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三百零八章 发现
    盛京。

    此地已经化为一个可怖而丑陋的大坑,仿佛大陆的疤痕,将永远留在商州之上,千万年不褪。

    清光一闪,吴明的身影浮现而出。

    “主神殿!”

    他轻轻呼唤,一道流光就没入眉心。

    悄无声息、轻描淡写之中,就将主神殿的本体拿到了手。

    主神殿本来就是最为不可思议的至宝,大可囊括九天、小可藏于芥子,光芒所照,无所不至。

    自己乃是主宰,主神殿真正的主人,只要在大周世界当中,不论身处何地,要收回主神殿本体都是轻而易举,一个念头的事。

    “此地陨落了两个天仙,不是善地,该走了!”

    吴明飞速遁走。

    他此时的福地积累已经堪比洞天!纵然还未进阶,一身神通法力也不在任何老牌地仙之下!

    纵然玉清老道亲至,有着三百年的积累,恐怕也远远不是自己的对手。

    假以时日,福地必然更加容易晋升洞天,这便是天仙有望!

    主神殿再好,也不过外物,并且,还有着一层隐患!

    “不知道何种等级的大战,才能令主神殿都破损,流落至此……”

    吴明叹息着:“还有当初创造主神殿的神秘人……”

    一日不解开这个谜团,他的心里终归有着芥蒂,因此不能完全倚赖主神殿,唯有自己能真正掌握的,才是最好的!

    因此,提升自身修为,甚至以洞天福地炼化主神殿,也在他的计划之内。

    ……

    吴明走的正是时候,还未过多久,一名道人急匆匆赶来,脸上就带着惊慌之色:“这……这……”

    不得不说,天命金人自爆所造成的破坏,实在太过恐怖,便连一向见多识广的真人也是被吓住。

    “我日前在商州潜修,忽然一阵心血来潮,见西北方血煞之气冲天而起,必有大灾……却想不到,居然是盛京这里……”

    这盛京虽然残破荒废,但终究是一朝帝都,埋藏了不少秘密。

    道人见得此景,更是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某个猜测。

    此时壮着胆子,又带着点激动,就往深处探去。

    “若是我能得这大秘密,岂不是成道有望?不!我福分浅薄,恐怕受不得大气数,但纵然自己不取,献给师门,也是极好的……”

    道人取出柄飞剑,虽然知道不过聊胜于无,但总算是安慰。

    元神之力探出,顿时一惊:“好浓郁的煞气!”

    这实际上,还只是天命金人的余气,早就淡薄不堪,但极为消磨灵识,这道人只是支撑了片刻,面色就变得惨白,但咬着牙,还是坚持,不久就有了发现。

    “咦?”

    道人的脸色惨白,似是不能置信,飞快来到一地。

    那是巨坑的中心,略微有着两处凹陷,与周围截然不同的地形,代表着曾经有力量在此抵挡。

    凹陷之内,更是有着两处微弱的道痕光芒,丝丝缕缕,却带着飘渺的味道,一演化四象,一演化白莲。

    “这是……仙痕!”

    道人双眼暴突:“天仙陨落,才会留下的痕迹!此地……陨落了两位天仙!”

    这仙痕,虽然也可以参悟,不过只能略微得些意境,没有根基法门,最多起些触类旁通的作用。

    并且,还容易被原本天仙所属的仙门针对敌视。

    道人咬了咬牙,虽然知道这是福缘,却是不敢上前参悟,踌躇了几步之后,忽然顿足:“如此大的事,必须禀告师门了!”

    当即从怀中取出一个明黄色的包裹,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层厚厚的牛皮纸,牛皮纸里面,是一个锦绣小包,包内有着一个紫檀木盒。

    光是包装至此,就足见珍贵与重视。

    这紫檀木盒纹理厚重,香气清幽,绵绵淡淡,显然也是一件珍品,当中则是三束青色的线香。

    “此唤神香,还是我晋升真人之后,门内赏赐下来的,能最快联系上门内,可惜再多也没有了……”

    这道人手上灵光一闪,火焰冒出,点燃了一截香头,抟土为台,又虔诚拜了三拜。

    唤神香逸袅袅升起,笔直而上,绵延不绝,于半空中却忽然消失,奇异非常。

    等到线香燃烧过半的时候,一阵波动浮现,却是地面上光华一闪,似水波荡漾,浮现出一尊神祗,又取出一物,乃是一面古拙的铜镜,其上还有锈绿斑驳。

    这神祗微一躬身,也不说话,直接遁地而走,一手土行神通流畅到了极点。

    “此神祗,必然是门内的布置了,也不知是那位尸解的前辈……”

    道人叹息着。

    此世成道何其艰难?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尸解,不得不转修鬼仙或者神道的道人。

    有实力的仙门,自然将修神道的弟子分封各处,一是积累香火与功德,第二就是建立体系。

    纵然商州残破,也没有放过。

    唤神香一燃,门内的鬼神自然要前来听候驱使。

    真正能联系门内的,自然非是区区的唤神香,而是这铜镜。

    别看其貌不扬,却是门内天仙炼制之物,价值不菲。

    道人也是第一次使用,拿着啧啧称奇,又念及正事,这才一道法诀打到铜镜之上。

    嗡嗡!

    开启口诀打入之后,铜镜嗡嗡作响,更是好似化为了一个无底洞,不断吸收着道人的法力。

    道人心里暗暗叫苦,却不能停下,只能勉力维持。

    终于,在消耗他近半法力之后,铜镜上面一闪,浮现出一名玉冠老道的身影,三缕长须,白眉过颌,颇有奇相,只是人影略微有些模糊,还有些黑白光点闪烁。

    这是正常现象,道人也不以为意,见得这老道,立即拜下,口称宗主。

    “飞熊道人?你启动这铜镜,应该知晓规矩,有何要事?”

    白眉过颌的宗主就问道。

    “启禀宗主,我最近在商州修行,忽然发现盛京剧变,有巨响,光芒冲天,万物尽毁……”

    飞熊道人略微描述了下。

    “等等……你说你在盛京?”

    宗主的脸色却是非常兴奋,忽然欢畅大笑:“好!很好!飞熊道人,你可知道所有仙门此时都已经大体有着感应,要派出人来,你刚好位于那处,却是占了先手,立下大功了!”

    “嗯……此事重要,我都无法下命,自有一位前辈与你说!”

    宗主一拂袖,铜镜上的画面顿时消失。

    飞熊道人还在惊讶,忽然发现铜镜光芒爆闪,一下变得清晰无比起来,浮现九天宫阙之景,当中一名羽衣少年端坐蒲团,眸子中似带着红尘百态,世间万象,见得飞熊道人,微微一笑。

    “天仙!祖师!”

    飞熊道人双手颤抖,连忙行大礼。

    “不必了!”

    少年天仙的声音非常柔和:“你乃飞熊?将你所见之事,尽数说与我听,丝毫都不要漏过!”

    “谨遵法旨!”

    飞熊道人心里暗暗兴奋,这天仙祖师,纵然宗主都不一定能年年见着,自己在对方心里留下了印象,却是天大的缘法。

    “仙陨?”

    铜镜中的少年听完禀告,面色却是怔怔:“四象洞天与白莲洞天的异变,看来就是因此了……两位天仙陨落,惜哉!痛哉!”

    长叹过后,却又是细细嘱咐:“四象与白莲乃是那两大势力中唯二的天仙,如今洞天陨落,根基大损,却是不必担心麻烦……你守着那一切,安心等待门内增援!”

    “尊法旨!”

    飞熊道人头颅垂下,直到铜镜彻底失去光芒,才缓缓抬起,眸子中就带着精光:“两位天仙陨落?看来仙门势力又要经历一次动荡与洗牌了……并且……”

    他望着对面的两道仙痕,脸上就浮现出笑意,忽然上前,伸出手,触摸这道韵,感受着其中的运转规律。

    若是这两道道痕乃是有主之物,取之自然有着天大的麻烦。

    但现在苦主都死光了,从刚才本门天仙的暗示来看,也是要收入囊中的,自然无碍,这就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毕竟……只有天仙才能移动这仙痕,并且参悟几次过后,道韵也会模糊与消散……我门最后保不保得住,还是两说,不如先将好处拿到手!”

    飞熊道人目中闪着精光:“这便是我的大机缘了!”

    ……

    轰隆!轰隆!

    一处洞天边缘,大量的混沌湮灭着洞天之界,狂风、地震、雷霆、火焰、洪水……仿佛灭世一般的灾劫轮番上演,好像要将此片洞天彻底从世界上抹去。

    “失去了天仙镇压,洞天自动崩解?”

    外围虚空处,刚才的少年天仙浮现出来,一圈洞天之力自动排开,化为圈子,任凭什么灾劫都到不得他身前三尺之地。

    “这四象洞天,算是完了!纵然门中能逃出一批精英,但凡人与根基,尽数毁了……”

    少年似是惋惜,脸上又闪过一抹异色:“四象道友既去,我当代他拯救苍生,这也是我仙门的慈悲!”

    一蓬洞天之力落下,却是在四象洞天当中席卷,不拘凡人还是物品,乃至灵药典籍,都是一体摄拿。

    轰隆!轰隆!

    数片虚空打开,隐隐浮现出世界,洞天之力涌出,化为大手,极有默契地参与了瓜分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