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说书
    茶楼之内。

    剑元子默默品茗,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之色:“仅以所见所闻来看,武镇之事大有可为……只是师父欲谋夺武雉王气,这凶险非常,还得看看此女气象才可!”

    “好在此城乃是节度使府所在,茶居又临近大道,只要默默守候,总能见着一次!”

    带着这个念头,他就在楚凤郡城中住了下来,每日闲逛,大多时候都在茶居中饮茶吃点心,倒也默默跟其它熟客混了个脸熟。

    乓!

    这一日,他刚刚落座,就听得茶居中心的说书先生一拍惊堂木:“上回书说到《大周西域记》第三十七折双侠义助落魄官,行者怒弑黑熊王,话说……”

    这老者说书绘声绘色,立时获得满堂喝彩,间或有着几个富家公子模样的人,扔了铜钱打赏,令老者连连称谢。

    剑元子知道,这说书人几日前便在这里,因为能招揽顾客,茶居老板也不赶人,很是有些互惠互利的味道。

    不过这行当,不是太平盛世,根本无法存在,有着这个,说明郡城里面的小市民,当真有着几个闲钱这又是吏治清明,压迫不狠的佐证了。

    剑元子又听了几句,知道这说书人在说的,乃是时下挺火的一部小说,名为《大周西域记》,他在外州的时候,似乎也在茶楼酒肆中听到过几句。

    据说此书行文浅白,通俗易懂,又颇为生动有趣,倒是大大流行了一番,甚至还引得几个名人为其作序。

    只是作者名讳却不为人知,也是一桩奇事了。

    他之所以对其感兴趣,还是因为听了几句,知道内中修炼划分详尽,考据充分,作者必是有真修行在身的人无疑,这才留意了一点。

    总体而言,还只是某个虚幻朝代开疆扩土的故事,间或掺杂了一点神鬼志异,大概是某个修炼者信手所为的消遣,也算不得什么。

    不过剑元子等得的也不是这个,他坐了半天,一壶茶泡了又泡,直到没有半点茶味的时候,外面忽然一阵骚动,一个声音就传入耳中,令他浑身一个激灵。

    “节度使依仗过来了!”

    街道上车马喧嚣,剑元子则是按捺住心里的激动,装作不经意间撇过头。

    “驾驾!”

    节度使有一旌一节,专征专杀,威严隆重,出行便是数十骑兵开路。

    旁边行人退避,忙不迭地让开。

    “来了!”

    倒是剑元子,见到车架经过,立即闭上眼睛,默运秘法。

    ‘虽然这武雉气运隆重,大势已成,冒然窥视必然有着反噬,但我这四象法眼乃是宗门秘传,虽然看不得详细根基,但具体也不会太差……’

    他双眼中带着一层迷离的光彩,忽然往车架上望去。

    节度使车架,自然华丽非常,车辕与车轴镶金嵌银,周围还有火凤卫捧剑随行。

    轰隆!

    落在剑元子眼中的,却是另外一副画面。

    呼呼!

    在他目中,一丝丝金青之气自仪仗队中浮现,汇聚于上空,形成五彩祥云,带着金铁杀伐之气,对于修道者的压力无与伦比。

    “吼吼!”

    祥云蓦然分开,浮现出一条无角四爪的螭龙,每个爪上生出三趾,浑身带着赤云之纹,这时清吟一声,一双龙目就转了过来。

    “不好!”

    剑元子立即收功,奈何双目剧痛,如遭火焚,知道还是受了反噬,连忙端起茶杯,借着饮茶的动作将淤血擦掉。

    “气运隆厚,居然已经成就了螭龙?”

    赤螭,雌龙也!武雉得此相,再配合四郡之地,未来定州绝对难以翻盘,称王建制,也是等闲尔。

    “如此看来……此女发展似乎大有可为的,我当劝谏师父,不必急着杀鸡取卵……”

    剑元子默默想着,忽然又是一个激灵:“不好!想不到龙气之力如此可怖,居然连我都开始影响了……”

    他起身,结算了茶钱,走出茶居,看了看天空,忽然又有些迷惘:“师尊啊……希望您所做的抉择,是正确的吧,否则我四象道统,恐怕真的有着倾覆之祸啊……”

    ……

    “咦?夫人?”

    节度使依仗一路浩浩荡荡,在吴家堡前面才停了下来。

    吴明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武雉,却是略微有些诧异:“何故来此?”

    “此地乃是妾身的家,为何不可来?”

    武雉白了吴明一眼,自顾自地在旁边坐下:“并且……夫君要纳妾,娥姁身为大妇,该当来主持才是呢!”

    “这个……秀云与我……”

    吴明挠了挠脑袋。

    “妾身知晓,那女子乃是夫君旧识,又有着情分!”

    武雉却忽然一笑:“实际上,纵然夫君不说,妾身也想让夫君尽早如此的……”

    她说着,脸上又带了一丝歉然之色:“毕竟妾身公务繁忙,与夫君也聚少离多,难得尽夫妻敦伦之责的……”

    “不必如此!”

    看着佳人歉然的姿态,吴明不由上前,将武雉拥入怀内,细细安慰起来。

    “只是……”

    两人温存片刻,武雉噗哧一笑,灵动的眼睛中带着些狡黠之态:“我们之前的约定,夫君可不要忘了!妾身还想打下偌大的家业,给咱们之子继承的!”

    “唔……”

    吴明有些无语了。

    他自然想起了之前吴晴代表自己与武雉所定之约,貌似还要过继一个儿子到武家,继承家业的。

    不过在他看来,那个儿子可是太不幸了。

    毕竟,以自己主神殿之主的身份,虽然不可能老死再将主神殿给子嗣继承,但随意从指缝中露出一点东西,都比整个武家要好太多了。

    也不知道武雉若是清楚这个,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嗯……儿子的事情么,我自然答应了!”

    武雉拍拍胸脯,目光一下变得温柔如水起来:“多谢夫君体谅娥姁的难处,在妾身这个位子,若是没有子嗣,恐怕未来下场必然不太妙的……”

    她身躯骤然一热,滚烫动人:“夫君,给我一个儿子……”

    看着佳人如此之态,吴明也是心里大动,蓦然哈哈大笑,将武雉横抱而起,穿入卧室之中。

    没有多久,守在门口的几个火凤卫听着内堂传出的声响,都是脸色酡红,双腿不安地绞动起来……

    ……

    吴晴的房间之内。

    李秀云挽着发髻,双手袖口卷起,露出一双洁白如玉的皓臂。

    她静静地呆在这间房内,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在此处一般。

    这房间的摆设,她都是熟记于心,到了现在,日日过来打扫,更是令屋宇内一尘不染,整个房间与吴晴离去前没有丝毫区别。

    唯有墙壁之上,当初吴明所作的画卷消失不见,空出了一片留白。

    吴家堡一扩大,各种仆役丫鬟也是越来越多,自然诸事繁杂,各个丫鬟、奴仆为了争风上位,偶尔也有一些暗事传出。

    甚至,还有关于她的一些风言风语。

    但李秀云本来就是个小家碧玉的性子,无欲无求,再加上有着吴明点名,纵然吴管家也不敢怠慢,倒是相安无事。

    如此一来,她每日空闲下来大量时间,反而都用在了修炼上,道业进展飞快,倒是个意外之喜了。

    “秀云妹妹!”

    她清理完吴晴的房间,正想回到自己的院落去,做每日的功课,就看到迎面两名少女走了过来,面上带着讨好的笑意。

    “侍琴姐姐,侍画姐姐!”

    她当先行礼,一时间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惹来了少爷的不喜。

    “还叫什么妹妹!”

    侍画白了侍琴一眼:“今日过后,我们便当称呼你为如夫人啦!恭喜妹妹呢!”

    “不错!”

    侍琴一呆,旋即也笑道:“恭喜如夫人,贺喜如夫人!”

    “什么……如夫人?”

    李秀云迷茫问着,脑袋内一片晕晕乎乎的。

    “这个……嘻嘻,少爷准备将你收房,岂不是大喜?”

    侍琴与侍画互相咬着耳朵,又轻轻在李秀云耳边说了几句。

    顿时,李秀云的脸上就飞起酡红,一路蔓延到白玉般的脖根处。

    “怎么?妹妹难道不愿意?”

    侍琴与侍画对视一眼,有些打趣道。

    “这个……”

    李秀云低下头,双手不安地揉搓着裙角。

    “嘻嘻……我们原不想打扰你,只是妹妹你现在在府中身份提了,每月月例要加,还要拨给私厨,婢女……更要准备一下,一堆事情呢,还愣着做什么,快跟我们走吧!”

    侍琴与侍画亲昵地揽着李秀云的胳膊,絮絮叨叨,眸子中有着掩藏不住的艳羡之色。

    李秀云好似木偶般任凭摆布,直到回到自己闺阁中的时候,才反应了过来。

    以前的一幕幕,顿时浮现在心里。

    蓦然间,两行眼泪就流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喜是悲。

    ……

    纳妾之举,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

    对于李秀云来说天大的事情,在吴明不过顺手而为罢了,毕竟,以此女的身份与名声,若是自己将她赶出去,恐怕也只有一死了之了。

    倒是武雉,很热心地张罗了一番,还宴请谢弈等宾客,举动从容,颇有大妇之量,令吴明很是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