节度使大人收留!”

    剑元子嘴角带着苦涩。

    说实话,若时间允许,他也不想如此越级而上不仅特别容易失败,纵然侥幸成功,也会被视为幸进之辈,平白惹来大量敌意。

    若是徐徐图之,凭借一些还在的关系,当可将这影响降到最小,也最为稳妥。

    “奈何师尊有命……宗门也已经被逼迫到极限,哪有如此多时间可以布置,不得不强行为之了……”

    剑元子心里一叹,还是将自己准备的底牌拿了出来:“我门在定州城中发展了两家内应,并且还愿意资助节度使大人白银千两,粮草一万石!”

    “哦?贵门看起来决心非小!”

    金银之物,武雉早已不放在眼里,但内应与粮草,却是令她有些动容,同时又有些冷笑。

    这道门之人,如此急功近利,若非遇到了她,少不得要被当成肥猪宰财不露白,古往今来都是至理,更何况在她这手掌大权,生杀予夺的藩镇军阀面前展露财力,与作死又有何异?

    吴明在一边,看得也是很想发笑:“果然是道门中人,脑子都有些秀逗了……莫非是洞天福地中出产的极品?”

    论权谋诡诈之道,在座的两个任何一人都能将剑元子玩弄于股掌之上。

    剑元子虽然不知道为何,棘背却是一阵发凉,颇有些不妙的预感。

    “也罢,既然你诚心投我,这些本镇便收下了!”

    武雉挥挥手,又看向吴明。

    很显然,在这等事涉灵异方面的事情,她还是倾向于全部交给吴明监管的。

    否则,就凭之前武家供奉的几个修道者食客,去龙宫送信都不利索,实在令人为难。

    “夫君,一切就交给你了!”

    武雉轻笑一声,轻移莲步离开,留下一脸忐忑不安的剑元子。

    ‘此人乃是传闻中武雉的夫婿,也不知道有着何等人才……幸好节度使大人已走,倒是可以动用法术,查看一二……’

    剑元子心里忐忑,蓦然一咬牙,运起四象法眼,往吴明所在看去。

    “咦?”

    谁知道,能窥破节度气运,无往不利的法眼,在吴明身上,却只能看见一层迷雾。

    剑元子大惊失色之下,不由惊呼出声。

    “不用再卖弄你那半调子的望气术了……刚才我若反击,你一双眼睛,就要变成两个血窟窿了!”

    吴明轻笑一声,缓缓道。

    “原来尊驾竟然也是修道者!”

    剑元子凝重道,之前的很多迷惑,立即就有了解释。

    只是这时看着好似普通人一般的吴明,眸子中又充满了惊骇。

    因为纵然他的师尊,那位四象宗地仙,全盛时期收敛功力,他也会略微有着察觉,但现在,吴明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模样,没有丝毫异常。

    ‘要瞒过我的法眼,除非是聚则为形,散则为气的大神通,难道此人是天仙?不!不可能的……’

    剑元子心念电闪,蓦然又听到吴明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是四象宗的人吧?这身白虎金煞之气,可是骗不了人的!”

    此言一出,剑元子登时如遭雷殛,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他看着吴明的眼睛。

    对方神色淡然,眼眸温润,但剑元子却感觉自己的一切,都在对方眼前无所遁形。

    “四象天仙已死!你们四象宗过来,难道还想扶一把龙庭?又或者另有他图?”

    听着师门惨剧被吴明一口道出,剑元子的脸色再变。

    “罢了,你也不用说……我自己来看!”

    吴明轻笑一声,对着剑元子招了招手,不论如何,当初那个四象天仙也算死在他手上,若是被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也是有些麻烦。

    他的手掌白皙如玉,皮肤紧绷而有弹性,充满了生命活力,但剑元子看到这一手抓来,却是感觉周围整个天地都在向自己压迫,平时里早已炼化如意的白虎灵剑,以及庚金剑煞,竟然丝毫反应都没有,不由惊叫出声:“地仙法域?你是地仙?!不!这领域之力,纵然比起祖师来……也是……”

    剑元子苦笑一声,撤了神通,没有抵抗。

    毕竟,他可是知晓,在此等地仙面前,以他区区的真人修为,绝对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的,冒然动手,除了徒惹笑话之外,只能招来更大的祸患。

    嗡嗡!

    他身体不由自主地上前,竟然诡异地悬浮在半空当中,不说调动法力,连一个小指头都动不了了。

    “你没有反抗?很好,我喜欢聪明人!”

    吴明赞叹一句,一拂袖,浓郁至极的清光宛如实质,从剑元子的七窍钻入进去。

    “啊……”

    剑元子的脸色一下扭曲,昏昏沉沉当中,大量的记忆浮现出来。

    “不……不能想那个!”

    他心里狂喊着,可惜无济于事,越是不想回忆起来,那件事却越是清晰地出现在了识海。

    静室之内,四象宗主面色狰狞,喃喃述说着大计:借得龙气庇护,篡唆称王建制,谋夺气运,最后的反噬……

    “嗬嗬……”

    不知道过了多久,剑元子萎顿在地,浑身虚汗淋漓,心中的恐惧更是到了极限,嘶声道:“你……你竟然能直接调动我的元神记忆……”

    “嘿嘿……一个破败宗门,居然还敢如此狼子野心,来谋夺我家基业,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吴明笑容中有着玩味。

    “我并非你的对手,自然任杀任剐……”

    剑元子一咬牙,恨声道。

    “这未免太过便宜你们了……并且,看来你们四象宗普通弟子门人,都还希望获得安宁的生活,只是宗主一意孤行么?”

    吴明摸了摸下巴:“你很幸运,别人一向喜欢杀鸡儆猴,而本人正好相反,喜欢杀猴儆鸡!走吧!”

    他一抓剑元子,整个人都似轻若无物般,飞快出了坞堡,向某处疾驰而去。

    呼呼!

    狂风呼啸,顿时将无法调动真元之力护体的剑元子吹得眼红流泪:“你要去哪里?”

    “自然是你们四象宗的临时据点,去找你的师父,四象宗主,好好谈谈了……”

    吴明淡然一笑,眸子中又带着点异色。

    一个洞天宗门的最后精锐与积蓄,应当可以给他带来一点小惊喜的吧?

    至少,灵花灵种什么的,必定是不缺,胜过自己慢慢搜寻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