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夜宴(上月7800补)
    剑元子听着师尊计划,心里渐渐凛然。

    修道者与其它神通之士,自然可以抽取气运修炼,但这代价就非同小可。

    辅助大周立国的玉清地仙,那可是以助姬易一统天下为前提,这才晋升地仙,又种下福地,气运绵长。

    现在四象宗主想做的,却是直接竭泽而渔,杀鸡取卵,捞一把就走能够令他修补伤势,并且种下福地的气运,却是足以令王者兵败身死,并且死后都不得安宁的。

    “师父……”

    剑元子努努嘴,想要劝,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动身!”

    四象宗主却是极有决断之人:“你既然在这附近遭遇袭击,足以说明此地已经不甚安全了……”

    “难怪师尊之前要搬到定州附近,原来早已有了这个打算!”

    剑元子恍然。

    ……

    与此同时,吴家堡之内。

    “今夜月色甚佳,吩咐下去,宴请谢家谢弈与林家林夕吧……”

    吴明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蓦然下了决定。

    “诺!”

    在他身后,一片鳞甲拖地声响起,跪着的乃是吴铁虎。

    吴明转过身来,就见此人身穿明光铠,脸上皮肤黑里透红,浑身都充满着一股精干之气。

    当然,最令他惊讶的,却是吴铁虎头顶的星辰之力比上次浓郁了一倍都不止,显然大有进步。

    “你现在已经做到了正五品游击将军,事务繁忙,些许小事,自己处理就可了,不必时常前来请示的……”

    吴明摆了摆手。

    这个家生子的运道当真非凡,借了吴明的势不仅官路亨通,星命之力也大有进步,配合气运,更是惊人,未来堪称不可限量。

    ‘看他这模样,上次被我提点过之后,八成真的去找了擎羊星的其他星命者,夺取命数……’

    擎羊星乃是六煞星之意,代表着不断的进攻,与大将之格倒是颇为匹配。

    ‘好像自从我成为主宰之后,身边的人之命数,都是大涨啊,这就是一人成道,鸡犬升天么?’

    吴明默默思索着,吴铁虎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家主大恩,末将怎么敢忘?理应鞍前马后地服侍才对!”

    他本来就被吴明收服,现在还有星命之力这么大的把柄攥在吴明手上,需要时时请教,当真是一点异心都不敢有。

    只有跟随这个少爷越久,才越知道他的可怕!

    吴铁虎可没有忘记,当初敌对吴家的势力,是怎么一个个悄无声息地消亡,吴家基业却蒸蒸日上的。

    ……

    是夜,月色如水。

    “夜宴?这吴君,当真是个妙人……”

    林夕与谢弈手持拜帖,带了礼物,联袂而来,相视一笑。

    “少爷早有吩咐,两位贵客请至花园!”

    侍琴与侍画将他们带到花园门口,旋即分列两边,做出恭请之态。

    ‘嗯?果然是特立独行之辈!’

    谢弈心里默默想着,与林夕走入花园,心里不由一清。

    但见月色之下,姹紫嫣红中,又多了一份幽静之意,一步一景,纳天地与方寸之内,与月同辉,当真妙不可言。

    他们家族自然也有这方面的妙手工匠,但论布置,还是多了一丝刻意,达不到这种增一分嫌肥,减一分嫌瘦,浑然天成的境界。

    ‘此必是园艺宗匠布置,这可奇了……’

    林夕左顾右盼:‘吴家不过土豪,纵然武家也只是郡望,如何能请来这等高手?此园虽小,但比之皇家园林,都是不差了……’

    两人一时间有些流连忘返,渐渐物我两忘,差点连宴请之事都抛在脑后。

    “嗯?不知主人家何在?”

    到底谢弈人老成精,咳嗽一声,声音远远传播开去。

    铮铮!

    话音一落,不远处的竹林内立即传来一阵琴声,似天风环佩,清泉流水,带着引客之意。

    “我曾经听得琴韵大家献艺,本以为天下无双,却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还能见得不逊色者……”

    林夕大奇之下,想也不想地踏入林径之中。

    “贤侄……唉……”

    谢弈有些踌躇,旋即长叹一声,也是跟在后面。

    银色的辉光洒落,在静谧的竹林中,悦耳的琴音更是仿佛被洗尽最后一点尘埃的天空,澄净空灵,充满着一种禅味道韵。

    林夕与谢弈转过一片石山,面前就浮现处一幕月色之下,一名白衣青年,在青石上盘膝而坐,膝上放着一琴,一枚枚精灵般的乐符跳跃而出。

    一曲即毕,青年双手安琴,曼声长吟道:“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月光温柔地洒落下来,披在青年肩头,令他整个人都好似天上谪仙一般。

    “文采风流,特立独行……”

    林夕目中精光闪动,深深一揖:“世兄寄情山水,逍遥洒脱,不为凡间所累,令我实在好生羡慕……”

    “独坐幽篁里……明月来相照……好!好!”

    谢弈却是心里一动,品味着这诗,只觉得虽用词精炼,但涵义隽永,竟然到了一字也不可改易的地步,不由一赞再赞:“好!此诗大有道韵,吴君真乃仙人也!”

    “不过随口一吟罢了……”

    吴明起身,同样还礼:“两位远道而来,之前怠慢,还请恕罪,我已命人略备薄酒,借着今夜月色,也算借花献佛了……”

    “好!”

    林夕大步上前:“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与吴君却是一见如故,今日定当不醉不归的……”

    “这个自然!”

    吴明微微一笑,眼睛似随意的一瞥。

    这两人气数都相当不错,毕竟都是世家精英么。

    不过这林夕除了外运厚重之外,内运赤红,带着锋锐,显然剑法很是不错,而核心本命之中,甚至还带着一丝青色,就更加难得了。

    ‘此人命格中的文气,几乎可以与娥姁麾下的曾玉比拟,并且人品贵重,更不是曾玉可能及,算是大才啊……’

    虽然有些惊讶,吴明却没有多说什么。

    他如今何等身份?纵然不算主神殿,也当真是个谪仙,兴致来了,便请两人宴饮,兴致不存,拂袖而去,当真一切随心,如意自在。

    “唉……上好!可惜!可惜!”

    酒宴就在旁边的石亭里备着,酒是果酿,菜是几个凉菜拼盘,又有一盆珍果,都是如今时节难寻之物。

    林夕很有些狂士风度,连饮三杯,盯着吴明,先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副嗟叹不已的模样。

    “哦?林兄何故发叹?”

    吴明放下酒杯:“可是招待不周?”

    “不是不是!”

    林夕喟然一叹:“我原本备了美姬,准备赠给世兄,但今日一见,世兄天人之姿,令我自惭形愧,更觉拿此等俗物,实在玷污……再罚酒三杯!”

    “哈哈……何必如此?”

    吴明大手一挥:“我好美食、好美饮、好美色……林兄但有所赠,直接送来便是!”

    又道:“两位来的正是时候,再过几日,本人正准备纳个小妾,到时候还有两杯薄酒要请的!”

    大周遵行古礼,一夫一妻,妾的地位就相当低了,几乎等同于货物奴隶。

    正妻所出的儿子,是嫡子,拥有继承权,妾所生的就是庶子,若不得宠,日后不说分薄家产,根本连生活都成问题。

    娶妻要三书六礼,良辰吉日,禀告祖宗,妾就当真什么都不用,随意点的直接摆桌酒宴,甚至什么仪式都没有也可。

    “恭喜恭喜!”

    林夕与谢弈对视一眼,更是有些不可思议。

    男人纳妾,当然不算什么,但以这位的身份?顿时心里就更多了一些凛然之意。

    ……

    楚凤郡城。

    剑元子披着斗篷,戴了斗笠,压低至眉沿,默默进了郡城。

    “炊饼!炊饼!”

    “糖人诶……”

    “铁口直断,算卦问字,无有不准……”

    两边街道齐整,米铺、醋铺、当铺、布店、酒店……各种商铺鳞次栉比,街上行人熙攘,大多面色红润,神态平静悠闲这种安稳的秩序,令剑元子暗中点头,知道这是官府得力,治下百姓安居乐业才有的气象。

    ‘如此看来,这武镇之事,似乎大有可为!’

    他来到一处茶楼,甩出几个大钱,立即就被殷勤的小二请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又点了一壶清茶,几盘点心,慢慢吃喝着。

    师门要谋划气运,自然是天大之事,非得好好筹谋一番,这种打探自然少不了。

    历来酒楼茶馆,青楼赌坊,接待八方来客,乃是消息第一灵通之地,只要仔细搜集,总能有所收获。

    他功聚双耳,旁边茶客的议论就不断传入耳中。

    “张老板!生意兴隆啊!”

    “哈哈……哪里哪里,这都是托了节度使大人的福!”

    “老王家的子孙出息了,居然当上了队正,又立下军功,在城外分田足有五十亩呢!看来这家是要翻身了!”

    “唉……最近外来人多了,虽然各种生意都好做不少,但科举文试也是一日难过一日,我那二哥,素称饱读圣贤书,居然都被刷下来两次!”

    ……

    “民心思定,气运稳固,的确有着成事之相!”

    剑元子微微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