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九十九章 堵路(6400加)
    “当初布置下的暗手,竟然完全无用?”

    巨爪砸落的时候,阎圣的眸子里还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白痴!”

    不断倒退的主神意志却只有这一个评价:“雍亲王乃是大周龙子,身上又有龙运,祖龙吞了他,就相当于获得了当初姬易留下枷锁的钥匙!还想靠着金令牵制,根本就是找死!”

    “喝!”

    众多思绪只是刹那间划过,下一刻,在场的人都好像被一个巨大的火炉包裹。

    咚咚!!

    咚咚!!!

    宛若擂鼓的沉闷声响从阎圣身上传来,与之伴随的还有哗啦的流水声,仿佛长江大河中汹涌激荡的浪花一般。

    纵然有些措手不及,他也终究是一名武圣!

    被逼到绝路之后,这个武圣也开始拼命了!

    “阎魔圣体,神象抗天!”

    在这刹那间,阎圣浑身的肌肤都透露出一种暗沉的光芒,不是古铜、也不是黄金,而是一种带着黄泉味道的黯淡色彩。

    爆喝当中,他双手一撑,赫然是要硬接龙怪的一抓。

    “阎魔真身?!”

    主神意志见此,不屑地嗤笑一声:“终于露了跟脚,也不过如此!”

    咔嚓!

    龙爪与手臂相撞,发出沉闷的声响。

    巨响当中,阎圣飞快倒退,一条手臂已经呈现出不正常的扭曲,现出狰狞的伤口,发白的皮肉死死咬合,却没有一丝血液溢出。

    一开始失去先手,导致的就是被打断一条手臂的下场。

    “吼吼!”

    很显然,龙怪根本不会如此放过他,几乎是阎圣倒退的瞬间,巨大的黑影便如影随形,如同排山倒海一般追了过来。

    “孽畜!吃我一剑!”

    在这关键时刻,一道剑光,伴随着一声大喝,同时赶到。

    项太傅的凛然喝声中,这头祖龙之怪身上浓郁的煞气略微散开,天刑剑寻隙而入,带点火星。

    几块鳞片掉落,上面盘踞的似龙似蛇黑气惨叫一声,就此散开。

    五级的鸿儒再加上法家执掌,联手一击,也不过令龙怪掉几块鳞片罢了!

    “干!”

    相反,作为盟友一方的踏天妖王,浑身的妖气却是剧烈沸腾着,好似沸油遇水一半,不由大声抱怨:“儒家的浩然正气,敌我不分,当真该死!”

    “儒家之气刚烈,本来就是如此……”

    主神意志摇头:“可惜了……此气虽极克神通法力,但对上祖龙之怪,最多压制煞气……”

    纵然刨除了可怕的煞气影响,此时的祖龙之怪也是一头不折不扣的五级妖兽,来去如风,力大无穷,这又不是儒者一喝便可驱散的了。

    “踏天,你们还不出手?”

    侥幸保得一命的阎圣,见着崔珏加入战团,心里一松,又是立即大喝起来。

    “踏天妖王,你去先拖住这龙怪的手脚,我去将墓门打开!”

    虽然这时还不知道吴明要搞什么鬼,但跟着对方的剧本走,无疑是非常愚蠢的事情,主神意志就道。

    “可以……但要记得你的诺言!”

    踏天妖王瓮声说着,忽然大吼一声,现出半人半牛一般的妖族真身,妖气四溢,刹那间就吸引了祖龙之怪的注意。

    “吼吼!”

    面对这妖王,祖龙立即舍弃了岌岌可危的崔珏,一爪破空,凶猛无比地袭击而来。

    “比力气?”

    踏天妖王一笑,原本就粗壮无比的手臂再一次暴涨,血脉贲张,发出一阵爆豆子般的声响,与龙爪撞在一起。

    砰!

    惊人的气爆浮现,向四周席卷,修为低微者甚至直接双眼一白,昏死了过去。

    “吼吼!”

    “哞!”

    两声大吼当中,就可见到一龙一牛两大幻影撞击在一起,疯狂搏击,肆意宣泄着力量。

    “我看过当初的帝陵地图!”

    阎圣拖着残废的手臂,脸色雪白,来到正在演算巨门机关的主神意志身边:“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若是继续留在这祖龙之怪的主场,怎么看都是结局凄惨。

    ……

    “祖龙之怪?!”

    外界帝陵中,听着神剑子的讲述,鱼落雁却是眼睛一亮:“不错……这帝陵古怪,说不定就埋了当年的祖龙!难道是姬易?”

    “不!是帝古!大商朝的开国太祖,玄鸟后裔!”

    神剑子冷冷补充。

    这古,自然便是大周太祖的名讳,大周千年,商朝三百,一千三百年前的名字,一听便带着古朴与神秘的味道,并且,也很少有人知晓。

    “原来如此……”

    鱼落雁点头,心里却是暗自想着:‘别人不知,我洞天福地的史书中却有着记载,当年大周开国,大商皇族死伤极惨,最后竟至于灭族,虽外界说是战乱,但实际却是姬易的报复!只有极少数侥幸逃脱,从此隐姓埋名,这神剑子,难道便是商古遗脉?’

    大爆炸之后,从帝陵之顶,墓道当中,却是飞出数道光华,几乎逃命一般,掠到他们身边。

    吼吼!

    旋即,一声惊天的咆哮,伴随着一道黑影,立即冲破帝陵,似盖世妖魔重临人间一般,追击而来。

    “踏天老妖?”

    见到妖气当中的踏天妖王与主神意志,一干轮回者脸上都浮现出警惕之色。

    鱼落雁更是问着:“你所言的证据呢?可有找到?”

    “你们是一伙的?”

    旁边的阎圣捂着手臂,不自觉就与崔珏靠得更近了一点,这个法家学派的执掌者此时也是狼狈不堪,甚至就连天刑剑上都浮现出一丝丝裂痕,外放光华,似乎有着某物要破禁而出。

    刚才一番剧变,逃出来的,赫然只剩下这四个人了!

    阎圣心里茫然若失,这次差事,不仅失陷了雍亲王,更搭上项太傅还有一干精锐,最重要的是最后还搞得一塌糊涂,正事半点都未完成,可以想见,回去之后的前途必然一片黯淡,甚至搞不好还要问罪!

    现在见得主神意志又与这一伙新闯入的神秘人物相熟,心里更是警惕,又异常惋惜。

    “似是佛道与杂家一流……可惜了项太傅!”

    若是项太傅在,一吼之下,对面这帮神通者八成都要变成废物!

    奈何对方终究是八十高龄的老者,身体衰败,连平时走路都需要人掺扶,刚才的混战中又焉能留下命在?

    “证据?!”

    主神意志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

    原本他对此行还抱有很大信心,却想不到吴明干脆就布置了一个大陷阱!甚至整个帝陵,都是一个死局!

    “现在没时间解释这么多,先走为上!”

    “吼吼!”

    祖龙之怪越来越近,甚至可以看到胸前一道剑伤还有一个大洞的痕迹,黑色的胸腔内,一个巨大的煞气漩涡似在缓缓旋转,不断汲取着天地煞气,修补伤势这大洞,自然便是项太傅临死反击,配合踏天妖王给祖龙之怪留下的唯一伤势了。

    “速速离开此地!”

    主神意志大喝:“若在这九煞绝地之内,此獠必可源源不断地汲取煞气,不死不灭!”

    又向阎圣道:“这些都是我好友,没有恶意!”

    说这话时,他已经转身,向入口处飞快赶去,见到这情景,纵然其它权限者与阎圣崔珏两个,也是不敢怠慢。

    叮!

    一声清脆的剑鸣中,神剑子留下断后,背上温玉长剑飞出,与龙爪对撞,擦出一连串的火花。

    见到神剑子,祖龙之怪难得的迟疑了一下,令鱼落雁目中异彩连连,更是坚定了自己心里的某个猜测。

    “快!快快!!!”

    一行人来去如风,直到看到八卦监察殿通道入口的时候,心里才不约而同地长松口气。

    “只要出去,这祖龙之怪没有煞气支援,最多就算一头强大点的妖物,有的是办法灭掉……”

    主神意志眼眸中冷光狂闪:“到时候……我看那掌控者的计划怎么进行下去……等等!”

    忽然间,他面色一变,脚步顿住。

    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忽然在通道入口处浮现,剧烈的火花顷刻间横扫,将来不及躲避的几名权限者尽数吞噬。

    哗啦!哗啦!

    大量的巨石落下,成千上万吨的重量,立即将这唯一的生路堵死!

    “公输蜇,你做什么?”

    鱼落雁披头散发地尖叫,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丝毫仪态,近似失魂落魄。

    前进无路,后有追兵!

    这帝陵位于地下,虽然在场奇人异士众多,也不是没有强行破土而出之法,但这就需要大量的时间!

    特别是在后面龙怪顷刻间就会追到的情况之下,简直就是一处十死无生的绝地!

    “做什么?”

    一个数丈高的金甲神将傀儡走出,从中传来吴明的声音:“自然是了结恩仇了!”

    他操纵着傀儡,冷冷一指主神意志:“我只要此人性命!你们若要插手,就要做好陨落之准备!”

    “哈哈!荒谬!”

    主神意志哈哈大笑:“若是只要我一人性命,你为何炸断通路?这分明是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

    不得不说,这才是最为合理的论断,一时间,在场之人,各个脸色狂变,看向吴明的眼神中就带着敌意!

    吼吼!

    就在此时,龙吼声越发迫近,更是令他们额头上都滴下冷汗。