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影响
    定州城。

    此城乃定州核心,城外又有洛水深深,河陆两便,人流熙攘,物运便利,繁华无比。

    纵然几家藩镇节度正在乱战,也只是令往来人流略微稀少了些,最多米价布价有些上涨,州城之内,还是一片歌舞升平。

    只是在寻常人看不见的地方,才有着暗流汹涌。

    “齐麟投诚,武镇军势大盛……不敢久持,方才退兵……”

    州牧府内,现任州牧徐淳捧着百里加急的文书,整个人都好似被抽走了骨头一样,软软瘫倒了下去。

    良久,两行清泪顿时落下:“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惜哉痛哉……”

    不得不说,齐麟乃是定州有名的藩镇,这次的突然臣服,对整个定州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徐淳完全可以猜想到,在这次之后,那些还在观望的世家大户,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牝鸡司晨,不过触犯了一点脸皮罢了!

    只要不是触及他们的统治根基,没有动摇士大夫地主的阶级利益,纵然蛮族入寇,都能找着天命证据!

    “这定州……要乱了啊……”

    徐淳喃喃着,却又全无办法。

    大厦将倾,乃是数十年,上百年的积弊一起爆发的结果,纵然他有心修补,也是有心无力。

    与州牧府相比,刺史那边的反应却是更小。

    毕竟高顺已经病入膏肓,甚至就是死在任上,徐淳也不会怎么吃惊。

    他现在头疼的,还是应该怎么将张文振保下来。

    虽然是给朝廷留下了有生实力,以及与日后强大的南凤军对峙的本钱,但张文振此次,完全可以说是出师不利!纵然斩了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但唯是如此,才是忠臣啊!不说这忠心的臣子已经相当少见,便是日后武镇杀来,又靠哪个领兵抵御?

    徐淳苦笑两声,幸好此时朝廷昏聩,若是在文书上做点手脚,以自己与高顺合力,要保下此将也不是难事。

    只是……想不到他这个外界传闻清正廉明,刚直不阿的州牧,此时也得做些徇私舞弊的勾当了,目的居然还是为了保护朝廷功臣这实在是讽刺!

    ……

    很快,有关这次藩镇大战的消息就传播开来。

    这方面,徐淳根本不打算隐瞒,实际上也根本瞒不住。

    刹那间,武雉大败石泰,占尽定原郡,并且得了齐麟效忠,打退州里干涉的消息,就飞速传播开去,令不少人为之失声。

    纵然还有死硬分子与腐儒痛心疾首,大叹世风日下,妖孽南出之类,但更多的人却是选择了沉默。

    毕竟,现在武雉对定州的优势已经太过明显!

    说不得,数月之后就会陈兵定州城下,他们纵然不惧,也得为家人与身后事考虑。

    因此,整个州城,近乎一片沉默。

    ……

    定州城外,洛水之畔。

    这里良田千顷,阡陌连绵,尽是上好的水田。

    而其中最肥沃的一半,都是谢家的产业,光是为他家耕种的佃农,便高达千户,谢家乃是开国三百功臣之一,百年来荣宠不减,到现在也是天下闻名的世家。

    只是修建在洛水之畔的谢家祖宅却一贯的低调,门口石狮斑驳,带着岁月的痕迹,烫金匾额之上乃是某一位皇帝的亲笔所赐,这时蒙了黄布,又有专人打理看管。

    谢家能人辈出,几经封赐殊荣,门前牌坊之下,文官落轿,武官下马,纵然一州州牧前来,也达不到打开中门迎接的地步。

    与他们家相比,那些仆从如云,出门前呼后拥的郡望大户,反而成了土包子一流。

    天色渐暑。

    倒春寒料峭,空气中凉意仍在,这冷热交替,最容易产生时疫。

    不过在谢家之中,却是专门请了风水大师,设计了巨大的荣养阵法,纳山水之气,生机勃勃,冬暖夏凉,绝无传疫之虞。

    主宅之内,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当中,谢家的掌权人谢性善缓缓放下手里的情报,又是摇了摇头:“朝廷……”

    “家主!”

    房门被轻轻推开,走入一人。

    虽然这里看似幽静,实际上却是家族护卫核心,要到这里,至少要经过七道关卡,还有家族术师镇守,随时监察,以防不测。

    这人能悄无声息地进来,不仅是自己人,还必是位高权重。

    “事情已经查清了,之前秘密追踪灵儿与宝玉的,乃是司隶校尉所属,异闻司千户厉宗义!”

    “是他!”

    谢性善眉头一皱,复又散开,眼中光芒一闪:“那个头风入脑的朝廷中人?弈弟辛苦,可知是为何?”

    谢弈脸上浮现出一丝赧然之色:“此还未知……不过朝廷最近加大对各州掌控力度,莫非我家树大招风?”

    “异闻司……”

    谢性善却道:“提及这个,我却是想到陪都当中的一些事来……最近朝廷不知出了何事,一连换了数个要职,其中便有异闻司指挥使,那位权相大人的位置都似乎不稳呢……恐怕,新的大变又将到来!”

    上次吴明在盛京挖下大坑,一举埋了大周所有精兵强将,甚至还搭上一位雍亲王!

    这自然造成了一波地震,还有朝廷当中势力的洗牌。

    作为地方上的权势望族,谢家自然也在关系这个,谢性善就猜测道:“莫非与此有关?嘿!这厉宗义也是大胆,居然敢对我家出手,错非真的是重疾在身,必然令他知道厉害!”

    对于谢家这等庞然大物而言,一个区区的异闻司千户,当真算不得什么。

    “此不过小事,家主不必在意!”

    谢弈直接说着。

    对于他们而言,这个千户命运如何,甚至族中两个子弟的未来,的确不过小事,真正重要的,还是定州未来的走向,这才是关系他们身家性命,生死存亡的天大之事!

    “是啊!真正的大事,还是在这里!”

    谢性善递过情报,谢弈扫了数眼,瞳孔就慢慢放大,旋即苦笑道:“不真正见到这个,我还是不能相信!平山镇齐麟英武过人,居然会这么降了?”

    “其人有痼疾,已经绝了争霸天下之望,只不过竟然投诚武镇,想必是真的极为看好此女,认为对方至少可以一统定州!”

    谢性善同样苦笑:“巾帼不让须眉!武镇可是让我们这一帮须眉老家伙汗颜呐!”

    齐麟在定州威名远播,他的投诚,对武雉的帮助,简直不亚于再夺下一个郡!

    就连谢家家主,无意识提及武雉之时,语气中也不由带上了三分恭敬。

    “那家主准备如何做?”

    谢弈问着。

    只是这寥寥几句,他就知晓家主并没有强行对抗武雉的打算,至少军事上是如此。

    “听其言,观其行!”

    谢性善沉吟良久,还是一叹:“另外……上次武镇大婚,我们不是已经派出人手,建立关系了么?现在就让族中一些偏支子弟去出仕!”

    到了乱世,这种大家族,秉承鸡蛋从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原则,同时出仕数家势力都是正常。

    最出名的,还是三国时期的诸葛家,竟然分仕三主,只可惜人选上有点问题,后人云蜀得其龙、吴得其虎、魏得其狗。

    现在的谢家,纵然还有大批优秀子弟在州府中做事,却是也准备如此了。

    反正不过一些偏僻支脉的子弟,若不成功,尽数舍弃了也没有什么。

    “遵命!”

    谢弈躬身领命,知道家主心里还是有着顾忌。

    实际上,若武雉乃是男儿身,现在恐怕定州之内世家已经闻风而降,争相上去求抱大腿了。

    而纵然是女儿身,这几次大胜之威,也足以将劣势掩盖。

    只是谢家毕竟体量太大,因此还需徐徐图之,在武雉治下那四郡中的世家大族,恐怕已经开始丢掉节操地跪舔了。

    “还有……再派出使者,加强联系!”

    谢性善道,这就是建立明面上的交往,可见也是投下了一点筹码。

    “我晓得!”

    这也是应有之义,谢弈答应下来,似乎又想到一事,面上一怔。

    “怎么?”

    这点异变,还是瞒不过谢性善,直接开口问着。

    “无事……只是想到上次灵儿与宝玉出使回来,经她诉说,才发觉那武雉之夫,也似是个人物呢,其对武镇的影响力,或许还要超出我等预料之外!”

    “武雉之夫?”

    谢性善沉吟良久,才总算想起一个名字:“那个吴家子?不错!若无三分本事,如何驾驭得了那种女子……并且,还非入赘,这的确很是不可思议!”

    他自诩博闻强记,但这个吴家子居然令他印象如此薄弱,也是种能耐了。

    虽然有些好笑,但细细一想,却是额头略微浮现冷汗。

    龙者能大能小,藏于芥子之中,发于九天之上,不到雷霆现身之时,又有谁能真正认出?

    顿了顿,当即道:“的确……我之前一直疏忽了这方面,灵儿立下大功了……她不是上次的使者么,这次正好再派过去,做熟不做生。”

    “嗯,我这就下去拨给家兵与物资……”

    谢弈答应着,念及谢灵儿几次意犹未尽,脸颊泛红的模样,心里又是忽然一凉:“莫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